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裔孩子成绩优秀 并非因为有"虎妈"

2014-04-10 13:06:46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0
分享到:
T + -
Zhou和Lee认为,要弄明白亚裔美国人为什么学术上更成功,要去研究的不应该是蔡美儿这样的精英家庭,而应该是那些缺乏资源仍然取得成功的亚裔孩子。

网易教育讯 (来源:财新网旁观中国;整理:财新记者丁锋)在美国,如果你有一张亚裔脸,往往被自动归类成“学霸”,不管你乐不乐意。当然,这种归类不无道理,一般来说,亚裔美国人的学术成就的确要超出他们的美国同伴很多。

很多人都试着分析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迄今为止,最著名也是最简单粗暴的一个答案是:亚裔学生有“虎妈”(Tiger Moms)。

“虎妈”一词来自于2011年的一本书,在书中,美国耶鲁法学院教授蔡美儿(Amy Chua)描述了身为亚裔母亲的她如何通过种种严苛的手段逼迫孩子成长,并最终获得成功。一时间“虎妈”成为美国舆论争议的热点。

不过,两位同为亚裔的美国女学者发表了不同的论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Min Zhou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Jennifer Lee发表了一项研究,名为“成功框架与成就悖论:亚裔美国人的代价及影响”(The Success Frame and Achievement Paradox: The Costs and Consequences for Asian Americans)

《华盛顿邮报》引述了研究报告中的分析:“虎妈”蔡美儿是个百分百的精英人士。她和丈夫都是耶鲁法学院教授;父亲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有个妹妹是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以这个家庭的情况,在“虎妈”理论之外:

她孩子的成功同样很可能是因为社会经济及文化上的优势,学者们也把这列为一些孩子比他人更为出色的主要原因。

Her children’s success is just as likely the result of socioeconomic and cultural advantages, generally cited by scholars as the main reason some children do better than others.

Zhou和Lee认为,要弄明白亚裔美国人为什么学术上更成功,要去研究的不应该是蔡美儿这样的精英家庭,而应该是那些缺乏资源仍然取得成功的亚裔孩子。

于是两人研究了洛杉矶华裔和越南裔社区内普通家庭的情况。她们发现了什么呢?

年轻的亚裔美国人有的是好榜样去模仿。他们的社区及家庭会确保他们在需要时得到额外的帮助。

Young Asian Americans have all kinds of good role models to emulate. Their communities and families make sure they get extra help when they need it.

他们的家庭,即使是资源有限,也会找出并搬去有好学校的社区。而且,他们对成功的渴望有明确的目标:医学、法律、工程、制药。他们的目标就是最好的学校。

Their families, even on limited resources, manage to seek out and move to neighborhoods with good schools. And they aspire to success with specific goals in mind: medicine, law, engineering and pharmacy. And they aim for the best schools.

研究报告中提到,加州的许多亚裔(特别是华裔)父母在给自己的孩子选学校时,会用到一本“华人黄页大全”——这本书每年出版,有2英尺厚、1500多页,内容除了南加州华裔经营的生意信息,还有该地区公立高校排名,和全国最优秀大学排名。

在两位学者看来,家庭给出明确的目标和极高的期望值,客观上推动着亚裔取得更出色的学习成绩。

如果他们拿着GPA 3.5的成绩回家,父母会因为没得到4分而感到失望,而且他们会(把这种态度)表现出来。如果孩子考入了加州州立大学,那么问题就是,他们为什么没考上斯坦福呢?

If kids come home with a 3.5 grade-point average, parents are disappointed that it’s not 4.0 — and they show it. If a child gets into, say, Cal State, the question is why they didn’t make it into Stanford.

如果儿子或女儿拿个学士学位回家就不打算再读了,父母会让他们感到,没有拿到博士学位就没那么成功。”

If a son or daughter comes home and settles for a bachelor’s degree, they’re made to feel less accomplished because they don’t have a PhD.”

这么高的期许,带来的结果有好有坏:

很多年轻人会努力去做到。他们会考入斯坦福大学,也会拿到博士学位。但消极的一面是,那些没有达到期望的 “次A级学生”会在他们自己的族群中感到被疏远。简而言之,他们会感到自己不太像亚裔,而更像是“美国裔”。

Many young people will try to meet them. They will get into Stanford and they will get that PhD. The downside is that those who fall short — the ‘A-minus’ student’ — wind up feeling alienated from their ethnicity. In short, they feel less Asian and more, well, American.”

Paul是两位学者的研究对象之一,他没有走亚裔人的寻常路,而是选择当一名艺术家。Paul说,自己是“你所见过的最像白人的华人”(the whitest Chinese guy you’ll ever meet)。

而另一位华裔女孩Sarah则被问到,与非华人的同辈相比,是否觉得自己成功?她一时说不出话来,看上去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在她成长的环境里,华人似乎只能和华人比成功,亚裔也只能和亚裔比。

两位研究者不希望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她们写道:

亚裔学生可能更愿意用更合理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成功,这也可能会提升他们的自尊和“自我效能”。


Asian American students may be more willing to measure their success against a more reasonable barometer, which may result in a boost in self-esteem and self-efficacy.

第二页:原文参考(作者FRED BARBASH 《华盛顿邮报》)

祁梦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