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莎士比亚——他是世界性的文化符号

《英国智慧课堂》栏目本期嘉宾Michael Dobson,英国莎士比亚研究所所长。英国教育给Michael Dobson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作为最了解莎士比亚的人之一,他对莎士比亚以及莎士比亚的作品有怎样的见解?本期节目带您一探究竟。

标题名

访谈背景

Michael Dobson,英国莎士比亚研究所所长、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研究教授,毕业于牛津大学。

本期《智慧课堂》,Michael Dobson将分享在牛津大学求学的经历,他如何走上研究莎士比亚的道路以及研究心得和成果。



1981年,作为牛津大学在读本科生,Michael Dobson与研究生竞争,获得了查尔斯•奥尔德姆莎士比亚奖。从中学第一次接触,他就喜欢上了莎士比亚,至今一直致力于研究莎士比亚。
  • 1981
  • 2005
  • 2011

作为牛津大学在读本科生,获得查尔斯•奥尔德姆莎士比亚奖(Charles Oldham Shakespeare Prize)。

进入伯明翰大学,担任莎士比亚研究教授。

进入莎士比亚研究所,并担任所长。

精彩语录

1、至于选择牛津大学,一部分原因是有些人告诉我牛津大学非常难申请,我不太可能通过,我想证明他们错了。

2、莎士比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因为他用戏剧化的笔触描绘父子之间、爱人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故事,以及历史如何变迁,人们如何争论建立新社会。

3、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时势造英雄。因为喜爱莎士比亚的英国人去往世界各地,英语便将莎士比亚的作品带到全世界,他对英语语言和英国文化的发展都有着巨大影响。

4、当我在中学第一次接触到莎士比亚的时候就真心喜欢上了,但真正让我兴奋的是看到莎士比亚的作品被演绎出来。

5、留学经历能改变一个人,如果你对莎士比亚感兴趣、对英国文学感兴趣,到英国留学,和写戏剧、研究戏剧的人一起学习,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2016年,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钟情于莎士比亚研究的Michael Dobson作为“最了解莎士比亚的人”,英国教育给Michael Dobson走上研究之路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1、“有人说我上不了牛津 我想证明他们错了”

您曾就读于牛津大学,主修英语。您为什么选择英语专业? 以及为什么选择牛津大学呢?

我选择英语,是因为这是我唯一擅长的。另外,我觉得英语很有趣,想进行深入研究,想阅读更多书籍,进一步学习如何读书。至于选择牛津大学,一部分原因是有些人告诉我牛津大学非常难申请,我不太可能通过,我想证明他们错了。另一部分原因是牛津大学对我感兴趣的许多作家发挥了重要影响。那里曾是奥斯卡•王尔德求学的地方,是菲利普•西德尼求学的地方,它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也是研究英国文学的重要学府。此外,那里的图书馆令人叹为观止。

在您是本科生的时候,您和研究生竞争获得了Charles Oldham Shakespeare Prize奖,您是如何获奖的?

我听说过这个奖项。查尔斯•奥尔德姆是忠实的莎士比亚迷,他向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捐赠资金,用以设置奖项和奖学金,旨在鼓励人们研究莎士比亚。

如果你想获得Charles Oldham Shakespeare Prize奖,你必须自愿参加额外的2门时长为3小时的考试,考试范围涵盖莎士比亚的方方面面,你还需要身穿学位袍参加考试。

在此之后您继续在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

是的。攻读牛津大学的硕士学位很有趣,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其实很轻松就拿到了,接着我又攻读博士学位。我在伦敦待了1年,做家庭教师,教授A-level补考课程,也考虑过其它职业,甚至动了做律师的念头,所以我在没有课的时候曾去律师协会旁听法律案例审理。但后来我明确了想法,第一,我不太喜欢律师,也不一定能适应那种工作环境;第二,尽管律师可以通过做调查、撰写报告、辩护案件获得不菲的收入,案件结束便将它们抛到脑后,但我还是喜欢研究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比如戏剧等等。

很多人都渴望到牛津大学学习,学校也饱享盛誉。请问在牛津大学学习是什么感觉?

特别好!我非常喜欢在牛津大学学习。进入校园就像走进《哈利•波特》小说中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一样,完全是那种感觉。你忽然之间置身于许多聪慧的人之中,他们非常有意思。牛津大学教学严谨,课下作业负担也不小。你有大量机会结交朋友,一起做事情,参加文化或体育等其它活动。这里的学院就像是修道院、城堡和宫殿的集合体,环境非常好,我从未见过这么棒的地方。能生活在富有文艺复兴和中世纪文化的环境里,让人倍感兴奋,倍感愉悦。当然了,牛津有学生剧院,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其实不是一个成功的演员,之前我在中学参加了很多表演,在牛津大学求学时我表演得更多了。

2、“要理解莎士比亚的戏剧 就要把它演绎出来”

非常感谢您向我们介绍牛津大学,现在我们聊聊您的专业领域吧。当然了,那就是威廉•莎士比亚。您的热情和兴趣源自哪里?

英国所有学生在校期间都要学习莎士比亚。当我在中学第一次接触到莎士比亚的时候就真心喜欢上了,但真正让我兴奋的是看到莎士比亚的作品被演绎出来。

您提到英国的专家和业余爱好者都喜欢莎士比亚,在全球也是这样,莎士比亚为什么能享誉全球?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是时势造英雄,因为喜爱莎士比亚的英国人去往世界各地,英语便将莎士比亚的作品带到全世界,他对英语语言和英国文化的发展都有着巨大影响。与此同时,他也是许多故事得以广泛流传的媒介。他讲述有关家庭的故事,莎士比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因为他用戏剧化的笔触描绘父子之间、爱人之间、兄弟姐妹之间的故事,以及历史如何变迁,人们如何争论建立新社会。

您提到了翻译,其它国家的观众要欣赏戏剧的话翻译就十分重要,翻译会让莎士比亚作品的精髓丢失吗?或者翻译能丰富他的作品吗?

我们在翻译中能发现莎剧的新意。表演莎士比亚剧目,尤其是翻译剧目能使文本和剧目不会过时。同时你在研究用本国的语言来渲染戏剧效果时,在本国的语境中重塑莎翁戏剧时,也会对自己的语言有新的认识。至于中文,我希望自己的中文能更加流利。中文翻译里,要翻译莎士比亚的无韵诗,把他习惯用英语而写就的韵律翻译成汉语,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中文里有许多不同的韵律,可以选择最适合无韵诗的一种体裁。

后来您去了中国的北京大学。中国人怎么看莎士比亚?对此您有什么发现吗?他们有特别喜欢的剧吗?

有,他们很喜欢莎士比亚的悲剧,崇尚那种牺牲的精神,思考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谁先谁后,如何区别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什么该舍弃,什么该保留,怎样将二者融合,这些问题是中国莎剧迷和学生一直都很感兴趣的问题。

  • 1
  • 2

教育问答

有很多中国观众观看我们的访谈,他们对留学英国感兴趣,对研究文学感兴趣,对想要到牛津或伯明翰学习的观众,您有什么建议吗?

我很想说,他们应该去,这对他们有好处。留学经历能改变一个人,如果你对莎士比亚感兴趣,对英国文学感兴趣,和写戏剧,研究戏剧的人一起学习,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在我的求学过程中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我往往了解同学写的作品,通常是诗歌、小说,以及新闻稿和学术文章。伯明翰大学,伯明翰大学的英语系我早就从戴维·洛奇的小说中对它有所了解了。戴维多年在那里教书,他现在偶尔还会去。关于牛津大学我知道艾瑞斯·梅铎在那里教书。而在我学习的学院里,有一位英国导师是J.I.M. Stewart,他出版了很多侦探小说,笔名是Mike Innis。如果你对作家感兴趣,置身于作家之中是明智的做法。

温家宝曾访问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而今年,环球剧场的《哈姆雷特》也刚刚结束在上海和北京的巡演。您对这些文化交流怎么看?它们有多重要?

文化交流非常重要,极其重要。他能让交流的双方均有新收获。莎士比亚戏剧妙在对白,而他的戏剧也能促进交流,让不同文化相互了解,互通有无,在戏剧活动和文化活动中相互合作。这样不论是对观众还是演员都有极大的启发作用。

接下来这个问题您应该被多次问及了。您有最喜欢的作品吗?有没有您最喜欢的戏剧?

有部分作品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因为我接触它们已经很久了。我小的时候就曾在学校演过《哈姆雷特》,我演的是奥菲利亚葬礼上的牧师,作为表演者的话这是比较适合我的角色。我更愿意说有最喜欢的版本,而不是最喜欢的戏剧。首先Terry Hands的《亨利四世》在导演和表演方面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品。还有Trevor Nunn的《终成眷属》,部分原因是我在1981年看的那个版本演得非常好。托马斯.奥斯特摩尼表演的《哈姆雷特》是德国版的《哈姆雷特》,这是我在几年前看的演出,也是我最喜欢的作品。Jan Clatter的波兰语、德语版本《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也是我最喜欢的戏剧版本。所有罗马人都说德语,而哥特人则说波兰语,这样演绎这部作品很有争议,也很振奋人心。

这样的处理方式和翻译很相似,如您刚才说的那样。

对,没错,对。作品如何与时代产生共鸣,与观众所关注的点产生共鸣。有些戏剧真的是无法撼动。我看《仲夏夜之梦》总是欢笑不断,尽管我已经能够跟着演员背台词了,如果我想烦他们的话都可以。同时我非常喜欢《皆大欢喜》,它是非常棒的休闲剧。我跟你说吧,我有一个女儿就叫罗斯琳。

靶小曼
2016年是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作品让莎士比亚成为了永恒。“莎士比亚”不仅仅是英国的文化符号,也是世界性文化符号。莎士比亚的魅力让Michael Dobson从中学开始便感兴趣于此,并致力于研究工作。作为最了解莎士比亚的人,Michael Dobson认为不同文化对莎士比亚的理解很不一样,所以不同文化之间需要交流,这样,莎士比亚才能真正成为世界的。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