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禽兽男一年猥亵9女童 据称仍有潜在受害者(图)

2010-05-06 11:26:00 来源: 深圳新闻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六旬禽兽男一年猥亵9女童 据称仍有潜在受害者(图)
坪地派出所内,扈月某承认猥亵女童
  深圳新闻网讯“他简直禽兽不如。”近日,60岁男子扈月某在一片骂声中被押上了警车。扈月某是坪西社区一私人诊所的清洁工,从2009年3月至2010年5月,扈月某以给小孩零花钱为诱骗手段,共猥亵女童达9人,这些女童年龄都在6岁到7岁之间。经鉴定,9名女孩中,有4名女孩处女膜边缘性破裂,另5名女孩处女膜充血。目前,扈月某已被刑事拘留。心理专家提醒受害者家长,要用家庭最温暖的爱帮助孩子度过困难时期,今后不要当着孩子面再提及此事。

  冲凉时孩子疼得大哭

  “疼!”5月3日晚,6岁的小梅(化名)冲凉时被妈妈弄哭了。

  当晚,小梅妈下班回家后就开始给小梅冲凉,当冲洗小梅下体时,小梅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连声喊疼,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看到此景,小梅妈十分诧异,平时冲凉都很乖的小梅怎么突然耍起了脾气?

  “怎么会这样?”查看了小梅的下体后,小梅妈发现女儿的阴部红肿,而问小梅怎么弄的时,年幼的小梅也说不清楚。小梅妈心中泛起了嘀咕,一边温柔地帮小梅洗背,一边问小梅:“放学后跟谁出去玩了?”背对妈妈的小梅回答说,吃过晚饭她跟邻居同伴一起去了医院。“那个爷爷又给了我们每人一元钱。”听到小梅的话后,小梅妈眉头紧锁;接下来的对话中,小梅妈的手开始哆嗦了起来。因为,从小梅口中得知,当晚,诊所的清洁工将女儿叫到了诊所楼顶,给了孩子1元钱后,便摸了孩子的下体。

  与此同时,小梅邻居伙伴还没有回家,李先生在一家小店中找到了正在买糖吃的7岁女儿。“哪来的钱?”李先生最近都没给女儿零花钱,怀疑女儿从家中偷了钱。“是爷爷给的。”李先生一下子愣住了,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了位爷爷。“给他摸一下尿尿的地方,就给1元钱。”李先生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头,便将女儿领回家中。到家后发现,邻居小梅妈已经领着女儿等着他们了。

  [1]两家的家长碰面后,将各自孩子的只言片语拼凑后发现,孩子们口中的“爷爷”其实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去年3月至今猥亵女童9人

  “简直禽兽不如!”两家的家长搂着怀中满脸稚气的女儿,不约而同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他们都没有想到,平时老实巴交的老头,竟然能做出这样的缺德事。随后,家长报了警。

  了解情况后,龙岗公安分局坪地派出所民警立即将诊所清洁工扈月某带回派出所。经审,扈月某承认了猥亵女童一事。扈月某1949年出生,今年已经60岁了,从重庆开县老家来深后,就在坪地街道坪西社区一家私人门诊部中谋到一份清洁工工作。从2009年3月份开始,扈月某开始对小梅和她的伙伴进行猥亵。

  “我只是摸了她们的屁股。”坪地派出所民警介绍说,刚开始审问扈月某时,他承认了猥亵女童一事,但是却避重就轻,说并未摸女童的阴部,只是摸了屁股,也只承认猥亵了小梅和小梅的伙伴两人。

  “就是他。”“他也摸了我尿尿的地方”……当扈月某被带回派出所约40多分钟后,陆续有9位女童的家长带着孩子到派出所报警。这些女童年龄都在6岁到7岁之间,平时经常在扈月某工作的诊所附近玩耍。当着扈月某的面,孩子们都说曾被他“摸过尿尿的地方”。

  随后,民警带着9位女童到医院进行检查,发现这些女童中,有4位女童处女膜边缘性破裂,另5名女童处女膜充血。据医生介绍,女童目前仍处于发育阶段,处女膜边缘性破裂并不是全面破裂,因此不会对女童造成生理伤害,但是要根据个人身体素质而定。

  坪地派出所民警在深入调查中发现,受害者可能不止9人,目前仍有潜在受害者。

  -现场直击

  “是孩子们问我要零花钱的,我给了钱就该有回报”

  嫌疑人扈月某在派出所仍在狡辩

  在事实面前,扈月某低下了头。

  据扈月某交代,每次他都是将这些受害女童叫到诊所楼顶平台,给女童1元钱,给她们买零食吃,然后就用手摸女童的下体,每周会猥亵不同女童,每位女童猥亵次数为2次至3次不等。“不要告诉别人,爸爸妈妈也不行。”当扈月某得手后,都会叫女童不要将事情说出去,否则以后就不会给她们零花钱了。同时,扈月某选择猥亵的对象均为6岁至7岁的女童,他的理由是——小一些的孩子都会有家长陪同,而大一些的孩子都懂事了,他不敢对她们下手。

  前一页 [2]“是孩子们问我要零花钱的,我给了钱,总要有些回报吧。”在派出所中,扈月某仍不认为他猥亵女童的行为算犯罪。面对扈月某的辩解,民警非常气愤。

  据坪地派出所民警介绍,根据相关法律,对于猥亵儿童行为,根据不同情节会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或死刑。而目前,扈月某已经被刑事拘留,刑期延长至30天。“受害者家属可向法院申请民事诉讼。”坪地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根据法律程序,派出所调查后,会呈报检察院逮捕扈月某,对案件进行公诉。如果受害者家属要申请赔偿,则要自行向法院提请民事诉讼,也可在案件公诉阶段,向检察院提出附带民事诉讼。

  “又得让孩子们伤心一次。”看着这些受害女童,办案民警脸上满是怜惜,因为对于她们而言,对案件的调查取证无疑是对孩子的第二次伤害。9位受害女童全部为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民警说,这个人群、这个年龄的孩子特别容易受到侵害,所以希望家长们能够重视起对孩子的安全教育,多给孩子一些时间。

  -专家建议

  避免再去事件发生地勿当孩子面再提此事

  心理专家:让孩子在家庭的温暖与爱中度过困难时期

  “现在孩子们都还不懂,就怕以后……”在记者采访中,多数受害女童家长都担心这件事会在孩子心中留下阴影。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深圳市妇女儿童心理健康服务中心主任张小梨。


  “家庭的爱是最温暖的,一定要让孩子们安全、愉快地度过困难时期。”听说了9位女童被猥亵之事后,张小梨告诉记者,一定要让这9位女童的家长给孩子营造一个安全愉快的生活环境。同时,尽量避免再去事件发生地,也不要当着孩子的面再提起此事,让此事到此为止。

  “多与孩子交流,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张小梨说,家长们在教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同时,更要关注孩子们心里在想什么,多抽出时间来陪孩子。因为,家庭的爱是最温暖的,让孩子在这样的爱中愉快安全地度过困难时期。

  同时,张小梨说,如果孩子们出现了失眠、做噩梦的状况,希望家长能够带着孩子到专业机构进行咨询、治疗,深圳市妇女儿童心理健康服务中心可以提供免费服务。

  前一页 [3]

  (来源:深圳新闻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深圳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高考延期,家校要及时调整、打好配合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