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15名艾滋学生考上大学 害怕大学没人说话

2017-08-23 14:00:46 来源: 央广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山西临汾15名艾滋学生考上大学 害怕大学没人说话

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16名同学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视觉中国 资料

据中国教育电视台报道,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是中国唯一一所艾滋病学校,2011年经山西省临汾市教育局正式批复成立。今年6月,经媒体报道,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的16名同学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的新闻引起舆论热议。如今各地的高考录取工作已经结束,这些孩子们考的如何?又是否被大学顺利录取呢?

记者从该校了解到,截止目前,今年16名参加高考学生,已经有15人被北京、青岛、太原等地各所大学录取,其中2人本科,13人专科。据该校校长郭小平介绍,由于这些艾滋病的孩子学习基础相相对薄弱,对于目前这样的高考录取结果,孩子们都挺高兴的。但在高兴的同时,这些艾滋病的孩子们也面临着一些实际的困扰。由于大多数孩子都是孤儿,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所以对于孩子们来说上大学后的生活费目前还有一些困难。

据了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学校已联系中国预防性病艾滋病基金会,该组织愿意提供这些孩子们部分上大学费用。

而对于考上大学的15名孩子来说,他们自己也在积极努力赚取生活费。翠翠今年19岁,母亲生下她就去世了,父亲在去年也喝毒药死亡,庆幸的是,今年高考中,她有幸被自己心仪的电子类专业录取。不过没有家庭的支持,大学的费用对她来说压力不小。目前她正在做微商,想通过这个方法来挣点生活费。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赚取买一台电脑的钱,方便今后的学习。

然而,相较于经济上的压力,在这些艾滋病孩子的内心深处有着更大的担忧。上大学之后要如何吃药、如何交友等都将成为问题。

“我害怕大学里没有人跟我说话,没有人跟我做朋友,这比死还难受。”翠翠对我们的记者说道。对于翠翠这样从小生活在红丝带学校的孩子来说,上大学意味着要离开原来的避风港,更意味着将面临更多的困扰。

对于这些困扰校长郭小平说:“我们不需要社会给我们多大的政策,我们就希望我们考取了同样的大学,周围的老师、同学能平等的对待我们。”

再过几天,这些准大一新生们将进入全新的生活。他们中的大多数会隐藏自己的身份,如何才能让他们跟我们共同生活在蓝天下,需要这个社会共同努力。

相关新闻

中国设“艾滋考场” 是关心?还是歧视?

临汾红丝带学校是中国目前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今年参加高考的16名学生,自2004年起就相继来到学校生活、学习。16人中11男5女,10人文科6人理科,红丝带学校将设两个独立的文理科标准化高考考场。目前,考试所需的视频监控、通讯信号屏蔽等设备已经安装到位。为了确保考试顺利进行,教育招考部门还在学校举行了高考模拟演练。

可虽说是中国首例的创举,舆论场却对“是否涉嫌歧视”吵翻了天。

支持

支持学校做法的这部分观点,主要集中于网络。社交媒体上,大部分人认为确实有必要。

这部分观点一般都是害怕孩子在无意识中,受感染……

支持

QQ图片20170602094553

微博截图

还有一部分,提到了临汾红丝带学校学校的校长郭小平。为什么要提他,因为像他这样的人,肯定会考虑照顾到艾滋病学生的情绪啊,怎么能说是歧视!

夸校长的

微博截图

反对

艾滋病不会经过空气和正常肢体接触进行传播,已成常识,所以与普通人共处一室无需担心,而单独开辟“艾滋考场”,反而觉得像“多此一举”。很多人觉得,这样做,不就是歧视吗。

对于红丝带学校设“单独考场”一事,北京地坛医院感染中心副主任王凌航认为,经过多年艾滋病反歧视宣传,学校低估了其他学生对于艾滋病感染者考生的接受能力。单独考场反而在客观上营造了一种歧视氛围。王凌航解释,艾滋病的经典传播途径是性传播,母婴垂直传播和输血传播,日常生活接触肯定没有传染性。

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中国联盟负责人白桦称,艾滋病不过就是一个和糖尿病、心脏病类似的慢性病。没有一种慢性病比艾滋病更让人避之不及,也没有任何一种疾病的患者比艾滋病人遭到如此多的偏见和歧视。艾滋病人并不需要过度关注和保护,这反而会让他们感到更加孤立,也会让大众无所适从。

舆论中也有不少人觉得,这样反而像“贴标签”。

反对3

反对

QQ图片20170602104229

微博截图

担忧

虽说艾滋病科普已经下过很大功夫,成效也颇为显著,但仍有不少人“闻艾色变”,这可能也是“艾滋考场”存在的最直接原因。

所以,“单独考场”除引发“歧视”质疑外,还有人担心这样会泄露孩子们的隐私。

2006年中国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第39条规定: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艾滋病公益组织白桦林中国联盟负责人白桦也表示了这方面的担忧,他说,艾滋病感染者的个人隐私本身是得到保护的,如果这些孩子不去“单独考场”考试,有谁会知道他们是感染者呢?

而临汾市教育局招生办负责人亢创基对于这种担忧表示,该校本身没有高中部,初中学习完成后,这16名学生参加了中考,临汾市卫生部门和教育部门商议后,给他们在临汾市第三中学注册了学籍,因此,他们获得的是临汾三中的高中毕业证。

对于高考后的填报志愿及录取工作,亢创基透露,目前还在等山西省答复,他表示,教育部门对艾滋病究竟属于哪方面疾病,还需和卫生部门做相关研究,下一步这些学生如何填志愿,将等待省里下达说明。

无奈

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校长郭小平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设立独立考场,是希望他们在考试时可以专心答题,不用顾及旁人的眼光,对他们来说,专注于考试才重要。实际上,教育主管部门是允许他们和普通孩子一起考试的,只是那些孩子的家长会反对。”

谈及未来,郭小平很无奈:“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该考试了,就好好考试。”

亢创基则说,这16个考生和其他考生一起参加高考,主要是怕别的考生有所顾虑,经过(山西)省考试中心请示相关部门,红丝带学校向相关部门提出要求之后,决定单独设考场。

《新京报》评论文章称,这些艾滋病感染者实现了高考的权利,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需要逐一解决后续问题。比如,在录取环节,大学会不会拒绝和排斥他们?他们如何开始大学的生活?毕业后走入职场呢?仍然存在太多的未知。这就需要相应高校和企业单位在录取、上学、就业各环节的个人信息保密上,做好对接。

上观网评论称,也许,“艾滋考场”不复存在的时刻,应该是“闻艾色变”消失的那天。

Emma 本文来源:央广网 责任编辑:朱艾家_BJS463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防控疫情父母不听劝咋办?年轻人get这5点建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