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学习软件对中国人学英语真的有用吗?

2014-11-21 09:06:38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0
分享到:
T + -
用软件学外语,缺少了“交际”这个语言的绝对灵魂。而第二语言学习,目标是交际,最有效的学习方法还是交际。如果说一个语言学习的方法里没有了“人”的因素,这个方法还能有效率吗?

( 作者原文>> )当年上学时,系主任说的我们需要发明药,“动词药”、“名词药”等等,吃了就会外语了。随着电脑软件的盛行,加之开发者的吹捧,让人们仿佛发现了学习英语的制胜法宝,但是,奇迹并没有出现。

英语软件为什么不灵

电脑软件本身少了人的交际,已经注定了它不能解决语言的问题。

英语软件渲染的“互动”,其实就是典型的“电子互动”,是使用者可以在电脑上有选择地点击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已,不存在人脑之间的智慧互动。人跟机器“互动”时,通过语言达到交际目的的关键部分不存在,想真正学会语言是不可能的。

还有,软件渲染的是帮助人们“像学母语一样学外语”,这就是不懂第二语言习得规律的表现,可是却偏偏能够迎合普通大众口味,对人们很有诱惑力。

在具体处理上,所谓像母语一样学外语,就是回避母语翻译。第二语言习得怎么处理跟母语的关系,是一个巨大的课题,而且非常明确的一点,母语的“正迁移”是学会外语的第一利器。

就像软件的“识别声音”号称每一个音都有过百万的语音取样,然后计算合成出一个软件可以接受的“准确”读音。其实,从语音习得的 专业角度看,并不太灵,至少效率是不会高。这里有两个层次的考虑。

第一,语音准不准,人类大脑是在是否能够完成交际的情况下做判断的,比如有的人普通话口音很不准,或是英语带有明显的汉语口音,但是交际能够有效完成了,就够了。用计算合成的“死”标准去衡量,学习的“投入产出比”会很低。

第二,对于外语语音的学习,一是靠模仿,二是靠教学。模仿得有一个前提,就是耳朵里先要能听得出来,而很多母语里没有的音,学习者是听不出来的,再怎么模仿都没有用,这是为什么哪国人一开口说英语,行家都能听得出来的原因。

有效的教学,是抓住母语“干扰”的系统特点,让学生能够意识得到、听得出自己不准的音,进而通过掌握发音方法而能够有意识地发出正确的音。

从这两个层面看,软件正音,能模仿多少靠学习者个人,有效教学的因素也不存在,所以基本上就是外行设计出来的东西。

英语软件为什么能受到追捧

可是,如果软件真的作用甚微,那么它那么大的销量哪里来的呢?深入分析一下,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个因素,而这两个因素,都跟第二语言习得没有太直接的关联。

第一个因素就是IT的时代色彩。

台风来了,你把一头猪放在风口,它都能飞上天去。在数码时代,诞生了很多英语学习软件,它们拼命做广告、拼命宣传、拼命渲染,然后拼命开发新产品,说白了,就是一个借着IT风力扶摇直上的发展模式,它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真东西。 

第二个因素是软件教学比较容易迎合美国中小学教师的需求。

美国的公立学校和义务教育制度就是一个有效地体系,软件在这个方面就很符合教师和学校的需求。

我儿子现在的小学,英语(母语)阅读教学使用两套软件,数学用一套,打字用一套,都是学校或学区统一“团购”的,他班上的老师还在使用一个免费的德育/行为管理软件。学校和学区这样的大户,自然也是软件推销的主攻方向。因为现在儿子学校英语学习者比例很大,对应于这个群体的一些拨款要专款专用,学校拿出来的预算方案之一,就是团体购买“罗塞塔石碑”的英语学习软件。软件和网络教学在今后学校里的分量越来越重,怕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图集来源网络:美国教师最常用的十款教育技术工具)

英语软件强在计算而不是演绎

软件大概能发挥一点作用的情形了。这就是零起点的成年学习者,对着软件掌握那么一些个词汇,就能对付出门休闲旅游之类的目的了。

这时,跟着软件学习,不受教师教材地点时间限制以及没有同伴压力带来的尬尴等优点就体现出来了。其实,这里本身有一个关键的语言学因素,就是一门外语要能够对付,其实几百个词汇就够了。

当年上海十里洋场,好些个给外国人服务的、汉字都不认识的中国人,能用“洋泾浜”(按《上海闲话》的作者姚公鹤的说法,这是一种 “以中国文法英国字音拼合而成,为上海特别之英语”)进行沟通,就是很好的实例。 可以很快对付最简单的口语,或许是这个软件的卖点,也是它处处打广告欢迎免费尝试的底气所在吧。

结合中国学习者的具体情况来看,我们零起点的英语学习者几乎没有,而且抱着糊弄上几百个词汇就出门旅行这个目的学习的人也几乎没有,留给我们使用这个软件的空间就很有限了。

我现在在带的一个9年级小留学生,学校里在用,她就抱怨说,学了好久,还是在说“grandfather”、“grandmother”,完全浪费时间。她认为的浪费时间,是因为她在国内已经有多年的英语学习基础了。可是这样的名词本来语义上就跟母语一一对应,就算是零起点的成人学习者,也根本没必要再去跟着图片“建立概念”了,直接用母语翻译来学习就可以了。

再则,这里“grand 名词”的复合词构成方式,又很符合汉语的特点,于是一系列的“granddaughter”“grandson”之类的词汇,和结合的再松散一点的“grand jury”(大陪审团)、“grand election”(大选)和“Grand Canyon”(大峡谷)类似表达,对中国学生来说就可以统统在一条线上解决了。

软件对于学习语法规则、构词法规则,则都不太灵光。规则的关键就是能够演绎,可以举一反三。而软件的强项却是计算,而不是演绎。

崔晓玲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德媒:中国人不值得尊重 再抢"藏独"旗就报警伺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