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留学副总裁刘诗民:脚踏实地 成功来得很快

2013-11-12 15:45:48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能干什么,不去好高骛远,发现成功来得很快。

伯乐留学副总裁刘诗民:脚踏实地 成功来得很快
留学锐人物嘉宾:伯乐留学副总裁刘诗民

网易教育讯 他在留学时遇到了现在的另一半,并因为爱情回国;他在留学行业快乐地工作着,已有十余年的时间;他直接爽快,被下属描述是一位北京纯爷们;他犀利强硬,经常把下属批评到哭;但他正在尝试改变……

他就是伯乐留学副总裁——刘诗民先生。


网易留学专访伯乐留学副总裁刘诗民

第一部分:成长与成功

网易留学: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网易留学频道出品的《留学锐人物》,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他公司的员工和下属是这样描述他的,北京纯爷们,不知道这位嘉宾是什么样的,咱们隆重欢迎今天的嘉宾,伯乐留学的副总裁刘诗民先生,刘总,欢迎您。

刘诗民:网友们,大家上午好。

一、留学经历

网易留学:接下来我们就深度探秘一下刘总的生活、工作,留学,以及他成功的法则。大家都知道,来到我们《留学锐人物》这个栏目的嘉宾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大家都有一段留学的经历,咱们就先从刘总的留学开始,这个经历是不是很久远了?

刘诗民:对,这个事情其实是我一直最喜欢谈的话题,可能是我认为我生活中精彩的一部分,那是在遥远的1995年。

网易留学:还好。

刘诗民:这么一看其实还行,18年前,那时候受各方因素影响,其实主要是经济因素影响,去不了更发达的国家,去了新加坡,那时候新加坡在中国的知名度还是蛮高的,有很多电视剧嘛,去了新加坡,在那边留学加工作一共生活了五年,这跟现在很多学生出国留学的目的其实真的一点都不一样,那时候我们出国读书的目的大多数都是以读书作为出去的方式,真正的目的是去赚第一桶金,向着这个目的去的,但很幸运,我觉得我走得比较顺畅,而且我觉得我也获得了我希望得到的那些东西。

网易留学:您希望得到什么?您得到了什么呢?

刘诗民:那个时候我就想,九几年的时候,我是在中国读中医专业毕业的,从医院出来去了北京饭店工作,那里面接触的外国人士多一点,通过跟他们的简单交流,发现确实有很多思想和中国人不一样,而那个时候懵懵懂懂,也不知道出国读一个学历会怎么样,就是想去外面看一看,很简单,我总在强调,人生里面肯定会有贵人,看你能抓住几个的问题,现在回忆,我觉得我人生的第二个贵人在那个时候抓到了,因为在北京饭店认识一些外籍人士,大家处的关系非常好,偶尔一次谈话他问我,杰森,你要不要出国读书?我说可以呀,我去哪儿呀?他说我一个朋友在新加坡有一个学校。当时我说好吧,那怎么办呢?就是很简单的谈话,他就跟我要了简单的材料我开始准备,现在想起来那些材料还是那么亲切,毕业证书的公证处,成绩单的公证处,包括一些护照的办理,那时候对我来说最难的是办护照,因为自己办留学的时候没有和家里人商量,我的父亲,怎么说呢,家教比较严,他通常是比较保守的,如果提前跟他讲的话……

那时候办护照需要父母的身份证、户口本,需要这需要那很多麻烦的事情,好象还需要派出所盖章,我记得我去北京市当时的公安局办护照还是在东郊民巷那个地方,我去了四次,后来让我哥哥说了个瞎话,跟父亲说他单位里需要他的身份证,我哥哥帮我拿出来的,办完所有手续之后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公证,当时我记得北京市公证处我去了三趟四趟,记不清了,才拿到一份公证书,时间很长。交给我朋友之后我问需要交多少钱,他说先不用着急付钱,我问到底多少钱的学费,他说一个月大概250新币,那时候乘以6,1-6的关系,大概1500吧,我觉得还行,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就开始办。

其实我是在懵懵懂懂中结果就出来了,拿到了入学通知书,然后才知道这是一个学电脑的学院,自己都不知道什么专业,你想那时候读书的目的是非常不纯的,根本没关心过,就想出去看看,拿到入学通知书以后,我说那该怎么样,他说可以做签证了,这是返签的,把我的护照给他,去了新加坡,那时候也没有像现在做中介要把护照原件收了,签这个签那个,都是朋友嘛,就全给他了,一个月以后给我拿了新加坡的签证,大概不到一个月,一张白卡,一个长联,现在我还留着呢,我说这就是签证吗?他说然后你就可以定机票,然后你就可以走了,那时候我的工作还没有辞职,于是开始想法辞职,我是1995年12月27日的机票,1995年12月21日晚上和我父母说的,我要出国读书。

提前了6天,果不其然,那时候我父亲,我想象中党培养出来的又红又专的人士嘛,读书一定要出国才行吗?国内就不能读吗?这样那样的,再说,读书?你有钱吗?你知道签证怎么办吗?你知道护照怎么办吗?后来那时候我记得,那是冬天嘛,我穿着很厚的毛衣,毛衣是圆领,我记得特别清楚,里面有一个衬衫,跟这个衬衫一样,我的机票、护照全插在兜里了,我就这样掏出来,你看,护照,你看,签证。我记得我父亲当时就不说话了,然后我说我27号就要走,我记得是一个星期日的晚上,我现在记不清那次谈话是怎么结果,我记得是晚上八九点钟沟通的,怎么谈话的,怎么结尾的我就忘了,然后我记得第二天我妈跟我说,你爸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说了一句话,说这孩子有心眼了,长大了,觉得会先做完事再告知了。当时我其实特别简单,因为我了解我父亲,我担心跟他直说了他不支持,然后我是要坚持,万一这事儿要做不成,那时候觉得自己的面子下不来,所以索性还是不说,先干,干完了有好的结果再说,其实就是这么开始的。

网易留学:我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有没有像你这种情况的,这样出国的。

刘诗民:我那时候叛逆,可能是(笑),我觉得是。

网易留学:您在新加坡读完书工作了几年就回国了是吗?

刘诗民:工作了三年。

网易留学:没有考虑留在那边发展?

刘诗民:其实有一段因缘,在新加坡起来的,我的老婆是我在新加坡认识的,她当时是学法律的,政法大学毕业的,那时候她公派出国,在新加坡某公司任法律顾问,等于她也是中国人,我在那儿认识她,她就在北京市的政法委部门工作,她一年期后要回来,那时候我觉得又符合电视剧情节。

网易留学:是。

刘诗民:为了感情我要回来,我也回来了,就是在1999年吧,1999年的10月份,就回来了。

网易留学:感觉您的生活充满了电视剧情节。

刘诗民:我觉得有点儿像,很多我的同事听了之后都觉得是啊,更惊奇的一点我老婆的父亲是我父亲的老师,因为他们都是政法委系统的,他是教宪法的,我父亲那博人属于党校再教育,所以她跟我父亲又认识,这是很诡异的。

张爱群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会这些你也会是下一个铁军

统计:赴美国际学生连减3年 经济损失逾百亿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