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校内托管,为何家长老师都不满?

2018-11-29 11:37:30 来源: 半月谈
0
分享到:
T + -

编者按:

校门关了,家门没开,“三点半”及其一系列的衍生问题长期为全社会关注。2018年9月,一些地方在秋季学期全面推行校内延时服务。可是,政策推行两个月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觉得“校内托管”就是鸡肋,部分小学参加校内托管的中高年级学生也呈现日益减少的趋势。半月谈编辑部了解到,对于这一“好政策”,家长和学校似乎都有诸多不满。很显然,这一民生老大难问题,不是行政部门下一道命令就能够解决的。没有必要的资源投入和缜密的制度设计,校内托管的效果难以保障。

以下分别是一位家长和一位老师的来稿,反映的情况和心态较有代表性。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校内托管成鸡肋

大宁(家长)

我是一名四年级小学生的家长。今年新学期刚刚开始,我收到了学校发来的通知,说为了响应教委的要求,解决孩子放学早、家长未下班不能接的问题,学校开始推行校内托管服务。也就是说,孩子下午放学以后可以暂时在学校内由专门的老师管理,然后在17:30统一离校。

看到这个通知我很高兴,虽然17:30的离校时间对于上班族来说还是紧张了一些,但比起之前两三点钟放学还是好多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签字确认参加托管,并在心里暗自庆幸一大难题终于解决。

然而,当第二周托管开始后,放学时间我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我的孩子由于一周之内有学校社团活动,不被允许参加托管。原因是学校人手和老师精力有限,无法做到记录每一个孩子的社团情况,所以如果周一到周五任何一天有课后社团活动,那么整个学期都不能参加课后托管。

闻此噩耗,我前几天豁然开朗的心情陡然变得阴沉,只好跟老师说明当天我由于没有准备已无法接孩子准时离校,并恳请老师同意破例先托管一天,下不为例。

下班后,我满怀遗憾地去接孩子,还没等我开口问孩子托管的情况,孩子就嚷嚷着再也不去托管了。我诧异地询问原因,孩子说:“太无聊了!只能干坐着,不让说话,不让走动,一点声音都不许出!”“老师没有组织你们做什么活动吗?”“没有!除了看课内的书,其他什么也不让做,我想看看自己带的课外书或者画画也不可以!因为老师认为那是与课堂学习无关的事!”

据孩子说,其他的同学也都纷纷抱怨“以后再也不来了”。孩子们的反应着实让我吃惊,难道憧憬已久的校内托管就是如此吗?那实在是令人大失所望。

我家的小孩如今四年级,之前的几年,放学后都是由私营机构托管。媒体常常建议别将孩子送到这些“没有资质”的机构,说有种种风险。问题是家长们并非不知道风险,也想把孩子托付给公立机构却寻觅无门。如今终于有了校内托管这个“重大利好”,我们不仅无法参加,并且托管的品质也不尽如人意。

比起私营机构,校内托管的服务从各个方面来说都相差很远。第一,很多孩子都会参加一些课后的校内社团活动,私营机构的老师可以把每一个孩子活动和课外班的时间记录得清楚详细,保证孩子按时参加;第二,私营机构有老师监督、辅导和检查作业,孩子的作业能够保质保量完成,大大减轻了家长负担;第三,对于做完作业也没有其他活动的孩子,还有老师组织阅读或者户外活动,孩子们可以自由交流玩耍;第四,每天的晚饭有专人负责,饭菜卫生可口,品种丰富营养;第五,托管接送时间灵活,家长偶尔加班,老师也可以把孩子看管到位。可以说,这些所谓“高风险”的私营机构,切实解决了家长和孩子的各种问题,虽然价格不菲,如今看来,也比免费的校内托管更有吸引力。

当然,和私营机构不同的是,校内托管是非盈利性的,人力物力都是学校自行解决,还要负责孩子的安全,这无疑给学校增加了不少负担和压力。在此情况下,学校能响应号召,既要给学生减负早放学,又要实施免费校内托管,实属不易。所以,我并不想求全责备。可我在深深理解学校难处的同时,也迫切地想找到出路。

延时课后服务,老师的辛苦谁知道

格兰杰(老师)

新学期伊始,一则百姓“喜闻乐见”的教育消息横空出世——中小学在完成基本教学任务后,延长课后服务2小时。8月31日下午接到通知,9月1日开始施行,学校里的老师一脸茫然……

从2017年1月开始,就有本市人大代表提出延长课后在校时间,解决年轻父母下班晚、不能接送孩子的问题。一时间家长们对这条提议交口称赞,拥护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今年9月,这则提议变成现实。但是,出台政策解决家长接送难题的同时,相关部门可曾想过学校的困境和老师的诉求?

首先,有的家长并不是不能接,只是觉得把孩子放在学校有老师看管更放心;有的家庭有老人接送,只不过孩子不听老人管教,因此想把孩子放在学校里,完成每天的作业,减轻回家之后的负担。家长们的这种因辅导孩子学习而产生的“无力感”,应该通过学习更多有效的家庭教育方法来解决。这是家庭教育的责任问题,不应一味要求延长课后服务。

其次,按规定,课后托管应在坚持教师自愿的前提下,采取措施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然而学校接到的通知里,教师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全校全员都要参加课后服务管理,每周至少一次。尤其是班主任老师,每天都要坚持到17:30,必须看着每一个孩子都放学了,才可以下班。经常还会遇到家长没有按时来接的情况,所以老师们18:00离开学校很正常。

从每天早晨最晚7:30进班级晨读开始,一直在学校工作到17:30,整整10个小时的高负荷工作,不知社会有没有考虑到老师的劳动者权益问题。这10个小时还不包含回家备课、接受家长咨询等隐形加班时间。每一位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从学校下班后可能也要去接自己的孩子。我们帮助下班晚的家长解决了问题,谁又来关心一下老师的问题呢?

再次,课后托管占用了原本的集体教研、工作例会时间,如今学校想组织老师集体开会都要安排在17:30之后。这难道真的有利于学校开展教学工作吗?

通知之突然,方法之简陋,让推广课后托管服务的政策显得过于草率仓促,这样“打补丁”式的改革之举恐怕很难让人满意。

马青松 本文来源:半月谈 责任编辑:马青松_NBJS692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哈佛研究发现:自律决定人后天差距

杭州严禁教师参加升学宴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教育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