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生SVP亚当•布莱克眼中的在线教育

2015-01-13 11:11:00 来源: 多知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现在在线学习产品很热门,很多公司的产品看起来很炫,很现代,利用到很多的社交媒体。但是如果从学习者是否会坚持使用,以及能够对学习者产生多大的影响上来看,答案却大多数是否定的。

访培生SVP亚当•布莱克:国外高管眼中的在线教育

多知网1月13日消息:今年是教育行业“大数据”概念出现次数最多的一年,几乎所有的在线教育项目都和大数据扯上了关系。在一个个新项目和新公司热切的投入到在线教育这个领域时,已经在混合式学习领域里研究了数十年的培生是怎样做的?

培生高级副总裁亚当·布莱克在学习效能领域研究了十余年,经历了美国在线教育从爆发期到平稳期,这位表情生动的老外在接受多知网专访时,用他的视角介绍了培生在线产品的思路调整和他眼中的在线教学。

在线教育产品最重要的特点是反馈, 纯在线产品很难成功。

多知网:北美市场的在线教育市场已经比较成熟了,您比较看好哪种类型的产品,中国的产品有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吗?

亚当·克莱克:我不懂中文,所有还没用过中国的在线教育产品,但是我对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的在线教育产品进行过深入的了解。

如果只是纯粹的在线教育产品,没有老师的参与,不会太成功。虽然现在在线学习产品很热门,很多公司的产品看起来很炫,很现代,利用到很多的社交媒体。但是如果从学习者是否会坚持使用,以及能够对学习者产生多大的影响上来看,答案却大多数是否定的。

比较好的在线教育产品会把老师授课和在线工具结合起来。既有老师带给学生的一些个人体验,又融入了在线产品的重要优势—让学生练习。

多知网:您觉得成功的在线教育产品最重要的特点是什么?

亚当·克莱克反馈。

在线教育带给学习的最大机遇是,鼓励学生练习,帮助学生了解他们的薄弱环节和困难在哪。不管是培生,还是其他公司提供的在线产品,能够给学习者带来好的学习效果的产品都有一个统一的特点---给在线学习者提供智能反馈,可以根据学生的表现,在哪里出现了错误,根据这些提供反馈。

约翰·海蒂(John Hittie)教授研究得出,不管是在线还是非在线学习,对于学生而言,他们产生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反馈。这也是一个好的,成功的,在线学习产品的特点。

北美在线教育热潮下,培生的产品思路也经历了“由分到合”

多知网:从2013年开始,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就非常热,很多投资人进入,也有很多新公司加入,当下的情况和当时美国的在线教育热潮的情况很像。

亚当·布莱克:非常巧,我在北美工作的时候正好经历了美国在线教育市场的爆发期。10年前,针对学校的高等教育,出现了一个在线教育产品发展的热潮。当时市面上有很多新成立的在线教育公司,他们所做的产品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是学管产品LMS(Learning Management System)。一般性的在线教育产品都可以归为这一类,比如智能黑板。这个系统的特点是没有任何内容,是一个空的平台,这个空的系统要由教师去添加内容;

第二类是针对某一特定学科的学习产品。这类产品的研究理念是如何教授某一个学科,比如英语、数学、科学。

在过去的10年里,我们发现第一类产品(LMS)在管理学生上很不错,比如管理学生的出勤率,某一科目的分数和表现情况。但是涉及到具体学科的具体学习,这种产品就有缺陷。

培生的很多产品都是针对不同学科去开发的。但是对于学校而言,他们往往需要统一简单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分散到不同学科的不同产品,那样在管理和使用上都会更复杂。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基于培生全球4500万的用户,一直在找如何结合这两种模式,有很多经验,也有很多教训。

多知网:具体是如何结合的?

亚当·布莱克: 早在LMS产品刚在学校普及的时候,我们开始尝试在这些平台里面搭载内容。但遇到了一个问题,就是LMS产品过于一般化,能很好的适应于管理学生却无法适应于具体学习。即便我们在这上面加入英语、数学、科学这些学科内容,这些内容也必须是一些宽泛而标准化的内容,无法做出特点。学校很喜欢用LMS产品,但是LMS产品无法实行个性化教学。

现在我们的解决方法是,不再基于LMS平台添加内容,而是专门针对不同学科,开发出适应于不同学科的技术。学生进入到这个系统后,界面是统一的,然后再进入到不同的学科的学习中。相当于将很多个性化、学科化的内容整合在一个大平台中。这样,在管理上也比较简单,因为都使用的是一样的界面,但是又能针对不同学科有不同的成果。

多知网:My English Lab是否就是基于这个理念设计的?

亚当·布莱克:是的。

针对英语语言学习制定教学法,捕捉学生在英语学习中的常见错误,并且基于这些错误做出反馈。仅仅就是这一点,对技术的要求已经很高了,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完善的系统构架去实现。

另外,对单独的学习者做数据的捕捉分析。比如通过他们的分数记录进行反馈,如果一个学生得了75分,我们可以捕捉并分析到其中每个指标的数据。

结果,or体验,如何解决学习效果和体验的矛盾?

多知网:学生的配合度不够,是老师常常遇到的问题。这一点在线上尤其明显,少了课堂的监督,如何解决学生配合度的问题?

亚当·布莱克:这是一个全球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学生会面对,世界各地的老师都会为此苦恼。因此,在学生学习之前了解学习动机非常重要,也就是为什么要学习?

不同的国家,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在不同阶段的学习动机都不同。幼儿园的孩子可能是为了取悦父母,初等教育的孩子可能是同辈的竞争压力,高等教育的孩子可能是升学问题,最后还有择业压力。

了解动机后,让学生配合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家庭作业。比如让老师对家庭作业评分,老师在下一节课讲到上节课的家庭作业。我们曾做过一个调查,针对于同样的教学产品,同个国家的每所学校产生了哪些差异。我们发现,学生表现更好的学校就是老师会把家庭作业作为课程分数的一部分,或者作为在下一节课授课的材料。

多知网:培训行业常常被界定为服务行业,但是学习又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如何解决学习效果和学习体验之间的矛盾?

亚当·布莱克:对于每一个产品,我们都会更加清楚的去界定要达到的成果是什么,比如华尔街英语,我们设定了12个成果,包括英语水平的提高和学生满意度。我们有专门的衡量指标评价英语水平提升。另外,在学习体验的满意度上,还包括对老师和校区的满意度,比如教学区的环境是否让人满意,地点是否具有便利性。

多知网:中国的新东方和培生收购的巴西培训机构Grupo Multi都非常重视娱乐化的教学手段,您研究了十多年的学习效能,如何看待这些娱乐化的教学方式?

亚当·布莱克: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参与对于了解学生和鼓励学生是非常重要的,让老师采用娱乐性的活动对于活跃气氛也非常重要的,但这一点不可能代替老师在课前对教学方法的准备和设计。

这两者应该是结合起来,而不是混为一谈。老师需要了解某一个课程的设置和要达到的效果是怎样的。在实际的教授过程中,老师确实可以起到魔术师的作用,让课堂变得非常生动。但是,两者不能互相取代。

多知网:目前有个新理念,“用造星模式培养老师”,很多韩国培训机构就会用艺人的方式培训和选拔老师,您怎么看?

亚当·布莱克:这个我不太了解。但是学习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是需要付出努力的。虽然过去了很多年,出现了很多新的技术手段,但是这个事实还是不会改变。

即便是在不同的国家,教育的本质在全球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的两次PISA测试(2009年和2012年)中,上海成为表现最好的城市之一(之后是新加坡、韩国、台湾)。经济投入只是一个方面,因为美国对教育的投入更大,更主要的是上海所处的文化背景,家庭对教育的观点等等。

如果现在有更好的、更新的鼓励学生参与课堂的方式,这是好事。但是我们不能够把对于学习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学习混为一谈,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让学生是发自对知识的兴趣而推动他们去学习。这个本质,即时是几千年过去后,也不会改变。(多知网 邱珣)

chenlian 本文来源:多知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好的声音,是你的第二张脸

华中科大通报硕士生坠亡:导师停招研究生两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