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移民频道 > 正文

华人口述:社工 平凡中的不平凡

2016-05-03 13:29:50 来源: 侨报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到今年我做社工已近20年了,从没后悔过,相反它对我的人生非常有帮助。不经意间,已改变了别人的人生,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我叫罗洁,是在1990年和父母一起从中国广州移民美国的,当时我刚高中毕业,年方18岁。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我从纽约亨特学院毕业时,母亲看到纽约亚裔妇女中心在招工,我前去见工并被录取,由此进入社工这个行当,至今已近20年。回首往事,我对社工这个职业依旧深爱不已,并无怨无悔,因为它让我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也让自己的人生得到历练和丰富。

1990年我刚到纽约时,报考了市立大学的亨特学院,本想学护士专业,但因一些原因,我因缘巧合地进了“社区健康教育”专业。起初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专业,学习后才知道原来美国教育社区是有一套完整的系统、方法和理论的。

纽约亚裔妇女中心:我的首份工作

经过四年的学习,在我大学毕业时妈妈看到报纸上纽约亚裔妇女中心正招工的广告,让我去试试,结果我被录取而进入该中心做了案件经理。而当时这样的机构是没人想进去的,因为关注的案件全是家庭暴力。

20年前纽约亚裔妇女中心的工作条件十分艰苦,设施也简陋,发生的案件都很严重。尤其是家庭暴力,当年根本不被华人所认识,在传统意识里人们认为打老婆似乎是天经地义,夫妻间往往也是“床头打架床尾和”,无论怎样夫妻都不要分开,家庭不能破裂等。

罗洁在社区活动上。 (罗洁提供)

罗洁在社区活动上。 (罗洁提供)

在最初碰到这些案件时,自己也被中国传统陋习所震惊,这不仅包括丈夫虐待与伤害妻子,即使你很用心地去帮助受害者,建议她们离婚而远离施虐的丈夫时,对方并不感激我们,还经常向我们发脾气,有时甚至骂我们。加上自己当时很年轻,因此这些家暴案很让我内心纠结。

不仅如此,当年的工作也蛮危险的。一般我们在帮助被家暴者时,会提醒她们不要将我们的信息泄漏给别人。但对方有时还会疏忽,结果导致我的主任遭到施暴丈夫的袭击。后来,在工作中我也碰到过1、2次这样的危险事情。

心理安康一线牵开通时的13名华裔工作人员,如今只剩三个人。 (罗洁提供)

心理安康一线牵开通时的13名华裔工作人员,如今只剩三个人。 (罗洁提供)

在纽约亚裔妇女中心做了一年多后,因我工作不错,很快我被升为庇护所主任。但那时真的挺苦的,庇护所在布碌仑,我每天都要从皇后区跑很远的路去上班,而有时在晚上7、8点还要等人来修理庇护所坏掉的设施,等修好了再回到家已近深夜12点了。

但过了2、3年,当我在路上碰到之前曾帮助过的人时,对方整个人都变了样,不再沮丧和不开心,容光焕发的,让人几乎不认识了。当你问她生活怎样时,对方回答说,尽管已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但她已重新走回生活,重新认识了自己,而平时会记着你们说的一两句话而让自已有力量和振作。

听到这些话时,你会觉得这个工作十分有意义,因此可以说自己在纽约亚裔妇女中心的工作,是自己开始社工职业的最好培训,也是人生很好的学习。

华裔妈妈咬伤儿子的大腿

在纽约亚裔妇女中心干了2年多后,在经历了很多纠结后,我发觉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了,于是在2001年报考了纽约大学社工硕士学位的学习。当时华人社工非常短缺,为此纽约大学开设了首批为双语社工硕士提供奖学金的培训项目。我读的专业是临床心理社工系,不仅要学习理论,还要在两家机构做实习。

我先后在华策会和下东城Family Unit做实习。在Family Unit工作时我负责一个防止虐待儿童项目,并由此也目睹了福州人口在下东城的剧烈增长。当时下东城有很多无身份的福州移民,父母生下孩子后都会把孩子送回中国抚养,到了适龄后再回来上学,这些孩子就是我们关注的对象。

一般这些孩子回来后大多和父母相处得很好,而不像媒体渲染的那么糟糕。但也有孩子回来后与父母相处的并不好。这期间我碰到过一个极端的案例:一个福州妈妈孤身一人在纽约带孩子,还在衣厂打工,丈夫则在外州做工,一年回来几次。

罗洁在工作中。(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罗洁在工作中。(侨报记者崔国萁摄)

因妈妈的文化水平不高,因此她也管不了孩子的功课。尽管如此,她在拼命打工的同时,心里一直期待着儿子能好好读书,成绩优秀。哪知,在某一天她突然发现8岁的儿子有时不去上学,还经常不做功课,老师要家长签名的信也全部被他代签了。

这位妈妈知道后非常生气,也感到很绝望。突然间,在家中的她爆发了,一口咬在儿子的大腿上,且咬得非常深,令孩子走路都受影响。孩子第二天到学校向老师做了哭诉。老师一见到他大腿上的伤口也吓坏了,于是举报到市儿童局,结果妈妈被起诉,孩子被带走送到了寄养家庭。

该案转到了我的手上,之后我全程跟着这个案子,也全程陪伴这对母子:陪妈妈上法庭,做翻译和沟通,一起去寄养家庭探望孩子等。在长达9个月的时间里,我发现自己也慢慢地跟着他们一起成长,我开导这名妈妈是否换一种方法来教育孩子,比说你看不懂孩子的功课,但你能看他写的是否干净整齐,每天应该让孩子向你汇报老师留了多少功课等。

从事社工与心理辅导近20年的罗洁。 (罗洁提供)

从事社工与心理辅导近20年的罗洁。 (罗洁提供)

而每次陪妈妈去探望儿子时,看到他们重逢时的喜悦,我心里也很感动。后来,我给法官写了几封信,告诉法官这位妈妈不是残暴的母亲,其实她很爱儿子,若能让他们早日生活在一起,对双方来说都是幸福的。经过努力,最终这个孩子回到了母亲身边。

很多年过去了,这个案子一直让自己铭记心中,因为它让我体验到做一名社工是对人生的很多训练和考验,它也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

9个月不出门不洗澡的孩子

2002年6月24日,从NYU毕业的我开始到纽约市心理健康协会心理安康一线牵工作,当时这是全美唯一一条专业热线,而别的州大多由志愿者来做。

而当初之所以要开这条热线,是因为纽约市心理健康协会发现华裔打进热线的人比本土美国人还要多,且每次都要花一个多小时来帮助他们,有时还要打911等。十多年间,这条热线已从陌生到广为人知,给予华人很大帮助。

我记得刚开通时热线,有很多华裔男士打来,因为他们找不到渠道来诉说心中的苦闷与忧郁,而那时每天接到的电话都是非常严重的案件,有的人患有几十年的忧郁症,有的罹患精神分裂症,各个都有自杀倾向。

还有的时候会碰到打电话者在电话中破口大骂或胡闹,有的是因为喝醉了,有的则是因为自己的病情没有缓解而在电话上大骂心理辅导没有用等,因此在热线工作的第一年挺难的。

如今华人都知道这条热线了,它还增加了流动危机小组服务,为罹患精神疾患又不愿吃药、看医生,且对周围人的生活带来影响的人展开上门服务。一开始有的人不愿开门,觉得社工也太八卦了,我关你什么事?或者不接你电话,说自己要上班赚钱等。有时候病人开门了,但连自己都不想进去了,因为对方长期不洗澡,屋内臭气熏天。

有时候病人不开门,我们就写张纸条从门下塞进去,说我们来过,我们关心你。精诚所至,有一天病人终于开门了,我们发现对方是典型的忧郁症患者。遇到以忙为由避而不见我们的人,我们就想法设法到其上班的地方谈10分钟等。

尽管困难重重,但我们成功帮助过不少人。像有一个华裔孩子,9个月不出门,9个月不洗澡,父母拿他没办法。后来父母求助热线,我们上门介入,走进这家人的生活,向他们提供指导和帮助,后来这个孩子去了医院,也开始洗澡了。他妈妈说,孩子一去医院就洗澡,而在家这么多年都不洗澡。其实做为父母,在发现孩子出现一个月不洗澡等怪异举动时就该送他去医院了。

有成功也有失败

在从事社工的近20年间,有成功也有沮丧与失败。有时在社区做讲座,某个人走过来说其实我打过你们的热线,在你的劝告下我已去接受辅导了,我也很幸运找到一个好治疗师,现在我已经好多了。有时又一个偶然的机会,在某处碰到一个人,他会认出我的声音来,并告诉我他已接受辅导了。还有赌博上瘾的人会告诉我说,他已在教会做义工了,不再赌钱了。这都让我感到做社工的骄傲与成功。

但我们也面临过沮丧与挫折。我在下东城Family Unit工作时,帮助过一个华裔家庭的太太和女儿,因为她的丈夫做生意失败了,很忧郁想自杀。在他用刀割颈自杀时,女儿去阻止爸爸,结果反倒弄伤了女儿。

后来儿童局来了,我接手了这个案件。而那个爸爸在坐牢2年后也开始接受心理辅导。但最后在我一次家访时,这个爸爸还是从6楼跳下去了。

当时我傻眼了,因为我们花了那么多努力,他接受了那么多年的治疗,最后还是自杀了。我很久沉寂在挫折感里,觉得自己很无能,做了那么多却没能改变他。这个经历一度令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干错了行当,也怀疑这个行当到底是干什么?

做社工从没后悔过

以前没做社工时,看电视连续剧里的社工会觉得社工很八卦,管你什么事,你能帮助人家什么?后来做了这行当,也发现很多人并不知道社工是怎么回事。有人认为社工不就是帮帮人,填填表,问候两句,探望一下老人家嘛。其实不是,作为一名合格的社工,要真正能为需要帮助的人雪中送炭,并且要有同情心,怜悯心和同感心,才能受到大家的欢迎。

到今年我做社工已近20年了,从没后悔过,相反它对我的人生非常有帮助。不经意间,已改变了别人的人生,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

9、10年前我曾帮助过一个华裔小女生的弟弟和妈妈,她的弟弟是唐氏综合征患者,当年这个小女生带着弱智的弟弟出去时,弟弟很不听话,她很自卑。后来弟弟长大了,有了性欲,有时也会对姐姐动手动脚的,姐姐十分纠结,也很讨厌弟弟。

我在帮助她时除了给予鼓励和支持,也要她理解弟弟,用一个慈悲的心去谅解他,但同时也教她如何保护好自己。后来这个小女生长大了,觉得社工的工作非常有意义,几年前大学毕业后也做了一名社工。

于平凡中不平凡,我总是抱着这种心态去帮助别人,且尽量去帮。另外,这些年亚裔社工比以前多多了,这很让人欣慰。尽管这个行当的薪水不高,工作时间也较长,但人生的收获的确不同且也更加丰富。

仇旭 本文来源:侨报网 责任编辑:仇旭_BJS2604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新闻联播的一条片子又打上了马赛克 有多神秘?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