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鹤琴:儿子就是儿童教育的“试验品”

2011-11-04 19:29:20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他把自己的儿子当做“实验对象”,记录了其成长过程的每个变化。他自办幼稚园,开展儿童教育实验。他为中国的幼稚园发展及儿童研究提供了大量实验结果和科学材料。他就是中国儿童教育之父——陈鹤琴。

本文为网易教育频道独家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开篇的话:1911-2011,中国教育走过百年历程。百年来谁为中国教育谱写了历史难以磨灭的华章?谁吹响了中国教育事业前进的号角……作为媒体,我们选择了回望历史的路径,我们力图冷静、温和,和读者一起重回历史深处,共同感悟百年来教育发展的脉络。

为此,网易教育特遴选百年来推动中国教育发展的十位大师,为网友展开一幅人物画卷。11月起,网易教育将陆续推出蔡元培、梅贻琦、晏阳初、胡适、陶行知、陈鹤琴……等十位教育大师专题,集中展示百年来中国教育理念的发展变革。敬请关注。

陈鹤琴:儿子就是儿童教育的“试验品”
陈鹤琴在上海

1920年12月26日凌晨,29岁的年轻教授陈鹤琴初为人父,他的儿子出生后2秒就开始大哭,延续了10分钟,以后就是间接地哭,45分钟后哭声停止,儿子连续打了6次呵欠,

渐渐睡着了。10个小时后,这个新生的男孩流出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泡尿……。望着自己的“杰作”,初为人父的陈鹤琴来不及兴奋,他拿着照相机,镜头对着襁褓中已经熟睡的婴儿连连拍照,然后用钢笔在本子上记录下婴儿从出生时一刻起的每一个反应。在他的记录中,儿子的哭声停止后,大约是疲倦了,便开始打呵欠,一连数次。他轻轻地伸手接触到儿子的身体……。尽管时值严冬,窗外一片凋零,而陈鹤琴的心中却是春光一片,幸福无比。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工作在中国尚无先例,他与新生儿子一道正在完成一项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实验。他为儿子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一鸣,不仅对于儿子寄予期望,同时预示着他的这项实验将被载入史册。

把儿子作为实验对象   深入观察 808

作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心理学教授,陈鹤琴对自己儿子成长发育过程作了长达808天的连续观察,并用文字和拍照详细记录下来。他天天亲自给儿子洗澡。他的实验室就是他的家;他的妻子和母亲是他的两位最得力助手;他的儿子则是他的工作“对象”、“成果”与实验中心。他将观察、实验结果分类记载,文字和照片积累了十余本。他的观察与实验工作,进行得既专心致志,又情趣盎然。他将自己的观察、记录与研究心得编成讲义,在课堂上开设儿童心理学课程。有时,他还会将活泼可爱的儿子抱来课堂作示范,使单调的心理学课程生动有趣。

在中国,陈鹤琴是最早将观察实验方法运用于研究儿童身心发展规律之中的教育家。他所做文字、摄影记录并阐明幼儿的动作、好奇心、模仿力、游戏、言语能力、记忆力、想象力和知识、能力、思维发展的特征及其意义,作为第一手资料,成为他日后对儿童心理、儿童教育、儿童游戏和玩具、道德教育、家庭教育等方面研究、论述的重要佐证。他的朋友、教育家陶行知评价:陶行知评价说:“陈先生得了这个实验中心,于是可以把别人的学说在一鸣身上印证,自己的学说在一鸣身上归纳。”1925年,他的专著《儿童心理之研究》出版,这是中国第一本儿童心理学研究的专著。

陈鹤琴的另一本传世名作《家庭教育》是《儿童心理学研究》姊妹书,书中记载了陈鹤琴对于自己儿子一鸣和女儿秀霞进行教育的心得。他以自己的观察、实验结果和亲身经历、体会为例,对儿童心理特点进行归纳,提出共计101条教导原则,。他主张,家庭教育必须根据儿童生理与心理发展规律才能取得成效;要教育好儿童,首先要学会怎样做父母。

他指出:“幼稚期(自生至7岁)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时期,什么习惯、言语、技能、思想、态度、情绪都要在此时期打下一个基础,若基础打得不稳固,那健全的人格就不容易形成了。”父母对小孩子有“从小教起”以形成健全人格的责任。成年人不仅应该以身作则,还要为儿童营造良好的环境,包括游戏的环境、劳动的环境、科学的环境、艺术的环境、阅读的环境。

有一天,陈鹤琴看到有一个儿童总习惯于用左手写字,老师要他改用右手写,一直没做到。陈鹤琴就对这个孩子说:“你会用左手写字,大家都不及你,真了不起!但是大家能够用右手写字,而你不会,那你就不如人家了。假如你也会用右手写,两手都会写,那你就是第一个大好佬了!”不久,这个孩子就会用右手写字了。又有一次,一个青年请求陈鹤琴介绍做小学教师。陈鹤琴给了他一支铅笔和一张纸,叫他写下自己的姓名和履历。这个青年刚拿起笔,习惯性地把铅笔尖在舌头上蘸蘸湿。陈鹤琴摇摇头,他认为,这样不讲卫生的习惯会将孩子带坏的。

客厅里开办幼稚园 开展教育实验

1923年,陈鹤琴在自己住宅的客厅里开办了一所实验幼稚园,自己亲任园长,聘请了2位教师,招收了12名儿童,开展儿童教育实验。他有三大计划:建筑中国化的幼稚园园舍;改造西洋的玩具使之中国化;创造中国幼稚园的全部活动。他为这所幼稚园起的名字——南京鼓楼幼稚园。

两年后,新园舍落成。陈鹤琴和他的学生、助手张宗麟等一道开展幼稚园课程、教材、教学法、设备和儿童习惯培养等实验。幼稚园附近的草地、山坡和农村成为儿童们欢乐的课堂,也是陈鹤琴、张宗麟等人开展新课程研究与试验的“实验室”。他们总结、整理的实验成果,成为若干年后我国首部《幼稚园课程暂行标准》中核心内容。当时,中国大多数幼稚园为外国传教士所办;中国幼儿教育的三种大病,即“外国病”、“花钱病”、“富贵病”使陶行知、陈鹤琴等新教育的倡导者们深有感慨。他们痛陈中国幼稚教育的封闭、停滞、落后现状,大声疾呼革除流弊,实行改革。将幼稚园课程逐渐从日本和欧美国家幼稚教育的模式中解放出来,创造符合中国儿童特点和国情的教育和课程,是他们希望达到的目标。

1926年2月,陈鹤琴与张宗麟发表《我们的主张》一文,提出适合中国国情和幼儿心理、教育原理、社会现状的15条主张,成为中国现代幼儿园教育的最早纲领与宣言。

陈鹤琴是中国儿童心理学、家庭教育和幼儿园的开创者,他被誉为“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和二十世纪中国最杰出的教育家。


独家约稿:

陈鹤琴: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四大方法学理财,挣了工资还能赚大钱

三万人请愿呼吁牛津词典删除性别歧视相关词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