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金翼奖

   

   

2014金翼奖有态度人物特别策划:
      作为有态度的教育门户,网易教育一直关注中国教育向上生长的力量,在重大事件面前发声、呼吁,树立媒体的权威、公正和客观的立场!这一年,我们关注“教育有态度”。
      网易教育特别推出2014金翼奖特别策划——有态度人物专访,本期嘉宾为女童保护主要发起人孙雪梅。

综述 pic

|2014金翼奖年度公益人物:孙雪梅

“宝贝真乖,一个上午都没闹。等妈妈这边采访结束,就过来喂你。自己先玩啊。”
10月30日一大早,在接受网易采访的空隙,孙雪梅担心孩子闹,忙里偷闲去看望不到4个月的女儿。作为京华时报记者,女童保护项目主要发起人,28岁的她今年夏天顺利晋升为妈妈,每天忙得连轴转。

“前天是央视采访,跟河南的电影团队谈合作;昨天一大早就去北京电视台录一个儿童保护的节目,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到家;今天是网易的访问,都是关于女童保护的主题,你看我每次上镜都是这身白色衣服,真心是忙到没有时间去逛街。”对着镜头,孙雪梅不好意思地笑了。


微博上发起公益号召 数十位记者同行响应


去年夏天,海南万宁某校长带小学生开房事件以后,媒体接连在二十天内曝光八起性侵女童的案例。做记者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社会责任感。孙雪梅很自然想到了多年前老家曾经发生过的类似案例。那些受到伤害的留守儿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每一次看到这种事情,我们这些记者在微信群、QQ群都会表达愤怒、悲伤、无助。作为记者,我们是否可以为孩子们做些什么?”当孙雪梅在朋友圈发出号召以后,短短时间内就引来20多位朋友的回复。

2013年6月1日,“女童保护”项目在邓飞等公益人士及全国各地100位女记者的支持下诞生了,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孙雪梅从小生长在贵州山区,家里兄弟姐妹五个。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是父母省吃俭用,五个孩子都读了大学。别看孙雪梅一头长发,性格大大咧咧的就像男孩子,喜欢热闹,爱交朋友,有着山里孩子的豪爽和直率。

项目成立之初,其实并没有什么宏大目标。朋友们集思广益,最后确定以发放手册、授课的形式来宣传防性侵常识。白天照常采访、写稿,完成单位的工作后,晚上回到家孙雪梅等女记者开始筹备“女童保护”的相关工作,采访路上和写稿空隙,用手机处理事务。工作到晚上12点以后是常态。“即使休息也不踏实,手机一直放在身边。”

而陪伴她的还有全国各地的核心志愿者。

在孙雪梅的带领下,由20多名女记者组成的项目核心团队,广泛搜集国内外儿童防性侵教育经验、寻找专家提供教育素材、整理教案初稿、征询专家修订意见、组织试讲;一套耗时半年多、历经40余次修订的小学版“儿童防性侵教案”最终成型。

女童保护成立一年多以来,已经在全国20省份开展过公益讲座,“防性侵”手册发放超过12万份,志愿者培训千人,直接受益的学生超过十万人。


怀孕时坚持讲课 教会留守儿童防性侵


作为最早的一批讲师,孙雪梅的很多授课经验都体现在教案里。

去年9月,第一次去云南上课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子忽然就哭了,难道她遭遇了性侵害?孙雪梅心头一紧。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思念爸爸妈妈了,即使自己遇到状况,也不能跟他们随时讲。孙雪梅当下决定,教案需要修改并提醒讲师,在留守儿童多的地方,授课时告诉孩子,遇到问题要及时告诉家人,比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是你信任的其他人,不要再反复的强调爸爸妈妈。

去年冬天,孙雪梅怀孕了,妊娠反应非常强烈,晚上经常睡不好觉,但女童保护的工作却堆积如山:作为项目的负责人,几乎所有涉及项目发展的活动都需要她的参与。别人怀孕时的骄矜与慵懒在雪梅这里,都变成了时不我待。她希望在宝贝出世之前,将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在怀孕的前4个月里,本应增长体重的雪梅,反而瘦了十多斤。

5月26日,怀孕7个多月,她还在昌平金榜园打工子弟学校上防性侵课。7月17日,雪梅在微博上说因不能及时回复“女童保护”项目有关事宜而感到抱歉。不到24小时,孙雪梅的宝贝出生了,是个女孩。

“我觉得这真的是上天给予的一种缘分,做了母亲以后,心情就更不一样了。让我更加坚定把这个项目推进下去。现在正是休产假期间,我基本上等于女童保护的全职了,家人支持我做公益,同时也特别希望我能多留一点时间给孩子。”

当网上关于女童保护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有人曾质疑过这些女记者掌握着话语权,最会作秀。孙雪梅说“一年以来,团队共同经历了很多,我不反对作秀,但是秀的一定是真实的,我们已经做了的事情,我们不怕去传播,但是不要去传播虚假的东西,为了炒作而去作秀。”

28岁的孙雪梅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从来没有觉得做公益有多高尚。我只是想尽力多做一些事儿,为我的,也为你的孩子。”

谈公益:女童保护今年都做了什么?

pic

| 图:怀孕期间,孙雪梅依旧坚持给孩子们上课

Q

网易教育:一年前,你曾在微博上说看不下去女童受侵害,所以我们要行动起来,这样的一句话是如何成为一个想法,进而成为一个项目的呢?

A

孙雪梅:大家都知道,去年五月发生在海南万宁的一个性侵女童的案例,一个学校的校长带六名六年级的小学生去开房,这个事件当时引起了社会很大的反响,更恶劣的是,在这个事情以后连续二十天以内发生了八起性侵女童的案例,每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我们这些记者在微信群、QQ群都会表达我们的愤怒,有时候是觉得很悲伤、无助,后来大家逐渐有一个想法,我们是不是可以行动起来,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这个现状,让更多的孩子学会保护自己,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了筹划公益项目的想法。

Q

网易教育:从2013年6月1号到今天,“女童保护”已经走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中“女童保护”做了很多事情,也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有哪些让你觉得特别难忘的大事件?

A

孙雪梅:第一是“女童保护”儿童防性侵教案的形成,这个教案经过了半年多40余次的修改,最终才形成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可以拿出来推广的教案。第二是我们在今年的全国两会的时候组织了“女童保护”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会上我们发布了一年的统计数据,公开曝光了125起性侵儿童的案例,也是在这个会上,我们将相关的建议提交给了代表委员,让他们在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上发声,希望能够促进高层出台一些政策,来保护更多的儿童,当时有近50家媒体到现场来报道。

Q

网易教育:对于女童保护项目未来的发展规划是否有过一些考虑,同时需要社会上给予我们哪些支持?

A

孙雪梅:首先我们还是考虑以点带面的,集中成片的开展女童保护项目,所以需要跟一些地方政府,比如妇联、教育部门来合作,培训一些当地的讲师,把我们的课程推广开去。

第二方面我们目前虽然已经培训了上千人,但是真正落地到一线去上课的还不是很多,要借力一些地方志愿者的执行团队,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加入我们,记者、律师、大学生志愿者都可以,我们不限定行业。

第三方面是需要一些资金的支持,我们现在筹款有限,要进入一线的能力也是有限的。社会上需要一些政府部门给我们提供支持、配合,让我们能进校园、进社区。

Q

网易教育:目前“女童保护”项目有多少志愿者,他们主要的身份是什么,做哪些服务?

A

孙雪梅:我们在全国各地有上千的志愿者,来自记者、律师等行业,在我们项目工作的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志愿者,比如设计LOGO、我们的手册,有的是做微博、微信的管理,还有一些可能是去联络政府、联络学校等等这些环节,但是现在需要更多的是讲师,需要可以到一线去讲课的志愿者讲师。

我们的核心团队大概是有30个人,组成了四个部门,包括教研部、品牌部、公关部和筹款部,教研部就是负责教案的制定、更新,包括一些培训讲师的工作;品牌部是做一些品牌策划活动,微信、微博的管理也是品牌部的工作;公关部负责跟各地的联络对接,志愿者组织的联络对接,还有媒体联系;筹款部就是为项目来筹款,以及做一些后续的服务工作。

Q

网易教育:咱们项目里面大部分志愿者还是女记者,或者是编辑,属于媒体行业的人,我想她们其实都非常忙,时间也非常有限,项目是如何管理散落在全国各地的这些媒体志愿者的?

A

孙雪梅:我们核心团队的这些记者起的作用主要是统筹管理这些分布在各地的志愿者,因为大家时间都比较忙,很多时候都是抽出业余的时间,经常是晚上或者大家中午休息的时间,我们去联络各地的人,或者是发邮件,谈论一些事情怎么样往下推广。我们尽量在各地的志愿者建立地方执行团队,地方也会有一个队长来管理当地,我们核心团队就实行一些培训、统筹,一些更新的东西及时的传递给她们。

Q

网易教育:现在“女童保护”项目在全国开展的也是如火如荼,主要跟哪些组织或者部门进行联络呢,另外对于有开课需求的地方,项目上会给他们给予哪些配合?

A

孙雪梅:我们最欣慰的是各地的妇联主动联系我们的很多,到现在,黑龙江省妇联已经跟我们合作,还有湖北、江苏的、贵州省的妇联跟我们联络,我们即将开启在贵州全省的推广。妇联是跟我们联系最多的,还有教育部门,也有一些地方的公安局、司法所等单位。在联系以后我们先是跟他们开展一次启动仪式,我们这边会派一个比较成熟的讲师,去那边上一堂课,培训当地的志愿者、老师,让他们来往下推广,防性侵的手册由我们双方来协商,由谁来印制发放给儿童。

除了政府部门,也有一些地方比较成熟的志愿者团队跟我们联络,他们要进校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会让他们把地方的团队组建起来,我们可以派人过去培训,或者是他们派人过来接受培训以后,回去再培训他们的志愿者,然后去推广。

Q

网易教育:我们都知道中国人谈性色变,尤其对儿童开展性教育也要求很高的专业性,既要激起他们对自我保护的意识,又不能给他们带来阴影,这一点上没有相关性教育方面相关背景的你们是如何做到两全的呢?

A

孙雪梅:我们讲这个课,确实需要把握很多东西,既要让他们有自我保护的意识、知识,又要避免对他们的心理产生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团队的记者在搜集国内外儿童防性侵的基础上,开始去试讲,去一线搜集经验,同时再找性教育学、法学、儿童心理学等等这些专家来给我们修订和修改,最终审核这个教案。我们经过了40多次修改,用半年多的时间才把这个教案稳定下来。

在修改的过程当中,我们会提醒讲师需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是专家给我们提出来的问题,也是我们试讲的时候总结出来的经验。我们第一次去云南上课,正在上课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子忽然就哭了,当时我在课堂上非常的害怕,我特别担心这个孩子她遭遇了侵害,那个时候有点手足无措。下课后我赶紧把这个孩子叫到身边,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说了,因为我们提了好多次爸爸妈妈,比如你遇到事情要告诉爸爸妈妈,如果要去同学家要征求爸爸妈妈意见,如果有坏人的话,要及时跟爸爸妈妈讲。讲课的时候有很多次提到爸爸妈妈,其实就是触碰到了这个孩子她敏感、脆弱的情绪,让她觉得很伤心,因为她的父母是常年在外打工,她根本就见不着。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立马决定,我们的教案必须要改这个细节,我们不能总提爸爸妈妈,我们要提一个家人的概念,监护人的概念,以后我们的教案里头,包括在培训讲师的时候都会特别的强调,讲课的时候尤其在留守儿童多的地方,我们说要及时告诉爸爸妈妈或者是其他的家人,比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是你信任的其他人,不要再反复的强调爸爸妈妈。

我们最初的时候想,既然是为了让他们提高自我保护的意识,是不是要告诉他们一些案例,让他们知道如果没有保护自己,可能发生什么呢?

儿童性教育学的专家,包括社会工作学的专家给我们的建议是,不要一上来就跟他们讲很恶劣的例子,这样很可能伤害到孩子,让他们心里有负面的影响,以后可能会对性产生恐惧。我们这个防性侵的教育其实更多属于安全教育的范畴,不太属于完全的性教育,因为性教育是一个很系统、很完整的课程,我们只是其中一个很小很小的环节,我们一上来就给他们讲这种案例,可能会让她以后对成年男人,或者是对性产生恐惧,这也是不好的。

Q

网易教育:其实防性侵应该是家长那边做好第一环,但是现在据我们了解,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个12岁的留守女童遭受了性侵,她父亲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先是给了她一个巴掌,感觉这个女儿给他丢人了一样,你认为这种情况是否是一个广泛存在的现象,项目是否会对家长做一个知识的普及?

A

孙雪梅:其实我们会经常分析这些案例中家人的做法,这个家长的做法不是个案,在我们分析一些案例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家长在自己的孩子遭到性侵以后,他不知道怎么应对,第一反应是去打孩子,责骂孩子,其实这种做法非常不正确,因为孩子本身就受到了伤害,她需要最亲近的人给她关怀,给她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而这个时候家长反而去打骂她的话实际上给她带来了二次伤害,会让她觉得没有人保护我,我信任的人这个时候都帮不了我,这实际上会把她推到一个更加无助和绝望的境地。

所以说为什么这么多孩子遇到侵害,我们的分析发现,最重要的原因是家长监护的缺失,监管不力,才会让坏人有一个可乘之机。

第二方面才是儿童和家长他们的防范意识和防范知识的缺乏,所以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是向家长传播这些知识,比如我们现在在做的,除了有儿童防性侵的手册之外,我们也在做防性侵手册的家长版、教师版,希望他们也了解到更多的知识,比如知道怎么教孩子防范,知道在孩子遇到侵害以后该怎么应对,包括他们应该及时的寻求一些帮助,有哪些渠道等。

谈个人:为何要用业余时间做公益?

pic

| 图:孙雪梅经常利用业余时间 为女童保护忙碌

Q

网易教育:我们都知道您在《京华时报》担任记者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忙的工作,做公益肯定会用到您很多私人的时间,肯定会更忙,这样的话给家人的时间会更少,你的家人会支持你做这样的一些事情吗?

A

孙雪梅:我的老家在贵州的山区,以前也接受过很多公益的帮助,比如一些物资上的支持等,我的家人一开始比较支持我做这个公益活动,现在也很支持。不过现在我怀孕生孩子,他们希望我能协调好时间,有更多的时间来陪孩子,我也在尽力的协调。

Q

网易教育:如今你做了妈妈,同时工作的事情也不能耽误,但还要兼顾着“女童保护”这个项目,等于三个角色的压力可能都集中在你一个女性身上,是什么让你能够每天如此充满斗志、充满能量呢?

A

孙雪梅:其实也很累,但是每一项都不能放弃,我不能放弃做妈妈,照顾孩子是最重要的;我的工作是本份,因为我要挣钱养家,这也是不能放弃的;这个“女童保护”我们已经开始了,而且有那么多孩子等着我们去教会他们自我保护,这一项工作我们也不能放弃。

Q

网易教育:有人说慈善是需要作秀的,但又不能止于作秀,秀的形式无疑会扩大传播,但是作秀显然又会偏离了公益的本旨,对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看的,另外你觉得“女童保护”项目现在这个秀的情况是达到了自己的预期了吗?

A

孙雪梅:我不反对作秀,但是秀的一定是真实的。我们已经做了的事情,我们不怕去传播,但是不要去传播虚假的东西,为了炒作而去作秀。“女童保护”每到一个地方去,有志愿者上课,我们也会做一些报道,这个时候会体现一些志愿者的身影,有的人可能会说,你们记者就是喜欢作秀,你们站在前台来上课,可是我认为记者先去上课然后带动更多的人,更多志愿者来做,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做的是真实的东西,我们传播的是真实的东西,我们记者的行动在带动更多的群体,更多的行业来参与,这个是可以的。

Q

网易教育:作为一个年轻的80后,做公益事业也有一年多了,你觉得自己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或者收获吗?

A

孙雪梅:以前只是一个记者,现在更多的要考虑从全局来统筹一个团队,因为我们的活动在全国开展,更多的时候可能需要协调人、协调事,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成熟了很多。

Q

网易教育: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志愿者或者中国的孩子们说?

A

孙雪梅:我真的特别感谢我们这个团队的伙伴们,感谢我们背后的“男人们”默默无私奉献。因为大家的齐心协力,我们才把这一项共同的事业推动到现在的这个局面,我们也会继续的努力做下去,希望我们以后能够更加努力,做得更好。
对孩子我想说,他们的健康快乐成长,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2014金翼奖有态度人物同题问答

| 专访孙雪梅(视频出自网易教育)

Q

网易教育:今年金翼奖网易教育大选的主题是教育有态度,所以,我们想请问您,你理解的教育有态度是什么,能不能给几个关键词,并且做一下解释?

A

孙雪梅:我理解的教育有态度是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勇敢,一个是责任。勇敢就是当大家都意识到一个问题,但是还没有开始行动的时候,我们能够勇敢的站出来开始一项事业或者行动;责任就是意识到我们对保护孩子有责任,不光是我们,还包括政府部门和一些大人,我们就勇敢的加入到这个行业当中来,做一些保护儿童,使他们远离性侵害的事情,这也是负责任的事情。

Q

网易教育:你认为哪些人或者事是有态度的,为什么?

A

孙雪梅:教育学者熊丙奇,他几十年如一日地关注教育,推动教育改革,我认为他是教育有态度的,还有一位是刘文利老师,她致力于儿童性教育学,她在北京选择了一些打工子弟学校来探索儿童性教育学的课程,以后可以向全国来推广。
我理解的教育有态度的两件事情,一个比如 我认为“女童保护”,这种儿童防性侵教育的开启是属于教育有态度的,还有我们“女童保护”在全国两会的时候,向社会公布我们统计的公开曝光的儿童性侵的案例报告,让社会更多的层面来关注我们,让更多的媒体来关注、推动改变,这也是有态度的。

Q

网易教育:在你看来,2015年的中国教育会有什么样的新变化或者趋势?

A

孙雪梅:至少儿童防性侵教育会在更多地区开展,儿童防性侵教育,“女童保护”的课程会走进更多的孩子。

Q

网易教育:你自己又持何种态度来看待中国教育的未来呢?

A

孙雪梅:肯定会越来越好,因为有更多的人在推动。

Q

网易教育: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期待和希望?

A

孙雪梅:就从儿童防性侵领域而言,我是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到这样的教育,能够实现自我保护,能够知道、学会自我保护的常识、意识和知识,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TA档案

2004年

考入东北财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学专业(经济新闻方向)。

2008年

攻读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研究生。

2010年

成为京华时报记者。

2013年6月

“女童保护”官方微博第一次发声,“女童保护”公益项目正式启动。

2013年9月

“防性侵”第一课在云南大理州漾濞彝族自治县开讲,孙雪梅和另一名女记者共同授课。

2014年7月

孙雪梅的宝贝出生了,是个女孩。

2014年10月

“女童保护”已在20个省份相继开课,已有万名儿童接受授课。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