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湘

2012-04-18 10:49:57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谢湘

谢湘,中国青年报社副社长,高级记者。

多年来,始终坚持在采访第一线。1998年抗洪期间,率几十名记者把守长江沿线。2003年“非典”期间,深入中央财经大学和北方交通大学两个重灾区,写出纪实性报道《当“非典”袭击了大学校园的时候》。2004年,因揭露利用早期教育骗取钱财的骗子——《揭开“中国第一月嫂”的面纱》走上法庭,以法院“正确行使新闻舆论监督的权利”的最终宣判大获全胜。2005年,因连续几次独家报道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带着感情做国家助学贷款工作而受到公众关注。

高中毕业后我下过乡、做过工,1975年被分到湖北襄樊一家万人棉纺织厂印染厂印染车间当工人。当时我身兼党支部副书记等职务,工作很忙,也算是厂里的“红人”。因为工作出色,厂领导打算让我“以工转干”,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10月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妈妈的来信:“我听说就要恢复高考了,这是一个人改变命运的机会……希望你从现在开始复习功课,准备参加今年高考。”

看完家书,我左右为难,既不想放弃“以工转干”的机会,也担心功课掉得太多,短时间补不回来。思来想去,我打算复习一年后再考。没想到不久便接到一封电报:母亲病重速归。我焦急地赶回武汉,却发现母亲并没有生病,而是向我发出“最后通牒”:“机会来了,如果你自己不抓住,将来莫怪父母。”在母亲的坚持下,我最终决定参加当年高考。

虽说高中成绩很好,但五年后重拾课本,且两个月后就要走进考场,也绝非易事。为了不影响工作,我只得深夜苦学。

当时的生活条件很差,鄂西北又常年缺电,宿舍只有每层楼梯的拐角处有灯。楼里住的大多是年轻人,一到晚上七、八点钟,楼道里就坐满了缝衣绣花的青年女工,根本没法看书学习。

于是,我只好改变自己的“生物钟”,每晚早早上床睡觉,第二天凌晨3点起床复习功课。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我每天披着大衣坐到天明。复习的那段日子,我每隔几天就会收到家里寄来的一卷裹得像小面棍似的印刷品,里面全是父母四处搜罗来的复习卷子。

12月,我在忐忑不安中参加完高考。一天,同事告诉我:“厂里贴了红榜,你的名字排在第一个!”那时的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深夜,等所有人都睡着了,我才提着手电筒来到红榜前,看见自己果然榜上有名,那股激动劲儿就别提了。

1978年3月,我来到了魂牵梦萦的武汉大学,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四年。毕业前夕,我在工作意愿栏里明确表示:“希望到《中国青年报》工作。”后来也如愿以偿。

选大学我的第一志愿是武汉大学,选单位我的第一志愿是《中国青年报》,这两个愿望都实现了,所以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双语阅读:爱交际的人老了不容易健忘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