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期教育沙龙:生长在学校之外的教育模式(三)

2011-11-01 22:36:09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当下,许多中国家长尤其是城市中的家长对中小学教育有诸多不满。于是,让孩子在家上学或者进入私人办的私塾、学堂的人见多。这种学校之外的教育模式是否符合孩子的成长,有哪些借鉴之处?

【1】不满学校教育 家长们联合自办学堂

主持人王丽:非常感谢您给大家分享很宝贵的经验,接下来请日新学堂负责人王晓峰老师说说他的经历。

王晓峰:刚才尹伟中先生讲的是家长有没有能力,学校会不会更了解我们的孩子,让我们孩子成长更好。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家长一种困惑,现在只有一种选择,只能让孩子去学校。或者像您似的把孩子领回家,让孩子在家上学。

今天的日日日新有第三种选择,日日新学校应该是我们主动选择的一个结果,和您这种被动还不太一样。当然这种主动也是一种无奈的主动,不是一种完全的一种主动。这种无奈的主动我们认为现行现有这些教育,能给我们提供这些教育无法满足一个人、一个孩子成长的需要。跟您那种感受其实是完全一样的。

因为现在这种教育,其实我认为现在的教育注重的是知识的学习,而知识是注重知识的结果。孩子是什么?让我们孩子成长为某一个工具,这不是我们的初衷,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很健康、完善的非常充分的得到成长。他也说到农业,从工业化转到农业,我也一直说这个话。孩子像一粒种子一样,这个种子是没有缺陷,是一个正常一粒种子,他成长起来也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成长方式和最后结果。为什么?就是因为他成长的环境不一样。

所以我觉得一个好的教育就是做一个好的环境,做一个好环境让孩子自然而然的成长。日日新最初我们办的时候也是四位家长,我们联合起来做了一个互助式的小学堂。这四位家长想的就是把我们自己的孩子培养到小学毕业,我们就大功告成。因为我们觉得12岁之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时间,无论是他的心智还是他的性格,包括习惯、思维方式在12岁之前就大致形成。我说12岁之前一定要受到非常良好的教育,这样我们是在我们的孩子5、6岁的时候我们集中在一起这样慢慢从4个孩子逐渐发展。现在我们是有一个幼儿园和小学两个部分,幼儿园和小学部分加起来有140多人。幼儿园和小学基本对半,幼儿园是幼儿班到学前班两个层次,小学现在从一年级、二年级,四年级、五年级,三年级我们有搬家所以就没做,就过了。

【2】武术、户外、经典诵读:孩子们最爱的课程

我们成长经历现在有五年,成长经历来看,我就感觉到这样一个教育符合于孩子成长教育对一个孩子是多么好。我那的孩子他们每天都是非常快乐,有一个孩子第二天要去看牙,妈妈说不去上课了。他说不行,什么时候看牙?下午看牙,他说上午去上课。他到我这来非常的快乐、高兴,他不是玩的快乐、轻松,而是在每一堂课上是自我的一种成长,自我一种发现,自我一种学习。时间长一点的孩子到我们那学习就是主动式的学习,不是传统压给他多少,都是老师交给他学多少任务。现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就可以我们今天学什么,然后给他们点到,比如说今天我们学一首诗,学完这首诗之后学完把字都认识了。仿一首诗,一堂课可以创造四五首诗。语言可能有借鉴,他说的都是自己。

我觉得刚才您说了这种传统的教育,日日新这种教育我觉得就是给我们的这种家长提供一种新的选择。包括现在不仅是日日新,王老师可能也知道,还有其他方式大家也都在做,都在探索。所以刚才您说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我觉得当然现在教育不应该有一个模式,他应该有无数种模式,这是一个正常的。就像我们生物的多样化是一样的,我觉得应该有各种各样的模式。日日新,我们这种模式我是希望在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个模式。现在也有从国外引进来的一些,比如说原来大家比较了解黄德福等教育模式,我觉得跟您那个时代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觉得日日新是建立在中国文化基础上,他在中国文化基础上我们再努力学习和借鉴西方和现代一些教育模式、教育理念,我们希望能够形成一个新的教育模式,现在正在走这条路。

从我们课程设置来讲,我们有经典诵读课,和我们现有既有一些私塾模式还是有所不同。比如我这有三个,第一就是只读,仅仅是诵读,不讲,我们不讲这些经典他真正的含义。还有一个就是不做,我不要求我们的孩子按照经典或者类似弟子规这样的东西来作为他们的行为规范,不是这样的。只读,不讲,不做。仅仅是读完了之后,我希望他们印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等他今后随着他人生成长,人生经历来进行一个他自己的一种判断,一个反刍,一个理解或者他自己的感悟。这些东西我觉得只有在小的时候才有可能印到他的身体里,而不是他的头脑里。这个时候我觉得经典诵读只能是小的时候做,长大之后不一样了。

主持人王丽:必须是童子功。

王晓峰:这些含义是不一样的,作为一种元素来涵盖到这里的。我们提供一个很重要的有一门课是自己创造就是文字绘解,讲文字的文化。比如说我们会讲鱼字,我们吃这个鱼,老师刚开始在黑板画一条鱼,问孩子这是什么?是鱼。接下来写一个甲骨文的鱼,一看也是鱼,再写金文,小篆,隶书,楷书,鱼是这样发展过来的,有一个纵深感。让孩子知道把他的字和他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一种。

再有我们根据这个鱼字我们还会讲到比如说你见过什么鱼,孩子们会非常的兴奋。他会说很多他们见过的金鱼,鲨鱼,海里面各种各样,热带鱼等等。有的孩子会讲到鲸鱼,老师可能就会说鲸鱼是不是鱼?他是在水里游的,为什么不是鱼的,鱼和非鱼,给孩子思维方式的不同。不是长的像鱼就是鱼,会给孩子们一些冲击。

会跟鱼有关系的讲一些传说故事,成语故事,沉鱼落雁,姜太公钓鱼,不是所有都讲,而是根据孩子的年龄讲不同的故事。孩子对这个鱼字有非常深入切身的体验。

主持人王丽:就是对鱼的一种文化。

王晓峰:对也是一种思维方式,当学到一个知识点之后,由此知彼,非常融通的方式,这是我们希望孩子建立的。

主持人王丽:既发散又聚焦。

王晓峰:对,就是思维方式本身。

王晓峰:可能是不谋而合,思维方式比本身要多得多。我们有戏剧课,是更综合的一门课,戏剧涉及到文学、美术、表演这种课。戏剧课我们也会是两种,一种是日常戏剧课,在课堂上经常是扮演式的上课。你扮演一个角色上课,还有我们会搞戏剧节。把平时扮演的东西集中起来做一些排练,在舞台上展示出来。每年6月有个戏剧节,每年展示活动。

还有儿童文学课,从今天来看我们更多使用是西方的故事,非常好。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从我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来讲,我们觉得中国传统文化具有很高的智慧,这种智慧是什么来的?就是中国传统教育基本是站在成人立场上来对待孩子,而没有真正站在孩子的立场、高度、需要来研究教育,来研究人的成长。儿童本位的,就是这一点恰恰西方做的非常好。他们对于个体,对于每一个个体的价值,对一个个体的成长,尤其是孩子的成长研究的非常到位。现在我们引进了很多大量的书,从怀孕开始一直到18岁毕业,几乎每一天他可能都会给你知道,不见得这些东西完全正确,可见他们研究到什么程度。这是对于一种个体的重视。而这种重视我觉得他是符合于今天世界发展一种潮流,今天世界全球化的背景下的一个特点,中国原来是一种宗法制的国家。我们个体他是关系上的一个点,他的重点在于关系,我是谁,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是我女儿的父亲,是我妻子的丈夫等等,是一个家族或者宗法里面一个点,重点是在于他的关系。而现在这种社会,尤其是西方文化进来之后,每一个个体他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这种关系的力量没有那么强了,每一个个体的力量越来越强。所以就要求我们今后的人每一个孩子都要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个体,他才有可能适应未来的一个社会,这是我的一种看法。

现在我们这个社会实际上已经越来越明显了,虽然中国还是人情社会,但是仅仅靠人情已经不行。更多的是靠你自己的实力。

主持人王丽:独生子女现象本是就是这样。

王晓峰:对,我更关注孩子个体成长,在儿童学这一块我更多引进西方的理念。我希望孩子从小就能受到尊重,就是刚才您讲的爱,我觉得爱有很多种,有父母的爱,有老师对孩子的爱。我觉得无论是我们父母还是老师们,对于爱的理解,我觉得最好的爱就是尊重。只有孩子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他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他才会找到自己,成长自己,然后形成自律包括自觉到自由,都是个体成长一条线上一个发展的过程。我是觉得个体的成长特别的重要,我们希望在他小的时候把中国文化深深印到他身体里。而个体得到一个充分的成长,当他成人之后,中国的文化能够发现和他自身强大的个体形成一个完美的融合,我觉得这样子的人未来我们中国人应该是这样的人更适合于世界、更适合于中国,中国将来会有更大的发展,我是这样考虑的。

儿童文学是这样的,我们语文课小时候就会划分几个部分,到了二年级之后语文课综合了,今年诵读是贯穿,从幼儿园到小学都是贯穿的线,每天要读的。到了二年级之后,语文课开始成为一种综合的语文课。我们现在在拿国家课本作为一个参考来做,感触非常深,感觉课本里面的课文远远不能满足我们孩子的需要。他们看里边课文,看完之后觉得很无聊,读完就没什么好读了,没有营养,没有满足他的精神需求。我现在也在到处找文章,希望找到适合孩子的。

尹伟中:我推荐一篇文章是台湾作家写得,叫做《请饮一杯寂寞》。我儿子回家内心孤独,没有伙伴,我们父母如何陪伴他,无法取代同龄人在一起的欢乐。我就给他找类似这样的一些文章,能够希望他从中悟到什么东西。从那时读到现在都陪伴着他,后来去英国留学的时候,这个文章没有带去,他专门从网上把这个文章找到,放到自己的电脑里。那天我们视频对话的时候,他在英国留学很寂寞,我试着读这个文章两句,他全背,这个文章对他影响很深。

王晓峰:能欣赏寂寞、享受寂寞,这个精神力量非常强大。这是我们所希望的。

尹伟中:是郭峰的。是一个老爸写给儿女一封信的方式,他就谈了人生对寂寞那种体悟,作为过来人,他如何去体悟和享受寂寞。为什么叫请饮一杯寂寞,就像饮一杯苦酒一样。这个读完之后,我儿子现在谈这个文章依然感触很大。

王晓峰:孩子多大读的?

尹伟中:回来两年,98年,他是86年的,12岁。

主持人王丽:这个文章如果是从学校教育的角度绝对不会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读这个,我们今天大学生不见得去思考这个问题。

尹伟中:还有就是你走后,小南窗寂寞了。养了两只小鸟,后来一只小鸟飞走了,剩下一只小鸟,字写的很唯美。我儿子读这样的文章,他幼小心灵感悟很深。读完这个文章之后,我让他读请饮一杯寂寞。

主持人王丽:你开启他的心灵了。

尹伟中:从孩子自身感受和领悟能力能够够得着。

【3】要让孩子发动全身细胞去学习 仅有大脑不够

王晓峰:这也是我们教育当中一种体会,我们这种教育内容、教育方式都要一定和孩子建立联系。他学的知识或者他学的某一个课程跟他是无关,这就比较麻烦。孩子会对个东西很无聊,他又无法理解。当他学的东西跟他的生活非常密切,他就非常有兴趣。比如说像我们数学课,大家学的应该都是很数理的东西,很枯燥。我们这个数学课孩子都爱上,我们数学课跟生活密切相关。我们在学堂里面学图形,让他到学堂里面比如老师会说今天我们去找正方形,你们就整个学堂去找,什么地方是?有多少个?在哪?他们就去找,长方形有多少个,圆形有多少个,他们就去找,他们很高兴,他们有新发现。他不像我们,我们观察是大的地方,孩子们观察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当他有新的发现的时候他特别的高兴、特别的快乐,这样的这种学习,跟他的生活密切相关。他们觉得数学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数数,加法也好,你数了30个,你数了20个,咱们一共有多少个,自然就学会了。加法把这个搁一块就是加法了,他的加法是本质意义的加法,不是数学的形式。就是由此生发出来,我们的课就是围绕这个基本的原则。使课程跟生活联系起来,学习一定是生活一部分,不是独立于生活之外的一个事情。现在我觉得比较麻烦的事情就在这,你什么都别管,就学习。好象觉得学习就是一个单独的事情,跟别的都是无关,我什么都可以不做,只要学习就可以了。实际不是这样的,实际我们学习是从生下来到直到我们死去就得学习,学习是终身的事情。

数学也是,我们也是逐渐从生活中抽象出来。数数,我们在一年级大概数数半年多,就是数数,各种各样数法。我们石子比较多,孩子经常捡很多石子搁兜里,你拿出来石子数是多少个,你同桌数了多少个,全班数多少个,然后一共是多少。然后经常借黄豆,一个一个数,两个两个数,让孩子对这个数特别的清晰这个概念。绝对不讲这个竖式,我们不是天生数学就有竖式的,不是这样的。因为孩子的特点,就是有身体学习,不是用大脑学习。如果上一个课,你跟他的身体能结合起来,包括外语,我们外语课就是做各种各样动作,带着他们做各种各样游戏,语言就在游戏中,语言就在生活中,孩子印象特别深刻。下课一边唱、一边喊,他觉得是很舒服的一件事。

主持人王丽:他不是用大脑学习,我们传统学习是用大脑学习,他是用整个身体学习。

王晓峰:对,而且是越小越是身体学习,真正到我们理性学习实际上应该是12岁之后,我们的理性基本上就发展好了。到了初中,为什么初中开始学物理和化学,开始有比较大量的知识的学习,其实和我们人的成长他是相关的。而我们现在就是过早把那些东西下放到我们小学,把小学下放到幼儿园,其实孩子是不理解的。更多的学习他是记忆性的学习,所以我是觉得我们要让孩子知道他是把学习跟生活密切结合在一起。我们是希望把中国的文化和西方文化作为一种完全的一种融合,这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标。

再有就是我们的身体的锻炼和精神也应该是融合在一起。我们在体育方面我们选择了武术,没有选择体育课,为什么选择武术,中国武术的精髓在于内在,武术本身在外面是活动的,这种活动不是那种简单的一种活动,他是人的精神的一种外化。所有中国武术他的最高妙的地方在他的内心,而不是外在。不是展示他的力量,而是展示他的精神。我们选的是武术,我们孩子没有人不爱武术,包括女孩子都喜欢,孩子们的精气神都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王丽:我们看孩子们练武术的时候像堂堂中国少年,给你那种感觉。

王晓峰:孩子们做的非常认真,可能去过传统学校做课间操孩子是什么精神状态,我们都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孩子做武术的时候每个动作都做的到位。

主持人王丽:不管多小孩子,马步一踏上来,整个样子就变了,就是堂堂中国人的感觉。

王晓峰:上星期搞了草地音乐节,家长和老师给孩子们演节目。有三位家长有一个扇子舞,是中国功夫扇,曲子用的是中国功夫的曲子。是屠洪刚唱的,我们孩子做功夫也是中国功夫的曲子,后来他们表演的时候,我们孩子全上去了,他们听到这样的音乐马上精气神就来了。

一个人的成长,这种知识的学习,我觉得在未来越来越不重要,最重要是精神成长,其次是能力。第一是人格,我感觉从教育来讲首先要做的是人格,培养一个人,有一个完善的人格。第二有各种各样能力,包括思维方式,各种思维习惯,生活习惯。最后才是知识,但是知识我们是要学习,我们为什么要学习知识。我觉得现在的教育完全给做反了,为了学习知识而学习知识。而真正我们通过学习知识来培养我们的能力。比如我们的孩子,你让他去做家务,我们目的不是让他做家务,我们是让他通过做家务,第一增强自己的责任心,你是家庭一员,第二通过做家务锻炼他做家务的能力,各方面能力。打一个碗也没关系,我们目的不是让他真正的做家务。现在我们让他们做反了,没有孩子做家务我们更顺手,孩子进去,别做了,还不如我做呢,我还不会把碗给打了。

这跟学习是一个道理,跟做家务是一个道理。你有这个能力的提高,我们关注孩子的过程。语文课就是关注孩子学习的过程,而不是他最终的结果,最终结果对还是不对,真的不重要。比如说你要动脑筋,无论什么课都要有自己的答案、自己的说法。刚开始我们孩子也是那样,前面那个孩子说了一个,后来你呢,同上,我说不能同上,就是同上,也要根据自己的说法也要再说一遍。当他用自己语言说的时候要动脑子,让他动脑子形成一种习惯的时候,这种能力就会加强。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好的声音,是你的第二张脸

华中科大通报硕士生坠亡:导师停招研究生两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