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修订 我们应该给孩子什么样的语文书

2016-07-29 06:12:33 来源: 北京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今年4月,教育部公布了《关于2016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义务教育品德、语文、历史学科,起始年级将使用新编、修订教材。

undefined


今年4月,教育部公布了《关于2016年中小学教学用书有关事项的通知》,义务教育品德、语文、历史学科,起始年级将使用新编、修订教材。语文教材方面,包括人教版、语文出版社版、苏教版在内的多个版本都已经进行了修订。

根据已经公开的报道,这次语文教材修订的特点,无论哪个版本,大致都可以分为增、减、换、留四个方面。

增 主要是指国学内容增加。以语文出版社的新教材为例,根据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提供的数据,一至六年级教材中古代诗文约占全部课文的30%,七至九年级这个比例则是40%;

减 是指课文数量减少。语文出版社的新教材课文数量减少了15%,而苏教版高中课本在原来的5个模块、20个专题不变的前提下,篇目也从108篇调整为95篇;

换 是指因为时代的需要或是其他原因而变换课文。例如《洲际导弹自述》被抽掉,新增《网络表情符号》,试图应和互联网时代的日常生活。而人教版教材在最近的修订中,七年级30篇课文也有多篇被更换;

留 是指保留一些沿用许久的篇目,比如一些关于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课文,以及一些体现优秀情操的课文。

至于之前被媒体报道过的一些常识性错误,以及插图、编排等问题,也有所纠正。

当代与传统对话 经典不能简单抛弃

由于全国各省市使用的语文教材并不统一,所以不少人分不清不同出版社的语文教材的实际内容。但不管哪个出版社的语文教材,其修订仍然会牵动着专家和社会大众的神经。因为语文教材不仅每个人亲身接触过,同时也关乎下一代的成长和社会的未来。

《谁勇敢》是一个虚构的文本,讲的是三个小朋友,小松去捅马蜂窝,小勇为了保护明明,自己被蜇了。在这次修订中,《谁勇敢》被认为鼓励不恰当的见义勇为的做法,因而被删。杭州越读馆语文教学负责人郭初阳认为,“从写作以及呈现来看,很明显这是一个作者自编的文本,谁都可以写出来,无非就是为了教育意义而现编的,所以删掉也没什么问题。”

而对于《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由于其中那段颇有名气的描写被认为渲染暴力场面,这次在语文出版社教材中也整篇被删。郭初阳说,从“酱油铺”到“彩帛铺”到“水陆道场”,那三拳相当生动而形象,固然血腥了一点,但却是以一种很文学的方式呈现出来,而且还三次写到周围观众的反应,从文学手法来说是极为高明的侧面描写。像这样的经典文学段落,简单丢掉未免可惜,他以往的做法是在课堂上和学生商榷,以暴制暴的做法究竟对不对,通过讨论,让学生更加深入思考。

在郭初阳看来,经典文本是教材选定文本时应该放在第一的标准,这样的教材才可以站稳脚跟,不会动摇,让不同的时代都能够学习。比如《醉翁亭记》,比如《登幽州台歌》,一千多年了,其中的文学与思想养分依然不会过时。

同时,他认为除了增加关于传统经典内容,那些关于整个人类文化的经典同样也应该增加,“作为中国人我们要了解传统,同时也要有世界的眼光,要了解人类文化的经典,这两者是并行不悖的。”这次改动最大的语文出版社教材中,王旭明称外国文学大概占三分之一,基本维持以前的比例。

剔除逻辑硬伤文本 要反映真实生活

2010年,郭初阳和蔡朝阳、吕栋三位老师联合写了一本书——《救救孩子:小学语文教材批判》,凭借一线教师的专业素养,从民间的角度对教材进行全面、系统的专题性梳理。他们列举并评点了人教、苏教、北师大三个版本的语文教材的部分课文,指出其中存在的种种问题。

在郭初阳平时和学生的接触中,得知孩子们比较反感的课文是林清玄的《桃花心木》。这篇课文讲一个种树人故意不按规律给户外的树苗浇水,为的是模仿老天下雨的不确定性,“在不确定中找到水源、拼命扎根,长成百年的大树就不成问题了。”但问题是,树苗本身就在户外,户外本身就会下雨,为什么还需要一个人来模仿老天下雨呢?郭初阳说,连学生都发现这个巨大的逻辑硬伤了。“我问,你们上课时没有跟老师提出你们的疑惑吗,他们说提了,但老师说不要钻牛角尖。”

在他看来,任何弄虚作假的、经不起推敲的文本,都应该从教材中剔除。而在此之前,普通学校的教师如果没有选择课文的自由,也至少应该拥有教学的智慧,让学生来学会什么是真实,分辨文学真实与历史真实的区别。特别是对那些似是而非的、重在灌输的历史故事,“老师可以把所有关于故事源流、真实情况的材料都罗列出来,让学生讨论,学生自然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

纳入其他领域经典 不妨引原文进课堂

也有语文教师认为,应当打破大家对于语文教材的固有印象,拓展语文课堂的领域,把大量人类经典完整地引入语文课堂,而不是支离破碎地这儿选一点、那儿选一点。“现在语文书的内容过于短小和轻薄了。学生要有充沛的时间阅读整本书,要有充分的课堂研讨过程,这才是我们追求的语文课堂。”这些观点固然理想化,但也不失为一种设计语文教材的新思路。

至于教材的具体内容,更可抱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凡是用语言加文字来表达的都可以称为语文,所以,历史、哲学、经济学、政治学的著作,只要是人类经典,都可以纳入语文课堂之中。

如在杭州越读馆,语文老师和普通学校的语文老师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是自己课程的研发者。这里拥有非常大的空间和自由度,教师可以来执教自己想教的课,也可以在这么多教材里做筛选、整合,如果你认为哪篇课文是不恰当的,剔除掉不教就是了。

以现代诗为例,选择的篇目范围广。如西班牙诗人希梅内斯的《四月》:黄雀立在白杨上。/还有呢?/白杨镶在蓝天上。/还有呢?/蓝天映在水珠上。/还有呢?/水珠落在新芽上。/还有呢?/新芽长在玫瑰上。/还有呢?/玫瑰开在我心上。/还有呢?/我心就在你心上。

“还有呢?”“还有呢?”形成一种自然的节奏,“四月”从“黄雀”出发,最后来到了你我的“心上”,教师们认为,这种循环往复、一环扣一环的形式,孩子们会很喜欢,因为它朗朗上口,很容易记。

有专家指出,中小学语文教学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具体落实在语文能力上就是“听、说、读、写”:认真听,流利说,有阅读理解的能力,能够完成不同文体的写作。让学生立足于这四种能力,能够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能够理解他人的观点,能够达成通畅的交流。

耿晨 本文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耿晨_NQ704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拉开孩子之间差距的不是学习成绩 而是这件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