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有爱心还不够 要专业!

2015-12-11 16:59:06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0
分享到:
T + -
“不要以为他们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你就可以随便对待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支教,只有爱心还不够,还要责任和专业。”

康健
康健

康健,前北大附中校长。年过六旬的他,卸任北大附中校长后,加入了公益支教项目——美丽中国,担任教师培训及发展总监一职。当被问及加入公益组织的初衷时,康健说,农村的孩子更需要我。

两个故事:

不吃午饭的孩子

康健在退休之后,曾在北京继续办学,但在实地考察了一些农村学校后,他决定投身公益——“两者相比而言,农村的孩子更需要我。”

在考察农村学校期间,一些孩子给康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一群不吃午饭的孩子。

康健曾去过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县独坡乡小学,发现学校里的很多孩子不吃午饭。当康健询问孩子不吃午饭的原因时,一个孩子说,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弟弟吃不上学校里这么好的东西。

所以,这个学生把学校发的营养餐——面包、牛奶、鸡蛋都装在兜里,等下午放学了,带回去给弟弟吃。

来自斯坦福大学的越洋电话

最近,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越洋电话让康健思考了很多。康健在“美丽中国”的主要工作之一是培训支教老师,当他在广东做教师培训时,一位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学生经常来听他的课,并向康健咨询了很多关于支教的事。

康健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趣,但最近连续接到了这位学生打来的越洋电话。这位学生表示,12月份再回国,要继续和他商量支教的事。

从这位留学生以及那些加入“美丽中国”的大学生身上,康健看到了现在的年轻人对公益、对支教的热情。他们大多来自国内外的优秀大学,却选择了去贫困地区支教至少两年的时间。

“当这些年轻人来应聘做‘美丽中国’的老师时,不管他们能否应聘成功,都需要第一时间用热情和拥抱鼓励他们,我为他们的决定感动。”康健说。

(短视频)康健谈留守儿童 (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农村:

留守儿 童最缺失的不是教育

近年来,我们国家的留守儿童问题凸显。康健介绍,80%的留守儿童终年见不到父母。留守儿童也是目前康健最关注的群体。

留守儿童缺失教育,但他们更需要的是亲情,是父母亲对他们的爱。“这些孩子在上完课后,在想父母去哪儿了?中午吃什么饭?他回去之后可能还要打猪草,还要给残疾的爷爷奶奶做饭。”所以,康健认为,比提高成绩、保证升学率更重要的是,对留守儿童生活的了解和关注。

目前,我国贫困地区的孩子上大学的人数占少数,考不上大学的孩子也回不去农村了,他们将来做什么?这也是康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康健认为,真正的教育公平不是让贫困地区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用一样的课本,学一样的知识。

“现在的公办教育基本上是升学教育,让农村的孩子跟城市的孩子学一样的东西,对大多数上不了大学的农村孩子来说,这些知识对他们的未来,没有太大用处。”康健坚信,中国义务教育的实现是以农村儿童受教育的改善作为条件的,而这种改善包括了公平和优质。这种公平和优质,不是要让农村孩子和城市的孩子接受一样的教育,而是根据农村孩子的特点,因材施教。

哪儿有孩子,哪儿就要有学校

在江西全南县分水村,有一所学校只有一个老师和五个学生。这位刘老师在这个村做了35年的老师,即将退休了,一位东北大学硕士毕业的年轻人打算去接替这位刘老师。但是,由于“撤点并校”,这个学校可能将不再存在。

出于对这位刘老师的尊敬,康健去拜访过她,而且听了刘老师所上的课。康健说,刘老师的课很生动有趣。孩子们到集中办学的学校,需要走很远很远的山路。

在康健看来,就近入学很重要。一个孩子走一个小时甚至更久的山路才能到学校,或者一个三年级以下的低龄儿童要在学校住宿。“这么小的孩子离开家庭离开父母,到了寄宿制的学校。办学的条件、生活的条件这么差的情况下,他们怎么生活?他们需要的难道就是上课吗?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父母亲,需要的是亲情,需要的是乡情。”康健说。

1870年英国《初等教育法》规定,小学生的上学最远距离是1.5英里,中学生是3.5英里。如果在这个距离内,没有相应的学校,学生可以不上学,而违法的不是学生和家长。这条法规是康健所赞赏的,他提倡:哪儿有孩子,哪儿就要有学校!

(短视频)康健谈支教的年轻人 (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支教:

如果你只想去体验生活   请别去!

“不要以为他们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你就可以随便对待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康健认为,支教不是“到此一游”,只有爱心还不够,还需要责任感。

所谓的支教“到此一游”,是指有些人去支教是为了给自己贴一个标签——“我去支教了”、“我做了好事”,或者是为了体验生活,然后不到一个月就走了。

在康健看来,这样所谓“做好事”,其实对孩子们来说,是一种伤害。一方面,当孩子们对支教老师刚产生感情时,老师就走了,孩子们难以接受;另一方面,有老师的时候,他们就上课,老师走后,就中断教育,会产生强烈的落差感。

“如果你只是想去体验生活,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不如不去,孩子们可能更安静、更好一些。”康健说。正是出于这些考虑,“美丽中国”对老师的支教时间一直有严格规定——至少两年。

目前支教更需要专业化   尊重孩子

康健认为,目前中国的支教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专业度还可以再提高。所谓的专业,不是指知识的专业度,而是老师对孩子的尊重以及与孩子情感上的交流。

以拍照为例,康健希望支教的老师们能尊重孩子。有些支教老师爱给孩子们拍照,然后发微博发微信。康健并不主张这种行为,他认为老师要对孩子有最基本的尊重,在征得孩子们的同意前,不能对残疾孩子或者特殊孩子乱拍照。不能“拍你没商量”。

此外,师生的交流也很重要。有些孩子上课注意力不集中,老师会责怪孩子。但是老师不知道的是,孩子回家可能还要做饭,还有很多农活要做,很晚才能睡觉。如果老师不了解这些,只是一味地责怪孩子,会给孩子带去伤害。

“当老师和孩子心贴心的交流的时候,他会有一个情感的变化,进而产生学习的动力,才有可能提高他们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水平。”康健说,这比只是教给他们知识重要得多。

努力给支教老师更好的未来

中国不缺少有爱心、有公益之心的年轻人,但是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在贫困地区,支教两年以后,这些年轻人的未来在哪里?这也是康健在一直关注的问题。

康健在思考如何才能保证这些年轻人的未来。他设想,一方面,关注这些支教老师的成长,让他们获得资质并享受更高的福利,比如,支教两年后,送他们去读研读博;另一方面,现在的年轻人有创业的热情,可以把这些年轻人团结起来,把农村教育作为他们的事业,一起办学,一起改善农村教育。

康健的这些设想并不是空想,他和“美丽中国”的同事正在努力将设想落实。他们已经和当地的教育局,以及一些大学比如中山大学、云南大学等谈合作,希望能团结所有可能的力量,为支教的老师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提供一个更好的未来。(文/靶小曼 拍摄/王峥 栾正曦)

对话

网易教育:北大附中汇集了一批优秀的城市里的孩子,您做过多年的北大附中的校长,您也深入了解我国的农村教育。面对城市和农村教育的差别,您有什么样体会?

康健:北大附中是我国城市教育最优秀的代表之一。我觉得升学或者考试不是这一类学校该去追求的。我期待的是它要站在中国最前沿,到中国最先进甚至世界最先进的教育改革中去。

现在很多名校的主要目标是挖好生源,追求好的升学率。我觉得这一批学校如果还是以此作为目标的话,中国教育也有可能没有希望,他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中国现在的难题就在农村,中国的义务教育、基础教育,就是以农村教育的改变作为标准。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农村教育的水平,如果我们不能改变现在中国留守儿童的现状,我们无颜在世界上说自己是一个先进的教育国家。

网易教育:有人认为,农村地区的教育问题可以依靠在线教育来解决,您是否赞成这个观点?

康健:在一个四面漏风的破教室里,装一个发达的投影仪,然后放北大附中特级教师的教学,你能说这些孩子们就在享受优质教育了吗?我觉得有点滑稽。倒不如说让那些乡村老教师给孩子们讲这个民族的传统,比如,介绍侗族,给他们唱侗歌,然后跟他们一块跳舞,一块到山上去采药,那才叫生活,那才叫教育。

在线教育只能起到辅助功能,教育的根还是在于师生之间面对面的交流。另外,我觉得我们希望他们享受好的教育,但是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民族,或者把乡村里那些成长的根基断掉。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

张丹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张丹_NQ53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香港大学生为抵制普通话恐吓老师 校方:痛心难过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