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趣之家

   

   

名仕课堂栏目介绍:
      名仕课堂是网易教育商学院频道推出的一档原创访谈栏目。受访的社会各界名仕,紧紧围绕“教育”、“事业”、“管理”等话题,为网易网友讲解社会这门“大功课”。
      第四期嘉宾是《开心麻花》元老、春晚小品“新人王”沈腾。【详细】

综述 pic

很多人不会称呼他的真名——沈腾,而是常常念叨他在春晚小品里的化名,“HAOJIAN”。

很多人都记得那句台词:打败你的不是天真,而是无鞋(邪)。

自2012年以来,沈腾连续三年上春晚,由其主演的小品《今年的幸福》、《今天的幸福2》以及《扶不扶》,都堪称春晚舞台上近些年的佳作范本。

借此,沈腾也堪称春晚小品“新人王”。

其实,他在“江湖”上声名鹊起,并非源自春晚,而是得益于爆笑话剧《开心麻花》。沈腾就是这个话剧剧组的元老,后来就是“角儿”。据说,曾经担任央视春晚总导演的哈文,就是这个系列话剧的“粉丝”。

以话剧题材为底蕴的“屌丝”电影《夏洛特烦恼》将在2015年春节期间上映,主演就是2003年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的沈腾。

2014年9月的一天,沈腾在紫竹园路一家酒店接受网易教育频道的专访。当天的状态,似乎不佳,看上去懒洋洋的。

问他:沈老师,怎么很疲惫?

他说:刚从老家回来,打了一夜蚊子。

这就是一个话剧演员的表达。也不知道他的这句话,是艺术,还是生活。

慢慢地,沈腾在聊天过程中不断微笑。

沈腾坦言,他不喜欢接受采访时,对方问那种可回答可不回答的问题。例如,得奖之后的感受。还有,是不是很激动?对于这些问题,我就觉得一点营养都没有。

他接着解释,问那种问题,就觉得这个最起码是一种不敬业,没做好准备。那种问题,在任何场合,面对任何人以及任何事,都能拿出来问。采访的问题,就要针对性强。“当然,我不喜欢那些八卦问题”。

据沈腾介绍,如果能力和精力许可,他还是希望能上羊年春晚。比起春晚,更累的是导演《开心麻花》。春晚是压力大,但毕竟是一个十几分钟的东西。十几分钟是浓缩的,小品故事一旦建立起来了,成立了,包袱也只不过是十分钟的事,而话剧则是两个小时的表演。

关于敞开心扉的问题,沈腾的回应是:“我敞不敞开心扉都是刹那间的。我觉得,这个气场对了,我就随时敞开心扉。”

谈求学:没有天赋不要学表演

pic

| 图:沈腾接受网易教育商学院专访

Q

网易教育:我了解了一下,沈老师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

A

沈腾:嗯。

Q

网易教育:它有简称吗?

A

沈腾:军艺。

Q

网易教育:哪一年上的军艺?

A

沈腾:1999年,2003年毕业。

Q

网易教育:我也是1999年上大学的,我1980年的。

A

沈腾:我1979年的。

Q

网易教育:高中时代有过文艺表演方面的积累吗?

A

沈腾:没有。

Q

网易教育:那怎么想到我要去考军艺的?

A

沈腾:我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姐姐是军艺的,当时想着,也不知道我将来该干什么。我这人好像也没个理想。家里人也挺犯难的。之后,我姐姐就跟我爸商量,我那时候形象好像还可以,年轻那会儿。

Q

网易教育:现在也可以。

A

沈腾:(姐姐)说让小弟去考军艺吧,不管怎么样以后还是一个军人,也还有个“铁饭碗”。其实那会儿谈不上什么热爱表演,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

Q

网易教育:坦率。

A

沈腾:就是后来慢慢地,因为小时候好像也没怎么当过干部,(军艺)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中我了,让我担任表演课代表。这一下,责任感就上来了。

Q

网易教育:表演课代表是什么时候的事?

A

沈腾:就是大学期间的事。大学才开始接触表演。上学第一天,同学都在台上做小品,就我一个人在下面站着。老师问,你怎么不上台?我说,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考上军艺之前,那时候是急训。考前应急的措施,学点表演、台词、声乐、舞蹈。那舞蹈,现在还记忆犹新。我跳的是古典舞。古典舞每一个八拍都得有个亮相,点儿是在点上,就是每个亮相都站不住,当时感觉我形象还可以,之后有点幽默感,挺能贫的,完了就考上了。

Q

网易教育:在这个过程当中,姐姐是不是帮了很多忙?

A

沈腾:那时候,也帮不上什么忙。我知道你想说的可能是送礼什么的。

Q

网易教育:那不是,就是牵个线。

A

沈腾:其实,我姐那时候是学校里面的小红人。军艺好像是中间有个几十年没有了本科。1993年恢复的第一届本科,我姐是在学校期间就拿了一个全国最专业的二等奖,所以说当时也都是小红人了。她跟领导一介绍,说这个是我亲弟弟。人家一看这形象还行,其实挺灵的,有的时候不见得是你真的有一些表演底子就收你了。有时候,还讲究一个白纸好画画,最起码我身上没有毛病,就这么进军艺了,慢慢就喜欢上了表演。

Q

网易教育:上军校的孩子对家庭的负担小一点,是吗?

A

沈腾:对,我们那时候上学不但不花钱,学校还给点。

Q

网易教育:一个月给多少呢?

A

沈腾:可能一百多块钱的津贴,还有一个三百多块钱的饭补。

Q

网易教育:在学校里面上表演课,声台形表,你觉得你的弱点在什么地方,优势在什么地方?

A

沈腾:我形体上是最弱的,我比较硬。上形体课时,把腿搭在把杆上压腿,我跟老师说,把腿搭把杆上就是极限了,不能再压了。有一次做节目时,节目组找了我一段大学期间的形体课,自己一看,我的天啊,不堪入目。拍子跟不上,之后好像表现的就有点自暴自弃的那个感觉,形体不好,但有时候我在我自己的作品里或者在《开心麻花》的舞台上,我还能利用我的这种不协调或者僵硬,能把它运用得挺好。

Q

网易教育:演员这一行很残酷。你当时所在班上的学生,有多少人现在还在从事表演?

A

沈腾:我们班一共26个人,现在我估计超不过10个。

Q

网易教育:平时聚会聊天的时候,有没有聊到这个话题,说当时不该学这个专业或者以前有更好的选择。

A

沈腾:倒也没说该不该。因为表演这个东西,可能是,有句话说就是你什么都不会了吧,来学表演。说实话,你学完表演,在哪个领域里面,它也都能帮助你一些。最起码,你跟人沟通起来没有那么多的障碍;最起码,你不会羞于去表达。学表演对各行各业还是有点帮助的。

Q

网易教育:沈老师在台上的状态,跟生活当中是一样的吗?

A

沈腾:我吧,说实话我挺极端的。我是跟熟人,心情好的时候,那就听我的了。我同陌生人基本上没话,我不会找话话题。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说。有时候,就是这样的。

Q

网易教育:有时候,接受采访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A

沈腾:刚才我还跟经纪人说,我说能不能不接受采访了?我是一点艺人情结都没有的人。以前演《开心麻花》的时候,(对于媒体和粉丝),我是能躲则躲。现在,是他们(经纪人等公司人员)慢慢把我改变了,说你想做这行,必须得这样。那就半推半就吧。

Q

网易教育:从军艺毕业后的三五年是个什么状态,有的人特别特别艰难,有的人特别顺利。

A

沈腾:我还好,我是毕业就进《开心麻花》剧组了。元老嘛。有一天,我同学送来一个剧本,就说沈腾你看看这个剧本,是一个话剧,是喜剧,你看愿不愿意看完那个剧本?我有阅读障碍。一般,一个剧本我都得看个十天半个月的。那个剧本,我一晚上就看完了,熬着夜就看完了,边看边笑。去了剧组,就应聘上了,一直到现在。

Q

网易教育:我能说运气还不错吗?

A

沈腾:运气还不错。

Q

网易教育:有很多人想从事表演,想跨入这一行,看到了名利场上的那种光鲜的东西。对那些后来者,依你的个人判断,给出你的一些建议。

A

沈腾:很早之前我看到一句话,就是如果他没有这个天赋,你就别鼓励他,鼓励他就等于害了他。

谈春晚:我还是希望上羊年春晚

pic

| 图:沈腾接受网易教育商学院专访

Q

网易教育:最近有一些关于春晚的消息。其实,很多人了解你,包括喜欢你,都是从春晚开始的。你第一次跟哈文老师合作,是她约你的,还是你们毛遂自荐的?

A

沈腾:是被邀请的。(同哈文老师合作之前)一开始,我们跟春晚其实是打过交道的。因为春晚那个时间,与那些年《开心麻花》年底演出时间比较撞,所以一直好像也没找到一个特别合适的机会去参与春晚。哈文导演之前,马东导演找过我们。那时,我想自导自演,但是弄到一半时,就觉得这个东西太难了,就放弃了。好多东西一张嘴,就感觉,还是不让弄,就是限制太多。我们也觉得,如果为上春晚而上,进而抛弃我们自己风格的话,那么上春晚的意义也不大。

直到哈文导演春晚那一届的时候,我们最终上了春晚。之前,哈文可能来看过《开心麻花》。之后,又有其他春晚导演来找过我们,态度非常诚恳。这种态度感染了我们。我们就觉得去试一试,没想到这一路也非常顺利。春晚也并没有对我们的风格进行限制或者压制什么的,都没有,挺好,挺顺利的。

我和哈文导演之间也建立了一个良好的私人关系。哈文导演这个人,没什么架子,特真。审查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酷。中央电视台内也有好多《开心麻花》的“粉丝”。这些“粉丝”一听说要审查我们的小品,本来现场只有几个人,结果呼啦啦来了好几十人。初审,过得特别愉快。

Q

网易教育:审查的过程并不是想象得那么累?

A

沈腾:对。

Q

网易教育:现在,羊年春晚的导演尚未确定。如果导演确定了,如果他们再度邀请你上春晚,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应?

A

沈腾:我觉得还是积极备战。我觉得每一届春晚都像一场战役,这个背后的压力太大了。今天(2014年9月22日),我跟小伙伴们说,我第三年上春晚,可能才刚摸着点演小品的感觉。第三年,我才放松下来,站在上面完全是一个放松的状态,前两年都紧张的不得了。那时就觉得,压力大,太大了。第三年上春晚,不是说没压力,也有压力,只不过自己消化得比较好。上春晚毕竟还是很荣耀的事。如果能力或者精力跟得上的话,我觉得我还是希望去参与(羊年春晚)。

谈表演:小品舞台非常奇特

pic

| 图:沈腾2014春晚小品《扶不扶》剧照

Q

网易教育:按照沈老师的观点,小品的表演、话剧的表演还有电影的表演之间有没有区别?

A

沈腾:肯定是有区别的。这主要涉及到表演尺度的问题。话剧因为剧场的关系,你肯定要把肢体,包括你的音量都要放大,让每一位观众都看得到,听得到。电影,你就要收一些,但是现在收的好坏,我可能还在一个摸索的过程中。可能看完了电影成片之后,我才会知道,这儿,我可能使劲了;这儿,我可能收得多了。现在,我还没到一个收放自如的程度。可能,影视表演的经验,还是缺乏一些。我说的缺乏就是我不知道我演完了呈现出来是什么样的效果。

说到小品,我觉得小品舞台非常奇特。这个舞台可能会欺生。新人站到上面,会感觉这个舞台不属于你或者你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小品舞台给的是中景和全景,很少给近景,特写基本上是没有的。春晚的舞台,是一个综合性的舞台,很分散,观众没有剧场那样聚拢。春晚舞台不可能仅为你小品考虑,它还要为歌舞考虑、为杂技考虑,什么都要面面俱到,所以说语言类的节目在那稍微有点吃亏。在春晚的舞台上,你要是没有使全力的话,他(现场观众)就会被任何一个其他东西吸引走。这个挺可怕。

Q

网易教育:在话剧的舞台上,在小品的舞台上,你能控制。但是到了电影表演现场或者在剧组里面,目前来说,你可能还是属于一种被控制的状态。

A

沈腾:对。

Q

网易教育:心理的压力会不会有?

A

沈腾:压力谈不上。只是觉得有时候,因为你拍电影的时候,现场也有一面镜子,那就是导演。有的导演是会告诉你的;有的导演是不说戏的导演,这个会让你可能有点害怕,让你心里感觉没底。有的导演更多注重画面,注重整个故事节奏,但你表演的尺度,他不去过多干涉,他怕说了之后,你更不会演了。有那样的导演,而且还不是少数。

谈导演:宁浩“鬼点子特别多”

pic

| 图:沈腾在最新电影心花路放发布会上

Q

网易教育:以宁浩的《心花路放》为例的话,你进入这个剧组是你自己去找宁浩,说我要尝试一下,还是宁浩那边邀请的,说沈腾还是比较不错的演员?

A

沈腾:这部戏,是他找的我。

Q

网易教育:在《心花路放》拍摄现场,你跟宁浩有没有交流过?

A

沈腾:肯定有。

Q

网易教育:他怎么反应的?

A

沈腾:他是一个鬼点子特别多的导演,而且他这个人主意特别正。我说的这个正不是说别人的好想法,他不吸取。不是这样的。他就特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年轻导演。他自己想要什么东西,他自己非常有数了。通常,在不偏离人物的情况下,你有一些自己的发挥,如果是好的,他一定会给你留下。如果我要说,我说的词儿不太准确了,他会给你其他的词儿来代替,他会有这个,就是层层递进的关系。

Q

网易教育:演过了《心花路放》之后,你觉得宁浩下回还会不会邀请你参加他的戏?

A

沈腾:那就看平时这个酒喝的够不够多了。他觉得(我演得)还好。

Q

网易教育:我倒希望以后能给你一个更重的角色,有一个跟你配的角色在里面,就是给你配对手戏的人。

A

沈腾:没明白。

Q

网易教育:比如说下一部戏,配个黄渤,配一个你,这样的对手戏,有没有这样的可能?

A

沈腾:那我就不知道了,那肯定还得看他(宁浩)的剧本呈现之后,看一下这个角色的定位,谁适合就是适合。这个我觉得跟他这么一个对自身要求这么完美的这么一个人,他不会因为跟你关系的好坏而去诠释这个角色,一定不是。一定是谁合适谁就去,这个可能有时候还得看运气吧,有没有适合的。

pic

TA档案

2003年

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同年参演了第一部麻花话剧《想吃麻花先给你拧》。

2012年

第一次参演春晚小品《今天的幸福》,同年参演微电影《床上关系》获得第20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微电影精品大赛“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二届中国大学生微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2013年

第二次参演春晚小品《今天的幸福2》,同年参演元宵晚会《闹元宵》,同年获得第四届现代戏剧2013壹戏剧大赏“年度新锐男演员”。

2014年

第三次参演春晚小品《扶不扶》,同年自导自演迷你喜剧《人见人爱》,同年参演电视剧《你是我的眼》饰张三斤(男一号),同年参演电影《夏洛特烦恼》饰夏洛(男一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