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留学生学神传奇:垫底学生的完美逆袭

2014-06-05 10:46:48 来源: 外滩画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哈佛女孩”常帅的人生则像一场精准的舞蹈演出。在波士顿舞台上,她是轻盈的天鹅;在台下,她是心理学和经济学专业优等生,更是有着创业梦想的不安分之人。

外滩画报报道 6月,随着考试季的到来,一些网络流行词,譬如,学黑、学渣、学霸和学神,又将成为学生和家长调侃的高频词。“学霸”或许是近年从校园传入社会的最热词汇之一。它指的是通过刻苦学习取得优异成绩的学生。相关词汇还有几个:学弱指学习刻苦但成绩欠佳者,而学渣指平时不努力,成绩也很烂。最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学神”:平时不见用功,考试后从不声张,成绩却比学霸更胜一筹。他们往往还有更多的爱好,运动、艺术、旅游,简直是人生大赢家。

四位学神代表。他们的共同点是:85 后到 90 后,留学欧美,经历从英国贵族学校、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到哈佛、斯坦福等名校;他们的学业有傲视同侪的“硬指标”,学业之外的人生更有丰富的意蕴。  

四位学神代表。他们的共同点是:85 后到 90 后,留学欧美,经历从英国贵族学校、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到哈佛、斯坦福等名校;他们的学业有傲视同侪的“硬指标”,学业之外的人生更有丰富的意蕴。

近日,《外滩画报》采访了四位学神代表。他们的共同点是:85 后到 90 后,留学欧美,经历从英国贵族学校、美国顶尖文理学院,到哈佛、斯坦福等名校;他们的学业有傲视同侪的“硬指标”,学业之外的人生更有丰富的意蕴。

譬如,陆冠南像一个当代中国式的奥德修斯。从“乖乖理科男”到自我意识大爆发,拒绝剑桥大学和麻省理工,告别数理化,入选美国排名第一的文理学院。他一边学习心理学、日本文化等,一边抱着吉他、坐上游轮,跟随演出团作环球航行。

“哈佛女孩”常帅的人生则像一场精准的舞蹈演出。在波士顿舞台上,她是轻盈的天鹅;在台下,她是心理学和经济学专业优等生,更是有着创业梦想的不安分之人。

在“哈佛大学优秀毕业生”丛林光鲜的履历表之后,还有一段耐心寻味的故事。在早期留学道路上,他曾是迷惘者,沉迷游戏,考试垫底,静坐在新加坡教育部门口长达三月。

而面对自己复杂的身份,当过兵的林佑晟通过学习 10 多种语言,最终在广大的世界中找到了安身立命之所在。

在这些“85 后”身上,我们感受到与中国老一代学神截然不同的气息,他们多为互联网和全球化交织影响的产物:视野可能更国际化,经历可能更多元,但面对的选择和身份认同的困惑更多,也更有趣。在学业道路的追寻中,在对人生转折点的选择上,他们的决定,既有“85 后”之于中西教育体制的种种反思,也有趣地反映出一个时代对一群人的深刻烙印。

讲述他们的故事或传奇,分享的不仅仅是优等生的光荣和辉煌,更多是全球化时代之于我们每个地球村民的共同影响。不是鹤立鸡群,不是标新立异,而是一种有过挣扎,历过挫折,坐下来,好好思考,最后,热爱生活、热爱人生的正能量。

陆冠南:抱吉他环游世界的 “反英雄”

成为“学神”的途径并非只有伏案苦读,24 岁的陆冠南用自己的经历证明,行万里路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读万卷书。从他脸书上丰富多彩的照片可以看出,这位游历过三十多个国家的学神过着天马行空的生活:在坎昆“驾驭”海豚乘风破浪;在撒哈拉大漠中端坐丘顶远眺落日;在挪威秀一把抖空竹;在芬兰一头扎进刺骨的冰湖??如此五彩斑斓的生活,完全不像一个“正经”人。

在美国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结束大三课程后,获得领袖奖学金的陆冠南入选“Up with People”巡回演唱团,于是决定休学一年。演唱团自科罗拉多州丹佛出发,横穿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飞越大西洋至比利时,乘“海盗号”北上丹麦、挪威、瑞典和芬兰,最后在墨西哥首都体育场依依不舍地为三十余场的巡演画上句号。路途中,他们在这七个国家、二十余个城市的住家借宿,一路演出,一路做深度社会志愿、领略各地的风土人情。

看似与学术无关的“浪迹天涯”,恰恰是陆冠南学习中的最重要成分。在他的字典里,云游猎奇与伏案桌前一样是“学术”——彻底拥抱广阔的世界,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大”学术。

去年夏天,陆冠南在马萨诸塞州威廉姆斯学院以最高荣誉(summa cum laude)成绩毕业,绕道墨西哥和日本,返回久别的中国。此时他已被耶鲁大学、伦敦商学院等世界顶级组织行为学博士项目录取。这是一门融合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文化学和统计学的交叉前沿学科,每个项目平均只招收两至三名博士生。

陆冠南最终选择了哥伦比亚商学院——因为那里有一位传奇盲人导师 Sheena Iyengar,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博士生活。Iyengar 在管理学方面颇有建树,其著作《选择的艺术》畅销全球。而关于选择的话题,恰恰贯穿了陆冠南的求学生涯。

在陆冠南看来,鏖战书海并非求学的唯一道路

在陆冠南看来,鏖战书海并非求学的唯一道路

理科竞赛虐出“反英雄”

陆冠南出生在天津,童年时光在北京度过。从北京四中到伊顿公学、威斯敏斯特公学,再到威廉姆斯学院、早稻田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陆冠南的求学横跨中、英、美、日顶级名校,似乎可以轻易包装成勤勉懂事、一帆风顺的“别人家的孩子”。但在他的内心深处,每一次升学,都是一道需要挣脱的枷锁;每一次选择,都堪比断臂求生的突围。

在国内,千百万的高中学生困坐在教室内,苦熬题海战术。如果把一场场考试当作战役,他们努力想成为阿喀琉斯那样的英雄——喝干河水,吃光粮食,拼尽最后一丝气力赢得胜利。相比之下,陆冠南却是一个“反英雄”。他更像《奥德赛》中的奥德修斯,虽然具备英雄的全部条件,但仍因为机缘不断漂泊,最终深深爱上这无拘束的人间。

“坦诚地说,我对中国的数理化竞赛深恶痛绝,因为它们耗去我太多的青春。”陆冠南直言自己在国内学习数理化的经历并不美好。

他小学时开始接触奥数,上初中后,在班主任的力荐下,他稀里糊涂地参加北京市著名的周末奥数班,囫囵吞枣地学了许多高中乃至大学才会涉及的高等数学。“大多听得云里雾里,一上课就盼着下课。”

到了初三,陆冠南果断放弃这个羡煞旁人的“精英奥数班”。在大家为中考熬夜的当口,他却迷上古典吉他,每天忘我地练琴。尽管如此,他中考依然以朝阳区前八名的高分考入北京四中。

高一开始,他迫于“尖子”同学和老师们的压力,每周六上午奥林匹克物理,下午奥林匹克化学;“初中时代对物理、化学两门自然科学原有的热忱,就这样被消磨殆尽。”

高一暑假,陆冠南有幸代表学校,访问英国最负盛名的贵族学校伊顿公学。为期三周的访问结束时,伊顿的教务主任挽留他转入伊顿深造。于是,16 岁的陆冠南独自飞往英国留学。落地不久,他又对学术水平首屈一指的威斯敏斯特公学一见钟情,最终婉拒了伊顿的盛情邀请。

在威斯敏斯特公学的第一年,陆冠南“硬着头皮”斩获英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并被授予汇丰银行全球奖学金(HSBC Global Scholarship),全额资助他完成 A-Level(英国高中课程)学业。

“得了金牌之后,我真是再也不想学化学了。”对东西方教育体制深有体会的陆冠南尖锐地指出,“相比中国高中生无法避免的文理黑白抉择,英国的高中生因为科目的多样化,有更多的选择。但在我看来,英国的中学教育相对中国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归根结底与中国的文理分科雷同,没有横跨文理的自由。”

    一个立志在英国大学专攻文科的学生,通常只要从历史、文学、经济、数学、拉丁语、希腊语等若干 A-Level 学科中任选三四门即可。因为奖学金而没有学费顾虑的陆冠南,史无前例地先后选择哲学、数学、高等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经济七门 A-Level 学科,在威斯敏斯特公学被传为佳话。

学神遭遇“选课困难症”

从威斯敏斯特公学毕业前夕,陆冠南面临人生新选择——大学申请。A-Level 成绩至上的英国大学对陆冠南大开绿灯,剑桥和帝国理工都伸来橄榄枝。与此同时,大西洋彼岸的麻省理工等顶级名校的全奖 offer 也纷至沓来。

陆冠南能预见到进剑桥将意味着怎样的生活:“我可以看到我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后的样子——读自然科学专业,三年拿到学士,或许再花一年读个硕士,然后花三年读博。最终在研究所或企业,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

陆冠南被这样的未来吓到了,主动选择了大西洋的另一边;“未知不可怕,已知才可怕,我想去美国了解一个更广阔、更有活力的社会。”

令人惊奇的是,陆冠南选择的不是与剑桥齐名的麻省理工,而是在国内少人听说的威廉姆斯,令他的师长朋友大跌眼镜。

在国人印象中,威廉姆斯学院由于是王力宏的母校,常被误以为是所音乐学院。但在当代留美学生的心目中,师生比 1 比 7 的威廉姆斯是文理教育的最杰出象征。在《美国新闻》杂志对美国三百余所文理学院的排名中,威廉姆斯长期雄踞第一,它也是《福布斯》全美研究性大学和文理学院排行榜的 2010 年、2011 年榜首学府。

学院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威廉姆斯镇环山傍水,学生把学校昵称为“紫泡泡”:学院小镇的上空好似有一层看不见的膜,在湖光山色的映照下紫彩透亮,像《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的半圆形魔法结界那样守护一届又一届的学生,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子在这里从青涩懵懂到羽翼丰满,最后冲出“泡泡”,鹰击长空。

与非文即理的诸多常春藤名校不同,强调综合文理教育的威廉姆斯规定,每个学生都必须修足一定的文理科课程。此外,学院不仅不要求学生在入学时框定好专业,甚至鼓励大家大胆探索未知科目。因此,大三下学期才定专业或中途转专业者大有人在。

陆冠南在威廉姆斯遭遇“选课困难症”——因为有太多有意思的课程。研究心理学是陆冠南儿时的愿望,如今他终于有机会把这门学科研究透彻。在威廉姆斯的四年中,他将主要精力投入心理学和日语。让他意外的是,他由此发现了自己对日本文化的强烈兴趣。

陆冠南在威廉姆斯遭遇“选课困难症

陆冠南在威廉姆斯遭遇“选课困难症

用语言敲开日本文化之门

谈到日语和日本文化的学习,陆冠南深有感触。“中学时代流行川端康成、村上春树——当然,大家读的都是中文版。”他回忆道,“我也随波逐流,似懂非懂地品读,但不知是作者文笔晦涩,还是翻译不传神,除了淡淡的唯美印象几乎什么也没留下。当时我就暗想,如果哪一天能读懂日语原文,那该有多么幸福。现在想来,我后来对于语言的觉醒应该源于那时的困惑。”

在威廉姆斯的自由文理教育体制下,陆冠南从零开始系统性地学习日语,然而日本教授的授课方式让他着实惊讶:“一年级的日语课每周五天,每天课前都需要精心准备当堂背诵且笔头考核的词汇和会话。一开始我对这种教学方法十分抵触,心想在中国学外语就死记硬背,怎么这里也如法炮制?后来我明白了,威廉姆斯的记和背都结合真实的对话场景,‘触景生情’。更重要的是,日语的学习让我深深体会到学习中基础的重要性——基础,基础,基础!”

大一暑假他有机会赴北海道交流。当时在威廉姆斯只上完教科书第一册,而同行的耶鲁学生已经上完第二册,学过很多他闻所未闻的知识语法点,让他不禁有些着急。“但我发现,虽然他们语法点学得比我多,但很多都不扎实。相反,我确信自己对学过的每一个基础语法点都百分之百理解,运用时信手拈来。”

陆冠南对自己的日语水平显然没有夸大。大三在早稻田大学交流期间,他参加日语全球统一等级考试(NJLPT 一级),在 14 万考生中位列前百名(其中听力和阅读均为满分)。陆冠南格外强调:“考试成绩不应该是奋斗目标,而是功夫到家水到渠成的副产物。”

他对日语和日本文化真正的学习开端于那个学期,他的“大”学术理念也从那时开始贯彻。他意识到学习绝不应只拘泥于书本,而应当“无所不在”。那年冬天,他住进函馆一所寺庙,与 5 只狗、7 只猫相伴。

他利用一切机会参加日本文化活动:柔道、剑道、弓道、茶道、插花、陶艺、料理、演讲比赛、新闻撰写、广播电台,甚至古装上阵,出演函馆市开港 150 周年的历史剧。他称那是“至今人生中最充实的两个月,没有之一”。

也正是这刻骨铭心的两个月,让陆冠南在大三秋季学期选择前往东京早稻田大学交流,进一步感受日本。当他回到“紫泡泡”时,日语水平已远远超出所有开设的课程,教授专门为他和另一个日本学生开设一对二的小课。他的一篇 400 字短文被教授推荐参加驻美日本大使馆举办的全美论述文比赛并获奖。后来,他以“日本宽松时代”为题的结课社会论文,又为他争取到哥伦比亚大学日本经济商业中心的学者奖学金。

抱着吉他环球巡演

日本之行只是陆冠南“云游”的第一站。大三结束后,他再次走出“紫泡泡”,加入“Up with People”巡回演唱团。自 1965 年起,该乐团每年从世界各地挑选优秀大学生,组成几十人的演出团满世界奔波,载歌载舞并从事志愿活动。从 2012 年 1 月到 6 月,陆冠南在海上漂泊了半年,途经欧、美、亚多国,真如奥德修斯那样,在大海上乘风破浪。

演出并不要求太专业的水准。大家会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所在国的文化传统改编节目,或跳或唱歌、演奏。“我们的磨合速度很惊人,一两场之后就很默契了。这次环球旅行,就像把日本的经验放大了许多倍,玩到哪学到哪。”

陆冠南在中国学过古典吉他,在威斯敏斯特进一步钻研,跟一位伦敦名师每周练琴。老师始终引导他要用心去弹,克制加速的欲望。“等到我技巧熟练了,速度自然上来了。”

从芬兰到瑞典,他们在游轮上也能完成一场两小时的精彩演出。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过万人簇拥的场景。“墨西哥人最热情。”在墨西哥城的那场演出让陆冠南最为投入,当时所有人穿着墨西哥传统服饰,跳着《美丽的天空》(Cielito Lindo)传统舞蹈。台上的他们边跳边流泪,台下的观众也流泪挥动手中的纸巾,不断起身欢呼,直到依依不舍的散场。

环球旅程结束后,回到威廉姆斯的陆冠南又学起法语和西班牙语,依旧精力无限。“我有许多奇特的捷径。”陆冠南以自己在北京四中练长跑的秘诀举例,“我想短跑需要天赋,长跑的话只要每天跑 50 公里,肯定比别人跑得快。最终校运动会我得了第一。”

运用到学习上,陆冠南认为,一个打心底热爱学习的人绝不是片面的:“无限的好奇心会迫使一个人分分秒秒、想方设法地获取陌生的知识。我梦想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开办一所世界级文理学院。在我的大学里,绩点和排名均会被废除,学生无需再为和同学比较拼得你死我活。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再是彼此,而是中国乃至世界其他高校的精英。我希望他们可以笃志于学习自己真正想学的东西。一旦他们的知识技能达到相应的水平,无论是注册会计师证还是星级厨师证都是水到渠成的副产物。”

大学本科时,陆冠南时常去威廉姆斯冰场溜冰——放着音乐,一个人,一圈又一圈。或许人生也是如此:基于个人的经历和学识,努力传播思想和经验,就像冰刀留在冰面上的一圈圈痕迹,周而复始,循环向前。

陆冠南对书本之外的生活同样热情

陆冠南对书本之外的生活同样热情

陆冠南在中国学过古典吉他,在威斯敏斯特进一步钻研,跟一位伦敦名师每周练琴

陆冠南在中国学过古典吉他,在威斯敏斯特进一步钻研,跟一位伦敦名师每周练琴

第二页 常帅:哈佛舞者

第三页 丛林:一个垫底学生的逆袭

第四页 林佑晟:从士兵到语言狂人

各路学神:

学神获录名校全奖博士:全靠有好性格

国内外学神对垒引网友强力爆笑吐槽

北大学神雪耻记:从被15连拒到普林斯顿全奖

刘静 本文来源:外滩画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清华外籍副处长:清华比耶鲁更日新月异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