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谈男童被割耳案:乡村权威退场 缺乏监管调解

2014-02-09 09:30: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鸡毛蒜皮纠纷为何动辄引发恶性事件? 追问湖北6岁男童遭婶婶割耳砍下巴惨案

新华网武汉2月8日新媒体专电(记者李伟 袁志国 徐海波)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就在人们欢欢喜喜准备迎接新年之时,湖北襄阳老河口市薛集镇发生一起惨案,一名6岁男童凡凡(化名)被自家婶婶割掉双耳,并被砍伤下巴。目前,凡凡右耳已经接活,但左耳缺失,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多大的仇恨,才下得了这狠手?

“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据湖北省襄阳老河口市薛集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在录口供时,刀割侄儿双耳、下巴的张启慧一直在重复说这句话。

“送到医院时左耳已完全断离了,右耳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连着,下颌也在翻着。小孩儿失血过多,有些虚弱,很可怜。”湖北襄阳市中心医院主治医生沈莹回忆起当初接诊的一幕,仍觉得一般人下不了这手,孩子很令人心疼。

6岁的凡凡家住湖北襄阳老河口市薛集镇王河村,父母、二叔婶婶同村中许多人一样,都常年在外打工,两家并无矛盾冲突。此前由于盖房子的朝向问题,爷爷王良才和35岁的二儿媳张启慧存有分歧。

“农村人嘛,吵吵嘴什么的,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张启慧这人,性格倒是确实有点冲。”凡凡父亲王志勇对于父母与兄弟家关系变坏的说法这样认为。

在王河村,凡凡家人对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腊月十六,张启慧夫妻俩从杭州打工回来,张启慧看到新房门口堆积着砖头,便让两位老人帮忙码砖。两位老人不同意码砖,说过了年再码。张和两位老人争吵了几句后,骑着摩托车独自回了河南邓州娘家。

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八,离农历新年就差两天。当天下午,张启慧回到村里找老人拿新家的钥匙,但拿着钥匙的孩子奶奶不在家中,她便开始在家中翻箱倒柜,孩子爷爷王良才与其吵了几句后,张启慧再次摔门而出。

张启慧出门时,喊上了凡凡说去找奶奶。不料,几分钟过后,惨案发生。

“以后没耳朵怎么办?我的耳朵还会长出来么?”

“以前孩子小,都是待在身边,去年年初才让爷爷奶奶带着,在家读幼儿园大班。家中装了电脑,没事儿的时候,我们也跟孩子常常视频聊天,孩子挺懂事的。”王志勇说,他和妻子原本不打算回家过年的,得知事情后,夫妻俩才急忙第二天赶回。

“以后没耳朵怎么办?我的耳朵还会长出来么?装假耳朵会不会很疼?”晚上跟妈妈说悄悄话时,凡凡这样问道。

记者见到了凡凡的二叔,这个30多岁的男人脸上写满了内疚,沉默着在厨房忙里忙外。据王志勇介绍,自己二弟知道此事后,找别人借了5000元给孩子做手术。“他很内疚,家中经济条件都不好,我们不好意思强求他,毕竟是一家人。对张启慧,就要追究了,她触犯了法律就按法律处理吧。”

“小孩在医院很有礼貌,很乖,医生给换药时,他还会说谢谢。”在医院凡凡接受了缝合手术,右耳和下颌缝合手术比较成功。所幸的是,孩子的听力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左耳永远失去。沈莹说,只有等孩子长大后,装一只假耳朵。

已经可以跟小伙伴们一起玩电脑的凡凡,也许还不能意识到耳朵被割意味着什么。妈妈杨红艳告诉记者,凡凡还担心装假耳朵疼而不愿意装假耳。

凡凡住院期间,已花去近万元。王志勇告诉记者,过段时间还会带着孩子一块出去打工,攒钱为儿子治疗,不让孩子以后受歧视、受委屈。

鸡毛蒜皮的纠纷矛盾为啥动辄演变成恶性事件?

前几天的一场大雪尚未融化,天气寒冷。而王河村不少村民已经踏上外出打工之路,虽未出正月,但村庄已经显得冷清。

一些村民表示:“这事儿太狠,一般人下不了手。”“农村嘛,家长里短的事儿,少不了,也就是这样吵来吵去,谁管?家里的事儿,谁还会去找村里解决?”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讲到。记者发现,因为年轻人大都常年在外打工,许多同村的人甚至互相不认识。

50多岁的村支书王良会告诉记者,村里有2000多人,年轻人大都在外打工,多在沿海地区。就地打工,赚不着多少钱,村里的田地基本靠留守在家的老人耕种。

近些年来,在农村,因家庭纠纷矛盾而演变成恶性伤害事件时有发生。凡凡被婶婶割耳、砍下巴的惨案,令人联想到不久前震惊全国的山西某村儿童被伯母挖眼案。而一件发生在大年三十的云南腾冲某村特大杀人案,同样祸起农村纠纷矛盾。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中心主任贺雪峰教授认为,当前社会处于转型时期,随着风俗习惯、道德规范、家族组织等约束力的降低,社会容易出现一些极端事件。乡村的治理、矛盾调节、纠纷处理需要精英权威。然而目前,随着青壮年劳动力外出打工,乡村社会精英和权威基本上呈现“退场化”趋势。一些农村里的家长里短纠纷事件,在缺乏相应权威监管调解之下,容易酿成惨剧。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涂艳国教授说,留守儿童是特殊的弱势群体,在爷爷奶奶监护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他们很容易受到伤害。专家建议尽快构建一个涵盖监护人、家长及学校各方的保护体系和网络,防止儿童成为“撒气筒”,成为纠纷矛盾的受害者。

贺雪峰认为,任何社会都会出现矛盾,对于农村纠纷演变成恶性事件的防治,不能仅靠法律,乡村社会本是靠血缘关系、亲情维系,化解乡村社会戾气和纠纷,道德的约束仍很重要。专家呼吁,建设“美丽乡村”,乡村文明重塑应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大学生懂得父母“刀子嘴”背后的“豆腐心”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