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西吉芹菜大滞销调查

2014-08-18 04:55:39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连片的洼地里,堆放着一车车新鲜的芹菜,已到收割出售的季节,大片的芹菜地还是一片葱绿,部分芹菜已然发黄。

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地处黄土高原腹地,海拔一千多米,气候温凉,具有发展农业的良好自然条件。西吉人靠山吃山,多年来探索出了具有本县特色的农业产业化之路,其中,芹菜产业成为西吉农业的支柱产业,芹菜也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金杆杆”。

往年的夏末,在西吉的十里八乡,地里的芹菜还没铲出来,全国的客商就已经到了西吉,他们从菜农处早早预定,才能及时买到上好的芹菜。

今年,“金杆杆”成了“草杆杆”。在芹菜丰收季,西吉菜农却没了往年的喜悦,面对低得不能再低的市场行情、有限的市场需求,怎样卖出地里的芹菜,成了西吉上下的头等大事。在西吉农村,田间地头、房前屋后到处弥漫着浓浓的焦虑和失望。

“芹菜之乡”遇到了怎样的困境?当地如何应对?其根源又在何处?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赶往西吉进行了深入调查。

“芹菜之乡”遭遇噩梦

一辆辆拖拉机满载着刚从地里铲出的新鲜芹菜,从四沟八叉赶来,驶向一个个交易点;交易点上人声鼎沸,有人在议价、有人在洗菜,更多的人忙着装车。这些天,“芹菜之乡”西吉沸腾了。

在西吉,各种稀奇古怪的故事也在传播:一菜农拉到市场上的芹菜没被菜商看上,眼看着就要被倒掉,抱着碰碰运气的心理,他让邻居将菜拉到市场上再出售,菜商又觉得不错,就收下了。

“卖菜人也得长的帅,长得帅的老板卖的菜才有人要呢!”西吉农民以特有的幽默诠释着无奈的现实。

在西吉县吉强镇万崖村,八组村民张杰就遇到了类似的事。按照事先考察,一位南方菜商看上了他的菜,可当他铲完菜拉到交易点,水洗后准备装车时,老板突然以品质不好为由拒绝收购,同时,只给一拖拉机芹菜估了20元,表示如果张杰愿意,便可以装车。

张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为了及时给客户交付芹菜,他特意雇了8个人,每人每小时支付8块钱的工钱,铲了一晚上才装好车,光铲菜就花了360元。

“这是在欺负人。”张杰气愤地说。他认为,这是看着西吉芹菜大量滞销,菜农急于出手,菜商故意耍的手段,以此来压价,坑害菜农。听到菜商整车给出20元价格,张杰一怒之下将芹菜倒在了河坝里,引来山间成群的羊争着抢食。

目前,西吉的芹菜价格大幅低于往年,批发价大菜每斤0.2~0.2.5元,大小混合菜每斤0.3元,小菜0.45元左右。而在去年,西吉芹菜最低能卖到0.8~0.9元,最高的时候卖到了2.2元。

看着地里参差不齐的芹菜,西吉县将台乡明荣村六组农民刘宗刚有种受骗的感觉。

去年8月底种了一亩冬小麦,到今年3月份,刘宗刚不断接到村里和乡上的指令,“说是要建示范点,要求把冬小麦铲掉,全部种上芹菜”。虽然小麦长势很好,但无奈之下,刘宗刚还是铲掉了冬小麦,种上了芹菜。为此,他得到了600元补偿。

“芹菜地种3年后就不行了,必须得倒茬。”刘宗刚说,他种冬小麦的地已经种了3年的芹菜,按照多年的经验,芹菜连续种3年地力就不行了,必须得倒茬,为此,他特地种上了冬小麦。

“现在没人管了。”如今,芹菜长势不好,也卖不出去,乡上、村上也没人管,刘宗刚“贴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同在明荣村,七组靳国军的损失更大。去年西吉芹菜价格好,靳国军一狠心,今年以600元一亩的价格“流转”了18亩地种芹菜。自己没有人力,18亩地全雇人种植、管理,靳国军大致算了一笔账,每亩地至少有4000元的成本。

如今,靳国军卖不出芹菜,只能干着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种菜致富梦成了泡影,还损失了7万多元。

30岁的万崖村农民马俊峰去年种了4亩芹菜,每亩有近万元收入,看着芹菜价格好,今年他将自家的5亩地全种了芹菜,并和媳妇商量不出去打工,就在家照看芹菜。

如今,看着地里日渐长高、急待出售的芹菜,马俊峰每天都要到村里的蔬菜销售代办点了解行情。每天,他满怀希望地离开家门,却总是带着叹息回家。

刚进入销售季时,马俊峰估摸着今年芹菜长势好,应该有个好收成,没去打工也算值了。如今,眼看着血本无归,小两口又筹划着出去打工的事。

产地价格大跌,下游市场也不看好

在西吉,来自全国各大农贸市场的客商先和当地的芹菜外销代办点联系,代办点工作人员一般是合作社的负责人,了解客户需求后,他们再联系菜农按需求配菜,客户对菜农的芹菜验收后,菜农连夜将芹菜铲好,第二天一早交到交易中心,经过过称、水洗后,由专人加冰装车。

芹菜一般是当夜铲出,第二天一早装车。铲下的芹菜放置时间也就七八个小时,否则根系就会变红,无法进入市场销售;另外,铲下的芹菜一经水洗,就必须装车,否则无人问津,只能倒掉。

在万崖村的蔬菜交易点,来自杭州农贸市场的菜商刘京安正在验菜装车。西吉的芹菜生长期长、品质好,不容易腐烂,每年这个时候,刘京安都要到西吉拉芹菜。

刘京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西安阎良和宁夏西吉是供应南方市场的两大芹菜基地,西安基地在6~7月和9月后分两批出菜,此时正是西吉出菜的时候。7月到9月,南方市场70%~80%的芹菜来自西吉。

对于今年芹菜收购价格超低的行情,刘京安说,“菜农赚钱我们就赚钱,菜农亏了,我们也跟着亏。”他说,今年西吉芹菜种植面积大,产量高,市场上芹菜供应量很大。在此情况下,西吉芹菜在南方市场的外销也较往年慢,而芹菜不能久放,时间一长,就得亏本出售。

刘京安估算了一下,在西吉每斤0.3元进的芹菜,加上装卸、运输、仓储、市场管理等费用,必须在南方市场卖到每斤0.8元以上才能赚钱,否则就亏本。他声称目前自己贩芹菜亏本,“但亏本也得做,不能让一家垄断市场”。

对于为什么要退掉已经定好的芹菜,刘京安的说法说, “菜质量不好,送给我都不要,长距离拉菜成本很高,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而在西吉菜农看来,这些都是客商的说辞而已。他们认为,在西吉芹菜产量大的情况下,菜商故意压价,芹菜在南方市场利润很低甚至不赚钱,这也是大鱼吃小鱼的博弈阶段。那些资金少的菜商一旦扛不住,就会从芹菜市场撤离,这样大菜商就会占据芹菜市场更大份额,再集中提价供菜,也会有不错的收益。

来自安徽的大车司机徐师傅说,去年这个时候每斤芹菜1元多,没想到今年菜价会跌这么多!

“菜农亏本,我们也挣不到钱。”徐师傅说,如今菜价很低,商户的利润空间很小,运价也提不上去。他从西吉到常州一车菜运价1万元,但有30多个小时的行程,在常州菜市场还得花一天卖菜,除去油钱,自己只挣千把块钱。

十多年种植面积扩大几十倍

进入芹菜销售季以来,西吉县将台乡分管农业的副乡长马思东一直没闲着。除了须及时掌握全乡的销售动态,马思东还要想办法联系客商,做好客商、销售代办和菜农之间的衔接关系。

2013年将台全乡种植芹菜4000多亩,今年这个数字增加到6000多亩。在西吉县,沿葫芦河两岸打造百公里蔬菜产业带,将台乡就在其间,芹菜已经成为将台乡蔬菜产业的支柱。

西吉芹菜产业以建设芹菜种植示范园为龙头,政府扶持合作社牵头推进。在芹菜种植示范园,政府对凡是加入合作社的给予每亩400元的资金扶持,其中300元由合作社以农资或现金的形式补贴农户。

去年,西吉县再次扩大芹菜种植示范园建设规模,将台乡经过上报,由县农牧局批准在明荣村建设一个1000亩规模的芹菜示范园。为了在示范园内集中种植并形成一定规模,明荣村甚至有人将已经种植的冬小麦铲掉,又种上了芹菜。

和刘宗刚一样,为了建设芹菜种植示范园区,明荣村六组和九组,都有一些农民将已经出苗的冬小麦铲掉,按照乡上和合作社的安排,种上了芹菜。

马思东说,将台乡蔬菜种植以芹菜、胡萝卜、白菜为主,去年到今年,全乡芹菜种植面积增加了1000多亩,其他菜的面积被压缩,在将台乡蔬菜产业格局中,目前芹菜一家独大。

而在西吉全县,芹菜种植面积也经历了大跃进式的增长。有关资料显示,西吉县芹菜产业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末,西吉开始培育“菜篮子”基地,芹菜在十几个蔬菜品种中脱颖而出,到2000年种植面积达到2100亩,此为自给自足到适量外销阶段;2001年至2008年,西吉芹菜主要以外销为主,品质优势得到了外地市场的认可,种植面积逐年扩大,到2008年达到6200亩,总产量达5.6万吨,总产值达0.448亿元,处于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自2008年以来,西吉县加大政策扶持,在科技服务、销售组织、冷链体系、市场开拓、对外宣传、品牌打造等方面开展大量工作,到2011年种植面积达到5.2万亩,西吉芹菜产业进入发展壮大阶段。

去年,西吉全县芹菜种植面积达到8.2万亩。由于芹菜市场价格好,又喜获丰收,菜农的钱包一下子鼓了起来,芹菜成为西吉农村名副其实的“金杆杆”。到今年,西吉芹菜种植面积又大幅增长,达到10.2万亩,占据全县14万亩蔬菜种植面积的大头,按照每亩出产6吨计,今年西吉将产出60余万吨芹菜。

芹菜种植需要大量灌溉,而西吉县地处西海固地区,缺水是其基本县情。为了解决芹菜大面积种植需要的灌溉问题,西吉县在流经百公里蔬菜基地的葫芦河上建设水坝,从中抽水灌溉附近农田。此外,还采用打机井的方式解决更多农田的灌溉问题。

在将台乡,为了满足菜农日渐增加的打井需求,邻县的专业打井队也来打井。工程以每米240元左右进行承包,将台乡打一口机井深度在40米~80米之间,打井、安水泵、铺设管道、接电等全部下来,打一个机井得花近3万元。这些年,随着芹菜的大量种植,打井队的生意很火。

那么,田间星罗棋布的机井是否有规划?马思东表示,在政府扶持的示范园区,对机井的分布是有要求的,保证灌溉覆盖面不重合,提高使用效率。在一些示范园区,还建设了节水灌溉设施,更有利于节约用水。

而在广大农村,打机井并没有统一规划,很多菜农根据自己需要打井。马思东大致估算了一下,在将台乡9个行政村,目前已有50多口机井分布在田间。而农民自发种植的大部分芹菜地,都采用大水漫灌的方式,一亩地每次灌溉需要3小时左右,芹菜从下种到收割大致得灌溉8次。

至于西吉县全境目前有多少口机井,是否会对地下水水位造成影响,西吉县农牧局局长谢国玉表示,对此并不了解。

生动深刻的市场课

今年西吉芹菜上市前几天,市场行情还在0.8~0.9元。起初,西吉县、乡政府和老百姓对市场都比较乐观,一些人判断,前三年西吉芹菜外销均价是0.7~0.8元,今年最差也会保持这个价格。

在将台乡,7月底芹菜刚上市的那几天,有菜商出价0.8~0.9元预定芹菜,这显然与去年一元多的价格还有差距,一部分菜农持观望态度,并没有上市交易。后来菜价一天天下降,菜农为了及时销出去,又急忙灌溉施肥,争取早日上市,致使芹菜大量上市,供过于求。

马思东分析认为,按照正常情况,芹菜应该是分阶段种植,比如每个阶段间隔10天,分前、中、后三期种,这样上市时间也会有间隔,避免芹菜同时上市造成积压。今年西吉芹菜种植缺少统一规划,种植面积增大,且一哄而上,导致收获季产量大增,再加上前期部分菜农观望,等待更好的价格,造成更大的积压,芹菜供求关系严重失衡,价格一降再降。

而在谢国玉看来,今年之所以西吉芹菜大量滞销,是南方需求减少,周边地区芹菜同时上市,市场饱和所致。

他介绍说,今年南方气候正常,当地可产芹菜,外部需求有所下降;同时,陕西、山东、内蒙古、河北的菜也在市场上卖,往年西吉芹菜外销打时间差,今年这个优势并不明显;另外,周边的定西、海原、会宁、隆德等地的芹菜同时上市,也不利于西吉芹菜外销。上述原因,致使芹菜市场饱和,价格一降再降,外销难度加大。

对于西吉芹菜种植面积的大量增加,谢国玉表示,这是农民按照市场情况自己选择的结果,市场变化的情况谁也掌握不了,农业部门难以控制,农牧局只提供技术指导,给老百姓讲错时种植,分期上市,有利于销售。

谢国玉介绍,为了促进芹菜销售,不久前,西吉县出台了“两降一补”的政策,对外销需要的冰块价格由每吨170元下调到120元,芹菜外销的代办费由每斤5分下调到2分;另外,每销出一吨芹菜向客商补贴50元。

谢国玉认为,西吉芹菜产业今年遇到的困境是一次深刻的教训,下一步西吉将宣传扶持蔬菜产业多元化发展,在全县蔬菜种植格局中,逐步减少芹菜种植面积,多元发展其他蔬菜。

近日,固原市市长马汉成在西吉县调研,要求西吉县各级各相关部门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农民把菜卖出去,做到丰产又丰收,不能让农民吃亏。

马汉成特别强调,西吉县要认真吸取今年教训,在提高芹菜品质、拉开种植时间差、研究芹菜精深加工延长产业链等方面下功夫,科学指导产业健康持续发展,有效规避市场风险。

本报银川8月17日电

netease 本文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拖垮你的不是工作,而是低效思维

清华外籍副处长:清华比耶鲁更日新月异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