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教育频道 > 正文

中英校长论坛二:低龄留学的现状与规划

2016-10-23 17:22:07 来源: 网易教育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0月23日,《国际教育的未来—中英中学校长论坛暨2016年网易教育年度大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为促进中英两国在基础教育层面的交流,展望基础教育国际化发展趋势,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与网易教育联合主办、北外国际承办此次论坛。 论坛二:低龄留学的现状与规划

undefined

10月23日,《国际教育的未来—中英中学校长论坛暨2016年网易教育年度大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为促进中英两国在基础教育层面的交流,展望基础教育国际化发展趋势,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与网易教育联合主办、北外国际承办此次论坛。

论坛二: 低龄留学的现状与规划

第一个分论坛结束后,进入第二个论坛:留学行业的对话。 1、中国低龄留学现状与规划。

从刚才的讨论中,我们能了解到中国的基础教育日趋国际化。但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把孩子送出国留学。以留学英国为例,英国私立学校委员会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就读于英国私立学校的中国学生总数逾万人。 在过去的三年里,赴英的低龄中国留学生保持着稳定的增长,这很好地印证了英国中学教育的高品质受到了来自中国家长和孩子们的肯定。

在英国读中学的中国孩子们表现如何?中国的家长对低龄留学是否存在误区?哪些孩子适合低龄留学?我们将有请英国中学校方代表以及中方业内资深人士一起探讨——中国低龄留学现状与趋势。

英方的三位嘉宾代表:

Cardiff Sixth Form College代理副校长Tony Blignaut先生,Cardiff Sixth Form College在中国家长中声誉很高,因为这所学校连续四年在泰晤士报公布的排名中名列第一。

Chase Grammar School校长Paul Silverwood博士,Chase Grammar School是一所既用现代化教学方式提供高效率,又保留了最传统的教育方法的学校。

Bellerbys College拓展课程总监Alix Dreiling女士, Bellerbys College是一所拥有四个校区,且国际化氛围浓厚的国际高中。

中方的嘉宾代表:

北京留学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桑澎先生;

北京汇佳教育机构董事长、北京私立汇佳学校校长王志泽先生;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助理副总裁兼前途出国常务副总裁孙涛先生。

请讲讲给你留下印象最深的中国留学生孩子?

Tony Blignaut:感谢主持人的问题,我叫Tony Blignaut,目前是Cardiff中学的代理副校长,我们学校位于威尔士,很高兴来到这里,正如刚才我的同事们所说的,这个过程总得来讲是一个相互学习、相互借鉴的过程。

在我们学校共有24名中国的留学生,其中有部分学生来自中国北京,我想给大家讲一个中国学生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牛津,我们学校经常会去牛津、剑桥参加一些活动,因为我们的学生在医学、工程、法律方面很有兴趣,所以我们经常组织此类活动。

当时在牛津的学校上有一个著名演讲者在做演讲,当他问到听众有什么问题时,现场冷场了,没有人提问,但一个中国学生非常大胆地站了起来,提出了一个非常具有针对性的问题,这是一个中国女孩。

对我们来讲,很多时候会觉得来自于中国或东亚地区的学生们表现比较胆怯,比较害羞,这是因为文化因素在背后影响他们,但当时在那么多现场观众的情况下,在如此大的活动之上,这个孩子能够大胆地站起来提出非常好的问题,我感到非常自豪,这也让我们深信,我们有机会帮助这些孩子不断成长,这是非常值得的。

在学校里我也会教授他们相关的课程,比如演讲,主要为了确保孩子们能做好准备,应对大学里可能会出现的相关场景。

Alix Dreiling:大家好,我叫Alix,来自于Bellerbys学院,我在学院里主要负责拓展课程相关的工作。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举两个例子,两个都是中国学生:第一个中国学生叫Jane,一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她是一个非常胆小、害羞的小女孩,平常穿衣服拉链都会拉到最上面,不愿意跟别人主动交流,随着课程不断的进展,我发现她慢慢找到了自信,她愿意把她的想法跟我进行分享,而且愿意告诉我们她未来到底希望做些什么。

另一个叫Joe,也是一个女孩,也是我上课程时结识的,她个人在英国留学的经历和Jane差不多,从一开始非常胆小,战战兢兢,话都不敢说,到最后结束课程后能够有足够的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好的证明。

另外更有意思的是,三年之后,这两个孩子都回来了,一开始回来的是Jane,她刚刚完成了在大学里市场营销的课程,她回来后跟我打招呼,感谢过去在学校读书时我给她提供的帮助,并且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当时她在课上面对着那么多班上的同学,她也有非常娴熟的演讲技巧,把她的想法跟大家分享,看到她展现如此自信、如此出色的沟通能力,我个人感到非常高兴。

非常巧合的是,在那一周,另一个女生Joe也回来了,回来后她也是一样跟我打了招呼,而且把她的名片、工作联系方式留给了我。

谢谢。

Paul Silverwood:大家好,我来自Chase  Grammar学校,我们学校坐落于英国的中部地区,学校招收的学生在3岁到19岁之间。

我跟大家分享的故事,大概一年之前发生在我们学校图书馆,当时一个中国学生找到我说,我们学校的图书馆还是挺不错的,但有一本他特别喜欢的书图书馆里没有,我向他道歉,我们确实不能把所有书都拿到图书馆,这样学校经费吃不消,他也表示理解,然后我们的对话就告一段落了。

过了一个礼拜,这个学生找到我,他手上拿了一本他最喜欢的书,他说,我能不能把这本书捐给图书馆?当时我觉得非常好,这甚至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礼物,我也欣然答应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和他讨论了一番,我问他为什么喜欢这本书,他说这本书里讲述的故事能够引起他比较多的共鸣,能够让他想起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家乡,以及他在海外生活所怀念的林林总总,可以说这本书能够带给他精神上和心灵上的慰藉。通过讨论,我说要不这样吧,你能不能把这本书拿给学校里特别小的孩子们阅读,跟他们分享,我们就找到了学校里5岁、6岁的海外留学生,用中文跟英文两种语言把它读出来,而且还让这些孩子用话剧的方式把书中场景表演出来。

我们学校里学生年龄范围跨度非常大,从3岁到19岁都有,因为我们希望老生能够充分照顾学校里的新生,另一方面新生也能把老生当作楷模,给他们作为标杆,充分激励自己。通过这样一种阅读和共同学习的过程,我觉得可以让他们一方面更好理解自己扮演的角色,同时也能在学校中建立非常亲密的、像家人一样的关系。

主持人:从三位校长的讲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孩子在那里留学,可以直接接触到校长,而且和校长之间的人文互动关怀是非常暖心的。

低龄孩子如果选择留学 必须具备的三个最重要特质是什么?

桑澎:这个问题是各年龄段学生家长都会问的问题,我的回答是:

1、这个孩子是否具备相应的学习能力,包括知识结构、外语能力、生活自理能力;

2、家长和学生能否面对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撞击出来的心灵的震撼,用咱们自己的话讲,我们叫人生观、世界观,他们叫价值观。在不同的文化背景里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们是否容易接受,也许你在踏出国门的第一天就发现你所接受十几年的教育完全不同,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3、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是否耐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耐得住别人对你的歧视。

王志泽:这是一个既复杂又敏感的问题,台上台下这么多观众,还有直播,这么多英国校长都在这儿,我想你们来中国的目的就是想在中国招生。

我是一位中国的校长,也是一位家长,办学20年,碰到许许多多关于留学的问题,实际上我们的毕业生高中毕业以后也都出去了,但他们是去上大学。谈到低龄留学的问题,我觉得最敏感的问题就是低龄,对于小孩子,低龄最大的困惑就是不应该更早地离开家长,因为我觉得家庭在这个年龄段是人的精神、人的灵魂,如果年龄太小,确实问题会非常大,除非全家都移民了,那孩子一定会跟着家长走,这样无可厚非,但中国现在有许多家长有点盲目,小学、初中就走了,只身一人,扔到一个非常陌生的环境里,缺少家庭的呵护,我觉得这种留学是不值得的,所以我对低龄留学的态度非常鲜明,我坚决反对。

古时孟母三迁,孟母三迁能理解,就是把孩子迁到一个适合孩子的好的教育环境中,与什么人为伍。当然国外的教育也确实很好,非常不错,但我觉得中国现在的教育也非常好,发展非常快,我们公办教育的改革力度现在非常大,而且中国现在民办教育已经16万所,3400万人在民办教育里,政府鼓励中国民办教育发展,让中国民办教育最大限度地去适应教育的需要。这么多年,我们有非常好的民办教育和国际教育,能够适合家长,我们为什么让很小的孩子就离开家庭,到一个我们似乎认为比较好的教育环境里呢?其实你家门口就有好的教育。

所以我觉得,留学不应太早,关键就一条,别让孩子太小就离开父母,离开家长。

孙涛:其实我还是部分赞同王校长的想法,在很年轻的年龄段出去读书,对个人而言、对家庭而言,挑战都非常大,有很多不确定性,但在我们中介行业里,我们也见证了很多家庭,不管是自己主动地想去国外读书,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动地送孩子出去读书,我们的确看到人数是在增长的。

前途出国今年9月份送到英国读中学的人数是300人,我也看到了数据,今年整个在英国读书的中国中学生差不多接近1万人,新生3000人,因为我们做各个国家,美国的人数是英国的6倍到7倍左右,还是有一些人群选择了去国外读中学。

从我们的案例来讲,我们真的是每天都在看到成功的故事,也有一些失败的故事,从成功的故事和失败的故事里提炼一下,我就按照曹老师的要求说三点:

1、我们特别希望孩子有比较积极乐观的心态,我觉得这是孩子在国外能否快乐学习最主要的因素,出去之后挑战太多,不确定性太多,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会让小孩子受到影响。

2、希望我们的客户、我们的学生有一技之长,有兴趣爱好,这样出去后可以融入到一个圈子里,可以交朋友。

3、这也是广大家长特别希望孩子们做到的,就是学习的自主性。

这三点能够帮助孩子在国外更快更好地适应。上面讲的三点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表面,其实从我们每天的日常工作中的观察,决定一个孩子能否在国外很好地生活学习、能否适应国外生活的最重要因素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因为往往只有从好的家庭教育和好的亲子关系中出来的孩子,到了国外才会更好一点,我们这边出问题的孩子往往不是因为孩子本身,而是因为父母的期望值和亲子关系上出现了问题。

这是我们的观察。

Paul  Silverwood:适合低龄留学学生的三个特质:1、独立自主。2、具有开放的心态,愿意接收不同的东西。3、不害怕,自信。

确实,孩子们每天都会接触到一些新的东西,他们会被一些未知因素影响,我们要做的就是教他们不去害怕,主动适应,站起来迎接挑战,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成功,才会不断发展下去。

回应一下刚才几位中方嘉宾讲的,确实,这些孩子都是不同的个体,我们作为个人也是一样,我们会在不同阶段找到最好的自我,我们每个人的自信程度也处于不同水平,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合适的孩子在合适的时间送到合适的地点,只有这些条件都具备时,我们才能真正找到合适的归宿。

对我们来讲,我们确实需要看到,每个人都要以独特的方式对孩子进行照顾和看护,我们学校不是替代家庭的角色,不是让学校成为家,不去考虑学生与家庭的关系,而是帮助学生在学校找到家的感觉,通过这样的做法,帮助他们同样建立更好的家庭与孩子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会帮助家庭照顾好他们的孩子,就像前面嘉宾所讲的,亲子关系和家庭关系对于学生来讲,对他们一生都有非常重大的影响。

Tony  Blignaut:关于前面中方嘉宾讲的,之前来自于新东方的同事所讲的我非常赞同,另外王校长讲的一部分我也同意,在孩子6、7岁时把他送出国,他在各方面发展不是很成熟,可能会有问题,但如果孩子14、15岁了,他们已经在心智上有了一定成长,能为自己做决定了,这时让他们出去读书也不一定是坏的选择。

在我接触中国学生时,我发现在中国学生小的时候往往过度依赖于学习知识,而不考虑如何把这些知识充分地应用起来,我们也确实比较喜欢中国学生,因为中国学生都非常聪明,对我们来讲是好学生,我们也尽可能去招募非常棒的中国学生。

我们学校的特殊之处在于我们学校招收的是16岁以上的学生,有三个重要特质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一是独立,二是具有开放态度,三是较强适应能力,有这三点在,这个学生在未来基本就能够成材。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访问时说到,中国学生在数理化等理科科目上确实有非常扎实的功底,但讲到软实力,中国学生在这方面就有所欠缺了。我想在这个领域,英国学校可以站出来帮助中国学生。我们不是在这里指责中国教育的弊端,我们非常尊重中国在教育方面的实践和具体做法,但讲到软实力,我觉得软实力是一个学生在未来跻身名牌大学,在社会上成功发展的关键要素。

Alix Dreiling:我非常同意前几位同事所讲的观点,送孩子出去,在任何一个年龄段的可为或不可为,我们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讲到这些孩子需要的特质,确实我们需要他有很强的适应能力,需要对学习有一份热忱和热爱,而且勇于探索,勇于到外面的世界发现未知,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希望这些孩子更有自信,我们也希望通过日常的教学帮助他们建立信心,希望他们能够大胆踊跃地和同学讨论想法和观点,帮助他们建立更好的人际关系。

我在我们学校里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学生很会关心人,尤其是照顾自己身边的老乡,照顾其他的中国学生,他们就像一个小的群体,我们学校里共有几百个不同的学生,而中国学生在不同的学生里能够相互照顾、相互关心,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

此外我不想过多重复前几位同事讲的内容,但我确实同意他们说的,中国学生、海外学生来到一所共同的学校,更多不是为了向老师学,而是从彼此身上学习、借鉴,如果他们愿意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讨论,愿意一起工作,我相信这个过程会帮他们在未来实现更多、成就更多,一方面他们可以接触到不同国家学生带来的不同想法和文化,另一方面他也可以把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想法拿出来供别人借鉴参考,我想这对所有人来讲应该都是大有可为,是能够帮助到他们的做法。

主持人:刚才专家提到的是特别尖锐的问题,18岁以下就算低龄,到底应不应该送孩子出去留学。我想问问现场观众,因为现场观众今天来就是希望了解这方面的事情,所以我问一下现场观众,有多少像王先生一样,坚决地说,只要我不跟孩子一起去,18岁以下不能离开我独身出国留学的。有多少家长?请举手。(一半左右)

现在再调研一下有多少可以考虑让他独自出国留学的?请举手(三分之一左右)

Tony  Blignaut:这个问题我想问现场家长,如果您的孩子没到18岁,您坚决不让他只身出国读书,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到18岁之后您也有可能陪您的孩子到海外读大学?18岁孩子算成年,但18岁之前孩子也算半成年了,我觉得家长是时候应该放手让孩子自己出去搏一搏,没必要什么事情都管着,觉得只有在自己的照顾之下孩子才能过好。

另外刚才有些朋友有不同的意见,我们用数字说话,为什么今年1月到9月又有3000名学生去英国就读私立中学,他们去英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去英国能够接受最好的教育,能够让他们去最好的大学,而这一点对他们来讲更重要。

主持人:在座的家长有没有对他的反馈?想再说几句的?

现场家长:首先我想表达我自己的观点,无论是选择18岁之前留下,还是在什么年龄段把孩子送出去,就像这位老师说的,每个人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因为我是从事国际教育相关行业的,所以我肯定有计划把孩子送出去,今天我来这里是以半个家长、半个从业者的身份,所以我先阐述一下我的观点,再问两个我特别想问的问题:

我身边很多朋友的孩子(都出国了),最小的有10多岁就送出去的,而且跟我有关,前年我们去了英国一个私立学校,那个孩子跟妈妈一起出去,参加一个亲子夏令营,北京的孩子,还是重点中学的。他回来以后我都没有想到,他妈妈跟我说她特别想把孩子送到这个学校去上学,我说你的孩子才10岁,跟我儿子一样大,我自己都没有想过孩子那么小就送出去,为什么?她说那是因为他在这边不快乐。特别简单的原因,因为那是一个公立学校,我说那么好的公立学校,大家都想进……我讲这个事例的原因是想表达,大家有不同的想法。这个孩子现在非常好。

我想把小孩送出去是考虑中文的问题,虽然我们出去了,但我们还是中国人,现在美国很多学校开设了中文课,我想在英国的学校对于中文课是怎么考虑的?你们有没有打算开中文课?中文课的内容包括什么?

Tony  Blignaut:非常谢谢您的问题,刚才说我们学校主要招收16岁以上的孩子,7、8岁的孩子只身出国读书,我个人也不赞同,这时孩子对家庭和对父母的依赖非常强,你很难让他在这时就从原来的家庭彻底抽身出去学习,但17、18岁就不一样了。

从课程来讲,我们给学生安排了法语、西班牙语课程,中文课是今年新加的,因为我们知道中文首先是一门非常美丽的语言,另外,中国作为新兴市场,如果能掌握中文,绝对会对未来很有帮助,所以今年我们的课程中加入了中文学习。

王志泽:刚才这个家长的问题,很多家长都这么思考,但刚才您说您的朋友带孩子去英国,感觉非常好,在中国看不到笑脸,到英国可以看到笑脸。实际上这就是环境的变化。

汇佳是中国第一所IB学校,我们从1995年进入IB,到现在20多年了,在校生11000多人,提供3到18岁的全程IB教育,我们已经毕业了2000多名高中毕业生,80%的学生升入世界前100位大学。我有很多切实的经验。

刚才您的问题还是要从教育内在的内容看起,不可否认,英国的教育,包括其它欧洲国家的教育,美国的教育,非常好,它好在哪儿?我拿这些教育跟我们当下的应试教育进行比较,刚才您那位朋友是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我们的应试教育和国外国际教育的本质区别就是,我们的应试教育是人为定一个标准,所谓标杆,所有学生竭尽全力跳起来去摸这个高度,这就是我们的考试指挥棒。实际上这违背了教育学里最根本的原则,“差异性原则”,人的高矮不一样,不同年龄段跳的高度也不一样,他们是有差异的,只要我们按一个标准让所有孩子跳高去摸,摸上了就上,摸不着被淘汰,现在我们是基于一个标准下的淘汰型教育,也就是中国当下的应试教育。

在这种完全违背教育规律的应试教育环境下,众多孩子根本不喜欢这种教育,稍微变个环境,从这个环境里走出去,进入到一个完全满足教育规律、尊重差异的教育中,人本能的第一感觉就是,太棒了,这就是我所想要的!实际上人人在这个环境里都是他要的。

去英国留学好不好?我不是说不好,真好,英国教育绝对顶尖的,美国教育、加拿大教育都是顶尖的,因为他们是遵循教育规律教育,我只说一个问题,几岁走?

中国今年的IB年会,11月份在我们学校举办,现在众多的外国资源都看重中国教育变革最大的空间和改革市场,都走入到中国,参加到中国基础教育改革的大潮里,我觉得这是中国教育的出路,但从家长来说,我还是这个建议,出国留学成本非常高,不光是钱的成本,孩子成长的成本会非常高,因为这个市场不完全,比如吃蔬菜,这个菜适合北方,它能在北方生长,它要在特定的环境里,在南方就长不了。我们的孩子,在很小的年龄,小学、初中,15岁以下,你就给他送出去(高中还好得多),但15岁不到就送出去,这个孩子不是独立性强、英文过关、向往独立就行,他缺失了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对他的影响,这种影响非常大,我觉得中国教育在这种环境下的变革,政府确实应该反思,我们的应试教育应该反思,中国的教育应该反思,也希望英国的朋友能跟中国的学校一起给更多中国学生提供非常好的教育。

作为办学,我们跟英国、跟美国、跟许许多多的国家,跟上百所大学和高中都有合作,我们最大限度地引进好的资源,所以我希望英国同仁们能够理解我的意思,我说英国教育是最棒的,但孩子在哪个年龄段出去,确确实实,家长应该考虑,不能简单说中国教育不行。

谢谢。

主持人:谢谢王老师。

主持人:我已经被提醒时间了,所以这个话题再往下,大家回去就开始做博士论文了。

英国私立学校给不给中国学生奖学金?

Paul  Silverwood:回答是——“是的”,我们有奖学金安排,不同大学也有相应的政策,希望在这方面家长可以事先跟学校主动联系,了解他们的奖学金政策,申请的话有哪些内容,学校的网站上也会公布奖学金的具体要求,使你了解到底如何申请,我们希望通过奖学金能帮助学生去到他心仪的学校。

刚才说了我们要把合适的学校在合适的地点送到合适的学校,而奖学金就像一个助推器,我们会把具有合适态度、合适学习热情的学生送到对他来讲合适氛围的合适学校里,我们还是以开放的态度来挑选申请奖学金的学生。

Tony  Blignaut:我们学校也一样,会提供奖学金,这些学校不光由我们自己提供,还有一些相关合作机构。奖学金金额不是很多,它实际上是奖励在学习上表现出色的学生的,我想问一下中国的王校长,中国是否也有奖学金制度,是否会通过奖学金来奖励在学业或其它方面表现出色的学生?

主持人:这个问题可以请王校长回答一下,因为公立学校几乎没有学费,但私立学校学费是很高的,每年大概多少?

王志泽:我们学校有一个奖学金政策,大概提供六十几项奖学金,完全看学生的特点,不是就一项,只给学习成绩好的,而是有很多项,包括体育、艺术、科研都有。


耿晨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专稿 责任编辑:耿晨_NQ704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别再说读书无用,那是你没读懂

积极适应“AI批改作文”的潮流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