女孩表演记背百家姓被批“教育暴力” 教授释疑

2010-02-26 11:06:00 来源: 西部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上批评集中在“扼杀创造力”和“教育暴力”

今年春晚,7岁女孩王仙妮表演记背“百家姓”的节目,在网上遭到质疑。近日,记者接到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发展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庆安的电话。他告诉记者,其实这是因为这些网民不了解记忆心理学,而这正是他自己的研究领域。他希望通过《光明日报》,让更多的民众了解这门科学。

记者对网上大量批评性文章和言论进行了梳理,发现基本集中在两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这种表演是在提倡死记硬背,扼杀儿童青少年的创造力。比如:“这是在想方设法把孩子变成背书的机器人。”“谁都知道,教育的价值不在记忆和背诵,而在思考和创造。”

第二个观点:女孩的“绝技”是教育畸形、教育暴力的产物。比如:“是谁培养了小女孩这垃圾技能?这剥夺了她多少快乐的时光?”“有这功夫,让孩子多玩一会儿不好吗?”

小女孩采用的策略很可能是“中介记忆”

李庆安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没有直接评价网上的这些观点,而是从“小女孩采用什么样的记忆策略可以达到这种水平”、“只要经过训练,是不是所有小孩都可以掌握这种特别的记忆策略”、“这种特别的记忆策略对学习有什么帮助”三个问题入手作了分析。

首先,他请记者配合他一起做一个实验:记者在一张白纸上任意写20个词,标上1—20的序号。然后负责掐表,他开始记背。5分37秒之后,他说“可以了”。接着他将20个毫无关系的词按顺序正背、倒背、请记者随意抽查:15号是什么词?7号是什么词?……没有一个能难倒他。

按照李庆安的研究,记忆心理学将人的记忆分为低级记忆、中级记忆、高级记忆,即机械记忆、逻辑记忆、中介记忆三种类型。他采用的方法是“中介记忆”。李庆安说,他不认识王仙妮,但从她的表演形式看,有可能也是采用了“中介记忆”。这种方法的理论基础,是多元一体智力模型。它的原理就是在两个以上没有逻辑关系的概念之间,通过想象,创造出它们之间的逻辑联系,以达到快速记忆的目的。

利玛窦写出世界第一本汉字记忆法论著《西国记法》

据李庆安说,写出世界第一本阐述“中介记忆”法汉字著作的是意大利人利玛窦。当时为了传教,他需要吸引中国上层人士对自己的重视。于是,他让中国官员们在纸上写下很多毫无关联的汉字,他只看一遍,就可以按照顺序正背、倒背,且一字不漏。利玛窦还用这种记忆法很快背会了“六经”,并在与中国官员的交谈、辩论中引用其中的章节。于是他的住所门庭若市,那些准备考科举的秀才们都来向他请教这种记忆法。时任江西巡抚的陆万垓,他有3个儿子要参加科举,就把利玛窦“软禁”起来,款待加强迫地使利玛窦写出了《西国记法》这本世界第一部汉字记忆法论著。

但是这本书在中国并没受到重视。《四库全书总目》没有把它编入存目。今传孤本收藏于巴黎图书馆。直到1965年,吴相湘主编的《天主教东传文献》才将《西国记法》收入,并在台湾出版。2001年复旦大学出版社将《西国记法》收入《利玛窦中文著译文集》。

“中介记忆”会导致“扼杀创造力”吗

采访中,李庆安用手式、图型、现场实验等种种办法,使记者对这种记忆法有了初步的理解。他认为,这种记忆法不仅不会扼杀创造力,还会提高创造力。因为这种高级记忆法,需要想象,而这种想象本身就是创造。

那么,这种方法能推广吗?李庆安用他的实践回答了这个问题:当年为了写这项研究的博士论文,他选择了一所在北京处于中等水平的民办校做实验,结论是五年级以上的孩子效果最好。年纪小的孩子除了少数天分高的,大部分会因为头脑中积累的素材太少而影响想象。五年级以上的孩子一般经过半个月,每天一小时的训练,就可以基本掌握这种记忆法。李教授说,在他做实验的那个班上,一位资质中等的学生,原来16分钟可以记住2个英语(论坛)单词,训练之后,16分钟可以记住同等难度的英语单词24个,70%的学生能达到这种效果。

“那另外30%的学生为什么不行?”记者问。

李庆安说:“这些孩子多属于五年级以前,由于各种原因,或厌学,或有某种学习障碍,或存在较严重的不良学习习惯。他们也能学会这种记忆法,但需要的时间会更长一点。”

“三百千”符合记忆心理学规律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三部中国童蒙教材,俗称“三百千”。李庆安认为,由于“三百千”符合记忆心理学的规律,所以儿童背起来,不一定如一些人想象的那么难。

第一,它们符合“事关己,则易记”的规律。心理学研究表明,凡是与自己关系密切的材料就容易记,反之则难记。每个人不仅都有姓,而且看见同姓者会感到亲切。儿童通过《百家姓》,就可以知道和自己、同学、老师、邻居等有关的姓怎么写、怎么读。只要能够掌握《百家姓》涉及的1986个姓氏,就等于掌握了2168个汉字,在其他语境中再出现这些姓氏和汉字,就不会觉得枯燥和困难。

第二,它们符合记忆心理学中“记忆广度”这一规律。根据这一规律,学龄儿童的“记忆广度”(即别人读一遍就能跟着复述的符号量)在5个字以内。《三字经》每句是3个字,《百家姓》、《千字文》每句都是4个字,儿童可以大大降低学习和背诵的难度。

中国古代的蒙学教育,强调利用蒙学教材引导学生博学强记,程颐说:“勿谓小儿无记性,所历事皆不能忘。”朱熹则强调:“多读自然晓。”前新华社副社长李普先生在《我是吃过亏的》一文中说:“我想建议读者看重背诵,最好从小就开始背诵一些东西,因为我在这方面是吃过大亏的。一则,小时候背熟的一辈子记得住;二则,更重要的,记忆力是需要培养、需要锻炼的。”上述这些人的论述或许会给我们一些启发。

netease 本文来源:西部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一年读100本书,这位学霸做到了

8名考生放弃清北 也是让教育回归理想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