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排名成“消费者指南” 想要靠谱不容易

2015-01-19 10:36:07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很多大学嘴上说着排名不靠谱,行动上却还是会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名次,一边高声质疑,一边偷偷查找竞争对手的位置。

大学排名想要靠谱可不容易!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讯 1月16日,《中国教育报》报道称,时下,国产大学排行榜层出不穷,在不同的大学排行榜上,同一所大学排名不尽一致,有的甚至相差很大。近年来,国内有近20个机构和学者,发表了超过50种不同类型的大学排名,但质量参差不齐。

根据2013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共有普通高等学校2491所。如果简单了解一所学校平均需要10分钟的话,了解所有学校需要超过415小时。即使增加了筛选条件如地理位置、学校规模等,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锁定理想的大学。归根结底,考生想根据自身学习情况有针对性地了解学校,想在学校间进行比较,从而迅速锁定“性价比”最高的学校。这时,没有什么比简单粗暴的排名更受欢迎。

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以下简称U.S.News)长期负责排行榜工作的执行编辑萨诺夫介绍:“早期,搞排名纯粹是为了杂志的市场推广,之后,在消费者的批评、建议下,他们开始将排行榜细化,并提供分数细节等信息。”事实上,几乎所有著名的大学排名,如《普林斯顿评论》年度大学排名、《福布斯》大学排行榜等,都由私人机构进行操作,大学并没有义务配合参与。

然而,随着高等教育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大学排名逐渐变成了不可或缺的“消费者指南”,同时也成为高校间进行校际对比的重要参考依据。根据哈佛商学院的一项研究表明,学校在U.S.News中的排名每提升一位,其收到的申请数量即有1%的增长。因此,很多大学嘴上说着排名不靠谱,行动上却还是会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名次,一边高声质疑,一边偷偷查找竞争对手的位置。

排名靠谱不容易

各类排名指标繁乱,由于排名结果受很多因素影响,其客观、公平性也饱受质疑。立体的学校经过排名的线性简化,是否仍具有代表性?排名目的、指标体系、统计方法等任何一点改变都会对最终结果造成冲击。因此,学校还是那个学校,没做任何改变就被贴上不同的价签,普通“消费者”如果不仔细研究排名背后的指标和算法,难免会感到困惑。再加上一些排名机构标准制定得不够严谨,过程不透明,数据不公开,这样得出的排名不但不能发挥积极作用,反而会误导关注者。

为促使大学排名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得到更合理的理解和解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欧洲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和华盛顿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于2004年发起成立了大学排名国际专家组(简称IREG),并在第二次会议上,讨论通过了一系列高等教育排名的质量原则和操作范例。由于会议在柏林召开,该范例被称为“高等教育机构排名的柏林原则”,对排名目的、指标设计与权重分配、数据收集与处理、排名结果公布这四个方面进行了规范。

高等教育机构排名的柏林原则

排名的目的:

1.排名应该成为对高等教育的投入、过程和产出评价的众多方法中的一种。

2.排名应该明确自己的目的和目标群体。排名的设计应该和目的相一致。

3.排名应该认识到高等教育机构的多样性并考虑到它们不同的使命和目标。

4.排名应该清楚数据来源范围和数据背后的含义。

5.排名应该考虑被排名院校所处教育体系的语言、文化、经济以及历史背景。

指标设计与权重分配:

1.排名方法应当清楚透明。排名方法的选择应该清楚明确。

2.指标的选择应该基于指标的恰当性和有效性。

3.尽可能优先评价产出而不是投入。

4.指标的权重分配(如果有的话)应该非常明确并且尽量保持稳定。

数据的收集与处理:

1.排名应该有一定的道德标准并采取好的操作方法。

2.排名应该尽可能地使用审核过的、可核实的数据。

3.排名使用的数据应该是按照科学的数据收集过程所获得的。

4.运用各种手段对排名活动本身进行质量保障。

5.采用体制性的措施增强排名的可靠性。

排名结果的公布:

1.提供有关排名制作的所有信息,使得客户能清楚地理解排名是如何得到的,并且允许客户自由选择排名结果的展示方式。

2.通过一定的处理消除或降低原始数据中的误差,并且通过恰当的组织和公布方法使得错误可以被校正。

耍小聪明也能行?

即使排名严格遵守柏林原则,从指标设计、数据收集、结果公布等各个环节都做到严格把控,它就一定能起到积极作用吗?如果学校只为提高排名,有很多“捷径”可以走。美国院校研究协会曾在2009年论坛上讨论过一所为排名做出特殊“努力”的大学——克莱姆森大学。

克莱姆森大学采取了一些措施,将自己在U.S.News上的排名从第38名提升到22名,虽然这些措施并没有真正提高大学的办校水平。比如,U.S.News把“班级人数小于20”看作是学生在校体验的衡量依据,克莱姆森大学便把原本20~25人的小班课缩减到十八九人,让大课人数进一步膨胀。尽管该校并没有增加课时数或提高师生比,但却在“课堂人数”上表现出了进步。另外,该校在招生时更加强调GPA和标准化考试成绩,不断查看现有SAT平均分,以此判断是否要在下一轮招生时再次提高SAT分数门槛。此举看似无可厚非,但作为一所公立大学,仅对能够帮助提高排名的学生开放机会,难免引发质疑。

不仅如此,克莱姆森大学还在数据表达上做足了功课。在向U.S.News提供财务信息前,该校尝试各种定义和分类方式,尽最大可能在账面上增加学术支出,减少行政开销。

为提高“校友参与率”,该校募集尽可能多的5美元校友捐款。最后,校方坦承他们并没有客观公正地填写校际互评的“声誉调查表”,而是通过给别的学校打低分来提高自己的相对分数。

而耍这种小聪明的,并不是只有克莱姆森一所大学。当提升名次成为一种迷信时,本末倒置的现象随处可见。在中国,类似的情况也并不陌生,正如北大原校长许智宏说的那样,“大学排名像是悬在中国大学校长头上的一把剑,很多校长为了得到体面的排名,不得不按照排名的各项指标进行学校建设,导致中国很多大学没有了特色。”

对于高校来讲,排名提高的确是一件有面子的事儿,既是对之前工作的肯定又可以增加学校的吸引力。但排名仅仅是学校被认识和了解的众多渠道之一。比如深泉学院,虽然几乎没人说得出它的排名,但听过它的人都忘不了这是一所怎样的学校。学校或可花更多的精力找准自己的定位,明确优势,在宣传上加大力度。(来源:麦可思)

chenlian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教育部颁布中职三科课程标准 增设72学时历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