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的由来

2013-11-26 17:23:03 来源: 网易教育论坛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从“五月花号”到“新英格兰”

感恩节的创立早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建立。16世纪末17世纪初,当北美洲的大部分地区还是处女地时,位 于大西洋彼岸的英国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运动。此时的英王詹姆士一世独尊国教,大肆打压其他的宗教。信奉加尔文教,不满国教的清教徒面对残酷的迫 害,选择了出走。他们要寻找一个信仰自由之邦,维持按照自己的方式崇信上帝的权力。刚被哥伦布发现不久的“新大陆”——美洲成为他们的首选。那里不但地域 辽阔、物产丰富,而且很多地方还是未开发之地,没有国王,没有议会,也没有宗教审判。

1620年9月,清教徒的著名领袖布雷德福召 集了102名同伴,登上了名为“五月花号”的木制帆船。他们怀着美好的憧憬,开始了哥伦布式的冒险航行。“五月花号”重180吨,长90英尺,原是一艘捕 鱼的小船。而此时是一年中最不适合航行的季节,海上狂风大作,惊涛骇浪。“五月花号”就像一片树叶在巨浪中挣扎。经过近两个月的海上颠簸,他们凭着信仰与 勇气终于看见了陆地的轮廓。在航海的途中仅有一人不幸死亡,但诞生了一个新生儿,这就使得到达美洲的人数仍然是102人。

新的家园 在望。这时候,船却停了下来。大家集中到甲板上,围成一圈。自“五月花号”启航以来,人们一直在设想新世界的统治秩序。他们决定将这个问题弄清楚之 后再上岸。讨论十分激烈,但有权参加讨论的是船上的51名成年男子,妇女们只有旁听的资格。最后,他们共同起草并签署了一份公约,公约的内容是:为了上帝的 荣耀和基督教的进步,我们这些在此签名的人扬帆出海,并即将在这块土地上开拓我们的家园。我们在上帝面前庄严签约,自愿结为民众自治团体,为了使上述目的 得以顺利进行、维持和发展,亦为将来能随时制定和实施有益于本殖民地的总体利益的公正法律、法规、条令、宪章和公职等,我们全体保证遵守与服从。这就是所 谓的《五月花号公约》。这一份写在一张简陋纸上的契约从根本上否定了君权神授的理论,第一次从民众的角度阐述了国家权力的来源,为在新大陆上建立自治和法 治打下了基础。为了纪念故乡,他们将这片新土地命名为“新英格兰”。

感谢上帝和印第安人

按照古老的航海传统,移民们首先登上了一块高耸于海面上的大礁石。五月花号上礼炮轰鸣,人声鼎沸,共同庆祝新生活的开始。这块礁石后来被称为“普利茅斯石”,成为北美洲新英格兰第一个永久性殖民地的历史见证。

然而对这些满怀信心和十分欣喜的移民来说,第一个冬天并不好过。从大西洋上吹来的凛冽寒风和漫天的冰雪让初来乍到的他们措手不及。恶劣环境加上缺少必要的装 备,不少人病倒了。接踵而来的传染病又夺去许多人的生命。冬天过后,历经千辛万苦到达美洲的移民只有50人幸存。春天到来时,心地善良的印第安人发现了他 们,给他们送来了很多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如何狩猎、捕鱼、耕种玉米、南瓜及饲养火鸡。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这一年秋天,他们获得了大丰收。第一 批来自英国的清教徒移民终于在这块殖民地上站住了脚。

11月底,移民们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他们要感谢上帝的恩赐及印第安人的无私 帮助。庆祝活动一共进行了三天。第一天黎明时分,移民们鸣放礼炮,列队走进一间用作教堂的屋子,虔诚地向上帝表达谢意,然后点起篝火举行盛大宴会。应邀前 来的印第安人带来了五只鹿作为礼物。自山林中打来的野味和自产的玉米、南瓜、火鸡等被移民们制作成了佳肴。宾主围坐在熊熊篝火旁,共同欢宴,畅叙友情。在 凉爽的秋风中,印第安小伙子同普利茅斯殖民地上的年轻人载歌载舞。第二天和第三天又举行了摔跤、赛跑、射箭等活动。从此,清教徒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一习俗得以流传。在北美十三州统一时,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把感恩节设定为全国性节日,但由各州决定自己的庆祝时间。直到1863年林肯总统才确定每年11月的第四个星期四作为感恩节的固定庆祝日。

积怨日深

17 世纪60年代中期,新英格兰基督教教长约翰·艾略特(John Eliot)已经转化了几百名印第安人皈依基督教。还建立了几个“祈祷镇”。但是在他向“万帕诺亚”酋长(Wampanoag, Metacomet)传达福音时,酋长“梅塔科米特”一把抓住教长的大衣,扯下一粒纽扣举到教长眼前。声称他对基督教的兴趣,就象对这粒纽扣一样--然后甩手就把纽扣丢到地上。

“梅塔科米特”,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发起反殖民扩张的战争而名声大噪,英属殖民地人民送他一个绰号“菲力浦国王”,他的真名反被淡忘了。菲力浦的父亲--老酋长“迈斯色以”(Massasoit)曾经和殖民地移民建立了友好关系。他已经出让、转卖了大片土地给新移民。然而,不断蜂拥而来的移民对土地的渴求没有止境。新英格兰殖民政府用各种办法迫使周围部落出卖土地。而印第安人部落之间的战争纠纷,使酋长们对枪支弹药的需求不止,在毛皮和土产不够的情况下,只好以土地交换。

1661年老酋长“迈斯色以”去世时,部落已经陷入殖民地包围之中,印第安人到市镇去,就得遵循殖民地法律。印第安人醉酒倒在大街上,就要被抓去抽皮鞭,或者服十天劳役。清教徒殖民政府的法律严厉,让印第安人备受束缚,心中积怨日深。

1662年菲力浦的哥哥(Wamsutta)继任酋长不久,就受到普利茅斯法庭的传讯,尽管他有酋长之尊,还是在刺刀下被武装押送到法官面前。更为奇怪的是,在法官传讯之后,菲力浦的哥哥就得了病,很快死去,在位不到两年。菲力浦怀疑是白人殖民政府下了毒致死。菲力浦心怀对殖民政府的猜疑怨恨,继承了哥哥的酋长大位。

1675年,接连几件事情激化了殖民地人民和印第安人的矛盾。

一群属于殖民地居民的牲畜跑进了印第安人的玉米地践踏庄稼--据说这样的事时有发生。印第安人开枪打死八匹马,殖民地居民开枪还击,打死一名印第安人,造成白人与土著居民关系陡然紧张。

约翰·西斯蒙(John Sassamon )案件的审判。约翰·西斯蒙是“万帕诺亚”部落的人,童年时父母染天花双亡,一个清教徒家庭收养了他,他自然熏陶成为基督教徒。约翰.西斯蒙受到很好的文化教育,还进入哈佛大学学习。他回来后做酋长菲力浦的翻译,来往于部落与殖民政府之间。

约翰.西斯蒙曾警告殖民政府,指出菲力浦王有造反的企图。不久,西斯蒙被谋杀。一个由白人和印第安人组成的法庭做出了三位嫌疑人谋杀 罪名成立的判决,三名罪犯被处决。其中有一名是菲力浦王的亲信。整个案件直指幕后操纵者为菲力浦王。菲力浦王感到形势逼迫,决定揭竿而起。

血腥战争

菲力浦王指挥着部落兵丁迅速对殖民地城镇发起进攻,他给部下指令:烧毁所有房屋,摧毁所有城镇,杀死所有的白人。菲力浦王所到之处,火焰滚滚,血流遍地。一位目击者这样描述部落兵袭击过的地方:两位老人上半身扑倒在门外,而下半身在门内被烧焦了,一位年轻女人躺在院子里,她的脑袋被枪弹洞穿,躺在她身边不远的婴儿的头部,被刺刀戳烂……

对菲力浦王的恐怖笼罩着新英格兰大地,殖民们放弃新开辟的家园,收缩到沿大西洋海岸的较大城镇。菲力浦王的部队装备的是燧发火枪,比起殖民政府军队配备的火绳发射火枪要先进。所以,在战争初期,菲力浦王攻势凌厉,气焰嚣张。他有指挥战争的才能,一连设计了几个埋伏,消灭近二百名政府军。

这又刺激了其他几个部落的连锁反叛(Narragansetts,Nipmucks,Pocumtucks,and Abenakis ),原来互相敌对的部落,在反对白人侵占家园的共同目标下,结成盟友。一时间新英格兰地区风声鹤唳、四面楚歌。战火笼罩了普利茅斯、罗德岛、马塞诸塞以及康涅格蒂格河流域 (Rhode Island ,Massachusetts. Connecticut River Valley)殖民们感到恐慌绝望。

然而战局不到一年开始发生逆转,菲力浦王的军队弹药消耗得不到补充,粮食储备也被耗尽。军营只好靠近河流驻扎,一边打仗,一边捞鱼。部队分散成小股,原来的同盟部落,发生分裂,有的部落离开了。反殖民联盟的战斗力大为削弱。

得到新武器装备、粮草充足的殖民军,开始集中兵力反击。其中有两次著名的偷袭,重创印第安部落。政府军在夜间包围印第安人驻地,拂晓突然进攻,一次杀死600印第安人,另一次杀死1000人。其中包括很多妇女儿童。殖民军队的报复行动,一样十分残暴。

一年之后,菲力浦王的攻势全无,变为流窜游击。1676年夏,菲力浦王和他几个少数随从被围困在沼泽地,他被击毙之后,身体被斩碎投入水中,他的脑袋被挑在枪尖上,凯旋而归的军队高举着满街游行。普利茅斯市庆祝大捷,一片欢腾景象。

菲力浦王战争的损失惨重,殖民地政府一方的统计,1200家农舍被烧毁,13座城镇被夷为平地,8000头马匹牲畜被打死。600多名士兵战死,平民、妇女儿童死亡约2000人。殖民地所欠战争债务,超过殖民地全部资产。

印第安人一方死亡数字不祥,一般认为是殖民地政府一方死亡的3倍。估计仅在战场上就死去2000人。传染疾病夺去的性命比战争还多。拿菲力浦王的万帕诺亚部落来说,战前约15000人,战争和疾病灭掉了人口十之八九。俘获的部落的主要头目被绞死,菲力浦王的妻子和儿子也被卖到百慕大为奴隶,少数逃散者加入其他部族。“万帕诺亚”部落从此被消灭了。

菲力浦王最终与自己的小邦同归于尽,他只是留下一句让殖民者心惊肉跳的话:

“拼必死之命,殉必亡之国。” --万帕诺亚酋长,菲力浦王

"determined not to live until I have no country."-- Wampanoag sachem ,King Philip 1675

特殊节日

没有恩人的感恩节

感恩节是美国加拿大独有的传统节日,在感恩节,许多人会满怀温情回顾移民历史。首批欧洲移民从英国普利茅斯出发,乘坐五月花号历经艰险,在1620年冬到达北美洲(后来他们把这个登陆点也命名为普利茅斯)。

当时适逢大雪覆盖原野,寒冷饥饿令移民陷入绝境,一些人死去。幸亏印第安人发现他们,并且给与慷慨援助,才绝处逢生。第二年新移民得到丰收,大摆火鸡宴,和印第安人举杯同庆,欢宴持续三天三夜……

但是人们不知道,那个纯朴好客的部落就是万帕诺亚( Wampanoag )部落,那个古道热肠的印第安人酋长就是菲力浦王的父亲--迈斯色以( Massasoit)。

1618年北美洲东岸遭受到传染病“天花”的袭击,大批土著居民死亡,一些村落荒芜。酋长乐意让这些远方的来客到这些遗弃的村落安身,并与他们结为友好联盟。这种兄弟情谊持续了近50年。

欧洲移民每年以3%的增长向北美大陆扩张,1676年,新英格兰地区已有5,2000名移民。移民反宾为主。并以自己的文化发达先进为傲,对印第安人存有歧视轻蔑心理。一些商人在与古朴的土著族交往中,常常采用哄骗的手段谋取利益,让印第安人对白人日渐失去信任。

最初时期,对于印第安人的慷慨,殖民者会说:“Thanks Giving”;到后来,演变成你不“Giving”,我就要设法“Taking”。菲力浦王之战根源,在于开发利用土地资源的冲突,在没有土地所有权也就没有开发利用权的实际情况下,转变成一场争夺和维护土地所有权的战争。

北美洲的历史,似乎在揭示这样一个冷酷的规律:如果一块土地存在更有效的开发方式、能够创造更大的社会财富,那么最终这块土地会依这种开发方式进行。文化传统、土地所有权、宗教法律、人伦道德等等都不能制止这种潜规律的运行。

尽管印第安人是美洲大地最古老的居民,是这块土地最原始的主人,但是要试图维护低效的、传统的土地利用方式,总归要失败的。这种失败不以文明的方式,就以野蛮的方式。遗憾的是它以非常野蛮的方式表现:印第安人不仅丢失了土地所有权,又葬送了不少族人的性命,失败的苦涩,不堪回味。

当然,有人把菲力浦王之战看成印第安文化和欧洲文化之战,倾向树立基督教文明;有人把它看成是白人和土著的种族战争,意在激发民族主义情绪;有人从中找到殖民主义扩张的罪恶证据,证明反对殖民主义的正义性;还有的以这场战争中发生的严重摧残人权的行为,来揭露今天美国高举人权旗帜的虚伪性;甚至白人至上主义者也可以从中找到有色人种愚昧落后的大量例子,以支援白人种族优越论……凡此等等,都是各取所爱,试图从万花园里采一瓣颜色,代表春天。

李杨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论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国务院:扩大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