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的变迁

2011-10-27 10:14:27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福州10月27日电(记者 梅永存 许雪毅)90岁的黄阿甲更愿意人们称呼他的故乡福建省东山县铜砵村为铜砵村,而不是“寡妇村”。他更愿意人们穿过笔直整洁的村道,赞叹村里新建的楼房,或者到他宽敞明亮的家里看看儿子收藏的一些精美的盆景和石头。如今,“寡妇村”已渐渐走进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崭新的一切。

作为半个多世纪前那场人间悲剧的亲历者,黄阿甲无法忘却“寡妇村”得名的由来:1950年,国民党退败台湾时强抓壮丁,一夜之间,只有200多户人家的铜砵村被抓走147名青壮年,黄阿甲就是其中之一。这导致包括黄阿甲妻子林凤燕在内的91名铜砵村年轻妇女生生与丈夫离散,成了事实上的“活寡妇”。

3年前,黄阿甲从台湾回到铜砵村定居。每天陪伴着他的,是妻子林凤燕的遗像。“147人只剩下15人。以前回村定居的有19人,如今活着的只有2人。91个妻子只剩下14个,但是都不配对。”东山县“寡妇村”展览馆馆长黄镇国告诉记者。

展览馆里,一群从福建龙岩赶来的游客细细查看当年留下的一些物件一双鞋、一堆信、一些老照片,在导游的讲解声中走进过去的铜砵村,走进那段悲惨的历史。展览馆外,在自家的院子里,黄阿甲在闽南的海风和阳光中安度晚年。他已渐渐习惯了现在的铜砵村,这个铜砵村早已不是他当年离开时的模样,甚至和20多年前台湾开放大陆探亲时他第一次回村相比,都已是大为改观。

“以前有些人一眼看到村里那么多高楼别墅,总会问,这都是台属盖的吗?一开始这么猜没错,村里的第一部彩电就是去台人员带来的,但后来大家渐渐富裕,也就看不出差别了。”黄镇国说。

在黄阿甲眼里,唯一不变的是村口的那棵古榕树当时他们被押解着从榕树下经过。但是,在黄镇国看来,“其实连古榕树也都变化了,它长得更繁茂了,而且因为周边的房子不断建设,它实际上从位于村口变成地处村中央了。”

如今,见证了林凤燕们从青春少妇变成白发老人、又眼看着他们一个个凋零的古榕树,已成为“怀乡亭公园”的一景。古榕树下,摆放着石桌石凳,不远处,一丛粉红的三角梅正开着花。黄镇国告诉记者,公园是几个月前刚刚修建的,方便村民们休闲。

在另一个去台人员黄拱成的家里,91岁的老人家在庭院里开辟了一个“开心农场”,种了花生、地瓜,栽了铁树、三角梅,还搭了葡萄架。“闲着没事随便整整。”他说,“日子过得还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为记者带路的黄泽和是黄拱成的孙子辈,今年36岁,提起“寡妇村”,他轻声说了一句,“都是一甲子前的事情了。”他更愿意告诉记者现在的生活情况:靠养殖、投资每年他能挣两三万元。作为村支委的他,这阵子正忙着开会讨论村里的几个项目。

“建设环岛路、五星级酒店,还有中学,等等,最近我们同时抓六七个项目。”铜砵村党委书记黄昭翰对记者说,铜砵村的地理位置不错,靠近东山县城,靠近马銮湾景区,加上整体的发展形势,村里经济越来越好。

目前,铜砵村有3280多人口,村民们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养殖、讨小海(捕鱼)和外出打工等。虽然不是每个人的年收入都能达到黄泽和的水平,不过,去年村民人均收入8200多元,今年预计能达到8500元左右,也是远近有名的小康村了。

“从来家与国,命运总相依。国家分裂,铜砵村的家庭也分裂,造成了寡妇村的悲剧。如今,两岸交流形势好了,加上大陆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寡妇村是真的旧貌换新颜了。”黄镇国说。(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高校开设电竞选修课 校方:侧重培养解说等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