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450位中国投资人起诉美政府

2018-09-02 06:02:33 来源: 界面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深度]美国移民界“诉神”的新一战

作者:江敏JM

450位中国投资人将美国政府机构告上联邦法院,作为代理律师Kurzban感到颇为棘手,但又充满新挑战。

Ira Kurzban不是第一次代理中国投资移民申请者的官司,但这是人数最多的一次。

七月底,450多名中国投资人将美国国务院告上华盛顿联邦法院,起诉这个政府机构在美国EB-5投资移民项目中,错误计算签证配额,导致申请人面临可能长达15年排期,甚至因此无法获得绿卡。代理此案的正是Kurzban。

在450位投资人中,绝大多数在2015年以后申请了EB-5项目。在此之前的申请者,从递交材料,到拿到绿卡,大约需要1年半。但该项目在2015年迎来申请井喷期,由于配额限制,各国申请者陷入排期的尴尬,中国大陆的申请人受影响最为严重。在等待无果后,投资人们开始抱团寻求出路。他们决定押注在Kurzban身上,放手一搏。

他们或许是对的。在Kurzban职业生涯里,遭遇棘手案件是个常态。

右二为Ira Kurzban 图片来源:flickr
右二为Ira Kurzban 图片来源:flickr

“诉神”

Kurzban是哲学与法学专业的双料博士,从加州伯克利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移民领域的专家。

他在学术圈颇有地位,其所著的《移民法原始资料》是美国法学院移民法方向的必读教科书,1990年出版后曾再版过14次。相传,只要Kurzban出庭辩护,每次庭审结束后,就会有律师同行拿着此书找他签名。

他的实战经验更令人咋舌。Kurzban曾四十多次对战美国移民局,几乎每次都能胜诉或争取到庭外和解。

“他应该算是美国移民界的传奇了,业内人称他是‘让移民局闻风丧胆’的律师。”外联出国美国项目部总监刘佳妮解释说,美国移民局往往会在预期败诉时,要求庭下和解,这种局面虽然没有“胜诉”看起来风光,但委托人讨价还价的权利更大。

让他一战成名的案件是为海地难民申请政治庇护,该案最终成功阻止美国移民局非法拘禁乘船来美国的海地人。

“在代理此案的10多年里,我向法院提起13次集体诉讼,并3次将案件待到美国最高法院。”Kurzban曾公开对媒体表示,正是该案件,他开始深入研究移民法。

1999年,他代理的另一桩案件“Chang vs。 US”则奠定了他在投资移民领域的江湖地位。

当时,EB-5项目还处在刚起步阶段,相关法律和规定并不完善。1998年,移民局为符合一项新规要求,拒绝向此前已经顺利通过I-526批准的投资人颁发永居绿卡。

作为7名受波及投资人的代理律师,Kurzban在1999年正式向美国联邦法院状告移民局,开启了一场长达近13年的拉锯战。由于受新规影响的群体范围较大,期间,该案件从个人诉讼,发展到最终涉及200位投资人的集体诉讼。与加州中区法院的来回博弈后,最终在2012年迫使移民局庭外和解,为投资人争取到超过1600张永居绿卡。

因为美国遵循“案例法”, 每一次司法诉讼结果将为后来法律提供参考,该案件也给投资移民圈定下新规矩:即便是移民局想要出台新政策,也不会影响到新规以前申请的投资人。

该案件的大获成功,使得Kurzban名气大增,他与团队目前垄断EB-5领域95%以上的原告代理。他善于在法律条文中寻找漏洞的诉讼策略,也正是此次450位投资人所看重的。

超长排期

2015年,来自中国大陆的EB-5申请达到高潮,当年美国移民局I-526申请收件数达到14373份的历史最高。

一位投资人告诉界面新闻,当时大部分人的关注重点都在如何选择EB-5项目上,谁也没料到申请最终会在“排期”问题上栽跟头。协助该投资人办理的移民顾问曾向他保证,在2017年就能拿到临时绿卡,登陆美国。但直到去年,他才发现计划落空了。

在今年IIUSA行业协会上,美国国务院签证办公室主任Charles Oppenheim预测,中国大陆投资移民申请人的排期时间将长达15年,将导致大多数申请家庭子女“超龄”,而失去拿绿卡的资格。

表面来看,排期问题是由“供需失衡”导致的。

EB-5项目每年有1万名配额发放给全球申请者。在设立之初的17年里,该项目几乎无人问津,每年移民局收件数不超过一千份。申请人只需要等待移民局审核结果即可,并不需要排队。

EB-5项目的爆红改变了局面。近十年里,该项目申请率每年增长约38%

当申请数量远超过配额时,规则也与之前不同。移民局会施行“国家签证配额制度”,发放原则是,每个来源国先按照总配额的7%(约696张签证)来分配,到财年结束时,若有多余配额,再分给申请量多的几个国家。中国申请人增多本身就拉长“队伍”,而越南和印度等国的申请人增加,让较量变得更为明显。

但Kurzban认为,排期问题的根本是由配额计算方式导致。与其他EB类型的签证不同,EB-5项目将主附申请人数量都算在配额之内,如果一位投资人将两位家庭成员都作为附属申请人,审批通过后,就会占用3张签证。

“EB-5的立法历史非常清晰,国会是打算每年让1万名外籍投资人带动10万本地就业岗位。但现在实际投资人只有3300位左右,创造的就业岗位数压根没有达到预期。”Kurzban对界面新闻说。

他在2015年就已经意识到EB-5的配额发放问题,曾联合前移民局法律顾问和众议院议员等,向美国政府部门提议,在计算EB-5签证名额时,不将附属申请人计算在内。

“不幸的是,前任政府拒绝这么做。”

在国会里,对移民法案改革的讨论一直在日程之上,但极少有议员为EB-5法案发声,即便有所讨论,焦点始终放在如何避免移民欺诈等问题上。投资人利益被抛诸脑后,像二十年前的EB-5项目一样,无人问津。

胜算

“投资人找Kurzban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从法律条文上来看,移民局的确有错误认定和使用签证的嫌疑。”外联出国美国项目部总监刘佳妮和同行交流时曾发现,在移民局内部也有蛛丝马迹能证明这点。

美国行业协会的律师曾找到一封90年代的邮件,内容是前美国议员设立EB-5法案时的讨论。邮件中明确了EB-5计划的目标:1万个投资人,10万个就业岗位。

前移民局EB-5办公室的一位经理也曾经私下提起过,由于以前EB-5每年的申请量非常少,为了让数据看上去更好,签证配额也将副申请人算作其中。据刘佳妮了解,出于利益相关的考虑,这位经理并不愿出庭作证。

“我们曾经统计过,如果移民局签证计算有误,从1996年到2015年,共有14.8万个名额被浪费,数量完全覆盖现有的排期投资人。”刘佳妮说。

Kurzban认为,移民局不会那么容易认定“错误计算”的指责,为了考虑到各种可能性,他不得不在今年6月底专程飞到中国,与投资人代表进一步沟通。

“那次会议很令人振奋,这些投资人并没有接受任何组织的指导,他们可以完完全全地表达意见。”Kurzban对这次见面的印象深刻。双方的交流坦率而又直白。

于投资人而言,最好的结果是政府承认“错误计算”,以家庭为单位释放更多签证配额,排期问题便能彻底解决。

退而求其次,如果能在I-526申请阶段冻结子女年龄,也能减轻投资人对排期问题的担忧。毕竟大多数投资移民的申请者是为了子女在美国读书、工作和生活有一个合法身份。这一点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变得尤为重要。

而Kurzban并没有夸大希望。“这个案子的难点在于,即便当初的立法被错误计算,但近30年执行仍然是难以抗衡的现实。”在会面当天,他向投资者坦言,该案件的胜算只有5%。

“无论是1%还是5%,总比干等要好。这就是一次绝地反击。”一位参与诉讼的投资人告诉界面新闻。

在7月25日,筹备大概一年后,Kurzban终于代表投资人向美国华盛顿联邦法院递交了诉讼。与预期的一样,8月24日,美国政府给法庭的回复并不乐观,他们认为现有的签证计算方式没有曲解原法律条款,又指出提出诉讼的投资人并没有遭受无法弥补的伤害,最后还不忘声明,一旦满足EB-5投资申请人的利益,就是损害其他移民及公共利益,将投资人置于“主流”的对立面。

“每一个案子都各有难处。”即便是被封为“诉神”,Kurzban仍然感到颇为棘手,但他从不缺乏耐心。海地难民案中,他花了10年赢得一个满意的判决,“Chang vs。 US”案中,他花了13年。

但新战斗仍有值得坚持的好处。一旦获得胜利,整个EB-5行业将重写历史。

郑娟 本文来源:界面 责任编辑:郑娟_NQ073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朋友圈的残酷法则:你输在没人脉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