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饭碗在褪色:高福利时代远去 公务员本色回归

2014-12-31 17:29:33 来源: 北京晚报(北京)
0
分享到:
T + -
冯楠(化名)表示,其实八项规定并非分水岭,在此之前,公务员的各种福利待遇就一直在不断降低。

金饭碗在褪色:高福利时代远去 公务员本色回归

北京晚报讯 2015年国考多项核心指标出现5年来首次下降,国考热终于降温;一封县委书记辞职信网上热传,有媒体称第三波“公务员离职潮”已经到来。无数人艳羡的“金饭碗”似乎已经不再那么诱人了。

临近年底,冯楠(化名)工作的某市属政府部门的大院显得格外冷清,往年“汇报工作”的旺季,下属单位来人络绎不绝,各种礼品也花样翻新。“现在连台历都得自己买。”作为一名副处级公务员,冯楠正在适应这种变化。“礼品没有了,各种会议邀请明显减少,开会的交通费、答谢费也没有了,就是有人送也不敢收。”

他表示,其实八项规定并非分水岭,在此之前,公务员的各种福利待遇就一直在不断降低。“福利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各种方便和特权也在消失。”不久前小学同学拉冯楠一起创业,他有点动心,他的身边,已经有同事离开。

频频遭质疑在“哭穷”

“经常有人问我,当一名公务员可以赚多少钱?关于这个隐私问题不方便回答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们,自从干了这个行当,喝酸奶开始舔盖了,吃薯片开始舔手指头了,吃泡面开始喝汤了,最最明显的是吃益达不敢两粒一起嚼了……”当冯楠把这个段子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后,回复的几乎全是调侃和质疑:“哭穷呢吧?别装了……”

冯楠觉得自己被骂得有点冤,他说这个自嘲的段子在同事中流行很广,“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公务员这几年待遇一路走低是事实,可是说出去大家都不信。”一时冲动,他把工资条晒到了中学同学的微信群里。

“一共实发6524元,包括职务工资、级别工资、生活性补贴、工作性津贴、通信工具补助等,应发8000多,扣住房公积金、医保和税之后,每月工资就是6000多,这就是一个副处级公务员的全部收入。”

冯楠没想到的是,此举并未使质疑声消退,反而更大了。“公务员谁靠工资吃饭呀?更何况还是处级?”听了这话,冯楠唯有苦笑。

“这个工资水平,还是两年前公务员涨薪之后的结果,那次涨薪把以前节日补贴和年底奖金都涨没了,所以实际拿到手的钱不增反降。”冯楠告诉记者,北京公务员2012年上半年进行了规范工资,其实是为了回应社会对公务员工资不透明的质疑,表面上看工资一下子提高了1000元左右,实际上是把每年底发的8000元的年终绩效考核奖金和元旦、春节、五一、十一发的4次1000元奖金(即四节奖金,所有北京事业单位都发)统一平摊到每个月工资中,以后这些奖金就不发了,所以实际上对于大部分公务员而言,根本没有涨工资,而且由于工资基数大了,导致个人所得税、公积金扣除增加,对于很多人而言实际收入反而下降了。

“各种福利这些年已经逐渐消失,公务员的高福利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冯楠慨叹。

鸡蛋筐积满了灰尘

10年前,冯楠硕士毕业,在一家新闻单位工作两年之后进入政府部门,从科员做起。“头一个月的工资是2000多元,拿到之后特别失望,其他去外企、国企的同学,最少都是5000起步。”然而,让他心理平衡的是终于在北京落了户,“网上说北京户口值上百万呢,虽然这钱摸不着,但毕竟算是扎下根了。”

很快冯楠发现,虽然工资条上钱不多,但是生活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艰难。隔三岔五总会发点钱,各种名目的补贴,有的甚至连名目都没有。“每月有2000元的住房补贴,1500元的交通补贴,此外每年还有3000元的防暑降温费,2000元的购物卡,年底绩效工资8000元,其他没名目的就记不清了。”

最让冯楠感到舒服的是,过日子几乎不用支出。“首先是吃住不用自己花钱,单位给单身汉提供宿舍,离单位一站地,两人一间,条件还不错。”至于吃饭就更方便了,从早餐到夜宵都可以在单位免费吃。“食堂伙食不是一般的好,自助花样特别多,荤菜素菜几十种,还有甜点、水果和酸奶,当时我们一群单身汉都特别喜欢加班,没事也在单位待着,从早到晚蹭白食。”

结婚以后冯楠不再整天吃食堂,却也无须去超市买菜。“米、面、肉、菜、油、鸡蛋几乎什么都发,除夕的时候食堂甚至还做好了年夜饭可以打包带回家。”这些食物据说是有机种植基地特供的,市场上难以买到。为了装每月发的10斤鸡蛋,冯楠特意像老同志们一样,买了一个可以折叠的鸡蛋筐。

除了食物,单位还发洗发水、沐浴液、香皂、洗衣液、牙膏等所谓“劳保用品”,每季度发两大包。“根本用不完,怕过期就到处送人。”

可是这样的幸福生活如今已经成了回忆,优厚的福利逐年取消,现在工作餐虽然不贵,也要自己刷卡,东西已经很久没发,“当然月饼和元宵更不用惦记了。”鸡蛋筐在冯楠的办公桌下积满了灰尘。

福利房先默默排队

福利分房是公务员最让人眼热的地方,也是他们“超国民待遇”的特权之一,这个话题在冯楠的单位里也相当敏感。

“我们单位确实分过房,说实话,不少年轻人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谁都知道,我们这点工资攒一辈子也不够在北京买房。”

冯楠分到这个单位的那年,单位集资在西四环建房,“当时附近的商品房5000多一平方米,单位卖2500元一平方米,20多万就能买一套两居,可惜我没赶上。”冯楠现在住的房子是2009年单位团购了一批经济适用房卖给大家的,“在郊区,周边商品房8000多,单位卖5000多,很多人觉得不够便宜,而且经适房以后交易有困难,就没要,这才轮上我。”

没有人知道这次分房是不是最后一次,因为单位分房的排队还在默默继续,新来的年轻人还在望眼欲穿地期待,“这样的形势,估计以后分房很困难了,大家虽然心里都清楚,可是又抱着一点幻想,像是画饼充饥。”

与福利分房一起消失的还有公费医疗,2012年起,北京市公务员正式实行医保,和所有人一样拿着医保卡去医院看病了。“其实原来公费医疗特别不方便,得去定点医院,转院也很麻烦,但似乎是一种待遇和特权的象征,现在这种心理上的优越感也没有了。”

政府部门公务员子女上学的便利也随着今年“共建”的取消而变得不再那么便利,“以前小学、中学都会给我们一些共建名额,孩子基本都可以去不错的学校,最起码是区重点,以后可能比较困难了,虽然还是有一定的渠道,但是控制很严,内部竞争会非常激烈。”冯楠的孩子明年上小学,他正在为此发愁。

敢离开的人并不多

当公务员身上那些超国民待遇和诱人的特权一点点褪去之后,剩下的是什么呢?

“现在我们端的确实不是金饭碗了,要是想着找发财捷径,捞油水好处,养尊处优,以后恐怕不容易了,但我们端的还是铁饭碗,最起码不用担心失业。”冯楠这样评价公务员的职业,“公务员正在回归为国家管理团队的普通一员,就是所谓的公仆,如果是因为特权和好处而万人争抢,那肯定出问题了。”

虽然福利待遇大不如前,但是真正打算离开的人并不多,“毕竟铁饭碗也还是值得留恋的,体面,没什么风险,退休金也高。”冯楠表示,其实大规模的离职潮目前并未出现,他自己正处于这样的去留纠结中,拿不定主意。

不久前,冯楠的一个同事辞职去了一家企业,“不全是钱的问题,在企业一个比较低的职位也可以决策很多事情,而在机关,决策者很少,即使到了相当高的职位,也依旧是一个执行者。”冯楠表示,下决心离开的都是有一点“野心”的人,而且为此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和资源,出去以后大多干得不错。

虽然褪去了金色,但是打破铁饭碗依然需要很大的勇气。

chenlian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你都30岁了,还这么不懂人情世故"

“熊孩子”在14楼扔石头玩,一婴儿被砸骨折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