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悦读会:读陈希我著作《移民》有感

2013-12-26 20:35:28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书中描述的移民者多来自福建一个叫“流乡”的地方,流意味着流浪、流亡,甚至《移民》一书曾起名“流氓”或“流之氓”,用作者陈希我的话说“移民是现象,流氓是本质”。

陈希我《移民》
陈希我《移民》

网易教育讯 《移民》一书是我看得第二本以描述移民为概念的小说,跟第一本《美漂》不一样的是,这本书也许由于是男性作者的视角,场面以及人物都比较宏大与复杂,我也不得免俗得跟其他看过这本书的人一样,称赞一句“从这本书中看到了浮世绘”。

作者在后记中自嘲“我写的是出走,我却回到此处”,但是,也正是由于作者身处中国,所以跟其他由移民海外的华裔作家写出来的移民小说不一样的是,《移民》一书中国内生活的描述至少占到一半,其他的移民小说则鲜有国内生活的涉猎,或者没有《移民》一书中如此细致深刻的观察。

书中描述的移民者多来自福建一个叫“流乡”的地方,流意味着流浪、流亡,甚至《移民》一书曾起名“流氓”或“流之氓”,用作者陈希我的话说“移民是现象,流氓是本质”。作者在第一章用一定篇幅描写了流乡得名的原因,这个地方自古就有“流”的元素,而在日本中国城,也有四分之三的林姓人,他们也都来自流乡。对于现代流乡的描述以第五章主人公陈千红回乡的观察最让人印象深刻:

流乡的年轻人几乎都跑到外面去了,去美国、去澳大利亚、去俄罗斯、去阿根廷、去以色列。用乡里的一句话:“不是在国外,就是在去国外的路上”。

对流乡描写的镜头首先对准了那些生在国外长在国内的外籍宝宝;然后又对准了丈夫出国在外,妻子在家照看孩子和老人的家庭,在这样的家庭中女人则很容易光顾起省城的“鸭子店”;再然后还有通过假结婚移民澳大利亚的流乡乡民;当然还有一些穷得付不起偷渡费,只能在国内打工的乡民。

同样是在第五章,另外一个场景的描绘同样令我印象深刻,那就是林漂洋回国前一群中国移民聚在一起的场景。他们有的是为了让林漂洋带东西回国,有的是为了让他送国内带东西回加拿大。这个场景主要用对话的形式,花费一节的篇幅来描述,描绘了移民加拿大的中国人所关心的到底是哪些话题,这让我很有画面感。我能构想一群中国移民在屋后草坪烧烤,大家闲谈着家里老人、孩子是否该送回国,然后又担心中国的环境问题,教育体制问题,之后又讲到自己的孩子在加国学习的问题,家庭教育理念的问题,移民二代成就的问题,中国人起英文的问题,加国牛奶金的问题,后来又聊到加拿大人工作与休假态度和中国移民的差别,还聊到税收的问题、中西饮食的问题,当然还少不了入籍、枫叶卡等身份问题……

这样一个颇具画面感的场景描述真实展现了在加中国移民的日常生活,如果用在别处,这可能是一种啰嗦,但在移民一书中确实恰到好处。

当然移民一书不仅仅限于加拿大的移民,该书横跨上世纪80年代末到2013年的20多年的时间,从第二次移民潮一直延伸到第三次移民潮,描述的人物移民路线包含日本、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还有南美、非洲、甚至太平洋岛国。但由于男女主人公长期生活的外国分别是加拿大和日本,所以在小说中日本和加拿大移民的描述占用的篇幅比其他国家的较多。前两章的场景基本集中在日本,第三章则在中国,第四、五章则是加中两地,第六、七章又回归中国。这其中对中国生活的描述,多与官场、商场结合,甚至一度让我恍惚觉得自己并不是在看移民小说。

但在中国富商、高官以移民做为隐秘话题的今天,这种架构就显得十分自然贴切了。

小编自拟的章节标题:

Chapter1 初入日本迁入中国城"林"家帮;初恋林漂洋岂料失身林金座;

Chapter2 奉子成婚嫁不顾家男人辛酸多 入职歌舞町遇日本情郎却被耍;

Chapter3 回国赴京开日料遭遇中国商场 为顾生意勾搭派出所长;

Chapter4 林漂洋留学加国遇官商二代 陈千红结识地产商互相利用;

Chapter5 陈千红回京进军地产策划界 林漂洋海归回国倍受打击;

Chapter6 为地产项目勾搭书记大秘 官场商场情场权钱色交易;

Chapter7 大秘赴汶川赈灾后外逃 陈千红回国欲带子移民美国;

节选文字(仅前30%中部分):

·英国议员Jonathan Tonge在他的一本关于中国人的著作中写道:

他们是一群“亡国之民”。这样的族类是无所谓国家形象的。这样的族类在所流亡的国家仍然沦落在社会的底层,所以他们再度被放逐。他们是流亡的奴隶,他们当然是无是非的。

·日本这棺材国家,又不是美国,‘黑’了有机会变‘白’,来个大赦。

·日本商店里卖出的东西是经过精心包装的,礼品是要一层层包着。生活用品都有套子,西装放进橱子里,有防尘套,录音机也有套,手表有表套,书有书套,名片、梳子、伞、镜子、月票、电话卡、银行卡都有套子,甚至给你发票,也用个塑料薄膜套着。

·在国外待过再回国的人,因为对他国的不认同,因为对祖国的思念,或多或少会淡忘了当初在国内的教训,而且又因为在国外多少被训练出点法律意识,显得有点死心眼。所以从国外回来的人,在中国多少还更像是个标准公民。

·回国一段时间,他越来越对国内的特权不满了,他想起在日本,就是首相也不如国内的一个区长有特权,他曾经在东京赤坂见到日本首相宫泽喜一,他去酒馆,没有戒严。

祁梦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田华:科技与教育深度融合 解锁多元化发展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