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员曝杭州一幼托园体罚幼儿 用厕所水冲孩子(组图)

2011-07-22 14:18: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家长在讨论怎么讨回公道,小朋友们在一边玩得很开心
家长在讨论怎么讨回公道,小朋友们在一边玩得很开心
幼托园门卫带记者走进教室,表示不可能被冲水。
幼托园门卫带记者走进教室,表示不可能被冲水。

  余杭区良渚星华幼托园,到底有没有发生过用厕所水冲孩子的事情?

  前保育员爆料杭州良渚星华幼托园体罚幼儿

  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实验小一班的家长们想知道,所有为人父母的家长们更想知道。带着寻求真相的目的,本报记者寻访了各方当事人,希望能找出一个真相。

  幼儿园门卫:何老师很受孩子欢迎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位于良渚镇上的余杭区良渚星华幼儿园时,幼儿园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返修,没有老师在场,只有一名姓朱的门卫。

  “何老师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做老师都有九年了,以前是在三墩的幼儿园教书的,三年前来我们这里的。”朱师傅说。

  “她气死了,听说这个消息后,在幼儿园里就晕倒了。何老师很喜欢小孩子的,有的小孩子还叫她妈妈的。”朱师傅说,何老师今年刚刚得了两个大奖,是学校的教育骨干。

  对于何老师用厕所水冲孩子的事情,朱师傅说:“肯定不可能,估计平时呢说过这样的话来吓唬小孩子,但是冲是肯定不可能的,你们到厕所看看就知道了。”

  朱师傅带着记者走进一楼的女厕所,厕所里有三个蹲坑,朱师傅一边按着冲水的按钮,一边用手平放在厕所口子上说:“怎么冲得到?如果要冲湿孩子的话,要按到坑里了,根本不可能。”朱师傅说,厕所边上都是教室,孩子如果被冲,一定会哭喊起来,怎么可能别的老师不知道呢?

  虽然实验小班位于二楼,但朱师傅说一楼和二楼的格局是一样的,所以根本不存在何老师冲小孩、别的老师不知道的情况。

  记者随后从家长口中得知,宝宝们就读的实验小班格局和一楼是不一样的,厕所不在楼道边,而是在教室里,如果孩子哭喊,没有人能听到里面的情况。

  记者昨天也试图联系幼儿园的邵园长,但是邵院长在电话接通后,还没有等记者表明身份,就挂断了电话。而家长们反复提到的何老师,也一直没有接电话。

  何老师:只是在教学活动中教孩子们冲厕所

  记者昨天傍晚赶到良渚镇打网村,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何老师的家。

  何老师家大门紧闭,在多次叫门后,终于出来了一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中年妇女,她自称是何海燕家的亲戚,但拒绝记者的进入,隔着铁门说:“海燕现在不在家,出去散心了。”

  该女士称:“海燕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很喜欢小孩子,有的时候小朋友在家里没人管,海燕还会把小朋友接到家里来照顾。不少村里的小朋友看见她还会喊她妈妈,这些情况幼儿园的门卫都很清楚的。”

  该女士说,出了这个事后,何海燕一直吃不下,睡不着。“她也不和别人说话,整天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哭。”

  到底有没有用厕所水冲孩子?何海燕在接受区教育局调查后,曾给一些家长打电话表示,她只是在教学活动中教孩子们冲厕所,平时可能说过如果不乖,就冲到厕所里的话,但是绝对没有冲孩子的举动。

  前保育员:我对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负责

  昨天晚上,几经周折,抖出事情内幕的保育员蒋顺芝终于同意接受采访,在位于良渚镇上的家里,和记者聊起了事情经过。

  “我55岁的人了,呆在家里也无聊,找份工作也不容易,主要是她们先找事情,否则我也不会把这个事情说出来的。”蒋顺芝说。

  今年学期结束的时候,邵园长找到她,说:“老师们说你多事,下学期如果我们人员招不满的话,你再来吧。”

  “我当时就想,我什么都没有说,她们就说我多事,我回家后越想越气,犹豫三天后,就找孩子家长了。”蒋顺芝说,自己就找到了在良渚镇上开店的小龙妈妈,讲了小龙被冲厕所的事情。

  “何老师说我造谣,我是气死了,明明她们自己做的事情,怎么变成我造谣了呢?我只和小龙的妈妈说过这件事情,结果其他家长听说消息后,问自己家的孩子,25个孩子有一半的孩子都说自己被厕所冲过了。如果是我造谣,小孩子怎么会说出一样的话呢?”蒋顺芝气愤地说。

  现在蒋顺芝已经在一家企业里找了一个小工在做,她说自己已经不想当保育员了,看到过这样的事情,感觉保育员没法做了。

  “我对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负责,我已经和家长们说了,如果他们要打官司,我一定会出庭作证,这样的老师还是优秀老师吗?”蒋顺芝说,何老师的教学能力她也是承认的,上的课连她听着都很带劲,但是对孩子的脾气很不好。

  余杭区教育局:应当由司法部门介入调查

  在幼儿园和家长的这次争执中,蒋顺芝是关键的证人,但是对于她的这个证人身份,余杭区教育局并不是非常认同。在双方争执不下后,7月19日,区教育局派出纪检组的工作人员,到学校对当事各方进行调查。

  昨天,记者见到了参与调查的余杭区教育局纪检组工作人员胡女士,她说:“蒋是怎么离开幼儿园的,你知道吗?”记者回答:“她是否被辞退和能否作证是两件事情吧?”对此,胡女士表示,她只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最终的发言权属于纪检组组长王翔。

  王翔昨天在电话里表示:“我们已经对当事双方的说法都进行了调查,做了笔录,但是我们不是公安机关,没有调查的职能,也没有询问权,我觉得应当由司法部门介入,这个事情才能解决。”

  良渚派出所将就此事召开协调会

  当事老师对此始终持否认的态度激起了学生家长的愤怒。“如果小朋友们在撒谎,那为什么他们的话能够互相印证?”丁丁妈妈质问。

  学生家长告诉记者,这种带侮辱性质的惩罚已经给他们的孩子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现在,认为自家孩子受到侮辱性惩罚的16位学生家长委托小龙妈妈要一个说法,小龙妈妈告诉记者,他们不想要什么赔偿,只希望能有个明确的说法和结果,他们提出下面四点希望:

  1.老师能够在媒体上给所有受害学生道歉;

  2.学校能对孩子进行心理干预;

  3.相关部门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结果;


  4.调查清楚后,对各当事人有明确的处理。

  目前学生家长正在尝试司法途径,他们咨询了浙江万向光明律师事务所的唐向阳律师。唐律师告诉记者,目前能够依据的只有证人证言和小孩子的陈述,现在希望职能单位能够调查取证,如果真的涉嫌侮辱罪,公安机关也会介入调查。“但就目前的情况,证据还是欠缺的。”唐律师说。

  今天,良渚派出所将就此事召开由余杭区公安局、校方代表及家长代表组成的协调会。

  (文中幼儿均为化名)

  作者:黄淼君 吴佳妮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田华:科技与教育深度融合 解锁多元化发展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