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金翼奖年度对话二:科技驱动教育的未来

2016-12-07 01:38:59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6金翼奖年度对话二:科技驱动教育的未来 (来源:网易教育频道综合)

12月6日,第八届“金翼奖”2016网易教育年度颁奖典礼在北京隆重举行。网易教育特邀网易公开课及wap产品部高级总监刘锋,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副秘书长、学堂在线董事长聂风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副总裁、新东方在线CEO孙畅,尚德机构CEO刘通博,科大讯飞教育BG副总经理钟锟,巧口英语董事长CEO高培生展开年度对话,并由刘锋担任主持人。

近些年,教育正在经历一场技术革命。互动网真正意义上地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前进步伐,教育不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也不再受年龄和地域的限制,全面学习、终身学习,随时随地学习变为了现实。科技驱动着教育快速前进,而教育的高速发展又反推着科技的前行。就这一议题,有请讨论。6位重磅级嘉宾展开精彩讨论。

刘锋: 教育的行业里,我就是一个小学生,第一次做这种主持类的工作,如果在我们后面的互动中有什么地方不专业,或者是什么地方出错了,还请你们在座海涵。科技创新在改变我们的学习方式,在你们各自的领域里到底改变了什么?从我左边的聂先生开始。

聂风华:我们清华已经有120多门课程以慕课的方式开展,有1万多人次获得了学分。这意味着你有可能在那么冷的天就躺在被窝里上课,而且还能够拿到一样的分数。另外,清华在去年5月推出了基于慕课的混合式教学的项目,对在职的人来说不需要每周奔波到清华去上课,可能是一个月来一次就可以了,我想这就是活生生的变化。

刘锋:是不是还要参加每年年底研究生的联考?

聂风华:那是必须的。

刘锋:孙畅女士来发表一下你的观点。

孙畅:非常感谢网易给我这个机会分享一下在线教育科技改变教育。刚才那个peno的时候,老吴是我们北京学校的校长,刚刚主持人问在我们的领域里,科技也好或者是互联网也好是怎么推动我们的变化的?新东方在线是新东方的在线教育公司,大家一听就觉得特别有意思,因为大家的概念中新东方是俞老师创办的,我们有很多的教学中心,孩子们都在教室里学了23年的课程了。实际上我们是在10年前,当时中国刚刚开始有互联网,刚刚开始有窄带拨号的时候就试图想能不能用最简单的方式,通过传一个托福的基金,让到不了补习班的同学们能上课,十几年随着我们中国科技的变化,从拨号到宽带,从512到现在光宽带整个基础设施的发展,换句话说现在的新东方的课程或者说新东方在线的课程不仅突破了传统的教室,每年大概有几百万的学生是在互联网上上传统概念中的新东方课程,而且还是还突破了新东方课程的边界。不仅上英语课、上数学课,不仅给大学生上课、给中学生上课,还可以给3、4、5岁的孩子上课,他们用以前完全不能想象的游戏的方式在手机上和pad上,通过玩儿的方式就能学会一些单词、句子和一些数学的公式,我们今年已经有3000多万的低幼的孩子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学习。回望过去,十几年的时间还是挺长的,但对教育这件事来讲这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可以给培训行业或者是教育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刘通博:以面授培训起家的尚德机构已经成立10多年了。在2008年左右,我们观察到了一个现象——培训行业主要的成本是人工成本和房租成本,在当时的情况下可以预见,随着房租、人工这些成本的增长,很多机构会活不下去,此时,我们发现了在线教育。此外,我们发现,成人培训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学员们平时要上班,不像大学生也不像K12的中小学生,主业就是上课。我们的学员平时要上班,所以只能用自己周末的时间或者是晚上的时间来上课,如果这种情况下,还要让他从一个上班地点奔波到上课的地点,特别是周六、周日,8点起来在北上广深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过来上课,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这样在成本压力和用户需求双重驱动下,我们就转型做了在线教育。2014年我们把10多年来设立的遍布全国的数十个面授学校都关掉了,2014年6月份我们决然转型,把所有的学生从线下转到了线上。主持人问的这个问题,我们觉得对尚德机构来说,互联网科技驱动改变了教育,我们是蛮开心的,因为我们是受益者。在改变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在成人教育领域里,在直播模式下,学员的出勤率大大提高了,学员的满意度大大提高了,学员的通过率也大大提高了,根据我们内部监控数据,大概有两到三倍的提高,我们是蛮感激技术驱动下的在线教育带来的革命性改变。

刘锋:钟总您的想法。

钟锟:来自科大讯飞,我们研究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呢?我们的科技在变,我们的师生关系在变,可是原点不变就是立德树人,就是对本身的关注和培养。个性化每个人不同的对待,因材施教我们已经有2000多年的教育的理想,以前大班化的方式是不可能做到的,每个老师都有繁重的任务,每个课堂都有自己固有的共性的节奏,如何让每个老师轻松地帮助孩子,按照他自己的爱好、喜好、兴趣以及程度和特点等等规划、引导他的学习内容,这个实际上是在人工智能和数据的技术引入的前提下逐渐可以做到的。刚刚顾老师讲的过程中还有一句话,老师是学生的引导者,让被低估的学生充分地发挥潜能出来,通过人工智能和数据的结合就有可能实现这个想法,我们一直在做这件事,而且这件事不仅仅是技术一方可以做到的,必须要和其他的教育者,比如说围墙内和围墙外的新东方这样的机构合作在一起,让技术和教育的理念能融合,最终能带来因材施教的效果,这是我们的理解。

刘锋:高培生高总。

高培生:我是做技术的,我在美国读的计算机的硕士和博士,作为一个技术人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技术进入到每个人的生活,以前现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间,坐在底下更多是有1/4的人在打瞌睡了,但是现在有大概1/3的人是在用手机,这就说明技术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技术进入到我们的教育领域里,巧口是在少儿英语的听力和口语这个领域,这受技术的影响也特别大。刚刚科大讯飞,大家都知道国家英语的听力跟口语要纳入考试了,而且是语音识别的人机对话,我想科大讯飞会在里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这实际上是给这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的,因为中国从来就是一个应试的社会,考试的指挥棒走在哪里的时候,整个的教育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课外培训的机构都会往这个方向走。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听力跟口语应该怎么教?怎么学?应该怎么考?巧口就致力于这一块。巧口是线上英语,用O+O的翻转的手段,完成自己应该准备的这部分的工作。这段时间我觉得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发现,这种学习的效率大大地提高了,所以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四五线城市,因为互联网和科技的方式,他们学习英语的标准程度比一线城市还要好,语音语调还要好,这就是科技带来的效果,而且花的时间更少了,还有一个就是成本也更低了,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有这个优势。

刘锋:听了你们几位的发言我觉得可以总结为是几方面,一方面是通过互联网在线教育打破学生受教育的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另外就是一些新技术的应用可以提升学生受教育的效率,或者比如说以前一个老师可能只能带四五十个学生,现在有了互联网教育,一个老师可以带三百个甚至是四百个学生,同时因为有个性化的介入尽量可以做到因材施教,这是你们刚才各位的回答。

刘锋:这个回答刚刚好碰到了第三个问题。这个我提前拿出来说,这是我在做网易公开课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可能在K12领域里更明显一些。我们知道在这个领域里,其实所有的家长和学生更关心的是学习效果,我要的是在有限的事实内让孩子尽可能达到效果,突破考试,达到学校的要求。这一点恰恰在互联网这方面有可能是比较大的短板,因为所有的老师都是隔着屏幕跟所有的学生交流。他不知道这个学生在干什么,说得过分一点我可能开着视频就吃饭了,或者是开着视频在玩儿手机,这个事情也可能会出现。面对这样的问题你们几位前辈有没有想过怎么样通过互联网教育的优化或者是提升尽可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聂风华:首先教育应该是多维的,价值塑造、技能培养、知识传授可能是共同的混合体,事实上通过技术手段把小朋友强压在教室里或者是屏幕前这都不是很靠谱的事。我想象应该是学习的内容、形式符合小朋友的意愿,然后他愿意参与,包括科大讯飞有什么新的模式,新东方创新有什么更多的模式,这方面要进行探索。当然在这种探索中,技术有可能会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刚才谈到的教育,利用技术来实现规模化的个性化教育这可能是一个梦想,我们努力吧!

刘锋:孙总您有什么想法?

孙畅:我觉得刚才聂院长说得特别好,还是想说教育这个事情本身过程非常地复杂,所以它单纯地说按照教学的人和单纯地说技术方可能他们都有自己困惑或者说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正好我觉得我可以分享一下,之前新东方尤其是在线这边主要面对的是有自学习能力的人。一开始很简单地想我们已经有这么大规模的用户了,可以移植到K12领域里,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所以有了行业里成立的网校,四中网校、黄冈网校十年前也在试了。可是这就是解决不了聂院长说的问题,因为毕竟是小孩子,面对屏幕的时候自控能力不强的时候又怎么是不是简单的互动就能解决?后来我们就发现这其实是解决不了的。但是特别有意思的是,这一年多以来,它是有可能解决的,所以我就想说未来的两三年可能我准备死磕这件事,怎么样用在线的方式真正地撬动K12的市场,真的是因为技术的发展。我觉得两个技术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可能性,第一是直播技术的突破,原来的在屏幕前的互动因为有了直播技术的巨大的突破,传输能力、分发能力、压缩的能力的飞跃,我觉得就能实现什么呢?能够实现在屏幕前老师跟学生几乎没有延时的互动,而且可以多路互动,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变化。还有一个是感谢科大讯飞,他们在过去十几年的摸索之后,对人工智能或者说语音识别这一类的核心技术的突破,这个突破在教学的使用上我自己感觉比在其他的工业领域里的应用还要复杂,因为老师、不同的学生的识别还有一些口音非常地复杂,但它的技术的突破使得在我们做教学设计的过程中就可以集成语音识别技术,我们十年前就用了,还用美国人的一些技术,我们发现其实是根本没办法在教学上突破,玩儿概念是可以的,可是大规模的教学是根本不可以的。但我觉得在今年包括去年开始再去看引擎的时候是有了非常巨大的突破的。所以我们今年在“十一”的时候做了试课,就开始试初一、初二这样的学生,完全用电子教室来试,而且选的都是三四线的城市,比方说保定、廊坊这些教育资源师资没有那么强的地方,在屏幕前试课,而且班型也非常像传统的班型,比如说6个人、10个人、25个人的班然后进行互动。这个模式也非常有意思,把家长用另外一个方式也让家长看到孩子的方式,用手机就能看到孩子在屏幕前的表现。未来在K12领域里在线的突破,一定会是教学和技术的结合,而且还有非常复杂的教学设计的结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其实在屏幕前的老师怎么跟屏幕对面的孩子们互动,老师们还是有非常有意思的方式的,不是光这样说,他们会点会说,说你呢,屏幕那边的孩子们会很紧张,他们会把不同的小屏的孩子调到大屏上,给其他的孩子形成学习的压力。家长们最关注的是分数和学习效果,上了一个学期的物理在考试中是不是可以得到5分,这是特别现实的中国家长的要求。学习的掌握程度以及随堂就要出题,做的样子,这些东西我觉得技术其实是比传统的课堂更有优势的,可以随时体现给家长看,你错了多少,这个是特别有意思的。我觉得可以预言一下,未来几年K12纯在线的教育的突破还是非常可期待的,非常有意思。

刘通博:我们非常同意新东方在线的观点,尚德机构的课程都是直播。我们为什么这么做呢?是因为学习效果等于学习时长乘以学习效率。对成人来说如何提高一个成人用户的学习时长和学习效率呢?其实它同中小学生和大学生都不一样。学习效率和学习时长的背后是这个人的学习动机或者是驱动力,它们是由压力链和激励链构成的,也就是说压力链越大能力更强。在这个驱动力下,成人用户们可以学习更长的时间和拥有更高的学习效率。我们一直在思考驱动力如何传递下去,后来在实践中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如果把个体的驱动力放大成100分,对一个K12领域的学生来说,他驱占了80分,自驱占了20分,也就是说他的驱动力更多是来自家长、老师、同学们给的压力。对一个大学生来说,100分中他驱是50分,自驱是50分;但是对一个成年人来说,他驱只占20分,自驱占80分。那么如何激发他的自驱呢?我们研究了直播和秀场,发现这个模式天然能激发用户的自驱。因为在直播的场景里老师是有压力的,在直播场景下,老师会看在线人数,这个数字会将压力传递过来,为了让学员留在课堂上的时间更多,无限地提升了学习时长,他会尝试去做更多的努力。同时,学生在线下也是不同的。我想问一个问题,传统课堂上大家几乎不敢问问题对不对?我曾经也是一个学生,学霸和学渣都当过,我在学霸的时候也不敢问问题.可是,在直播的课堂上我敢随便问问题,你不知道的时候你旁边的人会问,你可以在旁边+1。此外在直播的场景下还有社区,有班集体、班主任和核心班干部,这些社群继承下来的因素可以罗列下来,从而提高成人学员们的自驱力,进而提高学习时长和效率。我非常看好直播在成人领域的应用,我们不做K12和大学生领域,我们一直专注于成人,我们相信直播一定能改变学习的效率。

钟锟:主持人的问题问的是在线教育的场景下如何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我理解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需要一个综合性的解决方案。我理解起来至少两个方面的问题是需要考虑的,一个是学生的意愿,再有一个是方法,意愿和方法两个问题。通过现在技术的发展,实际上很多方法是可以和技术融合,把以前做不到的能做到,比如说,游戏化,其实我认为重点不是游戏的画面,而是在于能够有一种及时反馈的方式,让孩子知道自己每一个小阶段的学习成果变成了什么样子,对或者是错,正反馈的方式能及时地把自己的小阶段学习的结果不断地得到验证,可能还会在没有人工参与的情况下更愿意、更敢于犯错误,机器能检查出来错误,在不断迭代的过程中不断地纠正自己的错误,从而有更高的学习的方法,当然我认为这只是其中之一。第二方面是关于意愿,再好的方法没有动机和意愿也不见得能取得效果。我这在部分有几层理解,第一,适当的方法其实可以提升孩子的意愿就像传统意义上会讲到有一些孩子并不是很热爱学习,可是在某一个体育活动或者是某一项课外活动中表现非常优异,大家都会鼓励他,他自己的信心也越来越强,从而能做得越来越好一样。我认为适当和合适的方法可以激励他有更多的意愿。另外,意愿本身是和公立教育和新东方这样的著名的教育机构一起,把方法和意愿甚至于学校的教学管理能融合起来。像刚才上一场的嘉宾讲到的一样,他当时用到了一个词推倒围墙,互联网或者是open的这一块,我们如何把围墙推倒不见得可以在这里面谈,但可以至少架起这两者之间的桥梁,让我们在传统背景下更好地使用互联网的方法和工具,连接起来可以更好地解决我们所说的意愿或者是动机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复杂的问题或者是综合的问题要有综合的解决方案,方法还是一个方面,意愿是一个方面,这是我们的理解。

刘锋:高总还有什么高见?

高培生:科大讯飞的钟总就在我的身边,我们更多应该从技术的角度去看,前面的孙总和尚德的刘总更多是从用技术的层面,说我用这个技术怎么样。刚刚提到了学习效果我是这么想的,我特别认同钟总的观点,学习评价有两个:一个是学习效率,花多长时间出来什么样的结果,就是学习的效果。而这个东西刚刚孙总也说了维度很多,不是一个单维度的,一个方式就可以解决问题,视频教学、视频录课有没有价值,四中网校的一个牛的老师一定比四五线的不太牛的老师的水平不一样,所以他的价值会很高。但如何更有效地把这个价值全面地、高效地展示出来,这就是刚刚钟总提到的,我也特别认同的解决方案。作为在线教育的,你录课也好或者是视频直播也好,外教视频上课也好,只是拉近了教跟学之间的距离,但是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加一些技术的手段,因为视频教学再怎么互动个体用户的数据其实是不太有的。怎么用一些技术的手段,把个体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学习的情况的数据支撑他,同时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点是,学生尤其是低年龄层的学习的兴趣跟学这门课程的自信心,需要用这些东西来支撑学习的效果。我很高兴你提到的问题是学习学校的问题这是我们可能对必须要面临的问题,我们用技术的效果来提升它。

刘锋:这个话题比较大,我们应该再找一个机会单独把这个问题拎出来讨论就更好了。回到我刚才计划中的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有可能在座会有哪位前辈藏私,我也不要求各位每个人都回答,如果愿意贡献出来的我更欢迎,在我们现在的阶段里,在现有的互联网教育阶段和将来打算要探索的一些互联网教育的趋势阶段里,你们各位在自己的领域里有哪些已经成功的变现的经验,或者是已经成功的变现的尝试,谁愿意拿出来分享一下,不强制回答。要不然孙总您先来?

孙畅:我说吧,我听了这个题目里,其实核心关键词是变现是吗?我想说变现肯定是有一个背景的,就是这两年其实在线教育的投资非常热,有大量的资本进来之后,其实我自己觉得是极大地推动了在线教育的行业的发展的,因为作为一个老司机做的十几年,前些年都是很慢的,尤其是在用户市场是非常缓慢的。这两年资本的推动就非常有效,但资本市场我们昨天还在跟资本家们吃饭,资本家们的钱是比较着急的,没有办法基金5、6年就要退出。互联网传统的想法做流量是最大的,相对来说跟钱比较正相关,所以就作出了很多的流量,说变现,流量是背景,有巨大的流量怎么变现。我们这间公司在这个行业里是一波一开始就挣钱的公司,有点像聂老师一样,因为我们上来就是付费学习,所以从十年前就付费学习,只不过那时候人少现在人多,所以我觉得传统的模式,上课、付费学习的事情,应该被印证是有效的,包括尚德也是不用说的。主持人问未来有没有其他方式,这也是我特别纠结的,坦率地说我做教育这件事情之前在运营商做软件,那时候我看在线教育其实不是这样的,我的理想也不是靠上课来赚钱,我很坚定地想探索有没有其他的方式。我想尝试的是两个方向,第一现在比较时髦的词就是IP,换句话说说怎么把内容作为一个产品,来售卖而不是售卖课程。巧口的董事长,我自己在早教和少儿的行业中他是一定能成功的,教育的多元化更加地丰富,产品模式更加地多元和多彩,每个家长肯定也知道我想让一个3到6岁或者是1到6岁的孩子全方位地获得成长,内容一定是要丰富多彩的,这些内容产品一定不应该是,或者是可以把它变成一个打包的方式来售卖,家长其实一定可以是可以接受的。大家老跟我说千万别提IP,现在这个词都用滥了,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不管是品牌还是内容或者是产品,肯定是可以尝试的。第二个可以尝试的是运营商的模式,这一定是可以尝试的。所谓的教育市场一定应该有用户的运营的概念,或者是学生运营平台的概念,因为全球的运营商变现都很简单就是按月收费、季度费,按年收年费。中国的互联网视频网站已经在尝试了,而且还不错,这跟我们教育的内容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所以我自己觉得在未来可探索的是很多的。这个在中国也是很有可能性的,因为中国用户量实在是太巨大了,无论是K12还是早教包括职业教育以及大学教育,各种各样的用户量都非常巨大。

聂风华:我只补充一点,在线教育我们能记录每次键盘的敲击和鼠标的点击,这些形成的数据对学习过程的评价,甚至再广一点,对人的评价可能都会形成有价值的信息或者是观点,对招生、对就业都是有价值的,所以这一点上,学堂在线正在做这种探索,未来我们还不只是内容收费,不只是技术收费,可能这种评价和学习报告也是可以收钱的。

高培生:互联网来了以后有一点无往而不利,来了以后就是免费,各式各样的方式,有一个非常奇特的方式大家都听说过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种模式在教育领域是走不通的。新东方在线说我们不提供免费的过程,巧口也说我们不做免费的东西。进入到公立学校免费的事我干过,我跟教育部合作过英语信息化教学的项目,进入到公立学校免费,获得了几百万学生用户的信息,这就是变现的问题。一旦到免费的东西,哪怕我有更好的内容,说要变现,家长说你应该是免费的你不应该变现,所以这就是用户的使用习惯。归根到底我的感觉是我们做教育的不能把自己做低了,有价值的东西就应该收费,尤其是做教育的,免费做一个你不能收钱的东西其实是很困难的,再有情怀也不能当饭吃。到了教育领域里没有情怀你迟早是没饭吃我一直是这样的理念。我们怎么做的?80后的家长说我们孩子的学习应该有变化。我不能只是学习新概念和剑桥,我提供的概念是:线下的培训机构,家长在这付的上万块钱的,口语的解决方案需要的,很多机构做不到,巧口可以在这方面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在你这上面迎合市场变化的需求,所以我们做的挺成功。当然了,我觉得在线教育里,其实不一定要落地,不一定要到线下去,尚德就做得挺好。所以在证书这个领域里,在技能这个领域里,还有成年人的自主学习这方面,他们是愿意花钱的最主要是花的钱的价值值不值,值的话一定会花。变现不是问题,最主要是进入教育领域里的科技公司用什么样的思维来想这个事,这个很重要。

刘锋:钟总您还有话想说是吗?

钟锟:变现这个话题,我认为变为现实是一种,变为现金是另外一种。我先谈变为现实,我们通过技术的研发把很多的过程实现,可以把老师在课堂上互动的过程,或者把老师改完的过程,全部的机器自动识别了以后,并且分门别类,这样能形成一个对学生的整体的画像,班级的画像,老师像开车的仪表盘一样,看到学生和班级以及方方面面的信息,从而就能获得一种机会,让孩子能更有效地进行学习,这是我们所收到的技术所带来的现实——变成收益。我们的理解是,现在优秀的资源很多,优秀的内容非常多,如何给学生想要的,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应该要的,我认为这是价值点,我们根本上就在于我们给学生和老师价值,从而能获得回馈,这是我们对变现的理解。

刘锋:感谢您的回答。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没有办法把所有的问题问一下,我甚至没有时间问下一个话题,通过几位的互动我把这个话题理解得更透彻一些了,我们现在还处在互联网在线教育领域里的第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因为技术的产生给我们带来的红利是效率的提升,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会让这个行业里每个业务的发展都更快一些。这个阶段所带来的红利可能会在两三年的时间内就结束掉了,到那时候大家会发现,这些技术每一家能活到那时候的企业都能掌握,到那时候才能真正地关注刚才提的那个问题,怎么样让互联网的教育在学习效果这个地方能有更好的价值。我倒觉得那个时候才是正经去拼技术应用的时候。现在还是大家在做技术开发有就可以,但到未来,这个技术应用到具体的教育中,谁应用得更好,把内容跟教育、研发、产品、服务捏合到最平衡的点上,就是后边那个时候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这就是我的观点。

刘锋:我谈谈自己的看法,我自己觉得2016年是人类历史上一个转折点,我们一直说国际化、国际化,这一年不管是英国脱欧还是美国的大选都有一点不同,国际化教育在未来是所有人都会关注的问题,很多哈佛和耶鲁的朋友包括教授都说怎么移民中国,我们可以关注一下怎么吸引这些高端人才,未来的4年会很有意思。而关于互联网教育我始终觉得,互联网教育一定要向互联网游戏学习,在三天前,我作为网易邀请的特邀嘉宾在水立方主持了网易暴雪主办的风暴英雄的世界总决赛,今天我来到网易总部主持了教育类的颁奖典礼,感慨万千,游戏行业真的是赚钱啊,一办就在水立方。可是教育和游戏是一回事,只不过是他们把学习环节变成了可奖励的方式,我们学习的时候潜移默化地学到了游戏里面的内容。做教育的时候忘记了奖励对学生的重要性,所以让学生有一种苦的感受,我自己也立志于把学和玩儿结合,我认为玩儿和学是生活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现场的同仁们让我们一起把教育变成很有意思的事!

郑娟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双语阅读:爱交际的人老了不容易健忘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