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博士自制"三国杀" 一夜间风靡北上广

2013-01-09 11:13:53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核心提示:一夜之间,一款名叫“三国杀”的桌面游戏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的广告宣传,瞬间风靡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并迅速向全国渗透。它甚至开辟了一个崭新的行业。

网易教育讯 据法制周末报道,让杜彬最得意的是,他看到一个老外在视频里说:“吃老干妈,玩三国杀。”这俨然成为了文化输出的一种方式。偶然间在淘宝上买到一副纸牌,竟撬动了中国整个桌游行业的发展。杜彬说:“我可能是国内第一千个或者第一千零一个知道桌游的人,这并不重要,但是我是第一个把它的价值挖掘出来的人。”

一夜之间,一款名叫“三国杀”的桌面游戏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正规的广告宣传,瞬间风靡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并迅速向全国渗透。它甚至开辟了一个崭新的行业。

创建一个企业,由此开辟一个行业,这是一个多少人期盼的完美商业模式。而这个模式被杜彬实现了。

杜彬那时候还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读博士,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中国传媒大学的本科生黄恺正在网上卖自制的桌游卡牌,那个时候叫“三国无双杀”。杜彬是黄恺的第8个或第9个客户。

商机其实就在一念之间。玩了一段时间的“三国无双杀”之后,杜彬主动找到了黄恺,把这个单纯的兴趣制作创造成了一个商业梦想。

“我可能是国内第一千个或者第一千零一个知道桌游的人,这并不重要,但是我是第一个把它的价值挖掘出来的人。”杜彬说。

2007年年底,“三国无双杀”经过杜彬的反复研究和修改后,正式更名为“三国杀”,并开始推出小规模试水的“推广版”。2008年1月,游卡桌游公司正式成立,杜彬任CEO。首先发售5000套,基本上都是手工制作。为了节省人力,他拉退休的妈妈来切纸牌。

杜彬说自己是典型的摩羯座,总结自己的特点时说:“我的想法比较多,而且都是有想法就马上实施。毕业前我同时做6件重要的事情,包括写毕业论文,在IBM研究院实习,筹备三国杀等。”

杜彬很喜欢玩游戏,但与沉溺其中的玩家不同,他会思考,在其中发现机会。“发现之后一定要抓住,idea有大有小,一定要付诸实施才知道可不可行。”杜彬说。

“死磕”出来的市场

“创业最难的还是市场推广,北京的渠道基本上是我一家一家‘死磕’出来的。”杜彬说,“那个时候经常跑到南五环的货场,不管身上穿了什么衣服,都要亲自拉板车,一箱箱搬运货物。”他也遇到过很多尴尬,“清华的博士怎么来卖纸牌?”这种疑问不断有人提出。

为什么有的人学历越高,很多事情反而越做不了?杜彬认为:“那是因为想法在作怪,觉得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自己首先要突破这种想法,才能把喜欢的事情坚持做下去。”

幸运的是,虽然没有做任何硬性的宣传,但三国杀纸牌从开始销售就很火爆,5000套卡牌在半年时间内就销售一空。三国杀的热销,在杜彬看来也是一种必然。桌游能强化沟通能力,促进人际关系。三国杀的角色扮演讲求团队合作,有趣的是,不少外企的人力资源主管找到游卡公司,希望他们传授技巧,以备他们在招聘或培训员工时,分析员工的性格和思维方式。

杜彬的第一次推广活动是在北大校园里进行的。2008年2月,他们在北大卖了3天三国杀纸牌,销售了130多副。在北大的畅销是杜彬始料不及的。“当时数学系一位老师很爱玩三国杀,考试的时候出了一道题,是要求写出三国杀的数理模型。我知道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们的团队赶紧做出一个数学模型来。”杜彬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兴奋。

销售了半年多以后,杜彬把一副牌的价格从64元降到29.8元。最大的困难在于推广。由于没有太多资金,杜彬只能寄希望于通过口耳相传来推广,而低价格显然更容易推销出去。

随后,他们还尝试到一些IT和金融公司做现场推广。“当然我们一般是采取从上而下的策略,先教会他们的领导,领导再带着员工玩,这样容易攻破得多。”杜彬笑谈。

当第一批活跃分子开始招呼更多人加入游戏的时候,三国杀的普及进入了自增长状态。玩家与非玩家之间、高级玩家与初级玩家之间形成了“传、帮、带”的师徒关系。其实,在三国杀初期的推广上,杜彬自己至少当过150多次“老师”。

“不插电”游戏的回归

三国杀能够流行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迎合了这个时代人们的社交需求。今天,人们正在更多地依赖互联网获取信息和交流表达,冷漠、寂寞更是这个时代高频出现的词汇。但三国杀作为一款桌面游戏,给予了玩家面对面交流的平台。杜彬觉得这才是吸引人们走出虚拟世界,来到陌生人面前的动力。

2009年7月,第7届中国国际书目互动娱乐展览会在上海开幕,在北京小试牛刀的三国杀正式进军上海。这是公司创立以来最大手笔的一次宣传在3天展期中,公司向前来参观的游戏爱好者赠送了600套三国杀,算上展费和人工费用,总投入约5万元。

这600颗试水的种子在上海一飞冲天。到2009年年底,三国杀在上海的市场规模甚至超过了精耕细作多时的北京。

从这时起,三国杀叩开了全国市场的大门,2009年,三国杀销量迎来了爆炸式增长,售出卡牌40多万套,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

这种增长还带动了上下游产业的发展。以北京为例,如果你留心,就会发现近两年路边的桌游吧越来越多了。很多三国杀的玩家出于兴趣在当地开办了桌游吧,进而走向了创业的道路。

除了在国内的畅销之外,三国杀在海外的华人圈中影响也很大。杜彬说:“最得意的是,看到一个老外在视频里说‘吃老干妈,玩三国杀’。”这俨然成为了文化输出的一种方式。当然,杜彬并不满足于此,他打算先从儒家文化圈里开始,比如日本、韩国,逐渐打开海外市场。2012年5月12日,三国杀繁体中文版正式登陆台湾。

从桌游到网游

杜彬认为,三国杀必须拥有与线下版相辅相成的网络版。线下版引爆市场,突出依附在娱乐上的社交性;网络版则增加用于黏着度,同时解决玩家人手不够以及各地玩家对规则理解存在差异的难题。

然而,从2009年上半年开始,尽管三国杀的用户与日俱增,寻求网游公司合作的事情却四处碰壁。三国杀复杂的游戏规则让那些网游大佬们望而却步。根据他们的经验,一个上手如此之难的网游,几乎毫无市场前景可言。

机会却总是毫无征兆地出现。2009年4月的一天上午,杜彬突然接到盛大一个“18基金”经理的电话,他的目的很简单:“我们想投资你们,你们有什么要求?”

几个小时后,又一个“18基金”经理打来电话,同样要求投资。当天晚上,杜彬接到第三个“18基金”经理的电话。

原来,在“18基金”的一次策略会上,桌游被盛大视为非常值得投资的新兴热点行业。而这3个基金经理都不约而同地把三国杀当成了最值得投资的桌游项目。

有了盛大的资金支持,游卡再度迈向新的高度。开放性的“设计师俱乐部”开始面向一切热爱桌游的人征集创意,组织培训。他们甚至开始投资一些拥有出色创意的小型桌游工作室。“转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把注意力从三国杀转移到整个桌游行业上,另外一个是把重点从设计转移到发行上。我们现在着力打造桌游的发行渠道。”杜彬总结道。

王琪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三年级才上数学课"的课改政策 被主管部门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