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移民频道 > 正文

法官:梁彼得案重审动议被否决

2016-04-15 15:47:29 来源: 侨报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法官指出,州法规定想要以陪审员渎职翻案必须满足2条件:一是确实发生渎职,二是渎职影响到陪审团裁决。法官认为,公听会显示两个条件都未满足。

【侨报记者高诗云、崔国萁4月14日纽约报道】在经过昨天听证会上对9号陪审员瓦格斯(Michael Vargas)的激烈盘问后,针对梁彼得案陪审员说谎而举行的特别听证会今天下午继续进行。法官陈丹尼听取双方问询后,决定否决梁彼得案重审动议。

法官指出,州法规定想要以陪审员渎职翻案必须满足2条件:一是确实发生渎职,二是渎职影响到陪审团裁决。法官认为,公听会显示两个条件都未满足,因此否决重审动议。

非裔示威 州众议员巴伦:不在乎亚裔

U319P5058T5D92727F17DT20160414115935

州众议员巴伦与葛雷支持者合影,号为“受害家庭联盟”。(侨报记者高诗云摄)

U319P5058T5D92727F19DT20160414115935

州众议员巴伦(右)到场助威葛雷方抗议。(侨报记者高诗云摄)

抗议地区检察官汤普森的轻判建议以及梁彼得案延期宣判,数十名葛雷支持者周四上午在布碌仑高等法院外举行抗议示威。由非裔青年组成的鼓乐队和热舞团加入抗议队伍,在现场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示威的人群也跟随音乐节奏高喊“为了阿凯(葛雷)的正义”、“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气氛异常热列。

葛雷姨妈等亲属在多位涉警命案受害人家庭的簇拥下分别发表讲话,怒骂地区检察官汤普森,指其轻判建议违背了陪审团的意志,本应于14日进行的宣判也被推迟到19日,他们相信葛雷必将获得正义,决定按原定时间在法庭外举行此次抗议活动。

日前曾在支持葛利的集会上威胁发起暴动的州众议员巴伦(Charles Barron)在没有主流英语媒体在场时单独接受华媒采访,光明正大宣称“不在乎(I don't care)那些没有支持葛雷的亚裔中餐馆业主害不害怕。”

“你们亚裔杀了人,这些亚裔餐馆主如果有良心就应该站出来为葛雷伸张正义,如果他们没有这么做,那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是否担惊受怕。”

面对本报记者追问是否在乎亚裔受到伤害,而不仅是心里担忧时,巴伦立刻反问:“哦你知道究竟谁受到伤害了吗?你们只关心中餐馆业主,却不关心被杀的葛雷。”他再次强调不在乎亚裔餐馆业主现在是否害怕。

当本报记者再次追问他是否在乎中餐馆主的生命安全时,遭到其随身助理喝止,巴伦拂袖而去。

梁案陪审员: 父亲不算近亲 所以不算撒谎

由于9号陪审员涉嫌撒谎,纽约布碌仑高等法院13日就梁律师提出的重审动议举行公听,调查该陪审员是否曾有渎职行为(Jury Misconduct)。庭上,陪审员瓦格斯承认在遴选时知道父亲曾因误杀入狱,但又狡辩称因从小父亲不在身边,故父亲对他而言不是“亲近的家人”(close family),不在法官问题涵盖范围内,所以他的回答不算撒谎。

2

▲梁彼得律师陈盖博(中)、舍曼(右)及亚裔维权大联盟总召集人陈善莊(左)一同离开法庭。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3

梁彼得律师舍曼庭外接受采访。侨报记者高诗云摄

梁彼得被判有罪后,瓦格斯曾向记者透露,其父亲40年前曾同样因枪支走火误杀一个朋友而入狱服刑逾7年。但梁彼得律师核对法庭记录后发现,该陪审员在法庭遴选陪审团时,曾向法官表示他本人及亲属中没有被定罪的记录,从而通过审核成为梁案的陪审团成员之一。梁律师团随即以陪审员渎职为由提起动议,要求重审此案。

布碌仑高等法院13日下午2时30分准时就陪审员瓦格斯的问题举行了公听。当日梁彼得在四名律师舍曼(Paul Shechtman)、陈盖博(Gabriel “Jack” Chin)、罗百能(Robert Brown)及柯诗慈(Rae Koshetz)的陪同下进入法庭,全程面无表情,偶尔垂头不语。62岁的瓦格斯则作为公听证人坐上证人席,留着长长的花白络腮胡,神色自信倨傲。

4

陪审员瓦格斯就撒谎问题接受盘问。 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此次公听首先由梁彼得方进行问询。庭上,梁彼得律师舍曼首先盘问了瓦格斯的家庭背景。瓦格斯表示从未见过父亲一面,其父从小就不在他身边,和别的女性又组建了家庭,他甚至不知道父母是否正式离婚过,关于父亲的消息都是年幼时从坊间道听途说,他不清楚详情。

“那时候我年轻,住在避难所,父亲不在身边,我和一群男孩住在一起,听到的都是他们说:‘嘿,你知道吗?你爸当年……’”瓦格斯如此辩解。

瓦格斯岔话题 讥律师 顾左右而言他

当舍曼盘问他是否曾告诉记者其父曾因误杀坐牢7年时,瓦格斯矢口否认自己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反复强调“不确定”(not for sure)。但在舍曼和法官陈丹尼(Danny Chun)的再三追问下,瓦格斯当庭承认在梁案进行陪审团遴选时,他知道父亲确实曾经做过牢(did serve time in jail)。

而舍曼随即指出,在法庭挑选陪审团时,法官陈丹尼曾询问瓦格斯的亲密家人中是否有人因犯罪而被定罪,瓦格斯当时先是顾左右而言他,最终给出“没人,没人”的回答。该回答明显与事实不符,因而涉嫌说谎。

对此,瓦格斯狡辩称,当时法官问的问题是“你知道(you know)的人里有没有……”,而且问的是“亲密的家人”(close family),而父亲“从没给过钱,从没养过我”,因而其父既不算他知道的人,也不算他的亲密家人,不在法官问题的涵盖范围内,所以他回答“没人”并不算说谎。

然而舍曼立即指出,就在瓦格斯参加梁案陪审团遴选后的一个星期,他本人在脸谱上公开发布了一张他父亲和四个兄弟的合影旧照,而且瓦格斯的脸谱上还有许多他和同父同母的两兄弟Kenny和David的合影和互动,是不是真的不熟令人怀疑。瓦格斯只得玩弄文字游戏,辩称“你有一张父亲的照片,你知道(know)他,但你不了解(know)他。”

在辩方盘问过程中,瓦格斯表现极不配合,一开口就岔开话题,四处发散,还经常用讥讽和反问来回答,哪怕在应该表达“是”的时候也要用“功课做得不错”来嘲弄梁彼得律师,以致连法官陈丹尼都不时扶额,反复打断瓦格斯的滔滔大论,要求他只需回答“是”或“不是”。

经过2个多小时的辩方盘问,法官决定将检方的交叉问询定于14日下午2时15分,而依照原定计划,14日是梁彼得案的宣判日,因此计划随之推迟,改期至19日(下周二)下午2时15分另行举行。

陪审员脸谱成佐证: 1个月内连转7条仇警内容

在13日进行的梁案陪审员公听中,梁彼得律师舍曼指出瓦格斯还曾经在脸谱上转发过的大量反警内容,仅一个月内就多达七八条,并且其本人评论也表现出仇警倾向。舍曼在庭外指出,瓦格斯抱有明显的反警情绪,且非常热衷于担当梁彼得案的陪审员。

脸谱转评成为梁案公听的呈堂证供。在13日下午举行的公听中,梁彼得律师舍曼当庭披露了瓦格斯的部分脸谱转评,其中不乏大量反警内容,仅从2014年8月初到9月初的近一个月时间内,瓦格斯转发或评论的反警内容就多达七八条,甚至还在评论中称警察为“合法黑帮”(legal gang)。

庭上,舍曼一条接一条披露了陪审员瓦格斯的反警转评。

早在2014年5月8日,瓦格斯就曾转发一则警察打人视频,评论中高呼警察出了什么问题,指其没有为犯罪行为负责。

而从2014年8月10日到9月11日,瓦格斯更是在脸谱上接连转发了七八条反警内容,例如:

8月20日,转发一则警察拳打女性的视频,评论称“警察是合法黑帮吗”;

8月24日,转发反警消息,评论“醒醒吧,美国人”;

8月26日,转发评论“如果是我打了警察,一定会坐牢”,指对待警察和民众犯罪问题时存在双重标准;

在瓦格斯9月发布的一则评论中,他甚至表示:“警察每杀死一名手无寸铁的民众,美国就离革命越近一步。”

针对9号陪审员瓦格斯多年以来的反警言论,梁彼得辩护律师舍曼在法庭外表示,瓦格斯明显抱有强烈的反警情绪,非常热衷于进入梁彼得案的陪审团,但并不诚实。

舍曼表示相信报道瓦格斯的记者是逐字逐句记录引用了他的原话,绝不会胡乱编造细节。当瓦格斯接受记者采访、获知梁彼得被地区检察官汤普森建议不用坐牢时,第一个浮现在他脑海的就是自己父亲曾经同样走火误杀了人,却最终入狱7年,然而他现在却矢口否认,宣称当初参加陪审团遴选时不清楚其父当年发生了什么,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舍曼表示,法律规定陪审团由12个人组成,由12个人共同做出裁决,而不是11个人,希望法官陈丹尼经过慎重考虑,能够准予重审梁彼得案。

梁案陪审员听证会警方严阵以待 华人到场不少

昨天听证会进行时,市警总局与法庭警力部门派出大批人员驻守法庭内外以防不测发生。但从听证开始直至结束,现场鲜见非裔群众,相反到庭支持的华裔民众十分踊跃。

1

▲为了以防不测, 警方13日派出大量警力驻守在法庭外。 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因之前布碌仑检察官汤普森针对梁彼得一案曾向法官提出不判其监禁,给予5年缓刑、配带电子镣铐在家监禁6个月、做社区服务500小时的量刑建议。而代表死者葛雷所在地区的州众议员巴伦(Charles Barron)则在抗议集会上表示,若梁彼得不坐牢,有可能会发生暴动。

鉴于巴伦的威胁言论,市警总局与法庭警力部门对13日举行的听证会严阵以待,派出大量警力驻守在法庭内外。记者在中午12点多赶到法庭外面时,只见现场到处都是警员与警车,记者粗略地数了一下,当时在场的警员有30多人。

而警方为了避免双方发生冲突,还提前用铁栏杆圈出华人示威与非裔示威的两个区域。但是从听证会开始直至结束,法庭外没有见到一个传说中的要暴动或搅场的非裔群众,以至于现场的警员人数明显多于过往的路人。

但当天的听证会却吸引很多华裔民众到场旁听与声援。从很早开始就有华人在法庭外排队,等着入内旁听。因座位有限而不能进入的华裔支持者则留守在法庭外的大厅里,焦急地等待着听证结果。

5

▲到场声援的华人于法庭门口等着排队进入。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华裔陈先生当天跑了两趟到法庭。他说,自己是请假前来的,其工作单位位于14大道交教堂大道,一早他前来后发现是下午举行听证会,于是又搭地铁返回公司上班,然后再请假出来。对于当天的旁听,他说尽管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但能到场展示力量就是对梁彼得的支持。

自案发后一直关注梁案并最早发声支持梁彼得的州众议员寇顿,13日与州众议员第47选区民主党女性党代表唐凤巧也到场,因法庭严格限制人数,因此没能进入的寇顿一直站在法庭外的大厅里等候着结果,直到当天的听证会结束。

心理专家:父亲误杀坐牢 瓦格斯或对枪击案抱有成见

童年不幸、从小受到父亲误杀坐牢带来的舆论压力的陪审员瓦格斯是否会因此对其他枪击案抱有成见?心理安康热线外展主任罗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瓦格斯有可能因童年心理创伤而在潜意识中产生对权力的欲望,通过控制别人的命运实现情感发泄。

罗洁指出,根据目前得知的部分事实,陪审员瓦格斯完全可能因为从小父亲不在身边、周围人嘲笑其父杀人入狱而产生童年心理阴影。如果创伤没能及时治愈,很有可能对其心理产生负面影响,干扰行为判断,例如缺乏安全感和信任感、情感压抑偏激等等。

罗洁进一步指出,当一个人的人生曾经失控,并因此造成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时,他将很有可能在潜意识中产生对权力的欲望,因为自己人生失控,就渴望得到权力来控制别人的命运,从而平衡心态,实现情感发泄。

就陪审员瓦格斯所表现出来的情况而言,罗洁推测他完全有可能追求担任陪审员所赋予的权力,而且从他参与遴选时的表现来看,也能发现内心挣扎的痕迹,特别是当瓦格斯曾在梁案遴选当天上午参加另一场陪审员甄选时因为说真话而失败,他对怎样回答可能落选有了经验,那么在第二场遴选中就很可能运用经验改变回答,最终得以成功跻身梁彼得案的陪审团,执掌裁夺大权。

仇旭 本文来源:侨报网 责任编辑:仇旭_BJS26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