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龄留学生独白:我的勤奋激怒美国寄宿妈

2014-12-22 16:59:27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在美国那十个月的心酸,从来没有跟人完整的讲过,别人问起美国怎么样,也是草草回答还好的。

低龄留学生独白:我的勤奋激怒美国寄宿妈

环球网讯 这是一个高中去美国做交换生的厦门女孩的独白,虽然讲述只有短短一年不到的经历,但读起来却颇有点惊心动魄。选择低龄留学(课程)有个很大的风险就是,孩子应对人情世故的能力还并不成熟,在面对复杂事件或性格复杂的人时,很容易像文中女孩一样受伤害却无处申诉。文中描述的寄宿家庭虽然只是个例,但这一个例中还是体现出很多中美文化及不同个性发生冲突时的真实反应。如果送孩子出国,如果选择的还是走读学校,那么父母要在前期教会孩子多少?这篇文章也给留学热带去不一样的思考。

在美国那十个月的心酸,从来没有跟人完整的讲过,别人问起美国怎么样,也是草草回答还好的。最近有关留学的分享越来越多,讲了很多和同龄人融入的问题,那就添加一段一个和同龄人融入没有问题,却在其他方面处处难过的人都故事好了。

关于留学年龄,孩子越小就越辛苦,但也是一种历练,还是应该问问孩子愿意不愿意。印象深刻一个朋友的孩子,坐在一旁笑说,自己有手有脚又有嘴,怎么会有问题。

看他坚定自信的眼神,我也想起了十六岁的自己。吵着闹着不愿留在厦门,八月份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飞过半个地球来到美国。踏上O’hare的那刻内心有无数的展望,想在这片新的土地上一展宏图和梦想。那份心潮澎湃是每个初来乍到的留学生都会体会的。

但没有想到的是,十六转十七这一年,过得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自己瞬间就老了十岁。

一、错觉

参加的是高中交换生项目,寄宿在芝加哥旁边一个小镇上一户美国local家里,主人叫作Regina,单亲妈妈,在当地的小学交文学和音乐,体型很典型的五十岁美国女人。领养了一个中国小女孩,Anna,十二岁,在伊利诺依夏天充足的大太阳的照射下皮肤黝黑,又有十几岁小女孩典型的干瘦。

踏进家门,看到井井有条的家,对Regina相当的敬佩,觉得一个单身女人可以做到领养一个小孩,并志愿接受一个中国交换生一年是一件崇高的事。尤其结合她的职业看来,觉得过往在电视上看到的关于美国人的描述是没有错的——他们虽然胖了点,但都有着较高的道德水准。

开学前的两周后相处得非常愉快,她们对我相当的客气,也相当的尊重我的想法。和Anna时常去湖里游泳,全家一起玩Scrabble,一起办party邀请附近的邻居来,我弹琴,Anna唱歌。中介打来电话询问,我们都给了对方最佳的评价。爸妈听到了也很开心,为了我在美国住在了这么好的一户人家而高兴。

开学一周后,才发现别人说美国高中生轻松云云的话,是部分骗人的。六门课中选了四门的AP课程(统计、物理、化学、世界历史),外加一门试探性的旁听课,天文。为了多一点学分,早上加了零小时课程,就是在正常上课前比别人早到一个多小时多上一门课,为此校车每天六点整停在家门口。加上要准备SAT和ACT,每天下午三点放学后跑完社团回到家五点多,就必须马不停蹄地在书桌前一项接一项地做。

AP作业写完写Mathlete(相当于奥数的东西)或者J.E.T.S(相当于各科奥赛的结合)或者Scholastic Bowl(相当于英语(课程)版三星智力快车)的练习题,写完开始看AP世界历史纠结的几十页阅读,看完开始背SAT单词做模考,模考完开始练ACTScience的速度,再之后为了竞选社长,还可能要赶一两个社团的企划什么。大概忙完已然深夜一两点。拉开被子一合眼就睡着,早晨五点起床洗个澡就一蹦一跳地去赶校车。

忙是忙,却也觉得充实,毕竟有种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的稚嫩奋斗感,却忽视了一件越来越明显的事,Regina和Anna似乎越来越不高兴。

于是有一天,辅导员打电话来同我说,你的寄宿家庭认为,你太专注于学习,分给她们的时间太少,她们觉得伤心。我想了一会,觉得是有道理的,于是答应会处理。之后便同Regina交流道歉。她说,没有事,中介之前有跟我说过中国独生子女的通病。

听到她说中国的独生子女,我愣了半秒,觉得这个词过分的stereotype(刻板印象)。中介张口闭口也是“你们来自中国的独生子女”,中介自己本身是华人,她说她以往接触过的中国交流生也很多都是这样,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做家务,也不融入进美国。

我感到委屈,据理力争,但是毕竟生活在别人家里,给你吃给你住,你却不理人家,人家当然会有想法。之后的生活就更加辛苦,每天除了之前要坚持的那些学业负担,还要做家务,辅导Anna学业,和家人聊天。在美国做家务其实并不是很累的事,把碗冲下装洗碗机里,衣服分下颜色放洗衣机再放烘干机,滚一滚完把碗拿出来摞一摞,衣服拿出来折一折就好了。

二、家务

是的,我天真的以为这个就是根本问题所在,我努力改了就会好的。之后在一个月,中介在月底的例行电话中突然跟我说,你知道吗,Regina给了C,这是最差的评价。我惊讶地问中介是不是弄错了,也告诉她我有在改呀,有做家务,有spend quality time with them,也有和Anna玩。

中介说,Regina说,一、你生活不规律,每天很迟睡;二、你并没有真的跟达到交流的目的,她们希望你能多跟她们介绍中国。

我很为自己很委屈,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辩解:“天呐,我今年高三,必须为自己上大学和高考(课程)想,作业那么多,我有什么办法,周围的同学想要进TOP 1% 也都是这么的辛苦的。而且我整天尝试地教Anna中文,她却对自己的文化感到鄙视,天天问我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地做假,又觉得中文无聊,中国的故事没有意思,我有什么办法?”

中介冷冷地回说,这里是美国,言论自由,跟你在中国的时候不一样。Regina就说了,你整天就想要进最好的大学,什么MIT什么年段第几。

我恳求中介不要forward给我爸妈这份report,他们知道了一样会七想八想地担心。但是中介说她没有办法,公司规定。于是两天后我妈在中国时间凌晨五点给我打电话,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辩解不清,便跟她说只是误会,我会找Regina谈的。

幼稚的我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不要让爸妈担心才是最重要的。于是便去找Regina 谈心,我们谈了很久,我也以为彼此是真的敞开心扉。我也告诉了她因为自己很要强所以总想要最好的,也可能是中国国情的原因。她说,她并不想给我C的评价,只是她觉得伤心,因为她感到我到美国只是为了美国的好大学,她们不过是工具。

于是我就理解的Regina的心态,更认真地想要去颠覆她心目中的中国独生子女印象。我几乎包下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每一周我都要跪在地上用抹布一楼一百多平方米的木地板用洗洁精抹一遍,湿布抹一遍,用拖把干一遍。剩下的房间的地毯和楼下的地毯吸两遍(最讨厌的是吸楼梯,小角落很麻烦),房子的三个洗手间彻底的清理,包括马桶和浴缸。

家具要擦一遍,Regina家很田园风,家具很繁琐。一旦有Party,一大堆的碗筷洗碗机没法装下,就要手洗,客人看到我一个人在刷啊刷就跟Anna半开玩笑地说怎么可以这样虐待我,让她来帮我,她过来冲了一个盘子跑回房间不再出来。冬天要扫雪(经常摔倒),伊利诺伊下雪下得早。

经历了一切最后却发现其实她们一家并不感激这些,对于Anna,我越容忍她,她越欺负人,而Regina,我却一直都猜不透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她依然对中介说我不好。

最糟糕的一次是整理Regina家车库,发现她们家之所以井井有条是因为杂物都往车库堆了,把所有大大小小的东西搬出来,扫地冲地灰尘是无以言表的厚,再归类那些大大小小的东西,没用的扔了,不要的摆到外面garage sale,有用的擦干净放整齐。从周六的早晨六点一直到下午四点,终于我把原本停不下车的garage整理得可以停下Regina那辆大众了。

开心地跑进去,Regina在睡觉,Anna刚自己微波了点东西吃,见我进来问我可不可以帮她收拾下碗筷,她总是问得很礼貌,所以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她就跑去玩电脑了,我气结,但想想也就两块碗,但看到盘子里有一整块的chicken breast没有吃,就问Anna怎么不要了。她说不喜欢吃chicken要倒掉,我一时愤青了跟她说你知道还有很多人被活活饿死的吗?她说,right, like I care. 于是她说你要你就pack起来好了,就跑走了。好吧,想想就忍了,收拾完东西,Regina起床,我跟她说garage都收拾好了。她很开心地谢了我。我也很开心。于是下楼休息了。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Anna跑了下来,我在睡觉,她立刻开了灯,我被叫醒,起来茫然地看着Anna, 她冲过来掀开我的被子,说,Mom wants you. 于是我上楼,Regina在车库里翻箱倒柜找东西,我更加茫然了,问Regina “what’s going on?”她瞪红了眼睛问我,你卖掉了一个长长的,银质的,有两个灯泡的灯了吗?我回想了下说,对啊,你说家具都可以卖的呀。

Regina立刻就掉眼泪了,说那是我妈留给我的呀。Anna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小声加了一句,she’s dead. 我就郁闷了,委屈地说你没有交代我呀,你跟我说家具都可以卖的。Regina做要晕倒状,我就被吓到了,马上跟她说我去找回来。

飞奔走穿上衣服,一路狂奔了3 miles ,打了很多个电话问同学路怎么走,找到了印象中买了这个家具的邻居那里,敲门,没有人,等了半小小时,回来了,我说明了事情,道歉再道歉,花了三倍的价格把灯赎了回来,回家的路上已经再也没有力气跑了。扛着小破灯,委屈得要死,心想,这么重要的灯你放在车库里蒙灰尘做什么!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到了天黑才到家。很累也很难过,所以什么都没有说,把灯摆在了客厅,就去洗澡了,差点边洗澡边睡着。

意料之中地第二天中介又来电话了,劈头盖脸地骂我为什么做这样的事,事后也不懂得赔礼道歉。很累也没有争辩,只是不停地说着I am so sorry. 中介叽里呱啦了一个小时,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我靠在床上,沉默了半小时,直到Anna叫我上去洗碗。


我以为这就是最无厘头的委屈了,却没有想到还有那么多事等在后头。

第二页 独白关键词:请假 意外 折磨

第三页 独白关键词:了结 醒悟 新起点 后记

独家策划:留学锐话题

低龄留学热 家长被迫送孩子出国?

中国留学生心理状况分析:迷茫压抑缺朋友

刘静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更多精彩,请登录环球网 http://www.huanqiu.com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上985我发现,读书是多数的捷径"

地震了还排队刷脸出宿舍楼?校方回应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