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民间高息借贷险象环生 民企老板“跑路”成风

2011-09-29 08:02:15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闻1+1》2011年9月28日完成台本

民间高息借贷:神话还是恶梦?

导视:

解说:

老板失踪,企业倒闭,员工失业,暴力讨债出现,温州民间高息借贷险象环生。

奥米企业厂区鞋业保安:

后来上班才发现机器都搬走了。

原唐风鞋业保安:

老板就管自己跑了。

赵永国:

那天我爬到31楼,我想自杀的。

解说:

连续召开座谈会分析形势,14个部门组成专项工作组,温州市政府紧急出手。

字幕提示:

2011年9月26日《经济半小时》

主持人:

报告显示,温州有89%的家庭个人和60%的企业都参与到的民间借贷。

解说:

企业毛利只有5%,高利贷年息却超100%,一个满城食利的城市,到底提供了什么样的经验?

周青冥 温州银监分局副局长:

温州民间融资,就是民间借贷这个量大概是在1000个亿左右。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民间高息借贷:神话还是恶梦?

白岩松 评论员: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我们话题谈起来的时候,先采用一种放松的方式。来,回头看看大屏幕上的漫画,我们就从漫画说起。在这个漫画上最显眼的是大大的“债”字,欠债还债的“债”。债底下压了哥仨,这哥仨玩命地拽着前面一个人的腿,然后还说着“老板,您不能一走了之!”。显然撒腿就想跑的这应该是老板,下面还写着“跑路”,然后拿着包,估计里头装着钱。

接下来看一张,这个看到了一种很危险的状况,在一个悬崖上,几家民企在这个平台上待着,但是从悬崖上滚落的巨石上面写着民间借贷,显然民企危在旦夕,已经出现了倒闭的状况,可能被民间借贷就要砸到悬崖的下面去了。

这两幅漫画究竟描写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现实呢?来,接下来咱们到温州去看一看。

(播放短片)

字幕提示:

温州企业频现“跑路”老板

中小企业接连倒闭 危机先兆还是个别现象

贷款无门资金断裂 温州中小企业“扎堆”倒闭

温州老板“跑路”成风 能否引发中小企业倒闭潮

解说:

老板失踪,企业倒闭,员工失业,民间借贷,纠纷飙升,暴力讨债出现。9月的温州让人充满了担心。

字幕提示:

2011年9月26日

主持人:

从今年3月份到现在,江南皮革、三旗集团、港尚记、波特曼、天石电子等当地的一些知名民营企业突然就人去楼空,仅是媒体公开报道的那些不知去向的温州企业主就已经达到了10多位。9月21日,温州当地最大的眼镜商,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突然失踪。

字幕提示:

9月22日供应商围堵工厂讨要货款

9月24日信泰集团员工上街讨要工资

解说:

成立八年,员工三千余人,年产量2000万副的自主眼镜品牌企业信泰集团,是我国目前市场上销量最大的太阳镜企业之一。但是,这个颇具规模的企业董事长却突然消失,而他还只是温州近期负债跑步老板中的一个而已。

在另一家倒闭企业,温州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的厂区,除了6、7名看厂的保安,已不见一个工人。

奥米企业厂区保安:

它倒闭了。

记者:

倒闭了。老板跑了吗?

奥秘企业厂区保安:

不跑怎么算倒闭。

解说:

据员工讲,该公司在9月11日中秋节作为福利,还安排全体员工外出游玩,原本只需一天的行程被刻意安排成了两天一夜,而当员工游玩归来时,却发现他们的工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奥米企业厂区保安:

没有东西了,东西搬走了。我还是最后过来的,他们工人过来上班,才发现机器都搬走了。

解说:

而与奥米企业相隔不到三四百米的唐风鞋业,老板也在这个月月初不知所踪。而这些老板之所以纷纷失踪,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资金链断裂。

周德文 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

我认为资金链断裂是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它的因素是综合发生作用,但是它是慢性的,它不会一下子置它于死地。但是资金链就像人体的血液一样,一旦血液流尽了,这个人就必定死亡。

解说:

一家企业倒闭,往往会出现连锁效应。温州眼镜行业龙头信泰集团老板出逃后,和其有担保关系的十来家企业就都受到了影响。有民间资本晴雨表之称的温州为什么会接二连三地出现企业主失踪?一直被猜测的民间高息借贷会不会出现崩盘?温州又将如何应对?

白岩松:

老板要跑路的时候,过程安排得还比较温馨。安排员工去度假,而且是休息,而且是两天一夜,这下我估计让好多以为得着老板福利的,平常盼休息,好不容易老板突然高兴,咱出去休息,出去玩,好山好水还能住一夜,以后都不敢休息了,这事可真麻烦。

我们来初步地统计一下,看看在温州老板跑路的部分企业都是哪些?包括浙江江南皮革,这涉及到的皮革,浙江乐清三旗集团有限公司,它是属于生产电线、电缆,还有波特曼咖啡、天石电子公司、温州信泰,信泰是生产最大的太阳镜的企业,眼镜之王,还有温州奥米流体等等,还有鞋业。其实从这些公司来看,倒是都在做实体,而且温州人历来有个说法,其实温州人是比较讲信用的,说如果就欠几千万块钱,他不一定跑。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可能这些企业又不是特大,有很多企业大部分集中在一两亿之间。那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进入9月份的时候一种非常让人担心的现实就出现了,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能看到,温州那边又有一家企业的老板跑了。加在一起的时候,这些恐慌就逐渐的增加。开始的时候还是全国很多的财经媒体去关注这样的事情,后来就已经不仅仅是财经媒体了,社会的版面、新闻的版面都开始关注这样的一种现象。

那么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是不是真的非常非常严重了呢?今天我们就采访了温州市金融办的张主任,听听他给我们进行一次全景扫描。

(电话采访)

张震宇 温州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

现在个县市区汇总上来以后,现在大概在20到25家左右,大概是这样一个数字,当然这个是今年以来的一个整体数字,这跟7万多家中小企业来说,量不大,但是造成的影响比较大,整体上我们还是可控的,就是说对这次整体中小企业这样一个情况还是可控的。我们从量上来看,因为它数量不是很多,比例不是很多,但是问题是这种一家、两家,或者三家、四家,十家的倒闭,或者老板、企业主的出走,这种对社会的影响很大,主要造成心理的恐慌要比经济(影响)大。第二个,现在我们温州社会的系统风险实际上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白岩松:

这个说法可能是比较准确的,就是量虽然不大,但是影响很大。的确,比如像刚才节目开始的时候,我们演播室的摄像师进来的时候还问我,今天做什么选题?我说温州的企业老板,他说借高利贷,还不起,然后最后倒闭跑了。你看,几乎很多的人,即使不在温州,都已经知道了这样一种事实的现象,显然影响是很大。那么这种影响会向哪些方面扩散呢?浙江温州的某公司的董事长谢炳超就说,温州老板的跑路、跳楼事件势必带来三个后果:第一个,“城内失火、殃及鱼池”,某些企业倒闭了,员工、亲戚、朋友等经济利益相关体势必要受到损失。第二个,“多米诺骨牌效应”,某些企业倒下了,贷借方、担保方受损,关联企业、行业受损,直接袭击了温州经济,导致它受损。第三个,“蝴蝶效应”,鉴于温州模式经济特殊性,温州风暴可能波及全国经济。还有人已经把它概括为有可能形成中国的次贷危机,那这就非常让人担心了。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的时候,当地的政府该怎么办呢?是假装看不见,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不得不认真对待了呢?

(播放短片)

解说:

面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我们一定要清醒、坚定、有作为,政府该出手时就要出手,出手的目的在于规范引导,促进经济转型发展。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

面对持续发酵的民间高息借贷乱象,三天前,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专门召集了一个座谈会。数据显示,在借贷之城温州,80%的家庭个人和60%的企业都参与的民间借贷。最近几天温州开始陆续出台应对措施。

字幕提示: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5日,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座谈会,研究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民间借贷风险。

新闻片中声音:

陈德荣说,要研究制定企业帮扶,融资协调,风险防范等系列政策,切实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障,要充分运用金融法律等手段,迅速开展风险排查活动。

字幕提示: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6日,温州市经信委组织担保行业协议,倡议和中小企业共渡难关。

新闻片中声音:

担保公司需加强被保企业的排查工作,了解贷款流向,提前做好风险防范。

字幕提示: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6日下午,温州市银监分局和市金融办召集会议,号召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9月26日下午,温州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和市中院联合通告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

新闻片中声音:

市委市政府和各县市区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和专门工作组,在企业帮扶,民企融资协调,打击黑恶势力,倒闭企业善后处置等方面加强工作力度。

字幕提示: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7日上午,温州市政府召开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专题工作会议。

新闻片中声音:

会上市政府决定成立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领导小组,下设企业协调组、融资协调组、维稳协调组和宣传报道四个专项小组。

字幕提示:

温州电视台新闻

9月27日下午,温州市人大财经委组织召开金融工作调研座谈会。

解说:

除了一系列紧急应对措施,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还介绍说,温州准备尝试成立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并计划充分利用本地龙头企业资源,把无序变有序。

白岩松:

就在最近几天的时间里头,可以说温州市各个级别不同的领导,包括干部非常非常的忙,忙着开会。而忙着开会的一个中心的议题就是面对出现了资金链的断裂,开始有很多企业的老板跑路,甚至出现跳楼这样极端的一种事件。

我们帮他总结一下,从9月25日一直到9月27日下午,会是不断的。在这些会当中既有市委书记陈德荣主持,研究当前民间借贷的风险。然后第二天,温州市经信委组织担保行业会议,倡议和中小企业共渡难关,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落实了,估计跟头一天的会是紧密相关的。当天下午,银监分局跟市金融办召集各银行负责人开会,别逼得那么紧,该贷款的时候还得贷,别停人家的贷款等等,我估计都是这些内容,也同样是头一天会议的一种分解。同样在这天下午,像公安局,温州市检察院跟温州市中院联合发布通告,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这是有点担心和害怕了,如果出现了某种黑社会的迹象,或者出现暴力讨债这样的一种空间,它会使本来已经很脆弱,压力感到很大的老板,要么跑路,甚至出现跳楼这样一种极端的事件。到了27日的时候,温州市政府就召开规范民间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专题工作会议,下午又是金融工作的调研座谈会。

其实远不只这些,在我们采访当中去了解了很多,会议很多,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我们有哪些部门组成的,也可以分析这件事已经不单单是一个金融事件了。像纪委参加,这里头也有很多人说,很多的公务员都参与其中,这事不太好查。的确存在着公务员参与其中,去放贷等等,但是有时候他不一定以他本人,可能是家属等等,要查也不太好查,不太好查也得查。宣传部,得做好宣传工作,稳住大家的情绪,别走极端,法院、劳动保障局、商务局、金融办、人民银行、银监会、社保、政法委、维稳办,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它有可能带来社会的不稳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注意到专门的公安也会召开这样的会议。在这样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条出现断裂的时候,公安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来我们听听温州市金融办张主任给我们进行的分析。

(电话采访)

张震宇:

公安的部门主要是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做好现场的维护,就是保全企业的资产,因为有些企业走了以后,它还有资产在这里。第二个就是打击高利贷,打击一些高利贷和暴力催款的一些行为。现在大量的工作先是保全企业的稳定,然后再腾出一只手来做规范。主要现在的工作还是保全企业稳定,先把资金供(应)满足。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对正常的,我们也向社会公告,就是正常的民间借贷,我们所谓的正常的民间借贷就是受法律保护的,银行基准利率贷款四倍以内的借款,这样的就是两分左右的这种贷款,正常的借贷,只要你是进入经济实体的,我们也是保护。那么现在关键就是我们在温州有些个别地区,借贷的资金已经达到三分、五分这样高的链上,这个我们就要打击了。

白岩松:

其实说白了,就是高利贷其实相当层面上是存在的,而且据专家分析,在温州民间的这种融资市场超过1000个亿,多大的数。我们先来看一看什么是相对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什么就算高利贷。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即打及高利贷行为的通知》,民间个人借贷利率可以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你们可以商量,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不能超过4倍,在4倍之内其实就算合理合法的。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贷借贷行为。但是显然在温州是大量的存在着超过4倍以上的,不过现在的时候还不能逼得太急。

你看财经评论人余丰慧就给我们进行了这样的分析,如果现在开始整顿的话,整顿本身都可能引起链条断裂。如果你要是高压,压的太狠的话,本来它现在就非常脆弱,可能就断了,出现金融风险。但两难在哪呢?可是如果不整顿,风险将会继续迅速的扩大,这就是我宁可喝毒水,但是我要解渴,如果我要不去借高利贷,我现在就死,借了高利贷可能明天死,也存在着极小的可能不死,所以他去借。那个雪球会越滚越大,但是非常危险。更加可怕的是私企高利贷、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违规高息融资,不但造成者的血汗钱血本无归,而且最终极有可能使得政府再次买单,说到底是纳税的平民百姓买单。他说的这是一个极端的情况,如果最后发展到要政府去买单的话,等于跟咱无关,咱是平头百姓,平常过着正常的日子,但是你得替这样的行为买单,你显然会觉得冤,这确实无法向国人来进行交待。

接下来我们就要分析一下了,为什么在温州这样一个民间资本非常雄厚的地方,民间借贷却也很盛行?问题出现在哪些方面?我们解剖一个麻雀,去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说:

位于温州市洞头县的唐风鞋业,在老板黄伯鹤失踪,企业倒闭之后,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赵永国,除了四处寻找黄伯鹤外,身上还背负着1600万元的高利贷。

赵永国 原唐风鞋业副总经理:

真的,我想自杀了,说白了,那天我爬了31楼,我想跳楼自杀了,想不开了。

解说:

去年8月,经朋友介绍,原本经营小酒店的赵永国认识了刚刚在洞头县办厂的黄伯鹤,两人很快协商共同合作,而合作不久,黄伯鹤就提出借高利贷,叫赵永国做担保。

赵永国:

担保公司,高利贷,我担保,他签字,他借款。

解说:

原来黄伯鹤经营的唐风鞋业的两栋厂房是他从另一人的手中购买的,2480万的厂房款,黄伯鹤只付了300万,剩余的约定一年付清。因为可以从银行贷到低利率资金,黄伯鹤变想出了一个办法,借高利贷,先还厂房房款,再以厂房房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最后用从银行贷出来的资金还清所借的高利贷。

赵永国:

他说担保公司钱拿过来,他说要还现在的房东,他说还有600万,先还他600万。

解说:

用担保公司的钱付给房东600万后,还差1500多万怎么办?于是黄伯鹤多次与房东商议,希望可以提出办理过户手续,用抵押房产的方式向银行贷款,但都遭到了拒绝。

赵永国:

银行里面利息是便宜,但是没有房子抵押贷款贷不了。

解说:

按赵永国的说法,这600万元高利贷是按照5分利借的,像唐风鞋业这样的小企业借贷期一般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果按照两个月计算,以5分利,借600万高利贷,每个月需还利息30万,两个月连本带利需还660万,如果逾期不还,还将利滚利,而唐风鞋业纯利润只有50万元。

赵永国:

雪球越滚越大,窟窿就补不上了,这里拆东墙补西墙,拆西墙补东墙。

解说:

面对越来越大的窟窿,在银行人员的劝说下,黄伯鹤又对月末存款换贷款产生了兴趣。这次赵永国又做了几百万元高利贷的担保人,但是博鹤永国的努力拉存并没有换来银行的贷款。

史晋川 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他借了高利贷,然后给银行,这样的话,银行就把自己的月末存款余额做大了,然后银行又答应给他一定的信贷额度,贷款给他。这些约定有的可能是按照约定做了,有的并没有按照约定做,因为这种约定严格讲是违规的,是不受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的保护的。

赵永国:

现在政府要好好管一下,真的管一下,不管真不行了,你看有多少跳楼自杀的、上吊的,还有逃的。

白岩松:

透过温州部分的企业老板,要么跑路了,要么跳楼了,能看到背后一个非常纠结的一种现象,温州简直是又非常有钱,又非常缺钱,这样一个城市,怎么去解读呢?当然非常有钱了,现在藏富于民,在民间有大量的资金,但是由于很多政策的限制,它无法进入到很多可以投资的领域里头,我们对于民营的资本还是有相当的,虽然嘴上说公平对待,但是歧视是现实存在的。因此这笔钱放在兜里,放在哪,银行负利率,怎么办呢?他憋着就要寻找出口,因此有钱是要向外贷的。可是另一方面又严重缺钱。为什么?温州有大量的民营企业,而且有很多是小的民营企业,可是再贷款的时候,我们的银行左挑鼻子、右挑眼,想贷到钱非常非常艰难,甚至有数字说,70%的小的民营企业根本在银行里贷不到款,因此它就有需求。这面有钱,这面有需求,两者撞一块了,可是哪一天玩不好,或者说明明往下玩,也可能玩不好,一定会出现今天我们所要谈论这样的问题。那到底该怎么解这个结呢?我们听听财经专家吴晓波的看法。

(电话采访)

吴晓波 财经作家:

现在温州这个情况有两个结,第一个结是高利贷的水涨船高,第二个结是实体经济的资金短缺。那么现在政府开会应该解哪个结?如果政府去解高利贷这个结,比如通过行政性手段,通过抓人的方式、通过遏制的方式要把高利贷打下去,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按我的观点政府应该首先去解实体经济这个结,就是帮助那些从实体经济解决信贷难的问题。当这个问题解决之后,高利贷自然就会下降。

白岩松:

今天我们谈论的似乎仅仅局限在温州,但是这样的一种挑战和危局仅仅就会在温州存在吗?财经评论人余丰慧有这样一段文字,仅仅地方政府“害怕”是不够的,因为全国到处是担保公司和小额贷款公司,爆发全国性金融风险的几率在增大,全国民间借贷风险正在整体发作,依靠地方政府各自为战,游击散打是不行的,中央政府必须从全国整体角度立即出台应对民间借贷风险的对策。显然要全国一盘棋去看待。

刚才我记着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人认为这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潜在的中国次贷危机。我们能让它爆发吗?显然不能。(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统计:赴美国际学生连减3年 经济损失逾百亿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