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沙龙:青春记忆之八十年代中学生活(五)

2011-12-28 15:09:33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24日,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网易教育独家协办的教育沙龙《八十年代中学生活》在北京南锣鼓巷朴道草堂举办。来自北京各高校的教师、学生及社会热心人士等50余人参加了本次沙龙。

主持人王丽:回应一下80年代作为学生的经历。我是80年代初的老师,我谈谈我的壮举。我是78年考上中专,师范,80年以我们全班最好成绩之一被分到我们县最好的中学,浙江省温州市立青中学(音译)当语文老师。我第一节语文课跟这班初一小孩提第一个什么问题呢?你们说说看什么叫精神生活?结果有的学生想想,读书看报就是精神生活,我说说的不错。我做的第二个事情。我当时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一本《爱的教育》,可能是文革结束以后,国内出版的第一个版本。我们县可能就我一个人拥有这么一本书,我把这本书带到我的语文课上去,每周一第一节语文课,我给学生念三篇。周一语文课对学生们来说就成为他们的节日。有一个学生在日记是这样写的,我今天为什么不幸,我生病发高烧了,不能听到王老师给我们朗读《爱的教育》。用了大概将近一个学期时间,将爱的教给两个班的学生从头到尾念完了。念的效果在很的年之后是什么样的反馈呢?前面我碰到当初交过一帮学生,他说我们前一阵子开同学会,大家都非常想念你,大家都说我们被王老师教的不会干坏事了,就因为当时你给我们念叨爱的教育。但是在学校里边私下里被一些老师非议,说我在宣扬爱的教育。不过我们校长是右派平反之后这样的身份的人,他对我非常的报。

第三个壮举,我竟然在学校组织文学社,然后在学校的专栏,学校当时都是一个个玻璃框的布告栏,发动学生讨论什么话题呢?就是要不要早恋,又引起轩然大波。

还有一个事情我当时经常给学生选一些自己喜欢诗歌,唐诗宋词,假如生活埋没了你,不要悲伤。若干年之后,这首诗最后有一句,一切都将过去,一切都将是亲切的怀念,作为他们毕业20年之后的纪念册的卷首语。我为自己建造了一坐非人工的纪念碑,在通向那里的道路上,青草不再生长。我的对象是初一的学生,我当时不敢他们懂不懂。我竟然从师范里边请了我的文学课的老师给初二的学生讲春江花月夜。

最值得纪念,学生最为骄傲的壮举是什么?当时里边已经有安徒生童话,我把它划为话剧,请学生们演。所有道具、服装都是学生自己设计,做的非常到位。衣服他们在衣服上贴上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纸,效果非常好。整整一个月,全班都沉浸在那种狂热,排练过程非常狂热的地步。每天放学时候担任仪仗队党章,让他的部下在他的后面,然后预备,齐步走,一二一二走回家去。到演出的时候,我们这个童话剧得了一等奖。

嘉宾:演出的时候必须要出现一个裸体的国王啊。怎么处理?

主持人王丽:当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废了很多心思,我本来想让扮演国王那个男生穿短裤上去,可是那个小孩已经有羞耻心了,死活不答应。怎么办?我怎么吓唬他,怎么说都不答应。我说你当班长,也不答应。后来想了一个办法,从一个女同学那里借了一双透明丝袜,当时丝袜在我们县城里边已经是非常时尚,非常罕见。女同学没有,他从他姐姐那里借的,穿上丝袜,穿上短裤上台演出。过了若干年之后,当初演出当中那两个骗子,他们跟我说,骗子跟国王都跟我说,王老师,这是我一生当中最辉煌的时刻。

还有一件壮举,第一个植树节是1982年还是1983年我忘了,我们国家第一个植树节我们学校要开一个动员大会,动员全体师生种树,我以一个普通语文老师身份,跟校长说我去做动员报告好不好,校长说好啊,你去讲吧。我精心准备一篇演讲词,题目是树的礼赞,上台去演讲,像散文一样很优美。在操场里讲,然后我的学生们趴着凳子说王老师讲的太好了,这是我的辉煌时刻。

三年时光很快在这样一种快乐当中过去了,无忧无虑当中过去了。毕业的时候,要拍毕业照了,我竟然没有去参加毕业集体照,为什么?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去接受跟这帮相处三年学生分离的事实。这三年当中几乎每个月都要带他们去爬山,爬到我们镇的最高峰,叫做白云尖,中间发生一次安全事故,这帮学生爬到山顶上之后,山顶下来没有路。一帮男孩子从山顶上冲下来,后面女孩子也跟着冲下来。其中有一个是校长的女儿,到下面的时候冲到半坡,刹不住了,在空中一个滚翻摔到山头上,当时额头出血了,我脸都白了。赶紧到山坳里找一户人家,那个农家里老太太说我给你一点猪油涂上去,他们就是这种办法。出血不多,整个额头一下子鼓起来了。下山的时候我心里想怎么办?我得把她送回家去,送回校长家里去。我就只好陪着她回家,她妈妈也没有怎么说我,当时家长觉得摔一跤,前两年看到,同学会上那个女孩子,今年都快40了,王老师我头上还有一个疤呢。拍毕业照的时候,我竟然躲起来了,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跟相处三年50多个学生分离。于是,他们后来的毕业照上就缺了我的身影。

还有一件事情,毕业了,我为了纪念三年的时光,带的七个孩子徒步到雁荡山,去干什么呢?因为我小时候曾经看过一本叫做雁荡山的画册,其中有一幅叫做雁荡日出,雁荡之所以叫雁荡,在雁荡山百丈间,海拔2000多米,原来山顶是很大湖泊,每年大雁从北方飞到南方,在那个湖泊里生蛋,那个照片拍的很票浪。我想长大有一天我一定去看看这个雁荡神奇的地方。他们毕业就是8月份了,南方最酷热的时候。我一个人带着6、7个学生就徒步走了两天爬到山顶上,已经黄昏,下不了山了。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安全概念,傻乎乎,山顶有一个住的地方,临场里边还有人,最后几个学生跟我住在临场。我们千辛万苦爬到山顶的时候,湖泊早就在几十年前干涸了,没有水,更没有大雁,雁蛋,我很失望。

这些事情经过这么多年以后,我再反过来看自己当年做的这些,从学生那里我得到一个什么印证呢?学生他们现在都40多了,他们自己回顾这三年时光,他们跟我这样讲,一句话就是说王老师,没有你,我们的中学时代也没有这样美好。第二句话是一个男孩说的,一个班长说的,他说王老师,你塑造了我们班的整个精神的基调,我们今天生活那么健康,淡薄名利,追求好象一种精神生活,总之都跟你有关系。这就是我的经历。


我也有当时的影像和后来一些照片,放给大家看一下。

>>任曙林介绍拍摄八十年代中学生活的故事

>>向蓓莉(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介绍中学生活

>>王丽(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介绍八十年代的中学老师生活

>>网友互动:说说我们的中学生活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15岁少女弑母 是泯灭了人性还是被逼到发狂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