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大学让我对世界抱有好奇心

《英国智慧课堂》栏目本期嘉宾Greg Foot,英国电视台、舞台和网络科学节目主持人,被公认为英国首屈一指的科学传播者。英国教育给Greg Foot带来了怎样的影响?作为科学类节目主持人,他对科学以及制作电视节目有怎样的见解?本期节目带您一探究竟。

标题名

访谈背景

Greg负责主持BBC环球公司旗下的多档科学节目,在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的点击率高达五百多万!此外,他还撰写现场科学节目,在世界各地的舞台呈现精彩的表演。

本期《智慧课堂》,Greg Foot将分享求学经历,以及他对科学以及电视节目制作的心得体会。



Greg被公认为英国首屈一指的科学传播者。他曾以科学的名义被冷冻、枪击甚至被活埋。他还制造过一辆喷气动力卡丁车,并在舞台上开启巨大的火焰喷射器!
  • 2007
  • 2008
  • 2010
  • 2012

主持的第一个节目是BBC第一频道的儿童科学系列节目—— Whizz Whizz Bang Bang。

在电视节目Richard & Judy上表演大型爆炸实验。

主持BBC第三频道的科学节目—— Secrets of the Universe。

主持BBC第三频道的科学节目——The Secrets of Everything。

精彩语录

1、广泛涉猎,让我受益良多。我上大学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学物理。可到了大学之后,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叫传播的专业,学习这个专业我可以把物理、化学等知识传播给别人。

2、至少五年,我都在摸索要呈现什么样的自己。作为一个主持人,你要花很长时间去找自己舒适的状态。所有工作都是这样,不是吗?这就是成长。

3、别焦虑,别慌,别有压力,不要整天纠结自己是不是做了对的选择,因为现在灵活性很大,有很多改变的机会。

4、我觉得社交媒体非常有价值,因为你在赢得越来越多的观众时,也能够跟观众交流。在只看电视节目的时代,大家只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这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5、你要大胆一点,厚脸皮一点。如果你能入行,有工作经验,真正的挑战是如何找到下一份工作,因为从事这一行的人太多了,你很难保证工作不断,这才是真正的挑战。

Greg Foot,从小就对科学颇感兴趣,并进入剑桥大学学习自然科学专业。剑桥大学的经历又让他爱上了“介绍科学”,并进入伦敦帝国学院学习科学媒体制作。英国教育给Greg Foot走上科学之路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1、剑桥大学的自然科学教育广而深

你对科学的兴趣是怎样产生的?

小时候有一天,我爸把我拉到厨房,他说:“格雷格,我给你看个东西”。他拿了根吸管,蘸了点什么,然后对着炉子的火焰吹气,这时出现了一个小火球。他用吸管蘸的其实就是奶油冻,类似于用来增稠的玉米粉。当时我觉得很神奇。我爸解释说一堆奶油冻点不着火,但如果分散开,混入空气,就能点燃。那让我对实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我一直爱问问题,比如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等等各种问题。后来我意识到,这就是科学,我意识到自己对科学很感兴趣,这兴趣把我带上了科学的道路。

你有没有对哪一门学科特别感兴趣?还是都很喜欢?

我的兴趣一直很广泛,学习的面也比较广。我最喜欢物理,还有化学,对生物的热情稍少一些。我记得上小学时做火山模型,用混合纸浆来做,里面放苏打粉和醋,我放得有点多,然后就“呼”红色的食用色素冲到了屋顶,把小学教室的屋顶染红了。我当时想,我真喜欢这个叫科学的东西。

你选择了剑桥大学的自然科学专业,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呢?

我选择这个专业就是因为它的广度。它不仅有广度,也有深度,毕竟是剑桥的大学课程。一般人们都是,我要学物理,或者我要学化学,或学某一类化学。但剑桥有一个覆盖面很广的专业,叫自然科学,涉及的内容很多。第一年,我记得它涉及多个学科。于是,我又选了数学、化学、物理和一门叫行为演变的课程,你可以学很多内容。到第二年,学习范围缩小到2到3个学科,到最后一年则钻研一个学科领域。

很多中国学生都渴望到剑桥大学学习科学,你对这些学生有哪些建议?

我主要想说两点:第一,要广泛涉猎,对我来说这非常有帮助。我一开始上大学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我要学物理。可到了大学之后,我突然发现有一个叫传播的专业,学习这个专业我可以把物理、化学等知识传播给别人。而我最感兴趣的恰恰是向别人讲述的这个过程。所以涉猎广泛让我受益良多,因为我能做出改变。第二点,别焦虑,别慌,别有压力,不要整天纠结自己是不是做了对的选择,因为现在灵活性很大,有很多改变的机会。选你感兴趣的课,做你喜欢做的事确实很重要,但是不要恐慌,要学会享受当下。

2、最大的挑战是找到自己的主持风格

你的第一次拍摄怎么样?那6个月过得怎么样?很刺激吗?

节奏很快,所有新工作都是这样。我第一次主持节目,我要学习如何面对镜头。我学了好几年,至少5年,摸索我要呈现什么样的自己。作为一个主持人,你看过别人主持,你会想,我想做这样的人,或者那样的人。你要花很长时间去找自己舒适的状态。所有工作都是这样,不是吗?这就是成长。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提供创意、写脚本的?

我认为最好能有多个选择,有后备方案。当主持人有一点不好,就是你这一分钟有工作,下一分钟可能就没了,而我一直都对镜头外的工作很感兴趣。我会摄像、剪辑、写脚本,所以我也做幕后工作,做了好几年。我参与了许多纪录片的制作,有BBC、第四频道、国家地理、探索频道。然后我接触到了电视的另一个领域,叫电视节目开发,就是构思节目创意。

你工作的前几年有没有遇到你觉得特别困难的挑战?

我觉得头几年最大的挑战就是找到自己的风格,找到自己的特点。天哪,我回头看我以前的表现时会尴尬得哆嗦。我有的时候声音太大,特别大,大到不行。有的时候又太过严肃,那不是真正的我。我需要找到真正的自己,自然地说话,那样就好多了。找到我自己之后,就好多了。

除了电视节目,你在YouTube、推特和Instagram上也很活跃,社交媒体对你和你的事业有何影响?

我觉得社交媒体非常有价值,因为你在赢得越来越多的观众时,也能够跟观众交流。在只看电视节目的时代,大家只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这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你看电视的时候还在看手机,或者平板电脑,或者笔记本电脑。大家想参与交流,这很棒,因为我可以边看节目边在推特上跟大家讨论。我还曾给BBC Worldwide等做节目,这些节目售往世界各地。有时候会收到很多意大利的推特消息,有时候会收到美国的推特消息。大家会说:“我们刚刚看了你的节目”。这样我就可以很好地了解观众的想法。YouTube也很有意思。我过去三年在YouTube上做的主要是回答观众的科学问题。大家会在视频下面的评论区写问题。我从里边选一个,然后在下一周回答这个问题。

  • 1
  • 2

教育问答

你选择剑桥是因为喜欢自然科学这个专业,还是因为它是剑桥?

我的中学位于英格兰的湖区,多年来那里没人上剑桥。我去剑桥面试的时候,面试非常难,真的很难。面试结束后我非常狼狈,我当时想,我搞砸了吧?后来我收到了录取通知,我不确定要不要去。我考虑了一整个夏天,考虑是去剑桥大学,还是去伯明翰大学,那是我的第二选择,去学物理和人工智能。我最终决定,剑桥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学校名声在外,又有悠久的历史。我就想,我应该试试。

在剑桥的学习生活是怎样的?

在剑桥读书是非常棒的一段经历,学习很辛苦,每周有6天是早上9点有课,一周有6天是这样。周六早上9点还有课。大多数时候是9、10、11点都有课,下午则是进实验室,或是做运动及其它事情。强度很大,课程也很难,很多课听完了不知道讲的是什么,不得不在下午花几个小时回顾上午的课,回忆老师讲的内容,看笔记,去消化吸收,另外还要做作业、做实验和其它事情,所以学习很辛苦。对很多人而言,头几个月的感觉就是,这强度真大,但这是很珍贵的经历,熬过头几个月,就会渐渐适应这个节奏,开始很努力地学习。我也参加了很多课外活动。

你在剑桥都做哪些课外活动?

我做了很多运动,比如学柔道,打壁球。课外活动让我找到了我热爱的事情,现在它发展成了我现在的职业,那就是向别人介绍科学。我发现了一个叫剑桥实践科学的社团,简称CHaOS。他们会去学校、节日庆典做科学实验,向孩子们展示如何做火箭,用可以挤压的瓶装水或者泥浆来做,我在这次的智慧课堂中也会做实验,这类实验能让别人对科学感兴趣。我还加入了学生电台和电视台,我非常喜欢做这些事情,非常喜欢,心想着也许我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

你在剑桥的时候就开始有介绍科学的想法,之后你去伦敦帝国学院学习科学媒体制作。这个专业怎么样?

大学毕业之后,我寻找适合的研究生课程,继续学习科学,因为这是我的热情所在,也是我擅长的方面,同时要与通信及沟通相结合,后来我找到了伦敦帝国学院的这个专业。这是一个结合科学与传播的专业,叫做科学与媒体制作,就是告诉科学家如何在电视上讲话,如何在电台上讲话,如何为博物馆设计展览,或是类似的事情。所以我花了一年时间专门学习这些内容,学习如何将科学深入简出。

靶小曼
小曼在网上找出了Greg的一段解答网友疑问的视频:啤酒肚是怎么造成的?小曼的体会是内容简单易懂,解答的过程很有趣。Greg一直从事科学知识的传播工作,他能把或神奇或枯燥或难懂的科学知识,形象具体地解释个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他自己认为,涉猎广泛让他受益颇多,这正是剑桥大学对他的影响。一方面,剑桥大学的专业教育广而深;另一方面,丰富的课外活动让他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传播行业。Greg毕业后便进入了电视圈,从事传播科学知识的工作,并乐在其中。电视圈普遍被认为很难进,但是Greg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做自己喜欢的事,并要大胆一点,厚脸皮一点。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