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颖:面临高考遭遇非典几欲退学

2012-05-15 11:24:37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我是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是女孩。据父亲说,爷爷的愿望就是将来若家族里真的出了学生,一定得在老坟上放几挂鞭炮鸣个响,让皆为贫农出身的祖上也跟着扬眉吐气一回。我拿到录取通知书是2003年夏天,放炮是爸爸去的。

网易教育2012高考征文活动——我的高考“纪”
>>进入征文专题

李红颖:面临高考几欲退学 遭遇非典

人物:李红颖

参加高考:2003年

毕业院校:河北师范大学

我是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是女孩。据父亲说,爷爷的愿望就是将来若家族里真的出了学生,一定得在老坟上放几挂鞭炮鸣个响,让皆为贫农出身的祖上也跟着扬眉吐气一回。我拿到录取通知书是2003年夏天,放炮是爸爸去的。

高中三年 披星戴月

初中时披星戴月的训练,做了三年运动员,但也没耽误学习。老天厚爱,考高中时不用花钱买分,到了所谓的“文化班”,但无可置疑的成为了班级垫底的那一批。强烈的自尊心告诉我,决不能再落后,此后高中三年就像时刻紧绷的一根麻绳,从不敢松懈。从班级最后十名逐渐攀升到前三名,最后再升至年级前三名,我被同学们称为“铁人”,也多次被老师夸为同学们的“学习榜样”。

夏天亮得早,我会在五点钟起床,捧着一本外语和历史书躲到女厕所旁边的木头堆下背书。

此处刚好能藏下一个人,还不容易被发现。等到快八点了,再去操场跑几圈。冬天天气冷,一个马扎,一个热水瓶,一个手电筒,成了我晚上在楼道里复习的必备工具。整个高中,我把学校里最安静的角落都走过了,那是我至今为止最倾心全力为一个目标奋斗的三年,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颠傻狂的状态。

遭遇非典 无名恐惧

2003年前半年,非典肆虐,学校实行全部封闭。教室里早晚都要喷洒消毒药水,大家也都发了口罩,那段时间,胆小的同学怎么都不在学校呆了,就请假回家去复习。没有校长的批准,家长也不得来探望学生。尤其是看到电视播报各地又因非典死了多少人,大家不免一番唏嘘,心里害怕却还装作没事。一天晚自习,同桌神秘地把我拉到门外,说北京市长都因为治理非典不力被撤职了,这高考真不知道怎么办?

非典给我留下最大的印象就是抓不住的恐惧。那种笼罩在身边,却如何都逃不脱干系的气氛,真让人头皮发麻。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高考压倒一切,依旧坚持照常复习。如今再回想,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毅力。

面临高考 几欲退学

其实能够支撑我不断努力学习的最大原因只有一个——为妈妈学习,为了让她将来有个好生活。离高考还有四个月的时候,妈妈的双腿又犯了老毛病,一走路就疼,可能是积劳成疾。去医院检查之前,她专门到高中教室去看我,还带了一些吃的。当时妈妈背都有些驼了,面容憔悴,肌肉抽搐,看得出来她是一直在忍着疼痛。我特别怕母亲的病情恶化,就想回去照顾她,不参加高考了。当和班主任说完自己的想法,我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已。最感谢班主任几次三番的安慰我,还亲自去打听治病的偏方,我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重新投入复习。

我从未对母亲说过是为了她在学习,也不确定她是否了解。

拿到通知 疲惫淡然

最后一场考完后,我奔跑着冲出考场,似乎要甩掉锁在身上三年的枷锁,我终于自由了。接下来就是紧张的查分和报志愿阶段。那时候村里还很落后,唯一的查分渠道就是打电话,收费奇高,一分钟就要一块多。我就趁着家里没人的时候,每天打查分电话。到月底妈妈一看居然多了一倍的电话费用,我再也瞒不住了只好老实交代。

那天,母亲照例下地干活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像往常一样打电话查分,听着那边传来冷冰冰的声音:高考分数534,已经被河北师范大学新闻系录取,省重点院校。听到这个消息我居然没有丝毫的兴奋和落寞。放下电话,锁好门,就一个人溜达着去地里将这个结果告诉妈妈。从未上过学的她,想来对祖国的大学也未有过多了解,只要听说是一本,就觉得总归比二本学校是好吧?当她听我说完,放下大锄慢慢直起腰,摘掉头上的草帽,红彤彤的脸上全是汗水,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考上了。”眼里是一种极度放松后的疲惫。

高中生活就像噩梦,我用一千多个日夜的奋斗解释着这句话。后来同学们开玩笑说,高中时候的李红颖简直就是面黄肌瘦,跟豆芽菜似的。人最幸福的时光,就是为了一个目标专心付出的那段日子。感谢母亲,能让我通过高考改变了农家女孩的命运。

李红颖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社交达人构建高层次社交圈必用方法

要根治“校闹”就不能“花钱买平安”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