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丘成桐,北大如何打圆场?

2006-09-05 08:40:20 来源: 网易综合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北大“丘成桐门”之窘

当北大开始对丘成桐的炮轰开始改变应对策略,自上而下屡屡派出反驳者的时候,他们忘了,作为学术研究者,他们需要拿出手的,只不过是学术研究的成果。而在这一遗忘的背后,国人无数的责难面前,是20年来高等教育体制逐渐落后于时代的困境。

为什么矛头指向北大?

矛头指向北大,未必全是北大的错。但来自公众的批评,其中暗含着对中国20多年来高等教育的结果的失望。由于高等教育体制没有改变,它在一个逐步走向市场化的社会经济体系里面就越发显得像一架庞大而笨重的流水线机器,只是按照其原有程序而不是需求而制造人才;所以市场化越深入,现行高等教育体制下走出大学校门的人就越发需要在市场内再“打磨”。

而“打磨”的过程则是让这个社会非常痛楚的:一方面大批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质疑学校所教的东西是不是没有用处;另一方面,社会对高校毕业生的脱节也要问责;来自多方面的质疑则令高校教师们很痛苦,大多数教师尽职尽责,但是他们所做的所教授的,在整个社会环节来看,是无用功。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北大是高等教育的一个最显眼的代表,它所承受的责备,其实是承受社会对高等教育的不满。它所面临的困境,同时也是全国上千所高校面临的困境。媒体对北大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报道加诸笔墨,背后的潜台词是:北大尚如此,旁人何以堪?

同一个体制的1000所高校

平心而论,即使是最被诟病的光华管理学院,北大的教学质量在全国范围内也依然是极为出众的。听过北大的课的人就知道,在国内其他大学,想听到这种质量的讲课,还真的是十只手指可以数得出来。问题是,这并不是在说北大有多么的好,而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人对于有高质量的高等教育的可选择范围有多么的小。

所以,即使北大如何地陷入媒体的抨击风波中,北大依然是高考考生心中不可取代的梦想,这一半是因为在目前这个选拔体系下,北大天然地占据了最为优势的各种资源,从资金、师资到生源;另一半则因为根本没有其他学校可以有机会异军突起。

然而,在中国的高等教育体制中,究竟有多少学校处于同质化的低水平竞争之中呢?国内高校数量,包括二三流的地方高校、各种职业技术学院在内,数量在1000所左右。国内一般以985和211两个工程为分界线,分别是38所和108所,985的38所大学,据说是要建成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而211的108所大学,则是以重点建设的高校。这两个工程的投入资金很大,就其投资作为一项公共投资而言,大学应定期对其工程成果进行披露。但是就目前而言,中国的高等教育体制下,还没有看见那一间学校对公众做出交代,至少将工程建设成果列举一番。

谁来打教育的假?

在商店买了低质量的商品,我们可以打12315投诉。但是,如果接受了低层次不见效果的高等教育,我们能找谁投诉去?

99% 以上的投诉是无效的。因为教育本身 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对于学习成绩差的学生来说,学校的说法是“你自己不努力,不可埋怨学校老师。你看,不还有比你成绩更好的吗?”而对于那些成绩优秀,却也在找工作的过程中碰壁的学生而言,学校会换上另一副嘴脸:“竞争激烈,要学会课堂以外的东西。”这种很大程度上产生于教育自身性质的责任不确定性,在教育监管机制缺失的情况下,赋予了高校乃至众多中学“免责”的特权。

在这种实际责任无法明晰的状态下,高校教师唯一遵从的规条,就是教学大纲。然而,在导向错误的大纲指导下发生的教育,即使教师认真负责,也难免在大方向上出错。所以,在现时求证教育之弊,并不能从教育的质量发问,而更应从高校流程之弊上深究。


郎咸平:北大是学霸,我完全支持丘成桐教授!

----郎咸平8月13日在媒体见面会上谈北大学霸事件

我对于邱教授的评价,不是因为今天他对谁做了批评才发出。我对他的评价,发表在两三年前的《经济观察报》记者对我的采访报道上,也收入了《解读郎咸平》一书之中。当时丘成桐教授是我们香港中文大学特聘讲座教授,他在美国有一半的时间,在我们香港中文大学一半的时间。虽然表面上看他是我的同事,但实际上我是尊称他为师长。他在学术界的专业成就、地位和风范人格也都是我们晚辈后辈所钦佩的。

对于这样一个严谨的数学家而言,这位非常受尊重的数学家,他能够对一些所谓北大的学霸事件提出一些批评,这个本身就有重大的意义。

意义在哪里呢?你发现我们这个社会是需要像这样的批评,因为呢,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警惕体制内腐败和民间堕落的恶性互动》,我们今天缺什么,我们今天就缺邱教授这样的观点,而且他是一个务实的观点,到最后他能提出实际的数据来证明他的观点。

有人质疑,他的目的是什么。你说他还有什么特别目的,那就是一个知识分子讲一些他认为具有良知的话,我相信他本身的目的是北大更好,为什么希望北大更好,因为“五四”之后北大不是掌全国学术执牛耳嘛,那像这么一所具有传统风范的学校,你带领全国的大专院校,你走在前面,你能够作为堕落的代表吗?

这是我要问的话,所以在这方面我是非常赞同邱教授的意见,我们必须通过各种不同的管道来向社会表达正义之声。那么至于他说提出的批判那是他个人的问题,但是以一个严谨的数学家而言,他能够以学术良知提出学术性的问题本身就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做思考。

为什么对国内不正常现象提出批评的总是香港的教授,各位思考一下。你们不也认为应该是北大教授们来指出不对吗?为什么都不是北大?

这点我请在座各位每一个人思考思考,这三年来,重大议题都是由哪个学校提出来的,包括国企改革,包括北大事件,甚至科技大学还有一个教授提出经济学家的标准讨论问题。

我个人必须在这里做个表态,我对于邱教授的学术定位、人品、 良知我给予最高度的评价,而且不是今天才说的,两三年前我就一直是这个观点。他今天对于国内学术界的所谓学霸腐败问题,我依然在公开场合表达我最高程度的支持,其目的不是支持他本人,而是反民间堕落,这是我想告诉公众的一句话。

陈述 本文来源:网易综合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靠ps,我赚的外快比工资还多

大学生手绘军训漫画:希望教官也能记住这段

态度原创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海淘品牌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教育首页