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少年残杀坚守待拆迁房老太 只因一个致命眼神(组图)

2011-12-15 10:05:5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一个坚守待拆迁房的老太太,一个孤苦的流浪少年,他们在一个冬日午后,以一种致命的方式相逢了

  少年侯宇的罪与罚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年龄非小事。听侯宇的养父讲,侯宇是他在2001年下半年从黑龙江省嫩江县伊拉哈镇派出所领来的。根据这个线索,徐玉华决定到黑龙江走一趟。
流浪少年残杀坚守待拆迁房老太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年龄非小事。听侯宇的养父讲,侯宇是他在2001年下半年从黑龙江省嫩江县伊拉哈镇派出所领来的。根据这个线索,徐玉华决定到黑龙江走一趟。

  2010年11月23日下午3点,天空阴沉沉的,几丝惨淡的阳光透过云层,投射在上海市宝山区大场镇场南村沈家楼。从四年前开始,这里就陆续开始拆迁了,一片废墟中,伫立着一栋孤零零的房子。69岁的陆珍(化名)老太太住在这里,坚守着最后的家园。

  这天下午,她坐在家门口的竹椅上做针线活,眼角的余光警觉地扫着周围,因为就在半个月前,她的家中失窃,丈夫骨灰盒里的两块硬币以及身份证不翼而飞了。一小时过去了,除了几只流浪狗在废墟里刨食外,没别的动静,老太太困了,拿起竹椅正想回家休息。

  就在这时,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神情憔悴,但目光凌厉。老太太和他对视时,心里打了一个寒战,忍不住瞟了他几眼。老太太没想到,这个对视竟会让她丧命……

  致命的相逢,致命的对视

  2010年11月23日下午5点,许强像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给母亲陆珍送水。自从母亲成为钉子户后,开发商就停水断电了。刚走到离墙五六米远的地方,他吃惊地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往墙边走,又一摊血迹映入眼帘,而且明显被水冲过。

  他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叫了几声母亲,没人答应,打了母亲手机,处于关机状态。许强赶紧给弟弟打电话,弟弟赶过来后,发现家里的那口枯井里堆着几块砖,打手电一看,像是一个人趴在那儿不动,找根竹竿挑了几下,像是人的尸体。

  兄弟二人手忙脚乱,赶紧报警。警察迅速赶到现场,把尸体捞上来后,经查验,确认是陆珍老太太!

  勘查中,警察发现,被害人住处一辆蓝色女式自行车和一部黑色摩托罗拉手机不翼而飞,其过世的老伴的骨灰盒也被人从橱柜上移到了房子中央,且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与此同时,陆老太太丈夫的身份证也被人盗走了。而在门口的通道上,一枚新鲜的烟蒂静静躺着。

  房子周围是一片拆迁过的荒地,谁会经常出没其中?警察想到了环卫工人。一名扫地的老头提供了重要线索:附近一座立交桥桥洞里,一个河北小伙子白天睡在那里。案发那天下午,小伙子拿出一部手机,说里面没有电话卡,让他帮忙卖掉。之后,又以25元价格把一辆女式自行车卖给他。

  很快,警察就来到这座立交桥下,发现里面蜷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伙子,还在呼呼大睡。在现场,警察起获了一件沾有血迹的紫色夹克和黑白横条的毛绒衣。经法医鉴定,衣服上的血迹正是被害人的。至此,命案在发生后的23小时内告破。

  坐在警察面前的小伙子,自称叫侯宇(化名),河北邢台市人,1992年12月18日出生。18岁的他,眼神有着与这个年龄不相称的老练和沧桑,说话时嘴角上挑,若无其事,似乎对任何人都不信任。但他倒很痛快地承认自己杀了老太太。他断断续续地叙述还原了11月23日下午3点多发生的命案

  当天下午,他第三次来到了被害人家附近(之前,他曾经两次去过被害人家中,盗取了一枚戒指和一张身份证,还从骨灰盒里拿走了几个硬币)。当时,他在墙角吃了一包别人丢弃的方便面,正准备离开时,被做针线活的陆老太太

  看见了。老太太盯了他几眼,起身拿着竹椅往家里走,“她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想起了姥姥的眼神”。

  就在老太太和他擦肩而过时,他突然从她身后扑过去,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从她的后脑勺绕过去,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大约20秒后,老太太停止了挣扎,侯宇把她放在地上,并从她的裤兜里掏出了一部手机、两元硬币和一串钥匙,见老太太还在喘气,他随手捡起地上的半截砖头,向她头顶猛砸,直到鲜血溅到了他的胸口。

  之后,他把老太太的尸体扔进了井里,又找了几块砖头扔进去。随后回到院子里,打了井水,将门前血迹冲刷掉。

  杀人后,他心里非常害怕,但并没有逃跑,而是拿着盗来的身份证到网吧上了两小时的网,在网上听音乐,以麻醉自己。之后,侯宇又买了瓶白酒,边走边喝,回到桥洞后就睡着了,直到次日中午被警察抓获时,还在呼呼大睡。

  少年凶手的年龄之谜

  侯宇说自己的罪行时,表情冷静,似乎在叙述别人的事。这让警察很诧异:一个未满18岁的孩子,他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才能对一个素昧平生的老太太下毒手,而且杀人后居然呼呼大睡,晚上还到网吧上网?

  一开始,侯宇拒绝谈及与案情无关的任何事情,他只告诉警察,自己8岁就在外面流浪,没有身份证,现在的父母并不是他的亲生父母,听养母说,他的生父因犯罪被枪毙了。

  在警察的引导下,他终于说出了心里话:自己8岁时就被姥姥遗弃在火车站,从此开始流浪,他恨姥姥!那个老太太瞟他的眼神和姥姥很像,所以他一时冲动,就起了杀人念头。

  案件移送到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负责办理此案的是有着丰富办案经验的检察官徐玉华。细心的她发现,侯宇自称是1992年12月18日出生的,但他的收养地派出所出具的户籍资料证实,侯宇出生于1994年12月18日,而骨龄鉴定结论认定他年龄在19周岁与22周岁之间。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年龄非小事!三份证据证明了侯宇的三个不同年龄段:不满16周岁、已满16周岁及18周岁,而这三个年龄段指向三种不同刑罚: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

  由于侯宇的年龄无法确定,检察院无法对其进行起诉,审查起诉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徐玉华决定亲自见见侯宇。在看守所,她第一次见到侯宇头发蓬乱及肩,像个未开化的野人,但五官端正,鼻子挺拔,像北方的少数民族。问及他的家庭,侯宇说他从小生活在姥姥家,姥姥家门前有条河,姥爷卖豆腐,对他很凶,其他就不记得了。说起这些年的生活,侯宇情绪激动。“我到处流浪,偷点抢点,像狗一样生活!”这让徐玉华感到沉重和辛酸。

  听侯宇的养父讲,侯宇是他在2001年下半年从黑龙江省嫩江县伊拉哈镇派出所领来的。根据这个线索,徐玉华决定到黑龙江走一趟。

  姥姥以买水为由抛弃外孙

  2011年5月10日,徐玉华和同事苏建芳、赵洪兴以及警官胡捷出发了。因为侯宇提到生父因为犯罪被枪毙了,所以他们决定先到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看看。在这里,他们翻阅了近十年来所有执行死刑的罪犯资料,但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侯宇生父的消息。

  调查无果。徐玉华随即想到:既然侯宇的养父称是在黑龙江省嫩江县伊拉哈镇派出所领养的,是否可以找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

  到了伊拉哈镇,他们听说当年在派出所工作的张副所长调到了嫩江县公安局,又急忙赶往嫩江县。在那里,徐玉华拿出几张照片让张副所长辨认,张副所长很快就认出侯宇。他回忆,“2001年,这个孩子大概10岁左右,很淘气,在派出所吃喝了几天,但具体年龄不明。”他提供了一个线索:这个孩子的奶奶就住在附近。在当地民警的帮助下,徐玉华找到了侯宇的奶奶。

  61岁的侯奶奶早在40多年前就和侯宇的爷爷离婚,改嫁他人了。当检察官把12张照片递给她辨认时,她指着侯宇的照片大叫:“这不是小宇吗?”听说侯宇犯案了,她老泪纵横。

  侯奶奶告诉检察官,侯宇的父亲侯占东和侯宇的母亲认识后一起到广州打工,两人没有办结婚手续就生了侯宇。后来,侯占东因抢劫罪被判处十四年有期徒刑,在广东服刑。两人感情破裂,其妻把孩子交给自己的母亲,然后不知去向。2001年初,8岁的侯宇被姥姥带着,从辽宁坐了好几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伊拉哈镇,想交给侯奶奶抚养。“我当时已经改嫁了,没办法再养这个孩子,就给小宇买了一些衣服、玩具和月饼,还给他塞了100元钱,让姥姥带走,我也是没办法呀!”

  那一天,8岁的侯宇被姥姥带着,走在伊拉哈镇尘土飞扬的街上。姥姥看着不谙世事的侯宇,犯愁了女儿不知去向,“女婿”在外地服刑,这个孩子性格又野,自己一大把年纪的,今后如何抚养他呀。不如她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她以买水为由,偷偷离开了侯宇,踏上了回家的火车。当侯宇发现后,一边哭,一边追着火车跑。不一会儿,火车消失了,他的耳边呼啸着寒冷的北风。

  天黑了,侯宇知道姥姥不会回来了。他缩着身子,怏怏地坐在火车站的座椅上,脸上挂着泪珠。火车站工作人员看他可怜,给了他一点吃的,然后把他送到伊拉哈镇派出所。在那里呆了四五天后,河北邢台一对收羊毛的夫妇领养了他。

  追忆往事,侯奶奶声音哽咽。她说记得侯宇虚岁十八岁,周岁十七岁。临别时,面对检察官的摄像机,侯奶奶含着泪说:“小宇,我是奶奶。你是有爸有妈的人,你妈嫁人了,你爸在广州服刑。你记得吗?当时你走时,奶奶流泪了,给你洗头,给你糖,我没收留你也是情况所迫,没办法呀!”

  之后,检察官和警官通过走访当地村干部、民警等知情人,也证实了侯宇被抛弃时8岁或者9岁。

  得知侯宇的生父侯占东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检察官和警官立即飞赴广东。经查询,侯占东因抢劫罪被判处十四年有期徒刑。办案人员在监狱找到了侯占东。听说儿子有了下落,侯占东很高兴。他说自己和侯宇的母亲李燕1992年“结婚”,但没办理结婚证。侯宇是1993年5月17日出生的,属鸡,出生时没有报户口。

  1993年5月17日!徐玉华看到该监狱出具的证明上这几个数字时,一阵欣悦9天的辛劳总算没白费!

  因为侯宇自述的年龄属传来证据,户籍证明上的年龄也是根据其自报年龄登记的,而侯宇父亲的证言为直接证据,因此徐玉华认定侯宇的出生日期是1993年5月17日。按此计算,侯宇作案时年龄不足18岁,不能判处死刑。

  “我像狗一样活着”

  2011年4月6日下午2点,徐玉华又来到了看守所。

  这是她第二次和侯宇接触了。眼前的侯宇,比几个月前精神多了,长发剪了,一头利索的短发衬得他脸庞挺英俊的,人也胖了一些。面对检察官,他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

  “我们找到你奶奶了,还拍了录像。”让徐玉华诧异的是,侯宇的脸上一点兴奋的表情都没有。

  录像上,侯奶奶出现了,她老泪纵横地喊:“小宇,我是奶奶……”侯宇的脸抽搐了一下,接着踢桌腿,大喊:“这不是我奶奶,不是!”看他情绪那么激动,徐玉华关了录像。

  几天后,徐玉华又去提审侯宇。这一次,他平静多了,承认那是他奶奶。

  “其实我活着像一条狗,没有人关心我是否吃饱。”侯宇含泪说,“我姥姥那天说去买东西,然后就不回来了。”接着,他仰头长叹一声:“我是没人要啦!”

  当徐玉华问他为何要离开养父家时,侯宇说:“因为那层关系。”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慢慢道出了自己辛酸的人生历程:到河北后,养父养母对他很好,即便后来生了两个女儿,也依然对他不错。养父还送他去读书,他因为顽皮,成绩很差,读到初一就辍学了。在家呆了一年后就到县城流浪,之后,一个人流浪到大连、天津等地,靠拾荒、偷窃过日子。2010年10月30日来到上海。

  “当时就想来看世博,没想到出了这档事。那个老太太看得我很不舒服,于是就下手了。”他的脸上,流露出了后悔的表情。“我确实对老太太过于残忍了。”

  当徐玉华问他是否想见到妈妈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想!”“有什么打算?”“没有,就想见见她。”说完,侯宇低下头,眼里泪光闪闪。


  鉴于侯宇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宝山区检察院将案件移送上海市检察院二分院审查起诉。2011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侯宇有期徒刑十五年。

  “如果侯宇有一个正常的家,也许就不会走到今天……”11月24日,徐玉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案件办完了,但是她的心依然那么沉重,那么沉重。她的耳边骤然响起刘若英的那首歌《最好的未来》:每个孩子都应该被宠爱,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作者:林世钰

  (来源:新华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0天学会别人学了10年的漫画

小学生得奖走出六亲不认步伐 家人联合奖励1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