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课堂(特约主笔方李敏)

   

   

名仕课堂栏目介绍:
      名仕课堂是网易教育商学院频道推出的一档原创访谈栏目。受访的社会各界名仕,紧紧围绕“教育”、“事业”、“管理”等话题,为网易网友讲解社会这门“大功课”。
      第九期嘉宾是中戏毕业生、著名演员周知。【详细】

综述 pic

熟人曾找到周知,希望她能帮助孩子辅导一些课程,进而考上北影、中戏之类艺术学校,将来当个明星。熟人说,不白辅导,给钱。对方的态度非常坚决,周知答应看看孩子的具体情况。

一见面,再一观察,直性子的周知告诉熟人,还是让孩子选择别的行业。周知觉得,做演员,首先是看先天条件,“这个很重要,没法儿改变”。如果孩子条件好,那可以帮忙辅导。“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不靠辅导孩子课程挣钱”。

1月9日下午,著名演员周知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讲述了一些人对演员这一行的误解。专访是在一家名为“武琥9号”的餐厅内进行的。这家餐厅是由“同行”姜武先生和安琥先生联合开设的。

沈阳姑娘周知,2005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与张歆艺是同一届的。那时,表演系两个班,周知在二班,张歆艺在一班。一班的同学现在会时常搞聚会,而周知所在的二班,因为很多同学不在这一行,天南海北的,很难聚到一起。

周知说,她很幸运,能坚持在演员这一行里生存下来,也非常不容易。当年同班同学中,还在影视圈的,可能只有牛萌萌、张默和她本人。在中戏那四年,她年年拿奖学金。按照她的说法,如果当年不是考中戏、北影这类艺术类学校,以她从小的学习成绩,她可以考上清华、北大之类的学校。

周知曾和保剑锋演过对手戏。保剑锋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透露,在上海戏剧学院读书那会儿,他就和任泉出去拍挂历,挣零花钱。周知上中央戏剧学院时,也抽空出去拍广告、拍平面,挣零花钱。很多同学去银行是取钱,她去银行则是存钱。

年少时,周知就开始练习舞蹈。家里人,比如她妈妈,并无舞蹈之类的艺术背景。之所以放弃报考舞蹈类院校,妈妈的意见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妈妈觉得,练舞蹈,吃的是青春饭,跳不了几年,就跳不动了。

考上中戏以后,周知喜欢的课程有舞蹈课和表演课。尽管周知对自己的台词功底非常自信,然而上中戏时,她恰恰不喜欢台词课。每天都练绕口令,“很枯燥”。周知坦言,那时不知道练习绕口令对将来的演戏会有那么大的作用。

周知毕业后的第一部成名剧是参加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这部戏曾在央视一套播出。周知出演剧中的老五。接受网易教育频道专访时,周知正在拍摄新戏《客家人》,出演剧中女一号。

周知说她不喜欢应酬。“最主要是我不喝酒,所以我不太会去应酬。去应酬,对方让你喝酒,不喝酒的话,就觉得不太给人家面子。我是真的不喝,所以我也不太去应酬,免得大家都不开心”。

周知直言,这就是沈阳姑娘的性格。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贵贱之分。在剧组里,也应该是这样。“我对道具、场工都会很客气。我会对道具老师说,麻烦您帮我拿一个什么,谢谢你。我不会对工作人员呼来喝去的”。

周知发现,有些演员会表现出两面性。他们对导演、制片人是一种态度,对群众演员、场工等工作人员则是另一种态度。“我看不惯这种情况,我不喜欢那样的人。有的时候,遇到特别欺负人的人,我就会站出来说几句,我就特别爱打抱不平”。

对于那些希望从事表演工作的后来者,周知建议:“如果你特别热爱这一行,并且你也适合干这一行,你就一定要坚持着走下去。就是坚持,没有别的。”

聊台词:提前做功课 拒绝失误

pic

| 图:周知在武琥9号接受网易教育专访(冯中豪/摄)

Q

网易教育:很开心能采访周知。一开始,我会问一个非常突兀的问题:你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吗?

A

周知:挺喜欢的,所以才会一直做(演员)。挺喜欢的,但是挺辛苦。

Q

网易教育:怎么个辛苦?

A

周知:拍戏很累,拍戏很冷或者很热。饮食不规律,睡眠不规律。记台词也很辛苦。

Q

网易教育:但是这一行给了你很多东西。

A

周知:对。

Q

网易教育:比如?

A

周知:我觉得这一行是付出和回报可以成正比的。其他行业相对可能差一些,付出了很多,回报却很少。所以说,我对演员这一行,已经很知足了,还不错。

Q

网易教育:你在新戏《客家人》中扮演女一号。女一号的戏份会很多,之前看到媒体报道说是台词多。

A

周知:特别多。

Q

网易教育:台词特别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比如一场戏,好像是几页纸?

A

周知:对。像正常我们拍戏,大概长一点的,也就是一页纸左右的戏。但是这部戏的大部分都是两页纸、三页纸;有的达到就四五页纸;也有六页纸的时候。好多人都觉得这已经是一场话剧的量了,特别长。这就要求演员必须具备一定的功底,必须记住几页纸的台词。台词量非常大,很辛苦。

Q

网易教育:现场拍戏时,会不会有突然卡壳,台词没记住,从而影响整个拍戏进程的情况?

A

周知:我不太会出现这种情况。之前,我都会做一些功课,尤其像这种大段的台词,肯定要提前做功课的。我是一个责任心特别强的人。我不太会或者说我特别怕,因为我的过错或者过失,影响到大家的进度。我在工作时,态度特别严谨。拍戏现场,我不太会有失误的时候,很少失误。

谈同学:大学同学很少留在圈内

pic

| 图:周知(冯中豪/摄)

Q

网易教育:在这演员这一行,周知有了自己的成绩。你刚刚踏入这一行的时候,与现在的你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比如,在表演这方面。

A

周知:我更加成熟了。以前可能年轻,关注表演以外的东西比较多,例如妆化的好不好看,衣服美不美,我哪个角度好看。女孩子都爱漂亮,慢慢成熟了,我现在更多想的就不是那些事情,会去多思考剧中人物带给观众的魅力,这比你本身的容貌更重要。如果你演绎的角色有魅力,观众喜欢的是你扮演的这个角色,并不会在乎说你今天脸上长了一个痘,你这两个眉毛不一样高。我觉得自己在演戏过程中变得成熟了。

Q

网易教育:既然说“成熟”,那肯定有“不成熟”的时候。刚入这一行的时候,在拍戏现场,因为自己的表现不好,被导演批评的情形?

A

周知:我运气比较好吧。我基本没被导演说过,可能我遇到的导演脾气都不是很大。

Q

网易教育:你2005年从中戏毕业。到现在,同班同学中还有多少人还留在演员这一行?

A

周知:其实挺少的。演员这一行不容易。我一直觉得是坚持、努力和运气,让我坚持到现在。如同跑马拉松一样,能坚持下来的人不多。跑马拉松时,跑了一段路,会有几个人掉队;再跑一段路,又会有几个人掉队。能坚持到最后的,我真得还挺佩服的。我依然在坚持着。我的同班同学中,有很多人可能就改行了,不做演员这一行了。有的女生可能就嫁人生子了;有的男生可能去当老师了或者去做别的行业了。像我们班,大家都知道能坚持下来的,除了我,还有牛萌萌、张默。

Q

网易教育:也就是说这一行是挺残酷的。

A

周知:挺残酷的。你想想每一年的优胜劣汰,特别多。90后的演员慢慢会起来,每一年毕业生又那么多。现在的电视剧是“一剧两星”,这对演员是挺大的一个打击。以前是四个上星卫视都会播你的电视剧,现在就变成了两个到一个星才能播你的电视剧。对于在上游的一些演员,可能影响不是很大。但是越是那些刚毕业的学生或者是刚入行,没演过多少电视剧的演员,新规定的影响不小。本来机会就少,现在机会更少,而且本来价钱就低,现在价钱会更低。

Q

网易教育:不过,以你这么长时间的积累,我觉得“一剧两星”给你的压力不会太大。

A

周知:压力不是很大,但是我也希望更多台能播我演的电视剧啊。

聊搭档:反感工作不认真的人

pic

| 图:周知(冯中豪/摄)

Q

网易教育:观众知道你,是从范伟主演的《老大的幸福》开始的。那部戏,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的。你在剧中饰演家中的老五。怎么毕业没多久就能接到这样的一部戏?

A

周知:这一路走来,我常对自己说,我就是一个特别走狗屎运的人。真的,我就是运气特别好的那种。接《老大的幸福》那部戏,我也刚毕业没多久。好多演员接不到戏,我刚接戏就能与范伟老师合作。一部戏里的一个重要角色,又是央视一套的戏,大家都觉得我运气超好。我听导演说过,我那个角色有近百人竞争。导演选了很多人,都不满意。我试镜那天,下了飞机就拎着箱子到了剧组。对于这样的情形,导演说他蛮感动的。聊了十分钟,就签了合同。

Q

网易教育:从《老大的幸福》到如今的《客家人》,你一直在进步,也很幸运。新戏《客家人》中,与你搭档的男演员是范逸臣。平时交流,他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A

周知:他这个人挺好的。最初,范逸臣给我的印象是闷闷的,基本不说话。其实,他不是这样的。如果你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你走近他,你试着跟他沟通聊天,你会发现他也是一个很OPEN的人。他也可以跟你开玩笑,话也还挺多的。刚进剧组时,听一些人说,范逸臣不怎么说话,就坐在那儿,我当时想,这可怎么办?演对手戏,就怕遇到这样的演员。不过,我性格还好,我就试着跟他沟通,结果就发现其实他不像大家说的那样。我们现在成了特别好的朋友,经常一起开玩笑。

Q

网易教育:有哪类搭档是你不太喜欢的?

A

周知:我是一个对工作很认真的人。我一般不喜欢的人,是那种工作很不认真的人。这种搭档会影响到我。有的搭档,在工作上会耍一些小心机,要么就不好好背词。他可能在演感情戏,大家充满激情的时候,他就突然忘词了。有的女演员会有一些心机,比如站的位置,她的脸就多一点。我特别受不了这种事儿。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

Q

网易教育:面对这种情况,按照沈阳人的性格,作为一个沈阳姑娘,你会怎么处理?

A

周知:一般这种问题,导演或者摄影师会去管。我多嘴,可能也不好。

谈大学:喜欢中戏的学习氛围

pic

| 图:周知(冯中豪/摄)

Q

网易教育:2005年从中戏毕业,到现在差不多十年了。这十年当中,班上有没有搞同学聚会?

A

周知:没有。

Q

网易教育:是不是感觉,比起高中同学之间的友谊,大学同学之间的友谊要淡薄一些?

A

周知:怎么说呢?我真是挺想聚会的。我们也想组织,但是好像大家天南海北的,这样的聚会很难组织起来。应该是十周年或二十周年的时候,同学们应该会聚一下。我和张歆艺是同一届的。我们那时是两个班,张歆艺是一班的,我、牛萌萌是二班的。张歆艺那个班经常会聚会,前些天,我看到她还在“朋友圈”里发聚会的内容。

Q

网易教育: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A

周知:可能是因为她们那个班的人,多半还都在这个演艺圈里。像我们二班,很多同学不在这一行,渐渐地就失去了联系。

Q

网易教育:一班和二班是不是有一种PK的意思?

A

周知:会有一点PK的意思。

Q

网易教育:你当年报考中戏的时候,家里人是怎么一个态度?

A

周知:因为我之前是学舞蹈的。艺校毕业之后,按理说应该去考北京舞蹈学校。可是我妈妈觉得舞蹈是纯粹吃青春饭的,可能跳不了几年,就跳不动了。后来一想,反正都是学艺术的,那就去学表演,尝试一下。相对来说,表演的路可能会走得更长一些。

Q

网易教育:考前辅导班是在哪儿上的?

A

周知:在沈阳的一个艺校。我是舞蹈系的,就找了一个话剧系的老师,辅导一下课程,包括声乐、台词、形体和表演等等。简单准备了一段时间,就考上了很多学校,像中戏、北影、南艺(南京艺术学院)。

Q

网易教育:那怎么就选了中戏,而不是北影?

A

周知:是喜欢中戏。

Q

网易教育:那时怎么就喜欢中戏了呢?

A

周知:考前会听老师介绍一些学校。听老师说,中戏属于根基比较扎实的一个学校,以话剧、舞台剧为主。在那里学习,可以把基本功打得更好。我属于学习型的人,我就挺喜欢这类学校。我曾经对我妈说,我要是不考艺术类高校,我估计也能考上北大、清华。从小,我就是班上的学习尖子。在中戏,我每年都拿奖学金。

Q

网易教育:你和保剑锋搭档过。他大学四年,会常去外面接私活挣钱。你在中戏四年,也会出去接广告吗?

A

周知:有。我是我们班接私活最多的学生。我经常拍广告、拍平面。不过,我都是周末去干私活儿。我们班同学说,他们常去银行取钱,周知则是拿着钱去存钱。

Q

网易教育:保剑锋接受网易教育采访时,说他上学时害怕上声乐课。你呢?

A

周知:其实,我也挺怕上声乐课的。不过,我唱歌很好的。今年会出专辑。那时不喜欢上声乐课,可能是那时唱的不是通俗歌曲,而是“啊啊啊”的那种。其实,台词课,我也不太喜欢。

Q

网易教育:但是在我看来,你是一个以台词功夫见长为光荣的演员。

A

周知:我的台词基本功是好,但是就不喜欢上台词课。可能是觉得没意思吧。舞蹈课,我愿意上,我从小就是学舞蹈的。表演课,也有意思,好玩。台词课就枯燥一些,每天都在练习绕口令。天天练,谁都会烦。练了四年绕口令,那时不觉得这对将来从事表演工作真得有用。

Q

网易教育:这个冬天的下午,在“武琥九号”的聊天很温暖。最后一个问题,是送给那些表演系后辈们的。对于致力于从事表演工作的后来者,结合你的经验,给他们一点建议。

A

周知:一直觉得,如果你特别热爱这一行,并且你也适合干这一行,你就一定要坚持着走下去。就是坚持,没有别的。如果你不是很热爱这一行,仅仅是为了圆一个明星梦或者是有一些别的想法,那你应该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这一行,真的没那么简单。

网易教育

TA档案

2005年

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

2003年

第一次出演电影《等到天亮》

2008年

首次参演电视剧《北风那个吹》

2009年

出演战争剧《梦想光荣》

2012年

主唱并主演时尚情感剧《城市恋人》

2013年

在爱情喜剧《光的棍》中饰演欣小然

2014年

电视剧《杀手锏》中饰演女一号冷傲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