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批职业入殓师:全是90后

2012-04-26 16:27:07 来源: 网易教育论坛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最近,嘉兴出现大陆第一批职业入殓师,都是清一色90后。面对“往生者”他们深深鞠躬,而后开始一系列带着神圣感的程序,死亡在这里不是终止而是开始。但目前,入殓师这个职业,还不是所有人能接受,生存还是个问题。

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批职业入殓师:全是90后 
图说:90后入殓师小石和小曾

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批职业入殓师:全是90后 
图说:入殓师在工作前给“逝者”(22岁小宋自告奋勇当了模特)鞠躬

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批职业入殓师:全是90后 
图说:入殓时使用到的工具

“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他永恒的美丽。”这是日本电影《入殓师》里的一句台词。看电影时,我想到过世的外婆,最后一刻,老人坚持要从医院回家,看着她的呼吸一点点弱下去,然后她的子女们给她擦干净身体,叫来的“土工”给她穿上衣服,外婆最后留在记忆里的脸是那么苍白,孱弱……每次想起,心也会疼。

很多人记忆里亲人的最后一面都是这样。

虽然我们爱他们,疼惜他们的离开,可我们并没有找到一种更美好的方式来表达,来送别。

最近,嘉兴出现了职业入殓师,专门从事入殓服务工作的机构天泉佳境礼体中心,这在大陆,还是第一个。

 “往生者”

天泉佳境礼体中心就在嘉兴殡仪服务中心(老殡仪馆内),令人想不到的是,在岗的职业入殓师竟是清一色的90后,共9人,3男6女的格局。

指导他们的是两个台湾过来的“师傅”,小黄和小林,一男一女,也很年轻,还是情侣档,他们是台湾加丽宝生命科技公司的专职入殓师。

他们称死者为“往生者”,也不会把“死亡”“死了”挂在嘴边死亡在这里不是终止而是开始。

按照程序,“往生者”被送来后,他们要开始一系列带着神圣感的程序。

首先对“往生者”深深鞠躬,大概有一分钟时间,这时仿佛时间都凝固了,拉上帘子,把“往生者”搬上操作台。

这个操作台是特制的,分两层,上面是特制的担架,下面是一个空的空间,像浴缸一样,一些管子穿过操作台底部,这是排水用的。

入殓师一般为两人,通常是一男一女搭档,他们要先把“往生者”抬到操作台上。

一男一女搭档的格局,很多时候能避免尴尬,台湾来的指导老师小林说,“在台湾,女‘往生者’的家属大多希望由女入殓师来给她洗澡,而男的家属,如果是女的入殓师来做,他们也不会反对”。

因此,在台湾,也是女性入殓师多于男性。

 没有应答的交流

从“往生者”进来,音乐就一直流淌,多是令人静心的音乐,又体现着肃穆感。入殓的程序有好几步。

“往生者”穿着医院的病服或自己的衣服,先把他们的衣服脱去,然后盖上整洁的毛巾,直露出头和脚,“全程不露点”是严苛遵照的规定,包括后来的穿衣服,也要把衣服伸展到毛巾下面去穿,“因为我们活着的人也不喜欢在其他人面前穿衣服,除了很亲密的人以外”。

清洁是入殓服务里最漫长的一环,要洗脸、洗头发、洗澡,手指缝脚趾缝都洗得干干净净。

洗脸和洗头发,都是用我们通常用的洗面奶和洗发水,就像在美容院里一样,让往生者享受最后一刻的舒适。边洗,边按摩,还要修手指甲脚指甲。

洗完脸后,要马上敷脸,用水膜面膜纸敷在往生者的脸上,“是为了让他们的皮肤保持一定的湿润”,而刚刚去世的人皮肤还有吸收能力,这样不会让脸上的皮肤迅速坏死。

净身,是全程服务里最关键最累的一道程序,在台湾叫“礼体SPA”。抹上沐浴露,用莲蓬头冲澡,像我们活着的人平时一样,一点点洗干净,因为人一旦停止了呼吸,身体各部位的机能都迅速衰竭,所谓的“七窍流血”并不是“讹传”,人体内的体液不断从各个气孔流出,即便是挂盐水落下的针孔也会流出体液……因此,净身后,要擦干,动作当然是轻缓的,这也是职业入殓师和我们常常遇到的“土工”的区别,净身后,涂上精油,按摩往生者的每寸肌肤,让他们再次得到放松。

接下来,是边穿衣服边吹干头发,如果家属有要求,给往生者做个头发造型,入殓师也会想办法满足。最后一道程序是化妆,这有点像殡仪馆里的遗体美容师,所不同的还是细节,上粉底,擦粉饼,涂口红,擦腮红,画眉,画眼线……无论男女,化的都是“裸妆”,突出自然本色,“让他们看起来有气色”。

每一道程序之前,入殓师都会跟往生者发出告慰:“现在开始给你洗脸……净身……”,那是一种没有应答的交流,虽然没有回应,但带着人间的温度;有时候,入殓师会叫隔着帘子坐在沙发上等待的家属一起参与,洗下头,擦下脚,让他们和亲人告别。

这一切,正如电影《入殓师》说的一样, “要冷静,准确,而且要怀着温柔的情感,在分别的时刻,送别故人。静谧,所有的举动都如此美丽……”

视死如视生

嘉兴这家入殓服务机构的技术都是从台湾引进的。

台湾师傅小黄说,台湾的入殓服务,最早是从日本引进,后来沿袭传统习俗,做了改良。

比如在日本,他们是用酒精擦洗身体,但“我们是用水清洗”,“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洗澡,所以去的时候,也是洗澡”,给他们洗干净,让他们一路走好。

洗澡用的是20℃的水,不能高,因为温度高了,会加速腐败,也不能低,“我们活着的人谁会愿意洗很冰的水?”一切的标准,都是以活着的人的标准,要求入殓师把每个往生者都当做自己的亲人,“视死如视生”。

虽然这一切,往生者也许无法感知,但入殓师的每一个动作都体现着对生命的敬重,对生者来说,是体恤入心的一个感知过程。

在这家礼体中心门口挂着两面锦旗,一面上面写着:“温情服务,挚爱永恒”,落款是一位女士,她的亲人因为脑肿瘤最后在医院去世了,送来时,因为眼压过高,眼球突出,“医生跟他们说,眼睛闭不上了”。

入殓师小曾是湖南邵阳人,23岁,他和搭档小梁一起做的服务,“我就给他清洗眼睛,用棉花棒蘸水一点点擦拭,按摩眼皮,按了十多分钟……”直到死者的眼睛慢慢合上,再给他清洗身体……等死者化妆后,那位女士哭起来,说不上话,不停地说谢谢。

最让小曾感动的,是中心第一个客人一位七旬老人,当给他穿好衣服,他的女儿跑过来抱着老人,喊“爸爸”。“就像对自己亲人一样尽到责任”,这样的想法是每个入殓师内心秉承的职业道德,“有时候看到我化妆好的一个‘往生者’,他的老婆抱着他,不断亲吻他,你也会跟着他们哭起来”,台湾来的小林说。

没有死亡的恐惧

也许是这份职业带来的神圣感,让这家入殓服务机构里9个年轻的入殓师很兴奋。

他们有的是湖南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系的大三学生,快毕业了,还有的是从社会上招来的,有东北的,也有湖南的,还有石家庄的。

在我们摄影记者拍摄时,22岁姑娘小宋主动要求当"道具",她爬上操作台,她的同事一左一右在她身上铺好毛巾,她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塑料模特儿一样专业,甚至给她穿"寿衣",她仍然保持着静躺的姿势。在这里,没有人会有对死亡的恐惧,"没有人可以逃得过死亡,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礼体中心负责人王杉说。

王杉是温州人,今年1月,他在北京参加民政部开的殡仪展示会,认识了嘉兴火化殡仪馆主任蒋志明,展示会上,台湾来的两个入殓师正在演示,"我觉得我们以前对死者的处理都太匆忙了,也没有让他的最后一面改变过来,也没有体现出对他真正的尊重"。蒋志明也有同感,"我们中国老百姓活得很辛苦,来的时候一无所有,死的时候脏兮兮的"。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引进这个项目。

从筹备到开张,大约只用了3个月时间。在这家礼体中心的宣传册上写着:"把最真的爱,留给最后一次告别。"

服务收费有3个档次,880元、1880元、2880元,其中2880元的服务内容,从刮胡子、修眉毛、做专业面膜、染发,到全身洗净、SPA按摩、伤口处理、化妆等。

礼体中心的成立,蒋主任说,得到了省民政部门领导的肯定。对嘉兴来说,殡葬工作一直走在全省前列,它是全省最早提出免四项基本殡葬费(接尸费、火化费、冷藏费、寄存费)的城市,这次,它又在全省乃至大陆率先引进了职业入殓服务。

入殓师的困境

但从目前来看,入殓师这一行,生存还是个问题。

无论外面说得怎么好听,但很多人一听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一下就会噤声——即便在台湾,对这个职业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

小林说她朋友一直告诫她,如果在社交场合,就不要说自己的职业,"如果有人问,我就说我是做大体(记者注:即遗体的意思)工作的,一听到这,大家就不问下去了"。

小林原来是在婚纱店做工,后来经人介绍去做入殓师,到现在快3年了,她的搭档小黄是他们公司工作最长的,有5年了,他和电影《入殓师》里的男主角一样,一开始家里人非常反对。

"现在,在台湾,人们渐渐接受了",在台湾,一次入殓服务收费是25000台币(约合5300元人民币)。小林说,在台湾,大约有5家这样的公司,他们公司规模最大,全台湾的入殓师50个不到。

入殓师这行,和以往我们遇到的土工大都是老年人不一样,从事这个的多为年轻人,台湾师傅小黄说,年轻,流动也快,"做入殓这行,也要用力气",比如净身穿衣,都需要搬动往生者,有时遇到超级胖的,两个入殓师都搬不动,要喊家属一起帮忙,像小林,算"大力女神"了,她说她小时候,可以一次搬三四箱的可乐,一天做下来,也累得不行。

在台湾,入殓师不需要自己出去"跑单",会有单子自己上门,小林说,他们都是通过渠道商"接单",渠道商是指提供殡仪服务的一些中介机构。嘉兴的这家服务机构,目前是依靠两个业务员在医院边蹲点,和花圈店、医院护工等打交道,通过他们"接单",从4月4日开张到现在,总共为4个往生者服务。

黄鹤是业务员,她跑花圈店时,花圈店老板看着她很不理解:"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做这个?"而她看到有家属过来,上前介绍,经常被家属"去去去"嫌弃地挡在一边。

和小林他们相比——在台湾,小林他们有时候一天要做两三个,黄鹤他们经常跑空,礼体中心更多的时间是门可罗雀,入殓师闲暇的时间大多用来练习技术。

王杉说,他并不是为了赚钱,他是对这个产生了兴趣。蒋主任说他相信今后,在嘉兴接受职业入殓师服务的肯定会多起来的,这只是时间问题,他说,如果做得好的话,嘉兴的经验有望在全省推广。

日本影片《入殓师》:只愿我们温柔对待

    中国大陆出现第一批职业入殓师:全是90后

影片简介:影片讲述了日本入殓师的生活,影片以一名入殓师新手的视角,去观察各种各样的死亡,凝视围绕在逝者周围的充满爱意的人们。该片曾获第32届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高大奖、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等奖项。

《入殓师》是一个对于生命和职业诘问,一个对于历史和民族的思考。

王小波曾说,生命中那些有趣和美好的事物,值得去关注,错过的话会很可惜。的确。但这只是生命中轻的那个维度。还有另一个连提及都显得沉重的维度——死亡。死亡意味着腐烂,僵硬,恶心,所以多数人不愿意去触碰死者,甚至不愿意在生活中提到或想到死,虽然人人不免一死。人群对待死亡的态度,恰恰暴露了他们的软弱和恐慌。像村上春树那样大声喊出“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的理性的思考者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他们对于棺木、葬礼、寿衣这类的词语闻之色变,大多数的人,他们无法接受死难者扭曲的面孔、腐烂的皮肤和开始散发出恶臭的身体,尽管这些先我们一步离开的,可能是我们的至亲,或是爱人。

在一个习惯了粗暴对待和被粗暴对待的扭曲了道德意识的世界,一个连活人都尚不能要求被温柔对待的社会,小林君这样温和地、赠与死难者一份尊重,和爱抚。他用像孩子一样的虔诚和温柔,平等对待每一个死者,不管他们是怎样的死法,也不管他们的生前身后。

谢谢小林君,这样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可以用自己的温柔方式生存下去的人,是了不起的人。他用抚摸大提琴的手,轻轻抚慰那些不安着逝去的灵魂。敬重死者,即是敬重生命自身。

职业无贵贱。敬重职业即是敬重自我,敬重世界。

小林君懂得职业的意义,所以他坚定地做着被世界唾弃的入殓师,守护着这份无人问津的孤独。天性儒雅怯懦、无竞争性的小林君,直到走入入殓师职业的灵魂深处,才开始拾起一份对生命的坚贞决绝的勇敢。《入殓师》的英语海报上,有一句话写到——The gift of the last memories。

所以,他可以包容好友对他职业的亵渎、对他的疏离,可以默默承受妻子一句竭斯底里的“肮脏”,以及转身离去。他知道,有些职业,有些路途,在选择的那一刻起,注定孤单。

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有很多的人习惯了散漫,散漫地对待生活,散漫地对待职业。他们面无表情地行走在人群,不求出彩,只求不被上司发现前日欠下的业务、不在下一波人事调动里受累及。尚且蜷缩在人群保护色里、被社会和舆论磨光了棱角追求的人啊,不妨看看小林君,看他彼时的沉默的坚毅,和夜色里独自抚琴的优雅叹息。

当我们审视内心,看往灵魂深处,发现在深深深深深不见底的某个地方,那一份像对待自我对待爱人一样对待陌生人对待世界的温柔,它还在。我们还可以,用自己希望被尊重的那样尊重他人;我们也尚且可以,用自己期许被爱护的那样温柔地对待他人,对待这个也许不甚完美的世界。

生命因为不背弃自我,而这样值得我们热爱和放声歌唱。

《入殓师》能一举夺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绝不同于好莱坞式的饕餮猎奇,也不同于《卧虎藏龙》、《十面埋伏》所自我标榜的神秘中国武侠和不可理喻的文化特质卖点;它不致力于迎合西方大众文化中浓郁的异域情调和猎奇心理,也不为本土礼仪、民族原生态氛围贴上自我标榜的浓郁文化称谓。日本电影文化在它不长的历史里,已经发展到这样强大——足够坚定、自信地用自己的头脑和不受干预的判断力去解读和探讨普世价值,并给出足以令你我信服的恰如其分的解答。诚如一位影评人所言:“也许往日用武士的刀没有做到的,今天用他们的另外一种方式做到了,那就是对于生命的尊重和珍视,赢得了世界的赞许。”

舒缓的叙述节奏、朴实精炼的叙述手法,表演凝重内敛,而最为观众赞赏的,恐怕要数影片所宣扬的那种对逝者的尊重,对生命的珍视,以及对于无私的人性的、人类的爱的礼赞了。

入殓师在为年轻的女死者擦拭身体时发觉异样,平静地讯问家属是着男人妆还是女人妆,家属商量后答:女人妆吧,这是他生前所愿。“生命终将消逝”,在这样容不得辩驳的赤裸裸的真相面前,传统观念和抵触意识退化了,忌讳和羞愧隐匿于人间真爱面前。

可喜的是,小林君最终圆满的婚姻以及与父亲的“相逢”。日本根深蒂固的父权主义文化面前,那个温柔可爱的妻子离去前凄冷却决绝的身影,便是对过往错误价值观念的一声有力否决;而日本女性代代传承的包容则让她在对丈夫职业的理解和原宥过后,将这段摇摇欲坠的婚姻泅渡到了幸福的彼岸。小林父子俩这段经年后生死相隔的团聚方式,却恰恰为他的职业画上了最美好的爱之印记——他用迟到十几年的爱送走了父亲,也将为人父。小林手中紧紧攥着的石子,不仅是血脉的传承,更是文化的续写。

上一代不管多坏、多好,都将和解,父辈文化多么绚烂、即便多么羞耻,也当划上一个句点。每个时代都是新旧交替的时代,有人念旧,有人求新。站在日本文化日益引领亚洲文化精神走向的当下,守着被西方强势文化输入下岌岌可危的祖荫乘凉的我中华青年,许当有所顿悟。

我很喜欢小林君在满是花朵盛放的田埂上弹琴的场景,大提琴的旋律是一条河,即便不再日日奔腾潺潺滋润他生活的每日每日,大提琴的精髓,也当跟随着小林君的重视个人存在感和价值实现的步伐,走入更值得书写的未来。而入殓仪式所代表的东方文化,和它背后的一个民族对待当下未来的理性、明朗态度,岂不是一样?

晓青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论坛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高学历人才追捧月嫂行业:考五六个证 月入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