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大校长:女人要做自己 不能以男人为标杆

2016-04-06 17:43:30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英国智慧课堂》,这档由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组织筹划的栏目秉承其先锋性和创新性,邀请了一批前沿科学家、知名设计师,以及精英企业家等行业先锋来访中国,为中国听众呈现英国教育的精彩之处。

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Nancy Rothwell
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Nancy Rothwell

本期嘉宾:Nancy Rothwell,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被任命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并因在医学研究上的贡献,被册封为大英帝国二等女爵士。

访谈背景:Nancy是曼彻斯特大学第一位女校长,在英国罗素大学集团中开了先例。本期《智慧课堂》,她将分享她的求学经历、管理曼大的感悟以及作为女性领导者所遇到的困难和挑战。

1.作为校长:很忙碌 没有一天是重复的

曼彻斯特大学校长谈管理曼大 (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Q:您本科是在伦敦大学学习生理学。您为什么选择这门课程?以及为什么选择这所大学?

A:我这个选择很有意思,因为生理学其实涵盖于生物学,它研究的是生理机理。但我14岁时就不再学习生物了,我的高中课程科目与别人的不同,我选了数学、物理、化学及艺术。我在大学首先选择的是艺术,但有一位博学的艺术老师劝我说,我的能力不足以让我以此谋生,于是我的第二选择就是数学,然后我觉得数学有一点无聊,于是我选择了生理学,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父亲是生物教师。我选择伦敦是因为我来自英格兰北部的一个小村庄,而那时候伦敦是最佳选择,而我就读的学校在肯辛顿的中部,这个地方很让人兴奋,这些选择并不是出于学业考虑。

Q可否详细说一说有关生理学课程的内容?

A我研究的内容主要是哺乳类生理学,就是哺乳动物的生理学,内容主要是了解心脏和血液系统的原理,以及神经科学和大脑。但在学习期间,我对极端环境下的生理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我开展了一项特殊的研究,研究人与动物如何适应高海拔、高压力、极寒、极热,或者食物和水的短缺。

Q您获得学士学位后,决定继续修读生理学的博士学位,您就读的是伊丽莎白女王学院,现在它是伦敦国王学院的一部分,是什么促使您继续学业?

A 我并没有任何职业规划,所以我进入大学时,对于自己想做什么,完全没有概念。我知道很多人有长期的职业规划,但我没有。但在我毕业的那一年,我从事了一项研究,试图了解为何某些脂肪细胞会吸收大量的营养并长大,使得人体发胖,而另一部分细胞却不易如此,我觉得这个研究项目很令我振奋,于是我决定继续读博,主攻肥胖症方向。

Q您现在是曼彻斯特大学的校长,同时依然从事学术研究,要平衡自己的不同角色,及其带来的责任会不会很困难?

A 不会,其实我不曾计划成为校长,按职业规划,博士毕业后我想当研究员,这也是我职业里做得最多的事。我想,应该是我承担的工作,最终把我引上了校长这一位置,事情非常凑巧,当时看来也很有趣。在我成为校长以前,我是一名副校长,再之前,我是大学的研究主管。我做管理工作之余依然是全职研究人员。但我成为校长之后,我做研究的时间显然少了,要平衡起来是很困难,但名义上,我每周依然腾出一天做研究,有时时间会被压缩,但我尽量每周腾一天。

Q 您的事业在过去和现在都启发了很多人,您觉得走上这条道路,您的教育经历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A 我觉得教育很重要,在学校时我有幸师从好几位启迪思想的理科老师,尤其是数学、物理和化学这三科。我父亲是生物教师,所以我家里有些有趣的东西,比如骨架什么的,很有趣,所以我觉得教育很重要。但我是在上大学之后,才选择以学术作为事业,这次也得益于老师给我的启迪,尤其是我的博士导师,他恰恰研究的是极限生理学,所以其实是因为我身边醉心于研究的人,把这种热情传染给了我,与其说是我学到的东西,不如说是这些人带我走上了这条职业道路。

Q 除了您从众教授身上感受到的热情,还有没有其它给您启迪的事物?

A有,那些对我的事业产生影响的人,对我的要求都很严格。他们说:“不要走捷径,你要做有挑战性的事情”;有时还用激将法说“哎,你还能做得更好”。他们还说服了我,那就是选择去做有趣且不同的事情,否则你很可能发现人生是如此无趣。我想是他们教会了我,不要害怕做不同的事情。

Q除了您的教授、您的动机、身边的环境,那些与您一同学习的学生集体,是不是也让您喜欢上了这种学术环境,并选择去攻读博士?

A 绝对是的。我总是告诉学生,不论你是英国学生还是留学生,如果你只是为了考取学位而上大学,那就白白浪费了许多东西,而且不会有太多收获。所以,不论是体育运动、社交活动、学校设施,以及结识各种人等方面,现在的学生能做的事情比我上大学时多得多:学习物理的学生可以去学中国文化;而文科生也可以学习编写程序。从体育到音乐到创意写作,你都可以去做。在大学有许许多多的机会,也有许多的挑战,因为你会见到世界各地的人,他们有着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观念,所以我认为上大学是一段能改变人生的经历。

Q 那么,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领导像曼彻斯特这样的大学是什么感受?

A 非常令人激动,感受颇多,有时候也很可怕。我刚刚听说我们去年的营业额超过十亿英镑,大学里有五万人,其中四万人是学生,一万人是职员。有时我环顾校园,发现新的大楼越建越高,还有成千上万的学生再过一个多星期就要来校报到,我会突然想,“我的老天爷”。那天有人问我,就是昨天在北京的会谈上,他问我“平时的一天是什么样的”,我说没有一天是重复的,非常非常忙,热火朝天。

Q:您提到了在大学里共有五万人,所以您实际上是在带领五万人的队伍,您在管理中,或在领导队伍时,有没有什么想施行的原则或价值观?

A:任何一个组织里,人都是最重要的组成,在大学里尤为如此。我觉得在领导上,有一件事很重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要尽可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他们持不同观点是常见的事情,而且那种观点未必有利于整个组织,但你有机会从别人的视角去看待问题。

你得去努力理解,为什么这群学生对一件事如此的不满?即使你没法改变什么,也要去理解,也许你做的决定其实是正确的。但是运营任何大型组织,你都绝对会依赖于代表。所以我带领学校的核心团队,他们也带领自己的团队,以此类推。

我试着把我的大部分时间,用来和全校的人见面。在一系列的安排里,我会访问大学的每一所学院,和职员们开公开会,和学生也开公开会,然后和下一级的人开会,就像和核心团队开会一样。我会去学生会,和他们展开讨论。所以即使我没法认识所有的五万人,我也争取让大学里的所有人都有机会与我会见,只要他们愿意。他们也许不想,但他们至少有机会。我还做了许多短片留言,并且每周更新博客,记录我做了些什么。今天早上我发表的那一篇,有一部分就是关于我的北京之行。

2.作为女性:做自己 不要以男人为标杆

曼彻斯特大学校长谈女性领导力 (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Q:2010年,您成为曼彻斯特大学校长,您是第一位担任此职位的女性,这在英国罗素大学集团中开了先例,这也显示出在这一行业内,男女领导者在数量上存在着些许的不平衡。您觉得是什么造成了不平衡?

A 我觉得答案不唯一,别人常问我这个问题,在罗素大学集团的24所大学里,在四年中我曾经一直是唯一的女校长,而现在有四位了,这种情况在逐渐好转。

但对于多数领导位置而言,女性还是偏少,其原因很多,而且毫无疑问,有家庭和承担能力方面的原因,毕竟学术要求很高,会占据大量的时间,这点肯定是原因之一。还有一点,就是女性榜样的缺失,你或许知道学校对学生的鼓励不尽相同,但有件事我觉得很重要,我反对无差别对待男性和女性,有些女性支持无差别对待。

我本来不想当校长,我不想申请当校长,而别人鼓动我去申请。后来我读到一本书,我改变了想法,这本书叫《Beyond the Boys' Club》。它是写给职场女性的书,在读到下面的内容时,我突然顿悟了。一般而言,男人面对新工作时,他们看了可能会说,我应该能做好一半的事情,或者我对一半的事情都有经验,我要试试;而女人倾向于说,我对一半的事情都没有经验,所以我不想试。换句话说,女性倾向于从消极方面看问题,而男性倾向于从积极方面看问题。所以我给年轻女性的重要忠告是,要看你会做什么,别看你不会做什么,不会做的可以学。

Q您觉得社会能做些什么来鼓励女性去这样考虑,或影响她们?

A我觉得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首先,是期许。在我的职业历程中,有很多次在我出席会议的时候,人们惊呼:“你是女的!”没错,人们几乎习惯性期许着屋里有十个男人开会,还有一个女人端茶倒水,而不是坐在开会的椅子上,这种情况多次发生在我身上,对家庭生活和照料的不同期许,无论是抚养孩子,还是照顾亲属之类事情,应该更不分男女。

我们有许多女性职员,她们工作非常出色,她们的丈夫甚至选择了留在家里照顾家人,因为女方的事业更为成功。所以我觉得要改变态度,改变确实在发生,更多的女性在进入高级职位,但是当你看到运营一个大型组织的人是女性时,你还是会吃惊,人们都会吃惊。

Q 很多人把您视为女性在这个领域的开拓者,就您个人而言,在您自己的经历中,您是否曾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

A 首先我不认为自己是开拓者。如果要说困难的话,我不认为那是因为身为女性而遇到的困难,这只是普通的困难,大多数做这类工作的人都要面对它。它有一点可怕,让你突然想着,我该怎么做才好。我在接手一个新任务时总会遇到困难。我年轻时听过一句良言:“永远要去选择前人做得不理想的职务”,这点我总做不到,因为我选择的职务,前人总是做得出类拔萃。我想我得到的经验是,别总是拿自己和他们比,因为你要按自己的风格做,要做得不一样。成为曼彻斯特大学的校长就是一个好例子。因为前任校长十分杰出,他的个性和风格都和我非常不一样。我看着他,心想:我不能这么做。但我必须做的就是认识到,不要学别人,就按自己的风格去做。所以,我觉得这种觉悟很有帮助,当然,每次你接手新的或重要的事情时,都会很伤脑筋。当你第一次对三千人做演讲时,或者你第一次必须为一个组织做出一个事关几百万英镑,或者数千人的决定,这就很难,也很可怕。

Q您认为,与男性领导角色相比,女性会带来什么不同的视角或方法吗?

A 这个问题已有相当多的分析,事实上女性倾向于对人,而男性倾向于对事,强调一次,这只是倾向。也有很专注于人的男性和专注于事的女性,但是总的来说,女性更能容人。我认识的多数女领导,不是所有人都倾向于以分散式领导思维来经营组织,换言之,她们并不是那种要单枪匹马率领大军的人,而是与别人齐头并进。如果要我比较的话,如果前任校长还在世,他一定会非常同意,他就是那种单枪匹马的领导者,而我则倾向于和我的核心团队组队工作,我们倾向于集体协作。我也认为,虽然不绝对,但是我觉得女性倾向于重视沟通交流,对我而言这很重要,我的事业里一直重视沟通。所以我总在想,我们怎么把这个信息传达给整个大学,我们怎么和学生交流,我们怎么和家长交流,我觉得女性会很重视这一点。不过另一点是,我觉得一般而言,女人可能会更脆弱一点,比如会为自己是否做错了而心力交瘁,或者挨批评时想“我应该往心里去吗”有时候你会想“我不想听,但我得听,我不喜欢,但我必须听”。

Q 对组织而言,使男女领导人的人数达到合理的平衡,能为组织本身带来什么好处吗?

A 这一点也已有很多研究,不过是在公司里,在我所知的大学里没有这样的研究。但对大公司而言,董事会里女性的数量,和公司的盈利能力存在直接的正相关性。不过,不能说它们因为有女性董事所以盈利好,也可能是因为它们本身就是好公司。但是,有大量证据证明,核心团队内有不同观点极为重要,因为如果你选了观点一致的人,你就可能会陷入群体思维,每个人都支持同一种想法,这很危险。

我觉得作为一个领导者,你需要的是敢于质疑的人。所以大家都同意说就这么办的时候,你需要有人站出来说“等一等,这方法可能不对”,所以我想要有多样性的团队,不仅是性别不同,更要有不同背景的人,不同视角的人,不同经历的人,我觉得这通常能够形成更好的领导团队。

Q 对此您愿意从工作中举个例子,跟大家分享吗?

A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我在一家大公司的董事会,我记得我们有一次在针对社会责任进行争论,争论公司应该做什么?当时所有女性董事都是一个想法,而男性董事全是另一个想法,不得不说,最后女董事赢了。这次的观点完全按照性别划分开来,有趣的是,甚至连处理这件事的公司职员也按性别划为两派,通常不会这么分明。

但有好几次,我经常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只有自己是女性的团队里。有时候你想策划开会的时候,总是“那个女人说”“等一等,还没安排女性发言呢”,或者,“为什么面试委员会里没有女性?”这不是男性有意排斥女性,他们只是没想到这一层,所以需要有人不断提醒他们,我们需要更多样的方式方法。

Q 这个例子很有趣,谢谢您的分享。我想进一步了解,您觉得是什么促使决定偏向了女性同事或者女性领导者支持的那一边?

A 我们只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这家公司非常有原则,我们坚持自己的观点,对公司来说这是正确的事情。到最后,无论是五年还是十年后,它一定会带来利益。所以男性动摇了,而我们不放弃,绝对不放弃,所以他们知道,我们比男人们更坚定,我们的立场都很坚定。

3.给女性的建议:放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业 你也能做到!

Q 许多中国女性会收看本期的访谈,您可否就她们的事业和职业发展提一些建议?

A 我给出的第一条建议是,选择喜爱的事业,未必要选择别人认为对你有利的事业,因为选择你真正喜欢、真正热衷的事业,你要做好就很容易,要下工夫也容易,所以首先你得选择真正喜欢的事业。我的第二条建议是要听听别人的建议,但有时也要敢于不赞成他人的建议,要做自己,不要违背自己的意愿,不要事事以男人为标杆,要忠实于自己。还有一点是,如我前面所说,多想自己擅长的事,不去担心自己不擅长的事,人人都要发现并克服自己的弱点,但要扬长避短,而不是没完没了地担心自己认为不擅长的事情。

Q很多年轻女性背负着压力,由家人或朋友来选择职业,或者以家庭为重。您能否给她们一些建议,帮助她们面对这种困境或者压力。

A 我会建议她们接受一些常规之外的建议,英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许多家长和老师都建议学生选择他们认为能通向好工作的课程。学会计就是一个好例子,许多人都建议学生去学会计。可你看看会计公司,他们也招收物理学家、数学家、语言学家,他们并非只招会计专业的人。换句话说,如果你喜欢物理或者语言,那就先去学,随后再学会计。试着脱离关系太近的人的建议,它们虽可能是好建议,但你眼光放宽一点,看看在其它行业里成功的人。说到底,你要过自己的人生,做自己的事业,所以大家的意见要听,但自己要选择,因为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过。

Q 您提到有时候鼓起勇气做事情很重要,跟随自己的热情也是如此,不要总被他人左右。你事业中有没有特别的例子,或学习中的例子,可以和我们说一说?

A 有,你说到跟随热情,很有趣,因为在曼大我们有一幢公共学习楼,那里全天对学生开放,楼很漂亮,那儿的墙上印着与曼大有关的人的名言,有一句来自于我,它引自《新科学家》杂志对我的采访,我不太记得我说过这句话,而且我肯定也是拾人牙慧,但这句话成了大标题,这句话是“听头脑的指引,但随心而行”,换句话说“要听取建议,但最终要跟从激情”。我想我所跟从的激情稍微有一些离经叛道,我去艺术学院学习艺术,没听从任何人的建议,也没听父母的建议。但是在学校时,他们要我坚持纯粹的学术研究,而艺术就马马虎虎,不怎么样,但后来艺术给我的事业帮了大忙。

Q 还有一个问题,在您的事业里,如果您能回到过去,有没有什么事情您想改变?或者做不同的决定?

A 有,在研究方面,在很多情况下,我都选择了捷径,我在职业半途完全更改了研究的领域,我觉得改得还不够早。因为我研究肥胖症时,我出了名,我受邀参加会议,有很多人资助我,后来我彻底转而研究神经科学,在当时这个决定很勇敢,也是我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我应该更早一些决定,而我选择了捷径。曼大的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安德烈·海姆说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如果你走别人走过的路,你可能发现路边的草全被吃光了。换句话说,想做出成绩,你必须找自己的路。而我觉得自己在就业初期对自己的选择不够勇敢。

Q 这些和您的研究比较相关,有关您的研究领域。那么您作为领袖、经理有要改变的地方吗?

A 我觉得,在一开始,我的第一个位置是研究主管,我那时又太过迟疑,我觉得那时信心不足,但是第一次当领导是很难的,你不知道怎么领导他人,因为在大学里你没有什么领导他人的手段,你并没有什么软性硬性手段,你完全依赖于说服和鼓励,希望他们会朝你指的方向走。我一开始有些犹豫,但我应该抓住机会,应该再勇敢一点,不够勇敢的话,要管理很难。同时我不想在新上任后看起来自信过头,我觉得要平衡起来很困难,我想在我做过的一些事里,缺乏自信等于我必须付出超过所需的努力。在事后这么说容易,在当时很难,因为担任新角色让我很担忧,我把能学的知识全学了一遍。然而其实,随着你越发自信,你会发现常常可以临场发挥,也必须临场发挥。

这句话送给年轻的女听众:放手做吧,你也能做得到!

完整访谈视频:


张丹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张丹_NQ531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学好了这个技能,副业挣得比工资多

奥迪停在小区不见了 竟被小学生开去上学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