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共青团组织“隐性帮扶”关爱农民工子女

2011-01-26 08:59:2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董娜老师至今清楚地记得她做“邮递员”的经历。

  2010年5月8日,母亲节。石家庄市光明路小学少先队联合当地邮政公司开展了“给妈妈写封信”活动。

  该校老师董娜的一名学生写的信却被邮局退了回来。在信封上,这个孩子写下了父母经营的五金摊位的详细地址:南马路地道桥头右数第四根电线杆下面的蓝色铁棚。这样的地址,邮局是无法投递的。信被退给了董娜。

  董娜没有把这封信退还给学生,而是在上班路上,亲自做了回邮递员,将这份特殊的礼物送给了那位日夜辛劳的母亲。“我只是想让每个学生都能够享有爱与被爱的权利。”董娜告诉记者,“无论他是城市的还是来自农村的”。

  “平等地对待农民工子女,在学习生活的每个细节上都维护一种平衡,使孩子们感受到集体并没有对他们另眼相看。”中国心理协会会员,石家庄市中心医院注意力培训科医师赵建双对董娜的做法颇为肯定,“这种无声的关爱要强过任何单纯的说教。”

  据统计,石家庄这座年轻的城市有外来务工人口约40万人,87.6%的流动人口来自农村,其中适龄入学儿童人数约6万人。在团石家庄市委看来,使每个农民工子女都有尊严地在这个城市里生活、学习是全社会的责任,更是团组织义不容辞的担当。他们将赵建双所说的这种对农民工子女“无声的关爱”称之为“隐性帮扶”。

  “爱在指尖”、家长学校:拉近“最遥远的距离”

  在填写表格时,一名小学生在父母职业一栏中填写了“无职业”,后来老师才了解到他的父母并不是“无职业”,而是做废品回收。

  “他怕说出来没面子,在同学面前丢人。”说起这件事,石家庄市十里铺小学教师孙冬梅既难过又痛心。在十里铺小学,农民工子女占到全校学生总数的近一半,“平时刻意回避父母是外来打工者身份的孩子不在少数。”

  “让社会上每个人都尊重和认同农民工的工作,也许需要一个过程。” 团石家庄市委学少部负责人谢娇蕊认为,连孩子都不认同父母的职业,他们在成长过程中,为此背负心理阴影,心态何谈阳光?

  请家长和孩子一起分别用一只手的食指顶住牙签两头,然后跑向教室的另一头——这是赵建双到农民工子女较多的学校进行团体心理辅导时必做的“游戏”。    “前进的过程中两个人顶着牙签的手指既不能太使劲——会被牙签扎疼,同时也不能不用力——牙签会掉下来。”赵建双告诉记者,就在从教室这头跑到那头的过程中,父母和孩子的心灵都被深深地触及,“孩子们会更具体地感受到平日里为生计奔忙的父母对自己的爱;而很多农民工家长则意识到,子女教育要适度,太严太松都不行。”

  有专家指出,忽视或者不知该怎样和子女沟通的在农民工群体中较为普遍。“这些家长和近在身边的子女却似乎隔着‘最遥远的距离’。”为此,石家庄各级团组织正联手学校,给这些困惑的父母以具体的指导。

  在农民工子女就读相对集中的石家庄市塔冢小学,班主任老师为学生建立起“心灵档案”,把孩子们平时在学校时的状态及时反馈到家长那里,同时还对家长的具体教育做法给予指导。

  而塔冢小学设立的“家长学校”,更是受到很多农民工的欢迎。“家长学校”会定期对家长进行培训,解答家长们在教育上的各种疑难问题。而请教育专家主讲的专题讲座,更方便了家长就孩子行为习惯、学习方法的养成,家庭教育方法等问题面对面地向专家请教。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实在太暖 大学包高铁接滞留湖北学生返校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