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CEO周成刚主持ORZ盛典特别策划《跨界交想汇》

2017-06-24 17:03:08 来源: 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7年6月24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主办的“第四届ORZ留学菁英汇盛典”在上海隆重举办。此届ORZ留学菁英汇以“跨界,我的坐标!”为主题,通过留学菁英、海归名师,研究学者、行业领袖等各领域的跨界达人们的思想碰撞、智慧汇聚,向社会各界展现了新东方的最新品牌精神:A better you!A bigger world!

在“新东方第四届ORZ留学菁英汇盛典”上,由新东方CEO周成刚先生、牛津大学博士在读张程先生、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先生及上海家长代表陈勇先生围桌而论《跨界交想汇》,共同探讨了留学与跨界的意义。

新东方CEO主持ORZ盛典特别策划《跨界交想汇》

新东方ORZ盛典特别策划的创意脱口秀——《跨界交想汇》

现场全文:

周成刚:各位家长和各位同学,今天特别高兴有这么个机会和大家谈跨界这个主题。我想世界的全球化就是一个跨界,为什么呢?因为国家和国家的距离已经越来越短,之间的国界越来越淡化,所以才变化全球一体化,也就是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这几位嘉宾才有了自己跨界的可能。

新东方CEO主持ORZ盛典特别策划《跨界交想汇》

新东方CEO周成刚先生

比如刚刚讲到牛津的博士,我看你的背景,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哥伦比亚读过书。我感觉你过去的背景已经非常跨界了,为什么还要去牛津?

张程:我现在还再继续读书,可能还想继续往前生造。

周成刚:你自己在过去领域里面有过这么多的跨界,你个人感觉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跨界,还是必须要跨界?

牛津大学博士在读张程先生
牛津大学博士在读张程先生

张程:以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去跨界,而是要看你的目标。其实我跨了这么界,我还是想为整个社会做一些服务性的事情,我只不过采用了不同的途径,做同一个事而已。

周成刚:金城你也去国外留学,又回到洪泰基金,做过很多工作。你自己感觉跨界是不是同学和家长,必须要为自己的孩子做好准备,是必须要走过的一条路吗?为什么会导致在今天让跨界这个主题变得这么六?

金城:谢谢周校长,我们在2003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共事过,因为我在新东方当了两年老师,所以很高兴15年后又再次回到了新东方的讲台。回答你刚才的问题,看过去15年的经历,的确我也做了很多事情,从记者到投资,还在新东方当过老师。我想说的是,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机会,如果我要跟在座的各位,尤其各位同学分享的话,我们的故事你们可以听。但是我要表一个态,我愿意放弃现在所有的荣誉、所有的财富,除了我的家人,去换取你们的年龄。为什么?因为你们的年龄意味着未来无限的可能性。至于跨界这个事情,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为了跨界而跨界,很多时候,就是当时我在新东方的时候,我也没想到我后来去路透社。我在路透社的时候,也没想到后面读MBA去做投资。告诉我的只有一个理念,首先找到自己最热爱的行业,我是喜欢内容媒体,喜欢教育,也一直在这个行业里面。

新东方CEO主持ORZ盛典特别策划《跨界交想汇》

洪泰基金董事总经理金城先生

第二,希望自己在自己的同龄人中、同事中,能够付出更多一点,更勤奋一点。希望能够在同龄人中做的更好一点,然后不断去探寻新的机会,接受新的理念。当我觉得现在的事业到达一个瓶颈的时候,可能我会对自己进行教育的投资。这也是为什么我当时离开路透,去读MBA。我在现在的路上,看到下一个机会,可以通过下一个机会去实现自己梦想的时候,我也会改变。所以跨界是一个水到渠成或者顺其自然的事情,我觉得不断地对未来事物充满着好奇以及敬畏,应该是始终贯穿在我的整个职业规划里面。

周成刚:我再追问一个问题,你现在正好做投资,而投资的公司是各种各样的。这是不是需要一些跨界背后的基础知识和架构呢?

金城:虽然我现在在洪泰基金,大家知道洪泰基金是新东方的创始人,老俞创立的基金。但是我现在比较关注与文娱体育教育这几个领域,因为这和我大学的经历,大学学的是新闻传播,我有在新东方从事的经验,我从路透社工作了六年,我比较专注于这个领域。我虽然换过几个工作,九个字就可以解决,学文娱、干文娱、投文娱。这个逻辑是相通的,任何行业最核心的价值就是经验,而经验这个事情一定是跟时间成正比的,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而且是无法逾越的一道门槛。虽然我们看起来跨界,但是至少我在选择跨界的时候,一直是和我过去的经验和能力相辅相成的。这么说,跨界大家千万不要理解成,我要做一件事情,现在觉得B很好,放弃A,完全去做B。我个人经验,这种事情有没有可能成功?有可能。但是当你到达某一个年龄,同样跟你竞争的人,他可能在B这个领域已经积攒了一些经验、人脉,可能相比你转行的时候,拥有更好的体力。

第二个每一个行业都在发生很大的变化,有的时候行业自己本身也会诞生出一些子行业,某种意义这也是一种跨界。跨界固然是好事,一方面是行业本身的发展,另一个跨界的时候,能够尽可能用到过去的知识经验。

周成刚:说到跨界我想到自己,好像也跨界有一点点关系。我大学填的第一专业是外交行业,因为我的英语当时是第一名,所以我填了外交学院。因为政治审核没有通过,最后进了示范学校。我发现做外交官和老师,都是跟语言的使用有关系。我做了十几年老师去出国留学,这时候面临一个选择,所有人都想学金融,去投行。那么我的数学不好,我学什么呢?我就下了一个定义,我的语言方面有一点点潜力,我要学一个语言专业,又是非英语专业,有选了新闻专业。后来去做记者,我发现做记者,所有的一切最后跟语言、文字又是有关系的,但是专业其实是跨界的,其实背后核心的东西是没有改变的。最后在2000年的时候我辞了BBC的工作,回来跟俞敏洪一起创业。如果俞敏洪当时在北京不是开的新东方学校,而是开的新东方火锅店,叫我回来做一个店长,我就不会回来。不是说火锅店不好,而是这个专业不是我擅长的。我做的记者,所有这一切都是跟语言的表达有关系的,所以回到新东方再次做老师,其实都是跨界的。今天当上了新东方的CEO 每天有大量的学生送出去,鼓励同学回国创业。我们现在成为中国最大的一家教育公司,每天走想着收购与兼并,要跟很多国外的机构接触,我发现这一切都存在着跨界,但是背后的思想是没有改变,就是和教育文化有关系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的跨界不是刻意的跨界,而是为自己的兴趣、爱好做一个准备。我想问一下张先生,您是金融界的一位专家,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读书,很多家长都在纠结把孩子送出的问题,什么时候送出去,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你是因为什么决定让孩子初中就出去了呢?

陈先生:我女儿在初三的时候,也是2014年的机缘巧合参加了新东方举办的夏令营,她在美国的波士顿附近一所高中,等于是待了三个星期,跟当地的学生一块儿生活、学习、游戏。她回来的时候,她就有了这么一个念头,我和我太太商量,因为我们原来也有一个计划,你未来也会有出国深造,但是时间点没有定。经过她的体验以后,她举了一个例子,就像讲数学课,我们讲抛物线理论。我们的教学是画线、公式等等,去记就完了。但是他们活生生把数学课变成一个制作课,每个人制作飞镖,记录抛物线的原理。所以她觉得一下子把自己学习的激情或者兴趣,通过这样的东西激发起来。她觉得这个可以激发她潜能,我们觉得既然小孩有这么一个想法,作为大人也就提前了原来的计划。

新东方CEO主持ORZ盛典特别策划《跨界交想汇》

上海家长代表陈勇先生

周成刚:大家都知道,可能在座的家长也会纠结,孩子到底什么时候送出去。我先给大家一个语言学界的分界。一般语言学家认为把孩子从12岁以前送出去,就会成为一个外国人。12岁以后送出去,就不会成为外国人。你把孩子这么早送出去,最后发现自己成为一半外国人,一半中国人,有没有害怕过?

陈先生:这个没有害怕,因为很多我周围的同事也会问,第一个问题就是你舍得吗?就是距离远了,你的思想观念肯定也变化了,这样的话怎么来应对?我也听到一些回来的小孩,他们的家长对他们的评论,今年回来小孩变了很多,变懂事了,这是大家最喜欢看到的。而我的想法,就今天讲的话题,跨出国门也是一个跨界。更多的是给她一个机会,去看看更大的世界,这也是跨出你原来的,因为她从小蛮顺利的,从小学到初中。那给她这么一个机会,去看看你的同龄人,在不同国家的同龄人,他们都在想什么、做什么,他们的一些想法,包括他们现在学校里面有很多的社团,他们的想法就很丰富,然后有这样的机会,让他能够接触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事件,让她慢慢成长,看得更多、懂得更多。我想起来带她去学校面试的时候,她的指导老师跟我讲了一句话,你和你的女儿一旦进入我们学校,你和你女儿物理的距离会变长了,但是我想请你放心,你女儿的能量会越来越大。

周成刚:太棒了,我曾经有一个说法或者一个观点,就是我说世界在全球化,所以我们的孩子要国际化,我觉得才能同步,才能够接轨。我的观点解释一下,我们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最好有机会到国外去留学。我们又懂汉语,最好把英语给学好了,我们又理解东方的文化传统,又理解西方的文化。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在全球化背景下,可能更有希望,更有胜出的概率。所以想问一下张程统称,你在哥伦比亚读过,又在牛津大学读博士。本身牛津就是一个跨界的国际化的地方,你有没有建议或者想法,可以和大家分享的?你自己在跨界的文化里面,是怎么样生存,怎么样变得更好的?

张程:我觉得跨界是跨学科、包括跨国家,首先跨的过程本身就有思想的碰撞。我在牛津大学读书的时候,每个学院都是有来自不同专业的同学组成的学院,每周有一到两次大家一起讨论,就是谈天说地的时间。我一个同学研究生物,我的领域是人的社会化。所以他的生理学的基础,对我的社会学有一定的启发。而我的研究,对他也有帮助。我觉得这种交融性非常好,而且可能跨界的过程,本身我们不想刻意地去追求什么。但是我觉得跨界过程之后,之前的东西不要把它舍弃掉,一定要把你之前学到的东西,作为一种经验积累,作为潜移默化的一种能力,带到下一个领域,我觉得这样在于有意义的。

周成刚:艾力老师说他喜欢演讲,又喜欢游戏,最后就主持了世界的游戏大赛,我觉得背后有一种联通的关系。刚刚任剑老师说到他喜欢画漫画,他又去伦敦政经学院读书了,可能伦敦的政经学院帮助了形成了一些新的思维,所以这两个点会聚在一起,有了今天的事业。我想问的金城老师,今天更多的人出国留学,对这帮同学为了走进西方全新的世界去读书,有没有什么明确的建议告诉他们,就是通过这个建议,会让他们未来变得更棒,或者胸有成竹?

金城:给我10秒钟,因为真正讲干货的时候,希望让大家未来留学的时候获得更大的收获。对于我而言,我稍微讲两句废话,在高中的时候读的外国语学校。那时候家境好的同学,有机会参加夏令营。我记得家长要掏个一两万才能够参加夏令营,跟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第一次出国是18岁,当时我父亲讲了一句话,他说:“你以后一定会经常出国的,你有本事,就要用你自己挣的钱,让你自己出国。以后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过门,都会为利用这一代人打开的。”包括后来在清华,我包括是不是要出国?最后我选择在清华继续读研究生,因为我有在奥运会当记者的梦想。但是出国是我觉得我人生要做的事情,所以在奥运会完了以后,我放弃当时的职业,去国外读了两年全职的MBA。当时对我而言叫真正的准备好了,怎么讲呢?这和每个人的经历,和你们所选择的专业不一样,我更多的能代表国外去读商科的人来说怎么思考的。商科,就是金融、会计,这从某种意义都会变化基础。它跟英语一样,都是一个工具。我过去的教育和经历而言,是需要补充的,这是最基础的东西。同时去国外,大家要有一个心态,国外的教育体制,大部分的,是欧美,可能跟中国的不太一样。中国是严进松出,国外是严进严出。

它不是那种填鸭式的,有人要你交作业、交论文,或者记考勤,国外这方面很多学校不是很严格。它很多时候让您听很多类似的讲座,会让你见到很多人,会培养你自己学习的能力。我想说的是,就我过去从事的各种工作而言,我收获最大的从知识上而言,绝对是工作上面学到的。大学或者教育机构教你的,是教你怎么样去学习,而不一定是教你真正的知识本身。因为知识在现在这个社会更新太快了,过一两年,可能书本上的东西,可能在另外的地方就有些过时了。所以在大学学习的是能力。

第二个,大学是让你建立正确的价值观,我觉得在美国这两年,让我对这个世界、对于人才充满了敬畏。在清华,清华是中国最高的学府,这里是中国最顶尖的大学。在美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人才。通过这两个学校,我就发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我从事工作会充满着敬畏感,而且还有一点,书本、课堂只是一部分,甚至是一小部分你的知识的来源。很多来自于老师,最大的来自于同学,因为在海外的学校,你的同学五花八门,不管是各种颜色的肤色,还是各种经历的,从他们身上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的。很多时候我是受到他们的感染,如果给各位即将出国或者计划要出国的学生,我有几句话。

第一,真正准备好了再出去,要找到适合的时候。

第二,一定要充满着敬畏,多去学习。这个学习不是来自于书本,不是来自于老师,也不仅仅来自于同学,是一个综合的。

第三,不要忘记自己的本、自己的根。美国有美国好的东西,英国有英国东西,但是中国,我还是很感激中国。为什么?至少中国的教育体制下面,给你们通了这条路,让你能够通到世界最顶尖的学府,这条路是通的。刚才这位同学她拿到美国那么多学校的Offer,我觉得大家有感恩的心情在。我投了暴走漫画,任剑是绝对不能离开这个公司的。中国的未来也是靠人才,留学可能是一个不错的经历,可能是必经之路。但是我最后还是希望,当然不一定非要身体上回来,但是我希望大家还是能够都为中国做些事情。因为这样的话,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未来,包括新东方、包括整个教育体系,才能够良性地延续下去。

周成刚:我们的访谈很快就要结束,因为今天来的家长和同学特别多,因为自己的孩子已经上了名校或者即将上名校。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点是,大家一定要记住的一点就是说,上名校就是上学,而且是到了一个异国他乡,到了一个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社会背景和价值观的地方去学习,这场学习可以说会变得更加挑战。所以说国外的留学和被名校录取,本身不等于幸福、不等于财富、不等于成功,我们未来的路可能会更加的挑战。所以在世界名校,平均每年的淘汰率是在8%到20%,所以对我们来说也是一项更艰巨的挑战。

但是我们的孩子是不同的个体,有不同的兴趣爱好、成长经历,心智的发展也是有先后。但是不一定每一个孩子都进到名校,但是把名校作为我们的目标,我们也许会变得越来越好。陈先生,能不能说一下把孩子送出去了以后,直到今天你最大的体会,想跟同学和家长分享的是什么?

陈先生:是这样的,有两层意思,一个是我觉得可以发现你孩子很多的潜能,原来你没有发现的。刚才像老师讲捞要跨出这一步需要有知识、需要有勇气。他们还是比较幼小的,其实那些东西还没有弄得非常健全。这个时候要给到他的是鼓励和信心,毕竟像我女儿一个人在那边,也没有学校里面。所以把每一次视频,作为她安抚情绪的工具,怎么样跟她很好地交流,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么大的挑战,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对父母而言,应该有这样的舍得之心,因为把孩子放到老师身边,以为你接触到了就安全了。

周成刚:每一个孩子都是森林的一颗树,有的书因为高达引人注目,有的书因为开的花引人注目,有的花虽然不高达,或者开的花不漂亮,但是它慢慢成长,同样也可以成为栋梁之材。所以我希望家长和孩子一块儿慢慢走,也希望家长有这样一颗耐心,陪伴着孩子,慢慢地成长,这一辈子我们决胜的是未来20年、30年以后,我们再来笑看自己的成长和发展。

志秋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频道专稿 责任编辑:马志秋_NQ247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发表13篇SCI论文 浙大女学霸是科研牛人!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