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比哥哥多76分 云南少年照顾失臂哥哥报同校

2018-07-07 06:02:39 来源: 澎湃新闻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弟弟的抉择:高考多76分,云南少年继续照顾失臂哥哥报同校)

云南巧家县第三中学男寝218宿舍的灯,每天早上亮得总比其他房间早一些。

在学校起床铃响起前,吴建智就已经起身,迅速洗漱后,便开始扶着哥哥起床穿衣,又从浴室端来水,帮哥哥洗脸刷牙。随后,他蹲下身去,给哥哥穿上鞋袜,将书包背带放至哥哥两肩,动作快速而熟练。

这样的情形不仅仅是发生在高中三年,从上小学开始,吴建智就承担起了照顾无臂哥哥的责任,一晃已12年。今年6月7日,兄弟俩带着大学的梦想走进了高考考场。但最终高考成绩的悬殊,让这个家庭又陷入了纠结。

哥哥吴建早404分,过了专科录取线,离二本线仅差26分。但弟弟吴建智480分,超二本线50分。百般抉择之下,吴建智选择了按照哥哥的分数,和哥哥填报同一所学校。“我可以在大学毕业后再出去,以后随时都可以,但是哥哥上大学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我选择了远方,哥哥的大学梦就没有了。”

澎湃新闻获悉,吴家兄弟所填报的昭通学院,在得知情况后已与他们进行了联系,最后哥哥填报了该校的专科专业,弟弟填报了本科专业。目前,校方正按正常流程进行招生录取工作。

高考比哥哥多76分 云南少年照顾失臂哥哥报同校

吴建早和吴建智在家中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我会是你的双臂”?

吴建早失去双臂的时候,只有6岁。

“当时和小朋友出去玩,看到高压线上有东西很漂亮,就伸手去抓,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双臂。”吴建早告诉澎湃新闻,当时年纪还小的他,并没有意识到失去双臂代表着什么,“爸妈买了玩具哄一哄,就不怎么难过了。”

彼时,吴建智4岁,年幼的他虽不能清晰了解家庭的变故,却也明白过去常保护自己、共同玩闹的哥哥以后需要自己照顾。从跟在母亲身后打下手,到能独自料理一切,他已经不记得用了多久。“自记事起几乎每天都在做这些事,不知不觉就熟练了。”

等到了上小学的时候,吴建早才发现自己失去双臂后的代价,“看别人都去上学了,我觉得很羡慕,就和爸爸妈妈说我也想上学,他们说那我就必须学会用脚写字。”

吴建早已经不记得自己练习了多久,在脚趾磨破了皮,又磨出了厚茧子的时候,他终于慢慢熟练了用脚趾来吃饭、拿东西、写字。

2006年,哥哥8岁,弟弟6岁,一个等了一年,一个提早一年,吴家兄弟一起踏入了小学校门。吴建智也开始独自承担起了照顾哥哥的责任。从小学到初中,兄弟二人一直是同桌,几乎形影不离。

高中时代,两人离开了熟悉的村庄,来到距家一百多公里的巧家县第三中学,学校安排他们依旧坐同桌,并为他们提供了单独宿舍。

但因为路途遥远,云南山区雨季复杂的路况,两人每半个学期才能回家一趟。回家少了,吴建智要做的事情就多了,哥哥的衣食住行几乎都离不开他。

午餐时,哥哥在座位上等候,吴建智就需要一人打两份菜,盛饭盛汤也需比别人多跑几趟。“但是哥哥能自己吃饭,他的脚能做许多事。”夜晚,两人复习完功课后,吴建智就端来热水,为哥哥洗脚,给哥哥盖上被子后,自己才开始洗漱、休息,这时通常已是凌晨。

12年来,吴建早一直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学习,尽管因为身体原因,学习起来比较辛苦,但吴建早还是很珍惜继续能上学的机会,“小学初中成绩都不错,中考也考上了巧三中,但高中学起来就比较吃力了。”

高中班主任万太姣一直关注着这对特殊的兄弟,在她看来,两人都比较乐观向上,在学习上也都非常努力,“他们的成绩属于中间水平,弟弟稍微好于哥哥。但哥哥因为用脚趾写字,在考试的时候会比较吃亏。”万太姣说,如果吴建早高考时能发挥正常,也是可以考上二本。

说起高考的失误,吴建早仍感到遗憾:“因为用脚涂卡,修改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我做选择题时思考再三,有些不敢下笔,浪费了些时间,物理和化学比平常多错了几题。”

最终高考成绩下来,吴建智考到了480分,超云南省二本线50分,但哥哥吴建早考了404分,仅过了专科录取线。

吴建智的成绩非但没有让他开心起来,反而陷入了烦恼。无奈之下,吴建智写了那封在网上流传的求助信:“没有我照顾他,哥哥就上不了大学,因此,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和哥哥在一个大学,帮助他完成梦想……”

几天后,云南省绍通学院联系了吴家兄弟,表示可以让弟弟填报学校的本科专业,哥哥填报专科专业,给吴家兄弟提供生活上的帮助。

高考比哥哥多76分 云南少年照顾失臂哥哥报同校

吴建智帮哥哥系鞋带。受访者供图

“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事实上,和其他充满激情的少年一样,吴建智也一直向往着远方,他想走出云南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但如今却为了照顾哥哥选择了留下。

“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肯定有一点遗憾,但从整个家庭来说,并不后悔。”

吴建智说,高考成绩下来后,自己一直都很担心要和哥哥分开,现在至少还能多照顾他四年。“我可以在大学毕业之后再出去,以后随时都可以,但是哥哥上大学的机会只有这一次,如果我选择了远方,哥哥的大学梦就没有了。”

面对孩子的选择,吴父欣慰而愧疚。和村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吴父只是一名老实巴交的农民,和土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对于两个孩子,他时常觉得对不起,没能在哥哥幼年时护他周全,在弟弟面临人生抉择的时候,也无法让他自由选择。

“我经常在想,如果没有他(建智),那我们做家长的要付出多少在哥哥身上,那这个家又会是什么样?”吴家所在村子地处大山深处,吴父告诉澎湃新闻,因为家里比较穷,被电击后的吴建早是在乡卫生院动的手术,“医药费都是向乡邻和亲戚借的。”这十多年来,正因为有弟弟照顾着哥哥,父母二人才能安心地赚钱养家。

吴父说,弟弟从小就比较懂事,在家里也比较勤快,“对于同龄的孩子,他做的让我觉得非常欣慰。他之前一直和我说,想出省读大学,可就是今年的高考,他的梦想破灭了,我觉得自己愧为他的父亲,我实在对不起他。”

作为父母,吴父能感受到吴建智心里的苦和不甘,“虽然他(建智)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

而多年来,弟弟对自己的照顾,吴建早也默默记在了心里,“我们俩几乎都是形影不离,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也基本都知道对方的想法。”对弟弟,他有感谢,有愧疚,“我不想做他的累赘,未来几年,我会努力学着用脚做更多的事情。”

在填报志愿时,吴建早选了很多关于电子商务、计算机类的专业,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清晰的认知,也希望能选择一个自己能独自筑起一片天空的专业。

而吴建智则填了三个师范类的专业,“我想在大学里面多学一些东西,增强自己的竞争力,毕业后能当一个老师,可以趁着寒暑假的时候出去走走,看看世界。”

谈起毕业后的打算,吴建智有些茫然,但他告诉澎湃新闻:“我现在虽然还不能肯定四年后能像现在一样去照顾哥哥,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如今,招生工作正在进行中,不久,吴家兄弟可能就会收到来自同一所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郭子仪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郭子仪_BJS622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投资自己,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三年级才上数学课"的课改政策 被主管部门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