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市收银台到大学讲台 她在美国的30年

2016-06-22 06:03:05 来源: 侨报网(北京)
0
分享到:
T + -
陈倩,纽约皇后社区大学数学和电脑系讲师。30年间她做过十几种工作,从中国走到了美国,从大学毕业生变成了大学讲师。

陈倩,纽约皇后社区大学数学和电脑系讲师。从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生到成为大学讲师,她走了三十多年。这一路,从中国走到美国,从“神仙一样的日子”到为了生存而挣扎。在挣扎中,她无怨无悔,不断寻求突破。人到中年, 她终于找到了一片自由翱翔的天空。

“三十多年来,我做过十多种工作:在中国时做过新闻记者、娱乐记者,销售过钢材,当过电影院经理,开过美容美发店。来到美国后当过超市收银员、酒楼服务员、犹太人管家、衣厂女工、电脑程式设计员、大理石加工厂销售员,开过装修公司,做过全职妈妈。成为大学讲师后,才算安稳了下来。现在我一边在大学里教数学和电脑,一边在提供全额奖学金的纽约市学院研究中心攻读纯数学博士学位。一路磕磕碰碰走到今天,我才觉得上了正道, 有了那么一点点成就感。”

陈倩觉得当老师最有成就感 。
陈倩觉得当老师最有成就感 。

从狗仔队记者到电影院经理

上大学时,我在一个市级晚报当公交部实习记者,个中经历让我对新闻报道失去了兴趣。我自以为写得有深度的稿子总是被毙。发出的稿件不是会议报道就是对先进工作者的赞歌。毕业后分配到大学宣传部,我怕也只能唱唱赞歌。于是,我自己拿着档案转到了电影公司创办了《影迷报》。一开始既当记者又做编辑。那些日子我乐此不疲。全国各地追着导演和明星跑,虽然只是一个小姑娘,却握着笔杆子,走到哪里都被善待,现在想起来该是国内最早的狗仔队了。记得当时张艺谋和巩利的婚外恋以及与妻子的离异都是《影迷报》第一个报道的,那几年的日子可谓悠然自得。《影迷报》成长起来后,领导多了,条条框框也多了,我便起了离心。

当时鼓励大家下海,我凭着一股冲劲就下海了,一下海就干起了大买卖,倒钢材。个中苦吃了不少,但终于从生产到销售摸得门清,钱变得很好赚了,得意之时我却被一个做房地产的朋友骗了,一大笔资金被压死,生意周转不灵了。一年后官司赢了,商场的诡诈也让我却步了。

大生意风险高,小生意不会栽吧,于是,我到电影院当经理去了,同时自己还开了个美容美发店。90年代末,电影院几乎场场爆满,美容美发刚流行,我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以我的年纪,在当时是不多见的。在下海的两年里受到的磨练让我终身受益无穷,更为我到美国从最底层奋斗起打下了坚实基础。

从超市收银员到硕士在读生

我一直有出国的打算。1996年9月6日,我踏上了美国的土地。那一刹那我是彷徨不安的,尽管有朋友来接,住处也有安排,可我心知肚明摆在前面的是条不归路,我要在这里扎根。

1996年,风华正茂的陈倩来到美国,从超市收银员开始走上了一条打拼的道路。
1996年,风华正茂的陈倩来到美国,从超市收银员开始走上了一条打拼的道路。

初来乍到,我和偷渡来的农民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我在国内优于他们的长处无济于事,而他们比我更能吃苦,也在体力上胜过我。上学,是我当时是唯一的出路,上学、 打工,以工养学,我给自己定下了目标,虽苦却奔着希望。

下飞机第二天,我就到新近开张的香港超市应聘,老板娘陈太倒没为难我,第三天就上班了,柜台收钱。一天十一个小时下来,我的全身都在抗议。收钱看似轻省的活,做了才知道,十一个小时都是站着,客人买的所有东西都要在手上过一遍,这可是个体力活,我的自信心大打折扣。然而,为了一天的50美金,当时折合人民币500左右,我心里有个小九九:一天500,6天3000,一月万把。每算一次帐,就有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持我继续。

在将近成了赚钱机器的时候,我怀了孕,他是香港超市的管理级员工。在超市里,他是我的保护伞,不仅帮我抵挡了黑帮老大的约会,还常常帮我装袋,教我如何应对复杂人际关系。他的偷渡苦难经历和家人的不幸,激起了我毫无原则的同情心,一时的同情酿下大祸。我开始想打掉孩子,但到妇科诊所看到里面挂满了婴儿们甜美天真的照片,那一张张笑脸越逼越近,仿佛在问我“为什么要杀我?”我逃了出来。在几次三番拿不定主意中,我的肚子却大起来。这事我没有告诉家人,因为他们一定是劝我打胎。

肚子大了,找不到工,误打误撞到衣厂里剪线头,有活时手不停也可以一天赚个三十美元。没有活的时候,法拉盛新开张的图书馆就成了我的“学校”。看书、听磁带,跟社工学口语,我的英语听说能力突飞猛进。生下女儿后,我一边继续在大学就读电脑研究生,一边继续打工。先在餐馆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成了一位犹太古董商的管家。

从装修公司老板到全职妈妈

天公却不作美。研究生毕业后,新兴的电脑行业被喻为泡沫行业跌到低谷。科技公司裁员成风。学生身份的我找工好比登天。好不容易地找到一份程式设计师工作,不到半年就因公司经济困顿失业。赚钱迫在眉睫,我就应聘了一个销售员的工作。原是想骑驴寻马,却一下子干了好几年。

这时的我已经和孩子的爸爸结婚,第二个孩子也出世了。孩子上小学时,我和他的感情却走到了尽头。我们刚到美国时站在同一个平台上,过了最初的尴尬时期后,我们之间的隐匿鸿沟却越来越明显,彼此之间的忍让和无奈慢慢地竟演变成了躲避和厌恶。离婚在当时好像是唯一的出路。离婚后我带着两个孩子,他带着男儿志在千里的梦想走了。

陈倩的孩子自幼在教会长大,她一直用福音真理教导孩子。
陈倩的孩子自幼在教会长大,她一直用福音真理教导孩子。

陈倩常带着两个孩子在教会里做义工。
陈倩常带着两个孩子在教会里做义工。

我对孩子们的期望很高,为了上最好的学校,我一迁再迁。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也因有了几年的经验,我决定自己开店。我在住家附近开了一家小型的厨卫装修公司,主要做周围居民的生意。这些居民都有自己独立屋,花上几万完善厨房、卫生间,他们都很想得开。早上送孩子们上学后,店铺开门迎客,下午孩子放学后,店铺关门。孩子们有游泳课、钢琴课,还要完成学校和“妈妈的作业”。他们每天要练一小时的琴,读两小时的课外书。事实证明,这些从小打下的童子功,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受益匪浅,他们养成了好学和自学的好习惯。

女儿上中学时,我对赚钱突然失去了兴趣。那时钱有得赚,好的时候,一单就有上万的利润。房子已买了两处,但我总感觉心里有一片地荒着亟待耕作,我把店转让给了一个朋友,边做全职妈妈,边拾起了书本。

当老师最有成就感

皇天不负苦心人,两个孩子不仅完成了钢琴学习,进入了游泳队,还陆续被万人向往的亨特高中录取。今年女儿被以国际事务专业著名的乔治城大学录取,成为前总统克林顿的校友。我自己也修到了数学专业研究生学位,不仅拿到了教师执照,成了大学讲师,还成为纽约市学院研究中心纯数学博士生。

 陈倩目前在皇后社区大学当数学讲师
陈倩目前在皇后社区大学当数学讲师

做过这么多工,你问我最喜欢哪个工作?当老师!一个班二三十个学生,每个都是一个独特的个体,每个人的理解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怎么教会他们数学,非常有挑战性,也非常有趣,这之中我不断总结经验。

上课学期我教大学几何,班上来了一个三十多岁非裔学生,之前已经修了七次都没有通过考试。上课后不久,我发现她经常旷课。她说,“我有四个孩子要照顾,我很忙。”她还说,“其实你教的那些我都会。”我说,那好,我出卷子你考一次,如果考试过关,你不用来上课,我就让你通过。结果可想而知,她没有通过考试。我对她说:“你是想第八次通过,还是修第九次、第十次?”她说,我想第八次过。我说,那你要按我的要求来上课,做练习,我保证你第八次能过。学期结束了,她以72分的成绩通过。知道成绩后,她在电话里哭这说感谢我,因为这科不过,她两年了一直没法毕业。那一刻,我觉得我做的事真有意义!我现在越做越有干劲。

罗雪婷 本文来源:侨报网 责任编辑:罗雪婷_BJS278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被造谣获赔1.2亿"钉子户":僵持14年 仅拿1600万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猜你喜欢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