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美国"高考"也疯狂_留学新视界第1期_网易留学

中国教育的发展现状一直备受诟病与争议。国内著名教育时评家熊丙奇最新著作《走出一个时代的教育困惑》对中国当前教育现状的问题做了全面细致的梳理和剖析,单从书的目录,那一条条发人深省、鞭挞教育之现状的文章标题:“南科大,难科大、“表演的公开课”、“枯竭的教师荣誉感”、“荒腔走板的导师制”……就足以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畅快。

  姓名:熊丙奇  出生年月:1972年7月  籍贯:四川资中人
    职业: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国高校校报协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校报研究会理事长,博士。

  曾出版书籍:《中国教育的100分诊断报告》、《大学有问题》、《体制迷墙》、《天下无墙》、《教育熊视》、《步入大学》、《成功宝典》、《大学生创业》、《高校学生工作者手册》、《青春档案》、《迈向成功》、《网络文明》、《直面就业》等20种30余版次。

梁文道作序:教育话题人人可说,但须有见地
谈到教育,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话要说,每一个人都有发言权;因为我们大部份人都和教育发生过关係;也许是教人,也许是受教,甚至是家里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然而这些来自于局部体验的观察和评论却不一定普遍有效,也不一定像我们所以爲的那么正确。多年以来,熊丙奇的教育评论一直为人信赖,正是因为他从不人云亦云,也不光是倚靠他那丰富的经验,而是实实在在地研究和思考,遂有他人所不及的洞见。任何关心中国教育现况与走向的读者都不可能忽视他这部集其大成的佳构。(文/梁文道)[详细]

代序——我的教育梦想

 

第一章——教育投入之困: 谁在穷教育

第二章—— 教育理念之困:非常态教育

 

第三章——教育权利之困:纠结的公平

第四章——教育权利之困:迷失的受教育权

 

第五章——教育管理之困:办学校还是办政府

第六章——教育价值之困:空心的教育

 

第七章——学术管理之困:利益共同体合围

第八章——教育改革之困:改革总在黄灯区

 

代后记——哈佛之行: 中国大学离世界一流大学究竟有多远

第一章

教育投入之困:谁在穷教育?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年7月颁布,《纲要》提出,“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2012年达到4%”。

这再一次搅动公众的神经。4%这个比例,从1993年制订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就开始说起,这一说就是整整17年。

第二章

教育理念之困:非常态教育

2010年8月间,“柠檬水女孩”的故事在美国成为不少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教育方面,议论最多的是,这给中国教育以启示: 创业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我并不认为这起事件能给中国教育以这样的启示。大家看完这一故事,留下的感慨或是: 美国对孩子的教育真不错,可在我们这里,是行不通的。

第三章

教育权利之困:纠结的公平

在2010年,由于北京地区生源质量非常优秀,北京大学在全国957万考生中的招生计划为3 280人,而在北京8万考生中,录取名额达到368人。

大家所关心的是,为何在全国上下呼吁推进教育公平、国家教改《规划纲要》也将教育公平作为重点的背景下,北京大学却逆势而为?

第四章

权利之困:迷失的受教育权

2010年10月13日上午,山西省盂县第二实验小学举行新学校落成庆典,该校六年级12个班700多名学生被集体停课,手持鲜花在校园内为庆典仪式助兴。

舆论都耐心地分析指出,这种把学生当道具,向领导献媚的做法,是不妥当的,既损教育的尊严,又伤害学生的身心健康。

第五章

管理之困:办学校还是办政府

2010年7月,《南方周末》报道了我国大学城陷入债务危机难以为继的消息。而10年时间不到,在全中国,已有50多座大学城,可这些大学城里,预想的十万学生只有三成,城里只剩一群讨债的人和卖疯了的高尔夫别墅。

为什么大学城在我们这里这么短命?难道当初建设大学城时,建设者没有考虑到生源问题?

第六章

教育价值之困:空心的教育

有些公开课过于追求“新、奇、特”,有的老师还提前和学生打招呼“配合互动”,公开课成了“表演课”。提高教师的教学质量,当然是避免公开课变表演课的办法。

笔者认为,问题正出在公开课本身,是以一堂课的评价,代替了对老师教育教学的过程评价,换言之,是以一次集中的行政(组织)评价。

第七章

学术之困:利益共同体合围

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第一获奖者,90%以上有行政头衔,新增两院院士80%担任行政职务,100位国家教学名师中有20位校级干部,具有很强的一致性。

这无疑体现了行政力量在教育、学术领域的强势地位。而相比成果报奖、院士评审等来说,“973”首席科学家的评定,对行政力量的不回避要“更牛”一筹。

第八章

改革之困:改革总在黄灯区

2010年12月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主要任务和试点单位逐渐被公之于众。教改试点是我国《教育规划纲要》制订时就确定的改革推进路线。如果试点地区(单位)动真格推进相应的教育改革,将面临类似南科大的困境,这就是如朱清时校长所称的“一路走来,没有红灯,都是黄灯”,教改试点将面临“黄灯区”困境。

网易教育:您坚持每天写博客、时评,多年来笔耕不辍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熊丙奇:我的关于中国教育的图书,都是如何解决中国教育目前存在的问题。最初,我关注的主要是大学教育问题,而随着对教育发展关注的深入,已经涉及学前教育问题。这些教育问题虽然有不同的表现,但实质差不多,即受困教育制度。而推动教育制度的改革,不能指望一蹴而就,需要持久的关注,这也就是我不断坚持写作的动力所在。

网易教育:从默默无闻到现在的知名教授、博主、教育问题研究者,出席场合越来越多,您如何看待出名这件事?

  熊丙奇:我觉得"出名"这事挺好。不是从"出名"中获得什么现实好处,而是可以让我的教育改革建议,具有更大的传播力,我不断写文章、出席各种论坛、接受记者的采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推动中国教育改革,哪怕一星半点也好。经过这么多年努力,我我所提出的改革建议,有的已进入《教育规划纲要》文本,有的已在一些高校推进。

网易教育:您曾说过希望中国的教育改革不再是一个传说。为何有这个想法?

  熊丙奇:教改已经提了无数年。但有目共睹的是,应试教育越来越严重。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教育改革",其实是"伪改革"和"反改革"。评价教育改革是不是改革的标准只有一个,即政府部门的权力通过改革,是增加、维持还是减少,如果进一步"增加",必是"反改革",如果维持,就是"假改革",如果减少,把权利赋予学校、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就是真改革。以这样的标准去观察过去20年的所有教育改革,几乎没有真正的改革。[详细]

作为教育时评专栏出镜率最高的时评作家,熊丙奇关注的教育问题上至教育改革,下至局长作弊,他像一名握笔的大侠,敢于说出中国教育的弊病。不管是大学校长还是普通老师,他都敢于提出自己的疑问,他用点滴文字,督促着中国教育的进步。

与熊丙奇一起关注,中国教育何时不再困惑!

跟贴读取中...

点击登录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修改昵称
盖楼回复
点击登录 |
勾选后,如果您还没有开通微博,系统将自动为您激活。 关闭
复制收藏

复制成功,按CTRL+V发送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浏览器限制,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论坛或博客。


编辑:李红颖  时间:2010-06-09 转发到微博 | 教育首页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