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趣之家

   

   

名仕课堂栏目介绍:
      名仕课堂是网易教育商学院频道推出的一档原创访谈栏目。受访的社会各界名仕,紧紧围绕“教育”、“事业”、“管理”等话题,为网易网友讲解社会这门“大功课”。
      第六期嘉宾是著名音乐制作人李泉。【详细】

综述 pic

2014年10月30日晚,身着格子修身西服的李泉站在小型演奏会的舞台上,成为“焦点”。 被主持人称为“音乐制作界前辈”时,李泉“不好意思地”做了个“鬼脸”。

他侧身看了看台上的另外几位嘉宾,其中有他的师兄、北京国际音乐节(BMF)艺术总监余隆;还有美国唱片学院和格莱美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Neil Portnow,他戴着古典眼镜,拥有一头银发。

与“Gucci腕表首饰”一样,BMF也是美国唱片学院的合作方。现在,三方机构通力合作,为“Gucci腕表首饰”旗下的“中国音乐基金”提供支持。“中国音乐基金”近期表示,与BMF建立合作关系是“Gucci腕表首饰”为该地区的年轻音乐家提供帮助的必行之举。

当晚,“中国音乐基金”的4名学生与李泉共同奉献了这场小型演奏会。有两名学生获得了“Gucci腕表”首饰奖,拿到了一笔教育奖学金以及参加2015年洛杉矶格莱美夏令营的机会。

小型演奏会之前,李泉接受了PCLADY太平洋时尚网副主编方李敏的专访。谈及自己的生活,李泉坦言说:“我不太喜欢出席宴会。我觉得宴会当中,大家都挺严肃的、挺假的。我喜欢那种非常真诚的喧嚣。”说到“Gucci”,李泉看重的是“品牌特色和精神”。

聊起“互联网对音乐制作的影响”,李泉表示:“我是非常乐观地看待互联网未来成为音乐制作的最大平台,现在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每一次科技革命,对音乐的影响其实是蛮大的。”

他解释说,唱片技术还没有发明之前,大家只能靠电台去听音乐,这有很大的局限。电台没有发明之前,大家只能去剧场听音乐,这也有很大的局限。所以,“我觉得每一次科技革命,都能为音乐制作创设新的平台。这是好事。”

不过,他也指出,旧规则被打破了,新规则尚未建立,大家“人心惶惶”。在音乐制作这个行业里,可能会出现一些乱向。这些乱向会削弱音乐的品质。

聊读书:喜欢看历史类的书

pic

| 图:著名音乐制作人李泉接受网易教育商学院专访。

Q

网易教育:经常会看你的微博。你发微博通常就是一两句话,而且经常会提到读书的事。最近,读什么书?

A

李泉:我读的书很杂,但是基本上比较喜欢看历史类的书。最近,刚刚买了一本写德国历史的书,说的是德国历史上的三十年战争。

Q

网易教育:读书对你创作音乐会不会有帮助,还是说读书仅仅是放松自己的一种方式?

A

李泉:我觉得年纪越大,可能读书就越没什么目的。以前,小时候念教科书,那是最有目的性的书。到后来,我们要学音乐、学英文,那些都是有目的的。但是,到我这个年纪,读书没什么目的,对音乐也没什么帮助,只是一个个人爱好而已。

Q

网易教育:你个人比较喜欢读书,而且从你的微博当中也能感受到,李泉老师是一个喜欢远离喧嚣的人。其实,这同音乐制作界的很多东西是冲突的。音乐制作界可能需要你经常出来展示自己。那么,怎么协调这种冲突?

A

李泉:我并不是一个非常喜欢远离喧嚣的人。我并不向往田园的生活。你让我去田园住个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还行,再长时间就不行了。我必须要待在这个大城市里面,我不会脱离喧嚣。我的音乐很热闹。平时晚上,同朋友出去喝酒,也玩得很high。我只是不太喜欢那种为了名利而存在的“名利场”,比如说我不太喜欢出席宴会。因为我觉得宴会当中大家都挺严肃的,挺假的,我喜欢那种非常真诚的喧嚣。

聊音乐:想做音乐剧和音乐教育

pic

| 图:陶醉于旋律中的李泉。

Q

网易教育:在专业领域,你已经得到了非常多的认可。这同过去你小时候的梦想是一致的吗?或者说,小时候就喜欢喜欢,那时认定将来肯定要做这个事情?

A

李泉:我们那批人的童年是相对比较封闭的、比较特殊的。大概从四岁开始,在钢琴前面练钢琴,那是被逼迫的。好像曾经有过做钢琴家的梦想,但那个时候,我的确对音乐或者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太多的了解。我七八岁时,就被送进音乐学院附小那么一个环境,每天大概就是练琴、上课,没有自己的时间。所以说,那时候的“梦想”不应该被称为“梦想”。那种“梦想”不是自主的,不是自由的。那种“生活”跟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

Q

网易教育:无论是演艺界还是音乐制作界,会涉及很多的名与利。对于那些想跨入音乐制作这一行的年轻人,请你给出自己的一些建议。

A

李泉: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讲,我更希望是他们适合干这一行,才来干这一行。比如说,我说我今天要开一个面店,我请的师傅一定是会下面的人,而不是说只是依靠这个面挣钱,出名而已。我当然更希望在这一行里的所有年轻人,包括我们中年人,还有老年人,都是真实地喜欢这一行。

Q

网易教育:请从专业的角度去判断,互联网对音乐制作的影响是什么?

A

李泉:我是非常乐观地看待互联网未来成为音乐制作的最大平台,现在这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每一次科技革命,对音乐的影响其实是蛮大的。比如,我们之前聊的唱片,唱片技术还没有发明之前,大家只能靠电台去听音乐,这有很大的局限。电台没有发明之前,大家只能去剧场听音乐,这也有很大的局限。所以,我觉得每一次科技革命,都能为音乐制作创设新的平台。这是好事。但是,在互联网技术还没有完全完善之前,或者说游戏规则没有完全完善之前,互联网对音乐制作会有一些小的负面影响。旧规则被打破了,新规则尚未建立,大家“人心惶惶”。在这个行业里,可能会出现一些乱向。这些乱象会削弱音乐的品质。

Q

网易教育:李泉老师现在的音乐处在什么阶段,是一个从一个高峰,可能会经历一段时间的沉默状态,然后进入到下一个高峰状态?

A

李泉:不知道。我不太知道我的音乐。我只知道我人的状态是什么样的。人的状态是相对比较,可能说是有欲望的平静期吧。我对所有的事情都还有欲望,我还想做很多的事情。

Q

网易教育:比如?

A

李泉:我想做音乐剧,想进行音乐教育,想尝试不同的音乐形态。但是我的状态是比较平静的。我并不会因为这些欲望而非常焦躁,一定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没有,我只是想做它,我只是想把它做出来。

聊选秀:发现有选秀歌手有特色

pic

| 图:李泉在演唱会上。

Q

网易教育:回望过去十年,选秀节目是电视荧屏的焦点。我个人觉得,选秀对音乐来讲是积极的推动作用,但是选秀个人有一个情况,就是选秀的当年,他可能会很红,但是第二年、第三年的时候,他就逐渐进入一种没有作品的状态。那么,李泉老师对选秀歌手是怎样的一种评价?

A

李泉:首先,我很认同你的说法,选秀对音乐是一种推广。我们中国音乐或者说中国文化吧,在之前的几十年相对是一个比较停滞的状态,它需要有很多的东西推广它。选秀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推广了音乐。至于说谁红了谁没红,这些跟音乐没什么太大关联,而且大家喜欢听的是唱歌,所以大家关注的是谁唱得比较好的人,不一定每个唱得好的人都要有自己的作品。唱好了,大家关注了。过了一年,大家不关注了。这很正常。等到大家对某一类音乐作品,某一种形态的艺术更关注的时候,可能有些东西会更成熟。

Q

网易教育:目前有没有选秀歌手,是你比较认可的?

A

李泉:其实每一拨选秀歌手里面,都有很多一些蛮有特色、蛮有趣味的人,都有。

聊时尚:时尚应该标新立异

pic

| 图:2013年8月,李泉拍摄微电影《艳遇》

Q

网易教育:李泉老师在出席公众活动的时候,是你自己去选服装还是团队去选?

A

李泉:他们先选好,然后我最后再看一看。

Q

网易教育:这次同Gucci的合作。你觉得Gucci在哪些方面是你比较欣赏的?

A

李泉:品牌。我喜欢品牌的一些精神。我为什么喜欢品牌?因为品牌是一种品质和精神叠加在一起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品牌,但是一个品牌之所以成为一个品牌,就是它有自己的特色和精神。我不太喜欢没有品牌的东西。在这个时代,品牌代表了一种品质、一种追求。

Q

网易教育:时尚媒体有一个惯例,采访明星和艺人时,通常会去问“你对时尚的定义是什么”这类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你平常和朋友会有交流吗?

A

李泉:每次在解释这个词的时候,我都觉得比较困难。名词很难解释啦,而且每一个名词在不同时代、不同的国家都有新的含义。我总觉得,时尚不仅仅只是一种流行,还要有标新立异、自我自主的精神。

pic

TA档案

1973年

四岁的李泉开始学习古典钢琴

1989年

考取上海音乐学院,主修钢琴,副修现代作曲

1995年

推出第一张专辑《上海梦》

1999年

签约BMG,为范晓萱创作《我要我们在一起》

2002年

获第二届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最佳创作歌手奖”

2003年

单曲《流浪狗》获第26届香港十大中文歌曲奖

2012年

发行专辑《天才与尘埃》

2013年8月

拍摄微电影《艳遇》,上线首日获800万点击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