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秘境”公路

2011-09-06 15:07:05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内蒙古阿拉善9月6日电(记者姬少亭 柴海亮 吴济海)早晨的濛濛细雨对于干旱的内蒙古阿拉善地区来说,是难得的喜事。记者一行从阿拉善盟政府驻地巴彦浩特镇出发,沿着S218—S312公路,穿越茫茫无人沙漠,奔赴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所在地额济纳旗这也是马可·波罗曾经到访之地。

阿拉善是蒙古语,意为五彩斑斓之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最西部。行驶在两车道的公路上,左手晴天,右手雨天,薄薄的白色云层像恐龙利爪划开天空。

阿拉善23万人口散布在2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平均每平方公里不到一人,是内蒙古自治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少的盟。车开了许久也未见人烟,只见一块广告牌上写着:中国秘境阿拉善。

这片汇集了多种奇特地貌的土地经受着沙尘暴和干旱等极端天气的考验,边境线长达700多公里,隐藏着中国重要的航天基地,成为了地理和军事双重意义上的“中国秘境”。

记者行经的是由东向西抵达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唯一公路。如果从北京沿京藏高速公路出发,经过这儿最后到达额济纳旗,要走上近两千公里。

有的路段比较危险,浩荡的大沙丘起伏,或乱石山簇集。大型运货车辆非常多。据当地人介绍,以前,行驶很久也看不见车辆。如今,额济纳旗边境口岸十分忙碌,煤炭、铁矿石等由蒙古国输往中国,而中国则往对方出口生活用品。

半途上,有警察在向过往车辆发放限速单。有些路段,只允许每小时行驶40公里。尽管如此,记者还是看到了一辆翻倒在荒漠上的载重货车。

眼前滑过漫长的微微起伏的天际线之后,一群动作缓慢的骆驼占据了视觉的中心,一位裹着亮粉色头巾的牧人坐在取水台上,照看骆驼群。记者下车与他攀谈。他叫敖其尔,是蒙古族。

“酒泉啊,离我们这里很远,在我们这儿看不见卫星发射。”敖其尔说。在2005年神舟六号载人航天飞行器发射之前,他就听新闻里说到了这个消息,他暗暗记下发射的时间,当天守在电视机前观看发射。

初中毕业几年后,敖其尔到了电业局工作,在职期间自考考上了兰州的西北民族大学,学习蒙古语言文学专业。如今回到家乡放牧骆驼。这位成吉思汗后裔的胯下坐骑已从马匹变成了崭新锃亮的摩托车。

中午,公路经过了乌力吉的一个公安边防派出所。蒙古族警官包建伟说,如果遇上卫星和飞船发射,他们也会加强警戒。他的战友们也都是蒙古族。

沿途基本是荒芜空旷的灰黄景观。早先的草场上已很难看见草了。当地实行了禁牧政策,但是,由于缺乏降雨,草场恢复得很慢。

由于不能放羊,有一些牧民在公路旁摆了沙漠奇石售卖。蒙古族妇女阿拉腾其其格就是其中的一员。她说,这里距额济纳旗240公里,可以看到航天器的发射。

“不知道那是什么。当时刚好从屋里出门,抬头就看见一个东西飞上去了,还能看见长长的烟。”阿拉腾其其格说。她的名字译为汉语就是金花的意思,大家一般都习惯叫她金花。

金花家里供奉着成吉思汗像。她说,政府每年为她家发放18000元的禁牧补贴。她希望这个政策不要改变。

离开嶙峋怪石,沙漠逐渐变成了戈壁,热气蒸腾之下,公路一侧的远方出现了海市蜃楼。山脉漂浮在地平线之上,影影绰绰一汪湖水掩映在绿色山林之间,很快,一切消失了。

在这条通往发射基地的公路上,出现的唯一的高科技设备就是中国移动的中继站。高高的铁塔兀立在荒原之上,塔下安装了太阳能板和风电设备,交替互补,为中继站供电。

傍晚,一望无际的戈壁渐渐淡去,植被竟然慢慢丰富起来,仿佛记者一行正去往春暖花开的江南。低矮稀疏的植物慢慢变成了点染粉色、紫色的茂密红柳丛,紧接着,胡杨林出现了额济纳旗到了。

公路被红柳和胡杨包围起来,红色、绿色、黄色层层叠叠,让人忘记了自己身处沙漠的腹地。这里即将举行红柳节和胡杨节,游客数量预计可达当地居民的十倍,有的人甚至是从北京开车过来的。

渐渐地,出现了骑着摩托裹着白色头巾的女人和缓慢行驶的出租车,转弯处,他们都没入花丛。神秘的航天城便坐落在这一带的沙漠绿洲深处。(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大学生攒钱造飞机 毕业5年后成品捐母校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