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我:我表弟90年代花70万偷渡去美国

2013-12-30 14:16:19 来源: 网易博客 举报
0
分享到:
T + -
90年代初,正常通往西方的途径中断了,只能偷渡。我表弟偷渡美国总共花70多万人民币。

陈希我:我表弟90年代花70万偷渡去美国

移民悦读会第02期:陈希我/《移民》

网易博客(文/陈希我) 送儿子出国留学,为他准备了满当当的行李。说着现在的孩子真是富足,但放在机场的行李车上时,竟觉得凄凉了。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从此这个17岁的孩子要自己闯荡了。告别,妻子泪囊已波涛汹涌,他就抱抱她,也抱抱我,嘴里说着:“好了,好了,没事,没事。”之前都是我这么对他说,“没事”这是我的口头禅。现在是他对我们说,似乎他瞬间长大了。但,没事?没什么事?出国不是好事么?

当年我出国时也是这么对母亲说的。都说我从小油条,总是“没事”挂在嘴里,但这一次,我知道并非没事。为了我出国,家里掏空了,只剩一周的伙食费。还负债累累,其中相当部分是高利贷。其实我很知道我家是没有让我出国资本的,母亲克勤克俭,为我和弟弟攒下了1200元娶亲钱,兄弟各600元。那时我在农村中学,就和同事上街修自行车。一下课,就骑着28寸自行车,奔往城市,哪里有生意就在哪里做,有次还昏头昏脑把摊子摆到了女友单位门口。但当然挣不了几个钱。咱没有好家庭,不能搞“官倒”,也不能进好单位。有次找到个好单位的门路了,人家一看我档案,乱七八糟一堆处分,全因打砸。对方是熟人,实话实说:你这种人呀,还是出国去吧!

出国?哪来的钱?回家,母亲问起,我就随口一说,不料母亲竟道:“可有冤头?”有冤头,就是有路子。于是四处筹借,办澳大利亚。

那时小报刊载一个新闻,去日本背尸体很赚钱。日本人迷信,人死了,不好从电梯下来,就雇人来背。挣的钱多,中国人就去干。后来我去日本,专门做了调查,没这种事。但当时我是相信的,希望澳大利亚也有尸体可背。周围人打趣:洋人人高马大的,你一个黄种人背得动?我说:给钱,就背得动!

但我却生病了,甲肝。给我打击最大的是说以后不能疲劳。但仍然要去。签证下来了,我记得期限是“8.29”,跟“文革”中福州造反派成立同一日期。正要出发,早去的几个人电话回来,说不能来,外面根本找不到打工的地方。没有工打,就无法还债,更无法继续交学费,就没有签证,就会被赶回来。好在我还没走,于是赶紧退款,改去日本。但退款岂易?于是又借了一笔高利贷办日本。一批人中很多只能干等,有的索性还是去了,这些去的,后来因祸得福,10个月后获得了定居。那些等退款没有走的,也因为同个事件再走不成了。我是在那个事件前夕“胜利大逃亡”了。

“胜利大逃亡”,是当时一部西方电影。这说法极为悖谬,逃亡可以是胜利的吗?现在想来,至少我母亲那边的家族,几乎所有的胜利都是通过逃亡获得的,从叔辈们的逃离旧式家庭干革命,到晚辈的飘洋过海。把不可能成为可能,这是这个家族浴火重生的壮举。

两年后,我在农村的大表弟也要去美国,是偷渡。90年代初,正常通往西方的途径中断了,只能偷渡。躲在渔船的底舱,到公海了,偶尔让上来透透气。船上的女性大多被奸淫,这里没有法,也没有道义,只有生存。海上颠簸一个多月,辗转墨西哥海岸,爬上去,疯跑,躲进山里,等着“蛇头”来接。不料他们藏身的屋子被墨西哥警方发现了,被包围。大家疯狂向大门口突围,表弟个小,只能和几个女的钻小门。结果从大门出去的全被抓了,表弟逃脱了。

我知道表弟偷渡美国,是在这之后的。他终于联系上了“蛇头”。“蛇头”把他关起来,要他结清余下的钱款。偷渡美国总共花70多万人民币。走前只付一部分。不给,就饿,继而打,还在电话里打给我姨听。姨心疼儿子,但没有钱,就向我借。我奇怪当初他们明明没那么多钱,却仍然要走,至少得问我可以借多少。但也许,问了,就走不成了,表弟还在国内,我就不可能借他们几十万,所以只能先斩后奏,置于死地而后生。其实我当年出去不也如此?一些人对我说,你既然有这么多钱,在中国也会过得很好的。其实我如果不出去,就不会去借钱,就没那么多钱。送我儿子出去也是如此,按我的经济,是无法负担留学费用的。既没钱,还要干这么大的事,简直是悲壮了。

大表弟走,表妹走了,是因为没得生活。二表弟可不是,他和岳父一起承包了石矿,日子过得挺滋润。但有一天他来找我,说他们承包的矿山被村里转包别人了。合同还没到期。他拿着合同,让我找媒体申冤,我也无能为力。打官司,也输了。他就也走了。仍然是偷渡,这下不是船,是飞机。仍然是先到墨西哥,也被警察抓了。眼看要被遣送回来,“蛇头”也无能为力。表妹急了,只能自己找门路。一个东北人说可以把表弟弄出来,条件是先汇5万美元到她中国东北的哥哥帐户上。跟这东北人素昧平生,要是钱汇了,人还出不来,找谁说理去?这是一场黑买卖。但没办法,拘留所传出消息说,几天后就要着手遣还。只得求“蛇头”承担一小部分,好歹他也有责任。闭着眼睛汇了。好在东北人还真的把人弄出来了。

于是“蛇头”带着奔美国。从海滩绕行。“海水里有割脚的东西,上来时,满脚是血。也顾不着了!”表弟后来回忆说。但是刚进入美国境内,又被抓了。好在在美国人脉众多,把偷渡客弄出来,拿绿卡,入籍,各种生意都有人做,已经驾轻就熟。

几个月前,我姨一家终于全到美国了。但是姨一到外面就生病了。西药吃不好,外面中医开的药不对症,只得托国内常看的医生开药方。但是仍然不见好。她患的是水土不服。

我们劝她回来,人都老了,落叶归根。但她不回来。她的子女全在外面,她要给他们带孙子。

曾看有关“东亚—北美间断分布”文献,说到翠柏。翠柏生在东亚大陆东南部,也在北美生长。当初是从白令海峡迁移到北美去的,生长环境不同,生命的形态也不同。我仿佛看见我姨垂垂老矣,抓在美利坚土地上,像一棵东亚翠柏。

祁梦真 本文来源:网易博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教育部取消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大纲 不得超标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