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正文

华师原校长章开沅三年四次请辞资深教授 给后辈让路

2014-03-27 10:07:00 来源: 荆楚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华师原校长章开沅三年四次请辞资深教授 给后辈让路

著名历史学家、华中师范大学原校长章开沅三年四次请辞资深教授。昨天,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教授告诉记者,该校领导层经过开会讨论,已同意章先生辞职,将在4月中下旬为他举行荣退会,并授予他荣誉资深教授称号。“章先生带头请辞资深教授,为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开了个好头。”马敏表示。

2011年,章开沅第一次请辞,因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活动暂缓;纪念活动结束后他再提辞呈,又因接踵而来的华中师范大学110周年校庆而作罢;去年寒假前,他以年迈多病为由,以书面形式向学校提出辞职,未获批准;今年3月18日,他对前来探望他的校领导再次提此心愿。

马敏称,章先生主动辞去资深教授是开先河之举,“先生请辞除了身体原因,主要是想给后辈腾出位置。我们同意章先生去职,于公认为此举对于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有益;于私则是尊重老先生的意愿。”

据了解,资深教授是高校对于有很高学术造诣、良好学术道德风范的人文社科类知名学者给予的校内职称,在所在学校与两院院士享有同等待遇,并实行终身制。

现年88岁的章开沅是辛亥革命研究的开拓者,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被誉为“辛亥革命研究第一人”,2002年被华中师范大学评聘为资深教授。(记者乐毅)

章开沅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称

我想走出围城透透气 所以先拆了自个的围墙

章开沅为何三年四辞资深教授?近日,他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当今高校像一座围城,我想出去透透气,所以先拆了自个的围墙。”

记者:多次请辞资深教授出于什么考虑?

章开沅:我多次呼吁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但雷声大,雨点小。很多人为我叫好,但都没动作。为什么?谁会拿自己革命。我推动不了别人革命,我拿自己革命总可以吧。

记者:为什么要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

章开沅:国家制订学术头衔终身制,本意是想学者无后顾之忧地进行科研,但现在却本末倒置,追求学术地位比钻研学术的人多得多,使得高校学术发展深受其害。学术头衔终身制把高校变成了一围城,走进这座围城,就等于拥有高待遇、高津贴。我老了,该享受的也享受够了,我想走出去透透气,所以先把自家的围墙拆掉。

记者: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您认为下一步该怎么做?

章开沅:应从根本上改革,像国外一样,国家和高校对于院士、资深教授只授荣誉,不给其他待遇。我在台湾讲学时,结识了着名华人科学家李远哲。李远哲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曾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获得的特殊待遇仅是一个车位!李远哲告诉我,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停车位一直很紧张,他获奖后,校方在停车场里划出一个车位,标注“李远哲先生的优先车位”。要让整个院士、资深教授们形成一种共识:到了年龄干不动了,就主动退位让贤,让院士退休制度化、常态化。 记者乐毅

章开沅请辞获多位同行支持

打破头衔终身制 章开沅开了好头

记者乐毅 廖仕祺 徐啸寒

“请辞体现的是一种人生境界。”对章开沅请辞资深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国家治理研究院院长欧阳康教授表示,“我尊重现行的院士制度,应该肯定其正面价值。但现行的院士、资深教授制度确实得改。每个人的学术生命是有限的,打破终身制,让院士名实相符,是改革的基本价值取向。”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马敏教授表示,“如果将来院士退休不再是新闻,章老就功德圆满了。”马敏列举了学术头衔终身制的一些弊端,他说,当下一些高校拿院士当筹码,下血本招院士、资深教授,结果造成院士成为一种稀缺资源,造成兼职院士满天飞,院士本人腾不出时间和精力投入教学科研;与此同时,导致一些人不顾一切地追求学术头衔,只顾发表论文,荒废了教学。“章老带头走出了这一步,将来我也会效法之。”马敏最后说。

“章教授真是高风亮节!”昨日,得知章开沅请辞资深教授,武汉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胥青山教授感慨。对于章开沅教授请辞时发表的“荣誉可以终身,待遇应该退休”的观点,他十分支持,“教授作为职称来讲,表明一个人在学术上曾经达到的水平,是可以一直保持的,但作为职务来讲,应该有个期限。”胥青山认为,章开沅的举动,对破除学术头衔终身制,对推动我国院士终身制改革的进程,有较大的推动作用。

他同时表示,章开沅请辞所带来的影响不一定会是一呼百应的,“毕竟有一些在制度保护下的既得利益者,还是希望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请辞资深教授 不只是淡泊名利

章开沅先生力辞资深教授,让人想到了季羡林。季羡林生前希望,“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这三顶桂冠指的是“国学大师”、“学界泰斗”和“国宝”称号。与季羡林一样,这种力辞,可看作谦虚,淡泊名利。但章开沅此次力辞资深教授,意义又远不止此。

章开沅说,现今大学,各种资源都向有官位、有地位者集中,造成诸多学术上的不公平,“不当这个资深教授,更多的是希望对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有点推动作用,否则大学没有希望。”这番话很诚恳,却绵里藏针,一针见血,戳中了当今高校的一些积弊。

两院院士中,秦伯益是唯一获准退出的科学家;如果章开沅获准退出,他将成为中国社科界辞去“院士待遇”第一人。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改革院士遴选和管理体制,优化学科布局,提高中青年人才比例,实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随着制度不断革新,院士退出也就不再是新闻,而高校中的权力通吃何时改变? 王石川

链接:唯一获准退休的院士

秦伯益,1932年11月生,江苏无锡人,药理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1987年任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少将军衔。1994年12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5年6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秦伯益不再担任院士,在学术界引起轰动。迄今为止,他是全国两院院士中唯一获准退休的人。

netease 本文来源:荆楚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想重塑知识体系,这套书足矣

澳大利亚双向“封国”在澳中国留学生进退两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